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石之瑜:台湾陆委会是歧视大陆的始作俑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6日 转载)
    联合早报/最近,台湾的大陆事务委员会为了鼓励两岸交流,对于邀请大陆艺文界人士来访的台湾社团进行补助,竟引发台湾艺文界大举抗议,陆委会始料不及,当然也想不到自己是始作俑者。
    
       台湾艺文团体的抗议核心,在于陆委会的补助办法中,对于每位大陆艺文界人士补助每个月6万3000元台币,似乎超过台湾艺文界所可得到的每人每月3万元台币。数字不一,当然他们抗议,但问题显然不仅只于此。 (博讯 boxun.com)

    
    台湾各界歧视大陆人的心态
    
      表面上,根据陆委会的规定,大陆人士待遇高过台湾,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一叶知秋,台湾各界对两岸人民之间存在什么样的阶级与歧视心态,值得反省。这不仅是艺文交流的待遇问题,更可以涉及人权与生命。
    
      本来嘛!身分比自己低等的人,如果可以得到比自己好的待遇,任谁都会感到不平,这在即使是自由主义或个人主义震天价响,以尊重平等为主要价值的社会都不例外,何况是台湾这样一个阶级意识浓厚的社会?
    
      其中,台湾政府长期以来散发大陆人民本无人权的印象,一直使台湾人觉得大陆人本没资格与台湾人同等待遇,因此特别不能接受大陆人的待遇超过台湾人。而其中,陆委会是最过分的。
    
      最戏剧性的揭露台湾人阶级观念的,莫过于过去在1994年发生的千岛湖事件,共有32名旅客与船员遭歹徒谋财害命。台湾媒体描述遇害24名台湾旅客是被屠杀的同胞,但同船遭谋杀的8名大陆船员根本不见报道。
    
      同样是1994年因为台风不能进港而淹死的上好渔船的10名大陆渔工,与1999年在金庆号渔船被台湾船长杀害的15名大陆船员,甚或某次金门守军射击演练时误击厦门,又某次(1990年)台湾军方驱返偷渡客,将他们关押在钉死的船舱内以致酿成闷死25人的惨剧,大陆事务委员会官员对这些事件,每次一概推说是个案意外。
    
      然而,当1997高雄市议员林滴娟在辽宁遇害,就有像陈菊这样的政客在电视上哭诉,说是自己拉遇害者加入民进党而害了她,把无关政治的案件想象成是政治谋杀。至此,每有台商在大陆遇害,就难免被想象成大陆欺压台湾的证据。
    
      陆委会正是制造大陆社会低等印象的始作俑者。记得某次大陆偷渡客在靖庐发生怪病,当时陆委会主管不正视原因,解决问题,却责备他们带来怪病,歧视莫此为甚。这就好像卫生署署长不关心上好渔船的卫生条件,只担心大陆渔民污染台湾海域的发言,一样的没有人性。
    
      一言以蔽之,大陆的人本来就没有人权,凭什么到了台湾就可以享有人权,歧视大陆是理所当然的,也是台湾人更高级的一种心理证据。这与台湾人尽日把自由主义挂在口中震天价响的喊,毫无关联。
    
    台独见猎心喜
    
      现在讽刺的是,大陆委员会因为补助大陆艺文团体与人士来台,让台湾的艺文界觉得大陆获得的待遇高过台湾,这与长期以来台湾比大陆高级的刻板印象有天渊之别,则他们心中产生义愤,因此情有可原。但陆委会现在却要与台湾艺文界论理,真是其无后乎?
    
      台独人士则见猎心喜,以为逮到国民党政府亲中的证据,其实背后反映的,就是把大陆当成低等的社会,故大陆人士岂能有资格享受较好的待遇?然而,大陆艺文界人士来台真的是享受较好待遇吗?
    
      大陆艺文界人士赴欧美日等地交流时的待遇非常好,常好过台湾所能提供的,也好过台湾艺文界前往所受的待遇。所以,就算是来台人士当中,固然不乏觊觎台湾资源者,但相当部分仍是因台湾而来。
    
      他们之中对台湾有种宝岛的想象,也有民族复合的愿望,因此可以不计较待遇而来。台湾艺文团体向来缺乏资源,因而不能想象陆委会提供的资源未必对大陆艺文界具有吸引力,他们在比较文建会给自己的较差的待遇后,难免觉得陆委会鼓励大陆艺文界来台的那些资源,要给自己多好,或本来就该是自己的。
    
    陆委会作法自毙
    
      让他们可能更窘的是,陆委会提供的资源并不是直接给大陆人士,而是给台湾举办活动时邀请大陆人士用的。故到底大陆艺文人士在台的生活津贴有多少,本来是由台湾的接待团体决定的。
    
      这样的安排与规定进一步揭发了台湾艺文界自己的小器。老羞成怒之余,矛头更转向台湾自己的文化建设委员会,认为台湾自己的有权单位对艺文的补助太过不堪。
    
      这样就让人理解到,陆委会花20年时间打下了台湾人歧视大陆的基础后,最后的结果是,台湾人必须在自己人当中找代罪羔羊。陆委会是第一只,文建会是第二只。
    
      在没有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时候,当然不会觉得官署对自己的需要不闻不问有什么特别伤人之处,但等到自己觉得高人一等以后,才变得敏感脆弱起来,却得不到与“低等人”相同的待遇,这才会感到创伤。这是为什么如果金发碧眼的艺文界人士来台获得大额补助的话,台湾人不会抗议的原因。
    
      不过,普遍的情绪则是,大陆凭什么?所以连带波及举办两岸艺文交流而受惠于陆委会补助政策的台湾接待机构,但他们被质疑的只能是,为什么与大陆交流就可以被额外补助,但这样红眼症的质疑,谁好意思直接的说出口呢?
    
      简言之,大陆比台湾低等的印象表面上给台湾人较高的地位,然而造成台湾人对自己更大的不满,包括对艺文主管官署的不满,对非关艺文主管官署的迁怒,对自己处境的怨怼,对参加两岸交流的台湾艺文团体的忌妒,或对大陆艺文团体在国际获得的待遇不知情。
    
      台独势力见猎心喜,以为又是反华良机,其实是巩固了台湾高等与大陆低等的刻板印象,也就加深了台湾社会的自恨与悲情,与每在关键时刻总对人权问题的麻木不仁。
    
      
    
    作者是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 (博讯记者:于明)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