[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易中天:中国人为什么不认错(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7日 转载)
      来源: 新京报(北京) 
    
    批判自己固然是自我救赎的途径,逼人检讨也是搞垮别人的手段。承认错误,就意味着“有了污点”,在气势上就“落了下风”。就算这会儿不整你,把柄却落到别人手里了,随时随地都可以翻出来,老账新账一起算。
    
    
易中天:中国人为什么不认错

    
    作者:易中天
    
    1 认错曾经要资格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认错这事,越来越难了。而且,越是地位高、名气大、粉丝多,就越难。要么矢口否认,要么一声不吭,要么倒打一耙,要么把水搅混,甚至把质疑他的人统统说成是“文化杀手”。痛痛快快说声“对不起,我错了”的,几乎没有。就算有,也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于是国人感叹:这究竟是怎么了?
    
    感慨也很自然。因为我们的文化传统,似乎很鼓励认错。谁不知道“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蚀)焉”(《论语·子张》)?但不知是否有人想过,这其实要有资格。资格,就是“君子”。在孔夫子的时代,君子首先是贵族,即“君之子”。其中地位高的,是“王子”(天王之子)和“公子”(公侯之子)。最低一等,也是家君(大夫)之子。这就是“士”,也叫“士君子”。这样的人,犯了错误,当然都看得见(人皆见之);改正错误,当然都崇敬他(人皆仰之)。如果是“小人”(庶人、平民、普通老百姓),犯了错误,有可能“人皆见之”吗?不可能。改正错误,有可能“人皆仰之”吗?更不可能。认错,是不是要有资格?
    
    所以,认错曾经是一种贵族待遇,也是一种贵族精神。那时,一个真正的贵族,如果有错,要么自己辞职,绝不等别人弹劾;要么自己去死,绝不等别人动手。这就叫“刑不上大夫”,也叫“士可杀不可辱”。至于“小人”,则根本就不存在认不认错的问题。他们只有一条出路,就是“伏法受刑”,没资格“自裁免辱”。这就叫“礼不下庶人”。
    
    秦汉以后,贵族慢慢地没有了。最后只剩下两个等级:皇帝和臣民。于是,皇帝以外,包括官员,所有人都没资格认错,只能“认罪伏法”。甚至没有罪,也要声称有罪,比如上奏时口称“诚惶诚恐,死罪死罪”。无罪而称死罪,哪有真实可言?不过是一种“姿态”。真正的错误,也就不会有人去认。结果,认罪也好,认错也好,便都变成了“表演”。
    
    2 认错曾经是表演
    
    表演最“出色”的,是皇帝。因为只有皇帝,才有资格认错。方式之一,则是在遭遇自然灾害时下“罪己诏”。这看起来是 “严以律己”,实际上是“自欺欺人”。你想啊,闹地震发洪水,是因为皇帝“失德”吗?那他岂不是神?这就正如他们的“称孤道寡”,你说是谦虚还是自夸?
    
    然而效果却极佳。天下臣民,感激涕零;颂圣之声,不绝于耳。可见所谓“罪己”,名为认错,实为表功;名为自责,实为标榜。实际上圣贤们讲得很清楚:君子之所以要知错就改,固然因为瞒不住(人皆见之),也因为有红利(人皆仰之)。那么,没人看见,或者没人捧场,还认错吗?多半不会。就算儒家主张“慎独”,做到的也没几个。道理很简单:既然是表演,没人喝彩,谁肯粉墨登场?
    
    有趣的是,这样一种表演,到了四十年前“斗私批修”的时候,就成了全民性的。因为所谓“斗私批修”,乃是一场全民的“道德运动”。目的,则旨在把所有人都打造成道德意义上的“君子”。于是,每个人都在“灵魂深处闹革命”,每个人都在“狠斗私字一闪念”。当然,每个人也都要检讨自己,批判自己,甚至痛骂自己。那些把自己骂得最凶的,往往能得到领导表扬、群众肯定,在掌声中体面地下台,甚至成为帮助别人的“先进分子”。那可能是中国人最肯“认错”的时期。只不过,事后想起,却是惊恐莫名和羞愧难言。许多人今天的不肯认错,就源于对那场运动的“心有余悸”。
    
    3 认错曾经很危险
    
    事实上,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批判自己固然是自我救赎的途径,逼人检讨也是搞垮别人的手段。因为一旦检讨,承认错误,就意味着“有了污点”,在气势上就“落了下风”。就算这会儿不整你,把柄却落到别人手里了,随时随地都可以翻出来,老账新账一起算。我们毕竟不是皇帝,谁都担不起这风险。
    
    其实就连皇帝也不敢。要知道,皇帝之所以能“君临天下”,是因为“奉天承运”。这就不能犯错误。犯错误,就不是“天之骄子”了。也因此,皇帝决不能认错,更不能忏悔,最多只能后悔,比如“悔不该酒醉错斩了郑贤弟”。表面上看,这似乎是检讨自己。但那责任,却全在酒。说到底,还是不负责任,因为他根本就负不起。
    
    皇帝都担不起的,官员也担不起。何况“受命”的是皇帝,“亲政”的也是皇帝,怎么能向官员问责?不能问责,就只能“问罪”。罪责不明,就只能“诛心”。诛心,就是问动机,比如问官员“是诚何心”,也就是问他“居心何在”的意思。这其实也是问不得的。什么叫“居心不良”?最起码也是“谋私”,弄不好就是“谋逆”,谁担得起?也只好极力洗刷自己,设法栽赃于人。大家都标榜自己“动机纯正”,指责政敌“居心不良”,也就非搞阴谋不可。最后,阴谋论和动机论,就成了派别斗争的常规手段。这时,还有人敢认错吗?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过去的苦难记忆犹新。这就使许多人成为“惊弓之鸟”,十年怕井绳。所以,我虽然坚决反对“阴谋论”和“动机论”,但对怀疑他人动机的被批评者,还是留有一份理解和同情。
    
    4 不会认错又如何
    
    这,大约就是中国人的“认错史”。由于这样一种历史,我们已经不肯认错,不敢认错,也不会认错。比方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该向谁认错。曾经有某官员私生活出了问题,检讨的话却是“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其实他那档子事,顶多对不起老婆,跟党和人民有什么关系?这样“大而无当”的认错,一听就是“言不由衷”。
    
    不会认错,也就不会道歉。曾经有某媒体,因“报道失实”向某机关道歉,其实这个机关,或者部门,或者单位,是靠纳税人的钱来维持的。纳税人的钱怎么花,有没有铺张浪费,媒体当然可以质疑,可以监督。就算报道不够准确,有误差,更正即可。即便要道歉,那也该对读者,哪有向监督对象道歉的道理?这是典型的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不会认错,也就不会批评,甚至不会提问。比方说,开口就问人家的动机,甚至预设一个“道德污名”,问人家是不是。同样,要为自己或自己人辩护,也是拿对方的动机做文章。其实动机这事,往往无法证明。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毫无意义。有分量的批评,都是摆事实、讲道理,或者看事实有没有出入,或者看逻辑有没有漏洞,然后“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可惜,这种方法,我们常常不会。
    
    实际上,对自己缺乏反省的人,也很难真正地了解别人。自己的错误都不能发现,又岂能抓住别人的要害?也只能纠缠于表面现象和枝节问题。大家都不讲事实,不讲道理,思维能力和国民素质的提高,恐怕就成了永无期日的事。认错,是不是很重要?
    
    5 学会认错待何时
    
    那么,我们何时才能学会认错?恕我直言,恐怕任重而道远。别的不说,面子这关,就多半过不去。
    
    中国人的心理很奇怪。一方面,大家都知道“瓜无滚圆,人无十全”;另一方面,又往往不能容忍别人出错,更不能容忍别人挑错。在我们看来,犯错误是丢人的。犯了错误又被“揪出来”,就更丢人。这人如果还是政要、名流,是商海巨鳄、江湖大佬、学界领袖,那就丢死人了。不但自己丢人,还会连带亲朋好友、哥们姐们、徒子徒孙,一起没有脸面。
    
    因此,不但自己不能认账,粉丝拥趸们也要一哄而上,百般抵赖,誓死捍卫。哪怕说得漏洞百出、逻辑不通,也得死扛着。死扛着也振振有词:对社会名流和成功人士的追究,会导致斯文扫地、体面无存,打击我们民族的自信心。
    
    这可真是奇谈怪论!难道我们民族的脸面是纸糊的,一捅就破?难道我们民族的自信是塑料的,一烤就化?真金不怕火炼,事实就是事实。认不认,事实都不会变。不认,只能显得心虚;认账,则至少像条汉子。比较一下,哪个更体面,哪个更丢人?
    
    
    我同意凡事不可过头,更反对“全民扒粪”,那将变成第二次“文革”,第二次“斗私批修”。但宽容的前提是认账。认账不等于认错。认错是承认错误,认账是承认事实。认账之后,错与非错,还可以讨论商量。但如果连事实都不承认,那就什么都谈不上。因此第一步,是要先学会认账,即弄清事实。这是“真伪判断”。然后,才能讨论是对是错。这是“是非判断”。至于“价值判断”和 “道德判断”,只能放在最后,甚至未必一定要有。
    
    可惜中国人的思维习惯,往往是反着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道德批判就先开始了。这样一来,谁还敢认错?只怕连账,都不敢认。“事实判断”都难如蜀道,“纠错机制”岂非侈谈?我们前面的路,还真不知道有多长。
    
    (本文来源:新京报 )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人被指成最着急地球人
  • 于泽远:中国人应感谢造假的唐骏
  • 13亿中国人为何找不出11个球员?
  • 中国人“崇拜毛泽东”还是“崇拜铜臭”?/谢选骏
  • 蒙古:对于中国人,这是世上最危险的国家
  • 蒙古:对于中国人,这是世上最危险的国家
  • “中国模式”对中国人的最大伤害究竟何在?/秦孟和
  • 杨恒均:中国人为什么不遵守游戏规则?
  • 中国人坐视中国人被强奸/石述思
  • 去世博馆丢丑的中国人是中国主流社会的一部分/李太兴
  • 反思:中国人,你到底要抗议什么?
  • 上海世博会也在展览中国人的素质
  • 地震中的校园:日本人的避难所中国人的重灾区/郝祥满(图)
  • 论教养中国人差到令人无地自容(图)
  • 中国人需要巴斯夏的思想启蒙/鲁克
  • 中国人情社会非病态 只怪遇"资本逻辑"
  • 赵本山做了个小试验,证明中国人不适合自由/林云海
  • 《时代》周刊年度人物评选,刘晓波不是中国人?
  • 曹长青:孔子对中国人害大于利
  • 中国人民银行授权中银香港向台湾地区提供人民币现钞清算服务
  • 中国人寿一职工骗取客户900万用于个人赌博
  • 艾晓明:该死的中国人--看艾未未工作室新片《三花》(图)
  • 一家五口轮流装残混世博 在世界面前丢中国人脸(图)
  • 中国人的真实税赋超过GDP的60%,全球第一
  • 中国人民银行:人民币汇率将不会出现大幅波动
  • 中国人民银行宣布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 (图)
  • 中国人民银行领导成员变动 杜金富任副行长 (图)
  • 这个原因将让中国人口快速下降
  • 世博会封快速通道,对付扮伤残中国人(图)
  • 小熊:南都报讽刺“胡温新政”逼1亿中国人成精神病
  • 中国人权:民间团体金援受限
  • 中国人对世博丧失兴趣 关注度急挫7成
  • 杨利伟自传 揭秘中国人飞天背后生死时速(图)
  • 中国人体器官交易猖獗 供体当牲口豢养/图(图)
  • 中国人体器官买卖调查 供需矛盾催生产业链(图)
  • 小熊:凤凰台抨击上海世博会主题内外有别欺骗中国人
  • 朱廓亮:南都揭示中国人只有痛苦指数
  • 王克勤的良知与新华社给中国人民强刺于神经系统的“三聚氰胺”/孔灵犀、赵岩
  • 中国人的生活质量差在哪里?
  • 来自哈尔滨、满族八旗子弟:我是中国人/赵景洲(图)
  • 中国人权:当局打压维权律师 危害中国法制建设
  • 致陆克文总理公开信:你哥哥歧视中国人/杨恒均
  • 蒋经国儿媳寄望后代:以中国人为傲
  • 墨西哥人40年都没有忘记,中国人20年就开始遗忘了吗?(图)
  • 一时间“民怨沸腾”:全体中国人都喝德国奶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中国人寿鸡西分公司 集体旅游员工死亡不赔偿!!
  • 广大中国人民为什么这么穷
  • 略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
  • 社会纪实:非典时期,我们被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干部敲诈
  • 湖南电台主持人反驳日本人对中国人的谩骂被开除
  • 患难见真情,谁才是中国人民的真正朋友?!
  • 老笨牛:打一场维护普通中国人基本人权的人民战争!
  • 东海一枭:“中国人的命不值钱”
  • 中国人为什么暂住中国?
  • 鱼非愚:致胸戴罂花的中国人
  • 老外直言:我不愿租房子给中国人
  • 日本人可以参拜靖国神社,中国人无权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圈
  • 匈牙利政府不欢迎中国人?【来稿】
  • 中国人,你的眼睛为什么了
  • 外国人可以经营,为什么中国人不可以?政府要严惩中国私人经营电信者!
  • 中国人, 你有甚么资格幸灾乐祸?
  • 中国人不得入内:天津一酒吧只招待日本人?
  • 歧视人和被人歧视的中国人
  • 阿诺哈密瓜:关于素质的沉思愿每一个中国人都抬起头来
  • 进言"致那些愚昧的中国人"是中国人写的吗?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 黄星越:中国人低人一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