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朝鲜精神”的本质是“奴才加暴民”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3日 转载)
    
    
     朝鲜成了本次南非世界杯的一场闹剧。闹剧的主演是两部分人,朝鲜队在台上表演,某些中国人在台下表演。 (博讯 boxun.com)

     序幕是巴西人设计的。巴西队很懒散地只进了朝鲜两个球。终场前又懒散地让朝鲜人进了一个球,巴西人没当回事。可是这边的朝鲜人、中国人就被这个进球给欺骗了。“朝鲜精神”的说法开始传诵,主体思想开始放出金灿灿的光芒,“金正日用隐型手机亲自指挥”的说法也登台了。
     朝鲜队员郑大世在赛前仪式时痛哭流涕,被某些中国人解读为爱国主义的体现,称之为“本届世界杯最令人难忘的时刻”,“感动了全世界球迷”。但郑大世自己说,他之所以泪流满面,是因为能够与巴西这样伟大的球队比赛。这一点,郑大世还算是老实,但对于某些人则是泄了气。
     第二场,葡萄牙人有点不像话,本来嘛,稍微进三五个球就算了,结果居然是搞人家个7:0,分明是这个帝国主义国家对朝鲜精神的蔑视。
     第三场输球,输得干脆,我以为,“朝鲜精神”烟销云散了。因为,照那些人的逻辑,小输巴西体现了主体思想的光辉,那么,0:7和0:3岂不是证明了主体思想的破产?
     然而,某些人的愚蠢超出想象。孔庆东等人居然还试图给破烂不堪的“朝鲜精神”缝缝补补,说什么输了也光荣。于是我们明白了,朝鲜精神不过是剽窃了刘胡兰精神,生得伟大,输得光荣。
     看到寒风中吹过一朵花,赶紧命名为所谓“朝鲜精神”。某些人妄图歌颂“美丽的凋谢”,结果发现那花原来是纸做的。纸上的字清晰可见:“首长伟大,我们听话;首长满意了,我们就高兴”。这就是朝鲜精神的主要内容。“主子面前是奴才,主子之外是暴民”,地球上一种叫“狗”的生物也具备这种特性。
     扒开这朵纸花,可以看到朝鲜精神的实质:“奴才加暴民”。面对首长,一副奴才相;面对其他奴才或者国际友人,要横眉冷对,把一切坏事的源头都追溯到“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知道了“朝鲜精神”的内容、实质,还要知道使用方法,说明书上写着4个字:灵活运用。朝鲜成绩好了,就说是朝鲜精神在起作用;输了,就说不要把体育给政治化,不能否定朝鲜精神。这也难怪,朝鲜精神本来就是变魔术变出来的,现在继续变花样,也正常。
     人要愚蠢到什么程度,才能去吹嘘“朝鲜精神”?
     人要坏的什么程度,才能想出“向朝鲜学习”这么恶毒的策略?
     追捧朝鲜精神的,固然是思想白痴;笑话朝鲜的人中间,又有几个是清醒的?想过我们跟朝鲜有多大区别吗?甚至,人家朝鲜人至少能住得上“公家”赏的房子呢,而我们中国的“廉租房”,成了公权力“寻租”的房子,成了“权租房”。
     “朝鲜精神”,是朝鲜人的伟哥,是中国人的麻醉剂。中国人时常把朝鲜精神挂嘴边,实际上是自我安慰: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们更差的;提的次数多了,“朝鲜精神”就在中国升华为“大国崛起”精神了。虽然我们上不起学,看不起病,更买不起房,但我们有“大国崛起”呀,这种精神是能当饭吃、当房子住的。
     而我显然没有很好地享用“大国崛起”这个伟哥或者麻醉剂,亏大了。我只希望我们的孩子不被万恶的应试教育折磨,我们的父母能看得起病,我们老百姓能居者有其屋;闲暇时刻,打点小麻将,不会被抓赌罚款;晚上跟老婆看看仓井空,不会被英勇的公安破门而入,闯到我家里来扫黄;希望每个公民既然长了嘴,就可以发发牢骚,而不会被弄个“诽谤罪”什么的……
     如果大国崛起的标准是政府收了多少税,而不是公民的自由与幸福,那么,撅不撅起都扯淡;撅得越高,可能公民越不幸福。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达功:世界杯上的唯一一盏“社会主义明灯”
  • 南非世界杯:狂欢与超越
  • 世界杯,让南非变得更美好? (图)
  • 直须看尽世界杯,始共南非容易别/西风独自凉
  • 东方体育日报:世界杯名单不是民意调查
  • 冉雄飞:南非世界杯用妓女反恐能否治暴
  • 严家伟:" 爱国 "愤青的丑恶表演-女足世界杯观后
  • 周晋:世界杯赛期间谈裸奔
  • 探访呜呜祖啦生产地:制造者从未听过世界杯
  • 2010年世界杯:比赛足球是牢改犯制造的
  • 世界杯临近 中国破获亿元赌球集团
  • 知情人曝南勇案世界杯期间宣判 避免过多关注
  • 崔大林讲话藏玄机:知情人曝中国申办世界杯有戏?
  • 中国欲申办2018年世界杯 布拉特说很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