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再论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甲童慈旺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评杜新宇的所谓再论“达赖集团的民主虚有其表”
    
     一个名叫杜新宇的在2010年06月01日《中国民族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达赖集团的民主虚有其表》的文章,由于作者在贬低丑化流亡社区民主时其典型人物康萨催真与阿咯俊则的事情被混淆,笔者通过博讯网站撰写文章,说明事情的缘由来批驳了他的不实之词。之后,他还不吸取教训,为了明补自己的的过失,欺上瞒下,又从垃圾堆里检来陈词滥调,写什么“再论达赖集团的民主是虚有其表”,继续以假乱真,蒙蔽视听,聊以自慰。 (博讯 boxun.com)

    在他的《再论达赖集团的民主虚有其表》一文中叫苦连天地说什么 :“笔者纯属关心 西藏的民间人士,并非中共党员,仅仅因为写了一篇批评性的文章,立即被达赖集团的写手不顾三七二十一地扣上“中共及其传声筒”的大帽子,更有甚者,被其以 “下贱和无赖”、“厚颜无耻”等脏话进行谩骂和侮辱。” 好像笔者冤枉好人,装出一副可怜相,试图获取读者的同情心。真可谓恶狼装羔羊, 喊冤叫屈,妖言惑众。
    
    不错,你说你不是中共党员,但你的一言一行代表的是中共政权及其御用传媒所作妖魔化达赖喇嘛及悱谤诋毁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的宣传手法一路货色、臭气相投。你所受的“冤屈”是自作自受。因为,这与你口口声称“笔者纯属关心 西藏的民间人士,并非中共党员”的言传身带所相称吗?这怎么能说成“仅仅因为写了一篇批评性的文章”吗?不妨你写一篇批评中共某一个领导人贪污腐败的文章,看你有什么结局,亮你也不敢。
    
    笔者不是什么你所说的“达赖集团的写手”,是一个曾经在西藏境内接受中共教育,在一家官方媒体从事新闻工作多年的一个藏人, 由于看不惯中共及其御用传媒天天妖魔化达赖喇嘛及悱谤诋毁西藏流亡政府,因而自告奋勇地挥笔写几篇反驳文章来说明真相而已。
    这次笔者通过一个同事看到你的这一篇《再论达赖集团的民主虚有其表》一文后,发现你对流亡西藏社区一无所知。说轻一点,纯属不懂装懂,凑热闹,不值一驳。但考虑到目前网上关注西藏问题的广大读者为了分清是非,弄清真相。为此,笔者想说明《 再论达赖集团的民主虚有其表》一文所 涉及的问题,以便澄清对有关西藏流亡社区民主的模糊认识和误解。
    (1)俗话说得好?狗改不了吃屎。所谓“纯属关心 西藏的民间人士的”你又在玩弄故技重演,蛊惑人心的把戏。在你的《再论达赖集团的民主虚有其表》一文中称:“由达赖一手把持的“西藏流亡政府”是一个“政教合一”的独裁“政府”,对此,拙作《达赖集团的民主虚有其表》进行过简单描述,目前为止在这个问题上达赖集团的写手还没有予以回应,想必对此也确实无可抵赖”这真是无稽之谈,笑话之极。
    众所周知,位于印度达然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是被西藏境内外的人民视为他们唯一合法的政府。非暴力、正义、真正的民主制度是西藏流亡政府神圣的原则与承诺,这也是越来越多的世界各国议会和人民将西藏流亡政府当作是真实代表西藏人
    民的唯一合法政府。正如你的第一篇文中开头所言;“一直以来,“提倡民主”都是达赖在对外宣传中博取好感的一张王牌”。正因为如此,中共及其御用媒体把它看作肉中刺、眼中钉,想尽一切办法来诋毁它、丑化它。
    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不像中共挂羊头买狗肉的“民主”。达赖喇嘛作为西藏人民领袖的显着特点是,在世界大部分地区的人民从他们的领导人手中用流血和牺牲生命来争取民主权利,而在西藏,达赖喇嘛多次试图把所有的合法权力下放给西藏人民和议会,然而西藏人民和议会,又一直请求尊者继续担负无可争议的领袖职位!
     早在流亡初期的1963年,达赖喇嘛亲自颁布西藏民主宪法草案,并对西藏流亡政府架构进行一系列民主改革。1992年出版发行的<<西藏未来政体及宪法要旨>>中尊者指出;“在未来的西藏政府中,我(达赖喇嘛)早已决定将不接受任何传统的或其他的政治职务。”他还表示,希望西藏传统的三区包括卫藏,安多,康巴,将实行联邦和民主。目前,在达赖喇嘛的指引下,流亡海外的民主政权由西藏内阁(噶厦)领导,噶伦赤巴(总 理)由流亡藏人直接选举产生。自由世界许多国家的政府,议会和人民敬佩西藏流亡政府的组织及其运作方式,甚至许多华人羡慕达赖喇嘛领导下总部设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的透明度及其职能。
    正因为如此,代表全体西藏人民的西藏人民议会,一直请求达赖喇嘛尊者继续担负领袖职务,然而流亡海外的民主政权,既西藏内阁:由流亡藏人直接选举产生的由噶伦赤巴领导。这就符合西藏民主《宪章》中写明,流亡政府是集中了‘ 精神和政治’的政府。”也就是藏人通常所言,与众不同政教结合的民主政府,而不是什么中共强加的所谓“政教合一” 。
     当然,决定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前途是人民本身,并非是政权或一个政治领袖有所作为。因为,西藏流亡政府的政治前途、路线等方针政策都是,代表全体西藏人民的西藏人民议会来制定。首席部长没有依照寻常方式运作的自由,而是必须在一个 架构之中工作,而在此架构之中,西藏人民议会尊重达赖喇嘛的愿望来制定未来西藏的政治前途与各项政策。因为,达赖喇嘛代表的全体西藏人民的最高愿望和利益。执行代表全体西藏人民的最高利益的政府,被你悱谤诋毁成“独裁政府”,正好不就是自己承认独裁政府及其代言人吗?
    
    (2)笔者了解的其麦则仁,曾是设在印度新德里的雄等组织的秘书,他从未担任过流亡政府任何官职。但在你的文中被你说成“曾是达赖集团领导核心成员的其麦则仁”。试问,他何时担任了流亡政府的什么官职?况且,他所指控的“先后有十名藏人与达赖意见相左而被暗杀”,不正是雄等组织在九十年代初,派杀手捅刀杀死达然萨拉密宗学院的院长及俩名助手后,跑到西藏境内,杀人凶手被中共庇护的暗杀事件,被你再一次栽赃陷害的手法写出来,不正是贼喊抓贼,自我暴露的写照吗?
    (3)你说,“前议长噶玛群培曾因提出质疑达赖主张的议案而被呼吁下台”,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西藏人民议会前议长噶玛群培曾经担任过两届议长职务。现任议长与他选举议长时,因连续三次选票过半,旗鼓相当。因而选举委员会决定,在这一届五年的任期内,俩人(两年半)轮流担任议长而非下台。目前他仍持西藏独立观点,还继续担任西藏议会的议员。
    (4)在你的文中所谓的“指使现任“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的桑东带200多人打砸四水六岗组织在新德里的总部、纵火焚毁该组织首领理塘阿塔的事”。完全是造谣诬赖。实事上,这一天桑东仁波切根本不在德里。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1994年5月份,由于总部设在新德里的四水六岗组织,违背流亡政府与流亡藏人不与台湾蒙藏委员会不接触的决议,擅自与蒙藏委员会商谈所谓的“合作协议”。因而招徕了四水六岗组织内部的广大会员的不满,他们要求流亡政府与议会主持会议,撤销该组织与蒙藏会有关联的所有人的职务,并且不予承认他们与蒙藏会之间所定的任何协议。就在1994/6/14这一天,流亡政府与议会的代表接受广大会员的要求,在新德里四水六岗总部所在地向该组织群众宣读不承认上述“合作协议”和接受与事件有关的四水六岗组织人员的辞呈。散会后,四水六岗组织的领导阿塔的保镖和社区治安人员发生口角时,被保镖用砖夬砸伤了一个治安人员的头。一些群众闻讯赶到时,他已经跑得无影无从。大约有20多名群众先后到四水六岗总部及阿塔的住宅门口,叫嚷着要求交出打人凶手不到半个小时,被社区管理人员到达制止。根本没有发生打砸事件,更没有发生你所说的“纵火焚毁该组织首领理塘阿塔的事”。
    (5) 至于你在《达赖集团的民主虚有其表》一文中:“曾指出拉卜楞地方势力首领贡唐楚臣被达赖集团派人暗杀”。这更是无故诽谤。拉卜楞等地方13 个小团体因不满首领贡唐楚臣一人霸道,被人在他家门口开枪射杀的。这与你的所谓“达赖集团派人暗杀”根本牛头不对马嘴,怎么能扯上关系呢?你有什么证据能推翻印度地方法官的判决呢?
    (6)你引用“蒋杨诺布在一篇文章里还讲述了一个名叫白玛本的人,曾经因为一篇以藏族文学为主题的学术文章而收到死亡通缉,达赖集团的某组织为此悬赏20万卢比招募杀手;”来举例所谓的“一系列达赖集团内部存在的政治迫害事件”。不错,蒋杨诺布写过几篇批评流亡社区莫人莫事缺欠民主的文章。这正是西藏流亡社区实行民主制,享受言论自由的优点所在。如果他在中共独裁统治下的西藏境内,他早就关进监狱,尝到电棒的味道。不会像现在那样享受美国与印度西藏流亡社会言论自由的好处。
    白玛本刚从西藏境内到达印度后,曾写过一本《跳动心脏》的藏文的藏族文学书。由于书内的一些内容涉及到宗教问题,尽管招徕了一些宗教人士的指责批评,但他因此而获得西藏流亡政府教育部的聘请,在该部门的写作班子里安排工作。目前他在美国从事他喜欢的研究工作。你所谓的“收到死亡通缉,达赖集团的某组织为此悬赏20万卢比招募杀手”,纯属凭空涅造,无中生有。
    (7)至于你在文中提到的“在博客中批评“西藏流亡政府”的流亡藏人,也先后被“西藏流亡政府”和所谓的“西藏人民议会”的人严词警告。”这简直是为虎作伥,助桀为虐。所谓的“在博客中批评“西藏流亡政府”的流亡藏人”,说清楚一点,他就是现居住在印北达然萨拉附近的罗布林嘎文化中心图书馆的格桑罗朱。由于他在2008年九月十八日,西藏流亡政府噶厦办公室招收中文工作人员的合同工考试时,因仿造西北民族大学毕业证书”,经专业人员调查核实,这一张“2005/12/25 日西北民族大学发出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毕业证书”,有造假之谦,没有承认。其原因是;1,西北民族大学是2006年四月份才更名为(西北民族大学)。之 前,之所学院的明称是西北民族学院。2,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年中考期是10月29日至30日,可他在这期间,也就是2005年10月27日他人在拉萨尼泊尔 领使馆门口办前往尼泊尔的签证。 这一情况,在他的相关文件中记载得清清楚楚。他得到西藏流亡政府公职选任委员会不能录取他的消息后,他先后三番五次的与有关人员无理取闹,不听工作人员的解释。有一次还带着三名朋友拿出一份写给噶厦的报告,以威胁地口气说, 如果不能圆满解决,他们要告到西藏议会,还要网上发表文章云云 。后来他果真 告到西藏议会。议会转发了关于他这件事的询问,行政噶厦如实地做了书面回答。 根本没有发生“先后被西藏流亡政府和所谓的“西藏人民议会”的人严词警告”的事情。原因是, 西藏流亡藏人社区实行的是民主制度,不会像一党专政的中共那样官官相护。所谓的“2009年末,一个流亡藏人在博客中痛斥“西藏流亡政府”腐败横生,流亡藏人背心离德:‘很多有‘志向’的青年失去了对‘政府’的信心而回家乡或去西方国家挣钱。”事后他担承, 上述这番言辞,他只是气话而已,没有真凭实据。
    (8)你在评论投票率时错误地下结论称;“暴露出两点:第一,达赖集团的独裁“政府”,实际上带给流亡藏人的是普遍的贫困,大多数只能靠做点小生意维生,因此普通流亡藏人觉得 选举与自身无关,政治参与意愿低;第二,达赖集团的权贵阶层有意通过设置不合理的选举时间,将流亡藏人中的穷人、也是流亡藏人的大多数人排除在选举之外。”这简直是虚言乱实。可谓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第一,近年以来,经过欧美一些资助团体的再三调查,除了刚从西藏境内被迫流亡的少数藏人外,在印度流亡社区的大多数藏人早就超过了所谓中共奋斗的目标小康水平,不存在“普遍的贫困”。在印度每人每年所交的“自愿税”44卢比,折合人民币;只有6元5角。因此,你所说的“因为无钱缴纳或者不愿意缴纳“自愿税”, 连登记成为选民的资格都没有。”全是虚评妄说,无凭无据。第二,流亡藏人除了印度和尼泊尔藏人社区较集中外,其余多数藏人分布在世界各地,无法同一时间投票。再加上居住在印度的藏人选举期间正是冬季生意最忙的时候,因选举机制问题,对于很多人及时投票造成不便。但是,这并不等于“普通流亡藏人觉得选举与自身无关,政治参与意愿低”。原因是,目前正如火如荼地参与首席部长及议员候选人选前造势宣传工作的人,正是这些撰写文章批评投票率低的、居住欧美所谓“政治参与意愿低的”这群人。包括你所引用的“藏独”学者洛桑桑盖 在内。为了这一次的大选顺利完成,有关部门采取了相因的措施。所以,你所谓的“达赖集团的权贵阶层有意通过设置不合理的选举时间,将流亡藏人中的穷人、也是流亡藏人的大多数人排除在选举之外”的妄言,不能自源其说。
    
    总之,在你的文中所举例所谓的“一系列达赖集团内部存在的政治迫害事件”,除了光凭从流亡社区英文的某些杂志刊物上,刊登的一些某人由于种种原因,不满流亡政府的片面之词来亂猜瞎編,凭空捏造的文字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亲历“达赖集团以政治迫害为控制手段”受害者的供字或其他细节引出来可供考证。同时拿不出一样客观公正、一理说服人的理由与丑化流亡社区民主的证据。真可谓一无所获,贻笑大方。
    综上所述,撒谎成性,不知悔改 ,习于作恶 ,独裁专断的恶劣作风及文风,正如在你的文中所言:“这样独断专横的文风和流氓作派,缺乏对人、对论辩精神的基本尊重。”不就是你自己所作所为的写照吗?
    最后,笔者引用《新周刊》编者按的话来结束本文: “人人说过谎,这没什么不得了的。人人面对的是一个不诚信的世界,这是大问题。鉴别泛滥的谎言,已成为中国人必备的生存技能。” 於印北达然萨拉2010/7/14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甲童慈旺
  • 旧西藏是“封建农奴制”吗?/甲童慈旺
  • 中共为何“羡慕别人,自感痛苦” !/甲童慈旺
  • 中共的“民族自治法”与叶公好龙/甲童慈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