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武汉某下岗女工:交了这税那费,没得到任何权利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5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武汉下岗女工
    
     (博讯 boxun.com)

    
     在当今中国没有权,没有背景,想勤劳致富那是万万做不到的。这是我,一个下岗女工多年来的亲身经历和深刻感受。我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父母都是老老实实,默默地起早贪黑地工作着。为了供我们姐弟俩读书将来找到一个好的工作,父母早出晚归,即使父母再怎么勤奋也只能勉强维持一家人的基本生活开支。我很小就承担着大人们的家务劳动,生火做饭,洗衣拖地样样都干,就是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让他们在外面好好工作,多赚些钱使这个家过得富裕些。
    
     我十六岁就到一家线厂当了一名挡车工,一干就是十几年。后来厂里效益不好,厂子垮了。我十几年的工龄就被四千多元人民币买断了,回家下岗了。回家后我想不做事这四千块钱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花完,于是我就用这四千块钱做本钱,摆地摊卖秋衣秋裤,也卖过水果,后来慢慢积累了一点钱开了一家餐馆。开始餐馆生意还不错,没有过多久不是工商就是税务来找。工商费每个月400多元。税务400多元,城管,卫生局防疫站,治安费,等等压的人喘不过气来。这还不算,工商每年年底还要搞一个年审,我记得要交九百多元。平时定什么这刊物那报纸都是没有阅读价值的东西,这些费用实在是受不了。我没有读多少书。但我总觉得政府的这些职能部门对我们这些靠劳动养家糊口的老百姓无疑是在杀鸡取卵。因为我们还没有富裕,只是生活刚刚有了一点起色。我下岗了,不靠政府,因为没有背景也不可能指望政府,只有靠自己的双手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我总在想:为什么政府不等我们真正富裕了再来收这些税呢?如果我真正富裕了不用政府来收税,我也有责任交税的,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虽然我交了这税那费,但我没有得到任何权利。
    
     为了改变我的生活状况,2004年我贷款买了一个商业铺面,面积不大,34平方米,实际面积十六平方米,花了70多万。每天卖武汉人喜欢吃的热干面,每个月还贷款六千多元,物业管理费一千二百元,水电费四百元。由于经营面积小,租了一个操作间九百元。请了3个工人,平均工资一千三百元。由于我没有工作单位是不能贷款的,所以就以我妈妈的名义贷款。业主就是我妈妈的名字,税务部门零七年收了我妈妈的五千多元的房屋出租税。零八年我们自己经营,卖热干面,我是下岗的政府优惠喔,没有交营业税。今年税务部门要我去交房屋出租税,我说房子是自己的,也是我自己在经营,为什么要交这个税呢?税务专管员说:这个业主是你妈妈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业主是你妈妈呢?。前几天我把户口拿给她看,她没有话说了。过了几天她又来找我了,说:这个叫做“房屋自营税”。税率是这样计算的;房价的总和乘以百分之七十再乘以百分之一点二,也就是六千多元。我的天哪!这是谁定的税率啊?我不知道定这个税率的人想过没有?别人投资七十多万元买这个铺面,使用期是五十年,五十年要交三十多万,也就是总房价的一半要交给政府。我说的还不算银行的利息,我们辛辛苦苦,做牛做马,政府一分钱不投资就拿走了房价的一半,我们还得自己交社保医保,哎!!!活得真累,政府没有给我们任何权力更不要谈任何福利了。我不知道定这个税的人是怎么想的?你定这么高的税,我卖点热干面,这么小点生意,这么重的负担我们受得了吗?我们每天起早贪黑能赚到多少钱呢?我真的不想做这个生意了,我恨不得我去上班当这个“专管员”她来做这个生意,让她去发财。我去当人民的“公仆”。税务局的“公仆”们的福利待遇肯定是很好的,他们每个人不知道有多少套房,他们不知道交了多少税?我也知道他们是肯定不会跟我换的,这个道理很简单:他们是铁饭碗,吃“皇粮”,谁愿意卖热干面吃这个苦啊?出力不讨好!只恨我生错了地方。
    
     我在这个国家生活了四十多年,没有得到任何权利和福利,不!!不对!!!我在这个国家呼吸了空气的。我也就得到了这个权力。哎!!悲哀!!!这位您不信?你来试一试啊!!!!后来我从一位朋友那里得知税务局有一个“税种科”,就是专门研究税务的名称和税种的,他们想方设法要把税收上来。收得越高他们的绩效就越好,他们的收入也就越高,其它的他们是不会考虑的。你只要生活在中国,衣食住行,哪怕你喝一瓶矿泉水都要交税的。我们国家税种数不胜数,买车要交百分之十的购置附加税,车船使用税,燃油附加税,等等等等。你们自己来体会吧!我不想多说了。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晶银债权人期待武汉青山区法院独立审判
  • 武汉江汉区市民再次声援“麻雀行动”
  • “麻雀行动”倍受国内被强拆户关注 武汉江汉区市民表示声援
  • 警惕武汉市发改委主任权力期权化/段暄
  • 武汉,法律只为穷人而设定的城市
  • 剑桥善待霍金 张在元武汉大学的一面镜子/刘效仁
  • 刘逸明:不仁不义的武汉大学如何能培养优秀人才?
  • 奥数:成都已封杀 武汉还能“疯”多久 (图)
  • 我的自白:生意真是越来越难做了/武汉开发商
  • 冠名费每条线收6万 武汉一些公交站名成了楼盘广告
  • 武汉大学“领导”受贿与诺贝尔奖
  • 从武汉东湖沙湖连通工程开工看地方政府的“瞎折腾”
  • 吊唁64死难者/武汉王春贞
  • 致中共中央胡景涛总书记一封求救信,救救我们武汉访民彭咏康女士。
  • 武汉:花楼街人这是怎么啦?
  • 武汉市政府大楼失火之后/程有元
  • 武汉大学的和服事件呼唤中国国民的大国心态
  • 武汉花楼街拆迁须知
  • 武汉市金正茂公司违法违规、非法集资
  • 武汉电击孕妇拆迁地暴力行为继续(图)
  • 请中央严查武汉市的文强黑势力
  • 武汉访民高新被关“黑监狱”逾一月
  • 武汉众访民要求省府关注刘飞跃被黑社会殴打(图)
  • 四川民师进京被“陪访” 湖北十余县市民师赴武汉
  • 武汉东湖开发区残疾人母女未搬拆迁 工地持续放炮爆破施工(视频)(图)
  • 武汉南湖又现大面积死鱼 臭味令岸边居民不敢开窗(图)
  • 晶银债权人致武汉市青山区委书记秦军公开信(图)
  • 阿丹在武汉监狱见到父亲秦永敏
  • 武汉晶银债权人致信温家宝
  • 李金芳母女已抵达武汉监狱
  • 武汉晶银债权人第二次致信周永康
  • 李金芳母女前往武汉监狱探望秦永敏
  • 武汉汉阳拆迁房垮塌 一民工被埋
  • 视频:武汉示威抗议
  • 武汉持续高温 巴士都被烤燃了(图)
  • 武汉市金色盾牌侍候武汉市花楼街土地案民告官的起诉群众(图)
  • 武汉石像拆除时砸中公交车8人受伤(组图)(图)
  • 北京各信访口人满为患 武汉众访民进京(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3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2日) (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1日) (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0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9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8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7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6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5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3日)
  • 麻雀行动信箱:武汉张学逊控告状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日):实习的大陆留学生(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30日):大陆游客说“土匪”(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9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8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7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6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5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4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3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2日)(图)
  • 湖北省武汉市政府强抢民房逼良为娼!/黄猷凡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1日)(图)
  • 武汉市最牛的法院/周家东、晏有美、刘佳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0日):感动地铁乘客(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9日):孩子强拆被打,给美国市长写信(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8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7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6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5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3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2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1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0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9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8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7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6日)(图)
  • 武汉市汉阳区政府支持下的强拆/刘佳(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5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4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3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31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30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9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8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7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6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5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4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3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1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0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9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8日)(图)
  • 湖北晶银债权人要求严查武汉青山区公安局纪委书记岳亚武(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7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6日):武汉枪击拆迁户,皮特给美国总统写信(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5日):美国律师关注(图)
  • 武汉规划局居然同意在大居民区幼儿园干休所旁建大型变电站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4日)(图)
  • 三级法院庇护湖北省物价局欺诈武汉市38万煤气用户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3日)(图)
  • 武汉市叶世友给胡主席、温总理的军人冤案公开申诉信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2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1 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0 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9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8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7日)(图)
  • 武汉蔡甸惊现真实版的监狱风云!/李超
  •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图)
  • 呼吁中央拨开笼罩在湖北武汉的迷雾
  • 武汉访民代芳致市委书记杨松市长阮成发的求救信
  • 武汉"两会“访民张桂兰、张春霞的求援信
  • 近百武汉访民集体到省政府抗议“法教班”黑酷刑
  • 武汉访民王春贞三份声明
  • 武汉锅炉厂工人上街抗议/陈励志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武汉家装的最黑物业管理公司 欺压劳动者
  • 为讨公道八旬武汉老汉愤然走上维权路(图)
  • 揭露武汉市公安局充当重大逃犯周赤彤的保护伞
  • 武汉退休教师、访民陈寿田的信:求美国总统和议长救我们的命
  • 百姓维权:武汉花楼人的愤怒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揭发:广州军区武汉首长服务处吕振宽处长等一批军内蛀虫
  • 武汉大学部分学生及家长的公开信
  • 武汉市黄陂区城管局如此执法
  • 这个国家还有公正吗?武汉市民李新祥呼吁媒体关注!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武汉市置人民死活不顾引进高能耗高污染的小型炼钢厂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向光明:全面封网又有新措施,武汉上网吧必须用实名
  • 武汉读者孔灵犀投稿:我所经历的颠覆罪
  • 亏他们想得出来:武汉要将污染的湖水“出口”到长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