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永海: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的求助信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5日 转载)
                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的求助信
      
       我叫徐永海,今天我和我们北京的一些基督徒、维权人士、民主人士被软禁在我家,不能出门。上午9点我外出买菜时,被派出所警察拦住,对我说:“今日不能出门”。因我必须去买菜,警察就一直跟着。回家后,我给胡石根、高洪明、査建国、齐志勇等去电话,他们都被软禁在家,不能出门。面对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使我们无法正常生活的情况,我正好完成了一篇文章《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的求助信》,现就求助于朋友们、主内肢体们,望给予帮助!我的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博讯 boxun.com)

      
      
                 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的求助信
             ——让我们一起进行“科学与信仰”的研究工作吧!
          ——这是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难民)们寻求基本生存的活动
      
                (北京基督徒维权民主人士)徐永海
      
                    2010年7月15日
      
    1、进行“科学与信仰”的研究工作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事情
      
      《南方周末》(2010年6月17日)有一篇中国科学院李泳研究员的文章,题目是《中国的科学节在哪儿》。其中写到:“纽约有个‘世界科学节’的活动。……。科学节的节目很多,著名的Templeton基金会赞助了三个‘软科学’的:理解的极限,思维的未来,信仰与科学。在中国科学的节目单里,大概看不到这样的节目。因为我们的科学传统一贯是功利的。……。第三个问题(信仰与科学)也是我们的科学不谈的,但当我们面临终极问题时,似乎不得不面对它。例如物理学追求起源时,就难免与它‘纠结’。我们听爱因斯坦说过,‘没有宗教的科学是跛子’。……。我们没有创造高境界的科学,也许就是因为我们做科学的没有宗教感情,而只有利益驱动。科学家没有信仰,科学就会沦为工具”。
      
      通过李泳研究员的这篇文章,我们看到我们中国在科学方面存在一个极大的缺陷,就是我们科学工作者普遍缺乏信仰,普遍缺乏宗教感情。那么,作为中国基督徒,尤其是作为曾受过良好教育的基督徒,我们没有理由视而不见,我们必须承担起应有的使命,帮助那些缺乏宗教信仰、缺乏宗教感情的科学工作者,建立起(基督)信仰,建立起宗教感情。不论是为了科学,还是为了信仰,我们都应当进行“科学与信仰”的研究工作。
      
      近日,我完成了一篇论文《进一步理解相对论与宇宙时间空间的终极——通过科学来论述“上帝创造掌管宇宙”这个观点符合科学》(附后),其中写到:“宇宙的本来面目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都是在这个‘点’内展现的。《圣经•启示录》中写到:‘他右手拿着七星’(启1:16)。上帝手上拿着一个‘点’(七角星),我们这个宇宙和我们自己就在这个‘点’内。将来我们的灵魂要离开这个‘点’,到上帝面前接受审判”。
      
    2、我们有责任、有能力来进行“科学与信仰”的研究工作
      
      当中国的科学工作者普遍相信存在上帝、具有(基督)信仰后,就会使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会如此。那时,人们就不敢肆无忌惮地干坏事,人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爱——真心地爱罪人、爱仇敌、爱所有的人。当一个社会中,富人爱穷人,富人甘愿与穷人分享政治、经济权利;穷人爱富人,穷人只通过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权利,社会就会具有真正的民主、自由、人权。这不正是我们很多人、很多朋友、很多主内肢体,很多真正的共产主义信仰者甘愿付出自己的鲜血与生命所追求的目标吗?!
      
      仅在我们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建立于1989年)中,就有不少主内肢体或他们的家人,曾为了民主、自由、人权坐过牢。如现在参加聚会的胡石根弟兄(曾被判20年,坐牢16年多),高洪明弟兄(曾坐牢10年),杨靖弟兄(曾坐牢8年),贾建英姊妹(丈夫何德普被判8年,目前还在狱中),严正学弟兄(曾先后坐牢5年),徐永海弟兄(曾坐牢4年),王玲姊妹(曾坐牢1年多)。还有近期也来参加聚会的傅月华大姐(曾坐牢4年)。还有过去参加聚会(现或出国,或到其他教会)的高峰弟兄(曾坐牢2年),王军鹰姊妹(丈夫王万星曾被关精神病院13年),任畹町弟兄(曾坐牢11年),储海蓝姊妹(丈夫刘念春曾被判有期徒刑3年、劳教3年),等等等等。
      
      在我们中国,存在着我们这么一群政治受难者(难民),我们因为政治原因(追求民主、上访维权、宗教信仰)经历了很多苦难,如坐牢,如失业,如无家可归等等等等。在我们这些政治受难者(难民)中,很多人受过良好的教育,不少还毕业于中国著名学府(如北大、清华等),不少是硕士、博士。不论是为了科学、信仰,还是为了民主、自由、人权,我们这些政治受难者(难民)都有责任进行“科学与信仰”的研究工作,我们这些政治受难者(难民)也有能力进行这样的研究工作。
      
    3、请求各界朋友们来做我们的同路人、合作者,来帮助我们
      
      多年的监狱生活摧残了我们的身体,出狱后的被监视依旧使我们不自由,使我们不能正常生存。如胡石根弟兄(北大本科、研究生毕业,学士、硕士)坐牢16年多,出狱后先后到几家公司工作,均被警察骚扰而失业,没有收入,生活时常陷入困境。如2009年至2010年的这个冬天,北京是非常的冷,零下十多度,胡石根弟兄没有钱买棉鞋。一直穿着一双“人造革”的单皮鞋。袜子破了,不敢扔,两双套在一起,这样更暖和一些。因为没有棉鞋,胡石根弟兄脚冻伤了(后来,张前进弟兄寄来钱,才不再受冻)。如本人徐永海,2006年出狱后,一直被监视(4年多来一直有8个联防队员在我们家的院门外上班,每班2人),时常被软禁,而一直失业,没有收入。虽然依靠妻子的微薄工资也能温饱,但因没有医保,有病需要手术也没钱去医院。为了生存,我们需要工作,我们需要科学研究性质的工作,因为在坐牢前我们就曾一直从事着这样的工作。
      
      如果说,当我们献身于民主进步时,我们的同路人、合作者不多,或者说很多人不敢公开地做我们的同路人、合作者,不敢来帮助我们。那么,当我们献身于“科学进步”(帮助中国科学工作者建立信仰,建立宗教感情)时,当我们进行“科学与信仰”研究工作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具有很多、很多的同路人、合作者,或者说很多、很多的人就可以公开地做我们的同路人、合作者,就敢来公开地帮助我们。在这里,我们邀请各界的朋友们来做我们的同路人、合作者,来帮助我们,来资助我们,来使我们能够更好地进行“科学与信仰”的研究工作。
      
      在这里,我们向各国政府(尤其是我国政府)发出请求,因为各国的法律法规中都有鼓励科学研究的条文,如我国宪法中的第20条、第47条。我们向各个教会发出请求,因为使人们知道真的存在上帝,本身就是教会的一个工作。我们向各个教育科学结构(如大学、研究所等)发出请求,因为进行科学研究本身就是大家的工作。我们向各个基金会发出请求,我们的研究工作不会让你们失望。我们还向多年来一直关心我们这些政治受难者(难民)的朋友们、主内肢体们发出请求,因为多年来我们大家一直就是同路人。
      
    附:《进一步理解相对论与宇宙时间空间的终极》
      
      
              进一步理解相对论与宇宙时间空间的终极
        ——通过科学来论述“上帝创造掌管宇宙”这个观点符合科学
      
      (《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之第1章第2节)
      
                (北京)徐永海
      
      200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大卫•格罗斯,在他获奖的同年指出:“知识最重要的产品是无知”。中国科学院郭汉英研究员说:“知识还有一个副产品——权威与偏见”。爱因斯坦在晚年说过这么一段话:“大家都认为,当我回顾自己一生的工作时,会感到坦然和满意。但事实恰恰相反。在我提出的概念中,没有一个我确信能坚如盘石,我也没有把握自己总体上是否处于正确的轨道”。
      
    一、前言:让我们再次地了解一下迈克耳逊-莫雷实验
      
      在迈克耳逊-莫雷实验中,迈克耳逊干涉仪像一个十字架,有十字架交叉点和左臂、右臂、上臂、下臂四个臂。一束光从左臂进入,到达十字架交叉点,遇到一个“左下——右上”(╱)呈45度角的半镀银玻璃片,被分为两束光。
      
      一束光被十字架交叉点呈45度角的玻璃片反射,直角拐弯上行(走在上臂中)。到达上臂顶端,被一反射镜反射回来下行(依旧走在上臂中)。下行到十字架交叉点,经过十字架交叉点的玻璃片透射,继续下行,进入下臂。这束光(可称为“垂直的光”)在上臂垂直地走了一个往返,走了一个“‖”(垂直)路程。
      
      另一束光经过十字架交叉点的玻璃片透射,继续右行(走在右臂中)。到达右臂顶端,被一反射镜反射回来左行(依旧走在右臂中)。左行到十字架交叉点,被十字架交叉点呈45度角玻璃片反射,直角拐弯下行,进入下臂。这束光(可称为“平行的光”)在右臂平行地走了一个往返,走了一个“=”(平行)路程。
      
      上臂、右臂长度相等,“‖”路程、“=”路程长度相等。假设“‖”路程、“=”路程长30米,光走完“‖”路程、“=”路程所用的时间就是100纳秒。
      
      在行驶的火车车厢里,一个人垂直向上抛一个球,球撞到车厢天花板后垂直落下。期间火车已经行驶了一段距离,(铁路边静止的人来看)球上抛的地点和球落下的地点不在同一个点上,这个球走的是一个“∧”路程(可称为A字路程)。
      
      “垂直的光”在走上臂时,如果与地球运动方向垂直,在一上一下过程中,“垂直的光”走的也是“∧”路程。“∧”路程比“‖”路程距离长。“‖”路程假设30米,“∧”路程就是“>30米”,“垂直的光”走完“∧”路程所用的时间就是“>100纳秒”。(“>”为大于符号)
      
      并排着一条铁路、一条公路,在铁路上一辆火车以中等速度行驶着,在公路上一辆汽车以更快的速度行驶着。开始时,方向相同,因顺着火车方向,汽车行驶了较长的时间、距离,才从火车车尾赶到了火车车头。这时这个汽车立刻掉头行驶。之后,方向相反,因对着火车方向,汽车行驶了不长的时间、距离,就从火车车头赶到了火车车尾。这个汽车走了一个“—=”路程(可称为鱼钩路程)。
      
      “平行的光”在走右臂时,如果与地球运动方向平行,“平行的光”是顺着与对着地球运动方向各飞行了一段距离。顺着(方向相同)多走距离,对着(方向相反)少走距离,“平行的光”走的也是“—=”路程。“—=”路程比“=”路程距离长。“=”路程假设30米,“—=”路程就是“>>30米”,“平行的光”走完“—=”路程所用的时间就是“>>100纳秒”。(“>>”为更大于符号)
      
      根据物理教科书、物理网站上的复杂计算,“平行的光”所走的“—=”路程(>>30米)要比“垂直的光”所走的“∧”路程(>30米)距离要长。将迈克耳逊干涉仪旋转90度,“垂直的光”变成了“平行的光”,这时这束光就需要多走一段距离,就要晚进入下臂。如果需要多走的是半个波长奇数倍的距离,两束光在下臂被一起观测时,就应当出现这种现象:“明线的干涉条纹变成暗条纹”。
      
      可是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确是“明线的干涉条纹没有变成暗条纹”,“垂直的光”、“平行的光”一定是同时(同相)进入下臂的,否则不会出现这种实验结果。“垂直的光”、“平行的光”是同时(同相)进入下臂的,这样只能是:
      
      或者,距离变短:“垂直的光”所走的“>30米”(“∧”路程),“平行的光”所走的“>>30米”(“—=”路程),都变短到30米(“‖”、“=”路程)。都变短到了30米,“垂直的光”、“平行的光”就会同时进入下臂,就会出现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
      
      或者,钟表变慢:“垂直的光”走完“∧”路程所用的“>100纳秒”,“平行的光”走完“—=”路程所用的“>>100纳秒”,都变慢到100纳秒。都变慢到了100纳秒,“垂直的光”、“平行的光”就会同时进入下臂,就会出现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相对论的“钟表变慢”不好理解,“正文3”中将再次讨论!!)
      
      或者,光速增加:“垂直的光”增加了速度,用100纳秒走完它自己的“>30米”(“∧”路程);“平行的光”增加了速度,用100纳秒走完它自己的“>>30米”(“—=”路程)。都用了100纳秒,“垂直的光”、“平行的光”就会同时进入下臂,就会出现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
      
      通过迈克耳逊-莫雷实验得出3点结论,第1点、第2点得出“距离变短、钟表变慢”;第3点得出“光速增加”。爱因斯坦只认为第1点、第2点结论是正确的,放弃了第3点结论。在坚持第1点、第2点“距离变短、钟表变慢”的前提下,在这里我们就从爱因斯坦所放弃的第3点“光速增加”谈起。
      
    二、正文:进一步理解相对论与宇宙时间空间的终极
      
    1、光与任何运动体之间的速度恒定为30万公里/秒
      
      如果光与地球之间的速度恒定为30万公里/秒,如同地球静止不动,如同“垂直的光”走的是“‖”路程,“平行的光”走的是“=”路程,“垂直的光”、“平行的光”就会同时进入下臂,就会出现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
      
      也就是说,“平行的光”在走“=”路程过程中,在顺着地球运动方向(方向相同)时,速度是30万公里/秒加上地球速度(光速增加);在对着地球运动方向(方向相反)时,速度是30万公里/秒减去地球速度(光速减慢)。
      
      也就是说,这束光在被右臂顶端的反射镜反射前,光速增加;在被反射后,立刻光速减慢。这不可能吧?可能!只要“光与任何运动体(如地球,如我们)之间的速度恒定为30万公里/秒”就必如此!(那么,为什么会出现“恒定”这种情况,我们将进一步讨论,请您再耐心地多看一千多字,将给您答案!!!)
      
    2、同时出发,方向相同,不论我们的速度多快,我们依旧飞在光的后边
      
      假设光与任何运动体(如地球,如我们)之间的速度恒定为30万公里/秒。方向相同时,不论我们飞行的速度多快,光的速度依旧比我们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我们所测量的光速依旧是30万公里/秒),我们依旧飞在光的后面。
      
      假设我们的速度是100亿光年/秒。我们和一个光同时从地球出发,走了整整100亿光年的距离,再返回地球。相对于地球上等待者来说,光速是30万公里/秒,光比静止的他们快30万公里/秒。他们看见这个光返回地球时,自然是在第100亿年结束这一时刻,自然是在他们的岁数已经长了100亿岁这一时刻。
      
      虽然我们飞行的速度是100亿光年/秒,虽然我们只用了1秒钟就飞完了这100亿光年的距离,虽然我们仅仅只过了1秒钟的时间。但是,由于我们依旧飞在这个光的后边,地球上等待者看到我们返回地球时,一定是在第100亿年结束之后的某一时刻,一定是在他们的岁数长了100亿岁之后的某一时刻。
      
    3、相对于高速飞行者来说,时间和空间都变短
      
      我们返回地球,我们与地球上等待者相见时,地球上等待者的岁数已经长了100多亿岁,他们已经过了100多亿年;而我们的岁数没有增加,我们仅仅过了1秒钟,我们的钟表极度变慢,近乎于停止。(这时才好理解相对论的“钟表变慢”!!)。我们从地球出发到返回地球,同样一段时间,相对于地球上等待者来说,是100多亿年;而相对于高速飞行的我们来说,仅仅是1秒钟。由于我们高速飞行,相对于我们来说,时间变短了,100多亿年的时间变短到了1秒钟的时间。
      
      宇宙空间是以光速膨胀来的,当整个宇宙时间是1秒钟时,整个宇宙空间只能是30万公里。当100多亿年的时间(整个宇宙的时间)变短到1秒钟时,这时100多亿光年的距离(整个宇宙的空间)也就变短到了30万公里。当我们以很高的速度飞行时,不仅时间变短,空间(距离)也变短。
      
      如果我们的速度还快,相对于我们来说,时间、空间(距离)还要变短,100多亿年的时间就要变短到万分之一秒、亿分之一秒,100多亿光年的距离就要变短到30公里、3米。当我们的速度是无限大时,相对于我们来说,100多亿年的时间(整个宇宙时间)、100多亿光年的距离(整个宇宙空间)就要变短到零点。
      
    三、讨论:宇宙的本来面目与上帝创造掌管着宇宙
      
      相对于不同速度,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被缩短成不同大小;相对于速度无限大,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被缩短成零点。
      
      宇宙的本来面目一定是虚空的,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为什么相对于不同速度,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能被缩短成不同大小”。同时,宇宙的本来面目还一定是零点的,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为什么相对于速度无限大,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能被缩短成零点”。
      
      宇宙的本来面目是虚空的、零点的。相对于“最小单位”来说,宇宙中所有的“最小单位”相当于都在同一个点上。“最小单位”相互之间就具有“你在我这里,我在你那里,你吸引着我,我吸引着你”的“互在互吸”的关系;这就是万有引力,“互在”是万有引力的场,“互吸”是万有引力的力。
      
      我们的速度无限大时,光依旧比我们快30万公里/秒,光比无限大的速度还快。我们的速度无限大时,宇宙是零点;自然相对于光,宇宙一定也是零点的,光子本身一定也是零点的。零点是最小的,没有比零点更小的“东西”,光子一定是最小单位。光子组成宇宙空间,光子组成夸克、粒子及整个物质世界。
      
      粒子(物质)放出光子,光子加入到空间中产生光波(如同水加入到中产生水波);另一个粒子(物质)接收光波,从空间中提取光子;(解释了光的波粒二象性)。放出、提取的是整数光子,不能是分数光子,(解释了量子论)。光行驶在由自身组成的宇宙空间中,宇宙空间本身又是虚空的、零点的,自然可以出现“光与任何运动体之间的速度恒定为30万公里/秒”。(给出了前面要求的答案!!!)
      
      宇宙的本来面目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都是在这个“点”内展现的。《圣经•启示录》中写到:“他右手拿着七星”(启1:16)。上帝手上拿着一个“点”(七角星),我们这个宇宙和我们自己就在这个“点”内。将来我们的灵魂要离开这个“点”,到上帝面前接受审判。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徐永海
  • 坐牢多年的政治犯们来爱仇敌吧/徐永海
  • 六十年大庆、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徐永海
  •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
  •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
  •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
  •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
  • 徐永海: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图)
  • 今晚警察院门外站岗来禁止我外出/徐永海
  • 这几天又要被软禁/徐永海
  • 苦修禁欲是魔鬼的道理/徐永海
  • 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的信
  •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流落街头/徐永海
  •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 徐永海: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 徐永海: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图)
  • 徐永海: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
  • 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基督徒徐永海
  • 徐永海: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 徐永海: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 徐永海:今日查建国出狱我们被软禁
  • 徐永海:坐牢九年的查建国将于本月28日出狱
  •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徐永海
  •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