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鸣:文凭社会的征候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6日 转载)
     中国是个官本位的国度,官本位的意识,在一个号称市场经济的国度,目前还在以飞快的速度磅礴于全社会。文凭不值钱了,但官员也好,老板也好,追求文凭,尤其是高文凭的冲动却更强烈了。
    
     美国有大片叫《碟中谍》,而我们这里,眼下正在上演“假中假”。打工皇帝唐骏,一不留神牛吹大了,掉进了“学历门”,至今拔不出来。学历门扯出一个美国西太平洋大学,唐骏在回应记者采访时,拿出来一张这所大学的博士文凭。这下坏了,以学术打假著称的方舟子马上指出,这是一个专门贩卖文凭的“野鸡大学”。从学士到博士,明码标价。而且好玩的是,马上就有人贴出了一系列唐骏西太平洋大学中国校友的名单,让人大跌眼镜,原来有近百名牛人都是这个大学的博士。其中有私企的老总、国企的高管,还有政府部门的高官。还有人不依不饶,接着揭发说,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学位,根本不需要越洋到美国去读,在中国北京,参加一个现在已经倒闭的中介机构张罗的班,交10万元人民币,就可以拿到。 (博讯 boxun.com)

    
    当然,拿“野鸡大学”的文凭,不只是国人的爱好,网上的消息也告诉我们,在美国,也有不少混进大学教书的人,拿的是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在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都有这样的假文凭购买者鬼混,在爱尔兰,这样的人甚至混成了政府的顾问。西方比较在乎个人脸面,一般都假定你的陈述是诚实的,所以,很多地方雇用人,并不认证你的学位。但是,一旦查出你作了假,你大概也就只好走人,而且有了这份不光彩的记录,今后再想找份体面的工作就不大可能了。
    
    私企老板学历作假,也就罢了。但是政府高官和国企高管,如果是凭借假学历得到的这个位置,还真的应该追究。不过,迄今为止,我们还没看见有关部门有任何动作。也许,中国这些西太平洋大学的校友的命运,会跟他们的西方同学们有所不同。
    
    但是,在这个事件中,真正让我感到困惑的是,为什么像唐骏这样的私企老总,居然也这样在意学位,死挣活挣地非要在名片上挂一个PH.D的头衔不可。虽然说,有人认为唐骏的经历和业绩也有造假之嫌,但这个“打工皇帝”,这么多年来,毕竟是在市场里混出来的。没有点本事,大概混不到今天。按道理,混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唐骏,原本应该不在意学历才是,一个中学生,一个像比尔·盖茨这样的大学肄业生,真的混出来了,无疑更值得骄傲。
    
    我们知道,在市场面前,其实学历并不那么总是管用,在很多情况下根本就什么都不是。老板对人才,绝对是市场检验第一,能给他带来利润的人,无论是人还是狗,都是好家伙,反之,就是有再好的学历背景,都是花架子。相反,在政府机构,或者类似政府的机构,还有一些要求不那么严格的学校,倒是文凭第一。到现在为止,政府机构挑选公务员,大抵先设文凭门槛,然后再看考试。看人是不是人才,主要看文凭。有博士文凭的人,职位不仅比只有硕士的高,而且据说日后升职也快。这些机构不像企业,很难靠市场检验人才,产生这样的偏好,可以理解。
    
    中国是个官本位的国度,过去是有国家没社会,现在据说社会已经有了,但政府还是大得不得了。官本位的意识,在一个号称市场经济的国度,目前还在以飞快的速度磅礴于全社会。官场重文凭的积习,也顺便普及开来。国企看文凭,文凭高的,升职方便。大学也看文凭,一个人有真才实学,没有文凭,一个人没有才学,但有个西太平洋的博士学位,比较起来,除了个别例外,各个大学都会倾向于选择后者,而前者,则连面试的资格都没有。这些单位,都是国家办的,无论学校也好,医院也好,银行也好,其实骨子里都是衙门,所以适用官场价值,合情合理。
    
    
    但是,为什么一些私企老板,也跟文凭风呢?混出个人样来了,有余钱剩米了,就拿出来十万八万,去买个博士,在自己的名片上加个洋博士的头衔。他们这样做,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吗?为了让自己进大学演讲的时候,多一点光环吗?同样是微软中国区总裁,当年的吴仕宏仅仅是个护士,没有学历,好像也赢得了全社会的赞誉,现在的唐骏,已经有个北邮的本科还不够本,非得弄个博士才肯罢休。这是微软中国区总裁个人的堕落,还是中国整个社会的畸变?
    
    这些的谜团,真是难解。但是有一点也许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些年,悄然之间,随着整个社会的行政化横行,社会的价值观的确发生了很多微妙的变化。在大学里,几乎找不到不想考公务员的学生了,大学里的行政官员拿博士学位,评教授职称更容易了。文凭不值钱了,但官员也好,老板也好,追求文凭,尤其是高文凭的冲动却更强烈了。当年的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还只能拿一个北大的假文凭,现在,这样级别的官员,别说文凭,就连兼职教授,都有学校送上门去。
    
    (本文来源:南都周刊 )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袁腾飞成名之累/张鸣
  • 张鸣:战争不让女性走开
  • 拆迁的梦魇人人有/张鸣
  • 张鸣:不能让看守所里总出蹊跷
  • 传统乡村社会的民间组织及其政治功能/张鸣
  • 难怪张鸣不愿与毛寿龙为伍/卢念郭
  • 校长反大学行政化,不能只在论坛上/张鸣
  • 官民矛盾大有迅速恶化之势/张鸣
  • 三则:黑砖窑再现真有那么不可思议吗/张鸣
  • 学术不端根源是党棍们的厚脸皮/张鸣
  • 中国人为什么不去奥斯维辛/张鸣
  • 想不明白的“防卫过当”/张鸣
  • 领导一怒狗掉魂/张鸣
  • 财政制约有助真正减副/张鸣
  • 别把板子都打在五四屁股上/张鸣
  • 张鸣:别让孩子从小参与造假
  • 遍地祭先祖 黄帝也感觉有点儿乱/张鸣
  • 让出版回归市场/张鸣
  • 张鸣:章太炎的政治疯病
  • 关于张鸣《国庆观感》的讨论
  • 张鸣:医改和教改,应该对教会开门
  • 张鸣:扫黄不能扫到百姓的床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