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0个“维吾尔恐怖分子”是怎样“炼成”的?/伊利夏提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3日 来稿)
     中国又破获一起恐怖组织案。这是中国公安部上周末,高调宣布的中国受到恐怖主义威胁的“强有力”证据!紧接着中共的喉舌《环球时报》,以及所谓的“砖家”“叫兽”们开始为中共的指控添油加醋、东拼西凑一些证据,为中共的指控涂脂抹粉;极力要证明中共的指控是真的!中共没有说谎!《环球时报》还连续写了几篇文章去兜售中国公安部的说法,试图说服人们去相信这是真的。
    
     为了证明中国公安部的话是真的,自己的兜售不是假的;《环球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说:这次公安部宣布破获恐怖案后,国外媒体几乎没有进行报道。国外媒体只注重于了自己国内的事。(大意是这个);举了美国为例,只报道了漏油事件,没有报道中国公安部的恐怖案件破获。意思是说国外媒体没有报道,说明了国外媒体接受了这是事实。理由是中国做得天衣无缝,所以没有外国媒体反驳;所以这是真的。 (博讯 boxun.com)

    
    这一点都不想是“勃起”中国的喉舌,更不像是一个自信媒体该说的话。可以看出来,尽管主子中共“勃起”啦!但《环球时报》记者都阳萎。按中国老百姓的说法:拉大旗,做虎皮!只有说谎的人为了证明自己是真,才需要用别人的话、别人的行为去证明自己!我有一点搞不明白,《环球时报》在香港,应该是可以以处女身份立牌坊的,为什么还当共产党的婊子呢?!或许《环球时报》从出生那天起就是共产党的挚爱情人,二奶,或高级妓女。
    
    这里中共喉舌媒体故意掩盖一个让中国尴尬的事实。外国媒体对这类拿不出证据;仅凭发言人的一张嘴,几张不知来龙去脉的图片,以及不知在何时何地拍摄的短篇来指控维吾尔人的新闻已经没有兴趣了。更是对中共喉舌媒体的鼓噪失去了兴趣,任《环球时报》们意淫“勃起”,自慰嘛,不好干涉!外国媒体需要的是有说服力的文章去吸引读者,以求得生存。读者是他们的衣食父母。而不像《环球时报》之类的,有嫖客付钱!所以才会出现打肿脸充胖子式的《环球时报》新闻。
    
    这里我不说中国公安部在发布新闻时,只用十分钟去说明一个恐怖案件,然后又不让记者提问是草草收场。我更不想浪费时间去一一反驳武和平用来证明自己所说为真的几张幻灯图片、短片。因为这玩艺儿我都可以制造,更不用说有独裁中共豢养的好猎犬公安部了。公安部里像武和平似得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奥楚灭罗夫”式的“砖家”“叫兽”还是挺多的。他们别的本事没有,造假是没得商量。“中国制造”早已是闻名世界!武和平虽然不是河南人,但是从河南起家的!
    
    至于那些个“砖家”“叫兽”们,我觉得根本是不值一驳。他们重复的无非是武和平的废话。因为公安部新闻发言人说了这是真的,所以就是真的;因为公安部说了这些人是恐怖分子,所以这些人就是恐怖分子。这就是这些“砖家”“叫兽”们的逻辑推理水平,这我在小学一年级时就会了!
    
    现在我来谈点我方的故事,我相信读者的智力,让读者自己去得出结论。我不用别人的话去证明我所说的话为真。我只谈我和这二十二个维吾尔人的一段短暂,但永远难忘的交流。
    
    这二十二个维吾尔人根本不是同时出境的,大多数在此前根本互相不认识。最早的一位维吾尔人(为了方便我称他为A);据我的调查在2009年5月中旬就已到达泰国。A,他根本不是非法出境,他用的是“自治区”公安厅颁发的护照出来的。是“自治区”安全厅让他到东南亚的(这是他亲口在电话里跟我说的,有其给联合国的申请政治避难声明为证)。A在上海读书时,就被迫为上海国家安全局工作,主要是收集上海维吾尔学生及维吾尔商人的言谈、举止,监督他们的动向。他在上海上学几年,上海安全局连哄骗带吓唬让他工作到2007年毕业为止。
    
    A 在7.5之前,也就是2009年的5月底,就已离开泰国到柬埔寨了;A 是合法进入柬埔寨的,他有进入柬埔寨的签证。他从泰国到柬埔寨是因为在泰国的联合国难民署告诉他,柬埔寨是唯一一个在联合国难民保护公约上签字了的国家。所以比较安全。他在7.5惨案发生前前就已经向联合国驻柬埔寨难民署申请了政治避难。
    
    A在6月初联系了我们,问我们能否给予经济帮助,因为柬埔寨不允许难民打工。我们朋友间凑了一些款,分次给他寄去了。他告诉了我们他的背景真相;在他上大学期间,因为他家乡的政府无理拆迁他们家的房子,他给自由亚洲电台就事实真相发了个电邮。过了几天上海国家安全局就找上门来,将他带到一个宾馆进行了十几小时的审讯。最终在威胁利诱下,他被逼为中国上海国家安全局工作。
    
    2007年,大学毕业后,A回到了东土耳其斯坦。在乌鲁木齐,他因为再一次给自由亚洲电台通报一件恶性的,公安在大庭广众下开枪枪杀维吾尔人的事件,而再一次被安全局抓捕,审讯。最后以向敌对电台提供情报等罪名,被判劳动教养一年。
    
    劳动教养结束后,A回到原籍父母身边,但他无法找到工作。不得已,准备出国寻找出路。在更新护照时,遭到警察刁难,最后在答应了为警察及安全部门工作后得到了新的护照。他到东南亚是“自治区”安全局安排的。如果他是恐怖分子,那中国国家安全局就是最大的恐怖组织!是中国国家安全局策划了这个恐怖组织。武和平如果努力的话,应该能够从中国国家安全部内部再发现这个恐怖组织的成员,但他不敢,也不会,因为他也是这个恐怖组织的一员。
    
    7.5 惨案发生时,我在土耳其。7月底我回到美国。到十月底有人告诉我有几位维吾尔人逃到了越南,需要帮助。我们急急忙忙又凑了点钱,想找人去接一下他们(后面我将谈这个问题)。他们一共四个人,护照都是花钱买来的。护照上的名字是汉人的名字。所以当他们第一次试图进入柬埔寨时,因他们长得不像中国人,在柬埔寨一方关口被遣送回越南。越南警方将他们关进了一个收容所之类的地方。
    
    我们知道了情况后,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在电话里告诉他们如能够逃跑的话,就跑。最后三个人成功地从越南收容所跑出来了。很快,他们休息了一下,就又出发来到了柬埔寨边境。这时早先来到柬埔寨的那位维吾尔人A,找了几个柬埔寨黑社会的人连夜将这三人接到了柬埔寨。这样到十月初柬埔寨集中了4位逃难的维吾尔人。
    
    等11月中旬我从岛国普劳回来时。又有几名维吾尔人通过越南逃难到了柬埔寨,这样分批分次到11月底时,柬埔寨的维吾尔人人数达到了22。这二十二个人里面除A外,还有一个维吾尔人是11月底从老挝到泰国的。然后,听泰国的维吾尔人说柬埔寨是唯一在联合国难民公约上签字国后;又听说柬埔寨有很多维吾尔人,他就从泰国来到柬埔寨的。他是第二个从泰国进入柬埔寨的维吾尔人。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总共丢了5个人。这五个人都是在越南失踪的。两个是在越南收容所失去联系的。另外三名是在越南逃亡时,和我们失去了联系。我始终怀疑这五个人已经被越南警方交给了中国警方,而被中国警方枪杀了。
    
    这些维吾尔人集中到柬埔寨有三个原因:第一,柬埔寨是唯一在联合国难民公约签字东南亚国家。此前一直配合联合国难民署工作。第二,维吾尔人A已经在柬埔寨,他的英语很好。在接运后来的维吾尔逃难者的过程中,他出力很大,使我们不必派人去帮助逃难者。第三,我们过分信任联合国难民署的承诺,过分信任美欧国家在柬埔寨的影响力。
    
    这二十二个人在来到柬埔寨前,大多数互相不认识。根本不存在出境后,宣誓加入“东伊运”的问题。在越南逃亡时他们疲于奔命,连吃饭都成问题,那有时间宣誓。而且在进入柬埔寨前他们根本没有不知道谁在柬埔寨、会碰到谁。到柬埔寨后,我们每天和他们通话、安排他们去见联合国官员以及准备难民署所需材料。以尽快将他们转移到第三国。因为尽管我们相信联合国难民署,相信美欧在柬的影响力;但我们还是非常担心他们的安全。柬埔寨毕竟曾经是中国的附庸!毕竟洪森是前红色高棉的人,他改邪归正也只有几年。难免狗改不了吃屎。
    
    在那么一种情况下,认为这22个维吾尔人会在柬埔寨宣誓加入“东伊运”是无稽之谈。是我们在帮助他们,是我们从美国寄的钱。我们每天都在和他们通电话,如有任何事我们应该是知道的,不可能22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变成了一个我们都不知道的组织的成员。更何况他们还没有逃离虎口呢,他们自己都知道危险随时可能降临他们。
    
    还有一个当时媒体上变成非常热门的,但这次武和平非常奇怪的视而不见,一概不提的焦点——地下教会的帮助。我想武和平大概也知道,如果提了这个基督教会的全力帮助,他的恐怖指控会显得无法自圆其说。
    基督教会是在我们的要求下来到越南的。我们在美国认识的两个传教士朋友当时都在东南亚。所以当我们听说这四个逃难维吾尔兄弟被越南警方抓了。就打电话四处找人,看谁最近,可以去帮助他们。当时正好这两位朋友中一位就在香港,所以他自告奋勇去帮助我们去救这四个维吾尔人。一直到这22个维吾尔人被中共强力从柬埔寨抓走为止,这些基督教传教士都和这些维吾尔人在一起!有一个还和他们住在一起!
    
    好可怕,基督徒和这么危险的伊斯兰恐怖分子住在一起,武和平应该早一点警告这些基督教传教士!
    
    如果武和平再能顺藤摸瓜,将调查延伸到这些基督教传教士。我是说把他们带到中国,让中国的公安,安全人员审讯上一星期;说不定还能发现这些恐怖分子准备炸联合国难民署驻柬布寨办公室的一些手制原始炸弹。毕竟在柬埔寨一开始这些维吾尔人可以自由的进出商店买东西,不像在东土耳其斯坦维吾尔人买化肥都要在政府监督下,更不要说买化学原料要公安局审批!在东土耳其斯坦卖化学原料的商店都是汉人开的,不是没有原因的。(便于中国警方在需要时破获恐怖案子)
    
    柬埔寨抓捕送回中国的只有20个人, 逃跑的两个人是最后从越南来到柬埔寨加入他们的。这样中国公安部手里除掉妇女孩子,实际上只有17个维吾尔人,而不是20个!先到柬埔寨得A和其余的人根本不是一伙的。另一个从泰国到柬埔寨的维吾尔人此前也从未和他们谋面。
    
    这些人里面只有三人参加过7.5惨案,那一天这三人是在乌鲁木齐,并参加了游行。当游行被中共军警开枪镇压时,他们跑散了。第二天看势头不对,他们就分别连夜坐出租逃到了哈密,然后坐火车回到了他们做生意的深圳。在从家乡来的电话中确定了警察在找他们后,他们开始寻找出境的办法,这样他们找到了汉人黑社会的人,黑社会的人告诉他们可以帮他们办护照并将他们送入越南。也这么做了。
    
    现在我来谈我的观点,为什么中国仅指控这20个人中的三个人是恐怖组织的重要成员呢?因为这三个人见证了7.5惨案,他们见证了中国军警是如何对手无寸铁的维吾尔人开枪的,他们见证了中国军警对维吾尔人的大屠杀。他们有中国军警向维吾尔人开枪、屠杀维吾尔人的证据!尽管我们没有来得及拿到这些图片、拍摄的短片。更重要的是他们自己就是活的见证者!现在有了恐怖的指控,中国可以判他们死刑。证据就可以永远地迈入了地下!
    
    另一个原因是,当中国使用胡萝卜加大棒政策说服柬埔寨将这些维吾尔人抓捕给中国后。中、柬两国都遭到了联合国难民署及美、欧西方世界强力谴责。中国虽然嘴上硬,但骨子里是欺软怕硬的。所以将这些个维吾尔人编进恐怖组织里也会使中国摆脱国际社会的指控。这也是给国际社会一个交待,告诉国际社会这些维吾尔人是恐怖分子,别再追究了。但在这点上中国是永远的失败者,因为国际社会只相信事实,而不是编造的指控!
    
    第三个原因,选在7.5到来前宣布,是中共的杀鸡给猴看政策的再现;是要警告东土耳其斯坦的维吾尔人:任何的不满、反抗,结果都将是杀头、蹲监狱。这也是张春贤给东土耳其斯坦各族人民的一个警告!是张春贤,公安部给中共主子的生日礼物!也在一次证明中共并未改变对维吾尔人的“铁血”政策!根本不存在什么“新政”
    
    前一段时间有人鼓噪张春贤来到东土耳其斯坦是要实行“新政”。我当时就写了篇文章告诉大家《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在文章里我预言很快会有恐怖案子破获,为张春贤的政治仕途铺平道路;不幸被我言中。中共这个恐怖组织不除,东土耳其斯坦不会有安宁。中国也不会有安宁;因为掌握中国政权的中共就是恐怖组织,所以他们知道怎么去制造恐怖组织、恐怖分子!而且善于在需要的时机破获恐怖案子!邀功请赏。 _(博讯记者:胡狼)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们与我们的权利-2 (维吾尔族)
  • 当前是最需要维吾尔人有政治敏感性的时期
  • 我们与我们的权利-1 /维吾尔族
  • 中美关系和维吾尔人
  • 让中国政府与维吾尔人安心的方法
  • 维吾尔在线:沉痛惦念维吾尔生物学家阿巴斯博尔汗先生
  • 新疆女人们,你们的孩子注定不能成为党的宠儿!/维吾尔在线
  • 浅巴州:民族,人口,政治/维吾尔在线
  • 毛泽东的维吾尔血统揭秘(图)
  • 伊力哈木.土赫提是维吾尔人的良心
  • 我的青春,我的故乡——读世界维吾尔会议日本全权代表伊力哈木自传新书/寒江雪
  • 由维吾尔间谍获刑简谈奸细文化及其它
  • 一个维吾尔青年:“我对奥巴马有话说!”
  • 我又不是维吾尔人?!
  • 再劝汉人反思一下自己的国家民族观——我为维吾尔人说句话/秋风秋水
  • 宗教专家郭保胜呼吁维吾尔族党员退出中共
  • 伊利夏提:努尔白克力能代表维吾尔人吗?
  • 维吾尔人历史宗教文化挖掘新疆事件根源/余英时
  • 新疆自治区主席证实警方开枪,击毙12名维吾尔参与者。
  • 维吾尔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为民族而奋斗
  • 维吾尔学者:骚乱一年后,新疆在沸腾
  • 喀什严重山洪 维吾尔人自救遭拘捕
  • 新疆喀什维吾尔族妇女学习古兰经遭查封
  • 27所军警院校2010年在新疆招生586人,维吾尔人未曾听说
  • “网络恐惧症”在维吾尔社会中蔓延
  • 世维会:天津再次发生汉族暴力攻击维吾尔人事件
  • 维吾尔人担心中国推行普通话为名消灭语言文化
  • 张春贤突然入疆,维吾尔人有话说
  • 张春贤入疆维吾尔人呼吁应该落实民族区域自治制
  • 维吾尔在线站长伊力哈木.土赫提被禁止出国
  • 维吾尔在线站长伊力哈木.土赫提被国保通知不能出国
  • 世维会:维吾尔政治犯遭中共处决
  • 中国政府助新疆建设6.5万套廉租房,维吾尔人忧产生新的不公平
  •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关注被捕维族网络作者下落
  • 遭逮捕的维吾尔网络异议人士至今下落不明
  • 维吾尔在线:强烈呼吁关注海来特·尼亚孜等维吾尔人的命运
  • 维吾尔人精神的守望者——专访中央民族大学教师伊力哈木•土赫提
  • 中国发布通知限制并恐吓维吾尔人使用互联网自由
  • 正在扩大的云南瑞丽维吾尔人墓地
  • 国际笔会严重关切维吾尔诗人阿布露莎因文被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