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名吸毒者口述实录 毒品离我们就有多远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2日 转载)
    
     阳光有时是一种奢侈品,比如对于一名叫“希望”的姑娘来说。
     (博讯 boxun.com)

      阳光曾是她生命的特质:优异的学业,良好的工作,甜蜜的爱情……而如今,这一切与阳光一起都被关在了窗外——她呆在了强制戒毒所里,因为一种她曾经以为很遥远的东西:毒品。“希望”的经历只是全省5万多名吸毒者的一个缩影,他们与我们一样是普通人,脆弱或者坚强;他们许多人曾以为毒品离他们是那么遥不可及,他们的意志足以抗拒,他们是自己的主人。
    
      但是,不期然间,毒品却悄悄击穿了他们意志的防线,翻身成了他们的主人。毒品离他们有多远,离我们就有多远。这是我们4路记者在禁毒报道的采访过程中最深的感受。从今天开始,都市快报将连续推出4组专题报道,我们将向您介绍那些与我们一样的普通人怎样一步步地陷入了毒品的泥潭,在痛苦深渊中的挣扎与抗争;我们将向您呈现日益严峻的形势下,那些与毒魔正面斗争的英勇卫士。此外,我们也将全面报道浙江禁毒医疗技术的发展历程。
    
      毒品离他们有多远,离我们就有多远;但只要信念还在,救赎之门始终敞开。就像“希望”姑娘仍然充满希望,就像阳光必将驱走黑暗。而这需要你我共同参与,投入到禁毒的人民战争中——这也是我们推出这组报道的初衷。
    
      受访人:张逸男 30岁吸毒史:9年其间戒毒三次 第一次 吸毒原因:治胃痛
    
      我第一次接触到毒品,还不知道那是毒品,是因为我的胃病。当时我正在一个朋友家里,胃很痛的时候,就只好躺在床上。他拿出一包东西,说这个药止痛很好的,吸两口就好了。然后他拿来一张锡纸,用打火机把放在上面的药烧一下。当时我有点疑虑,不过病急乱投医,没更多想。果然疼痛感好转了。后来又有两次,因为胃痛,之后就觉得身体有依赖了。
    
      一个月以后,我实在忍不住问了那个朋友,他很神秘地笑笑,告诉我,这个东西叫海洛因。当时我心里挺震撼的,我成了吸毒的人。后来我只好想,我不是主动去吸毒的,是没办法,而且,这毒品给我带来的快感越来越占上风。
    
      那个时候,我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同时又是保龄球高手,在全国比赛中多次得过名次。在旁人看来,我以后的生活将是一帆风顺的。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我身边有那么一个圈子,比较容易接触到毒品,而且他们对毒品的态度并不害怕,他们告诉我,这东西吸得少一点,是不会上瘾的,于是,我就随波逐流了。最后,毒瘾越来越大,积蓄吸光,还跟朋友借,到后来真的是一无所有。现在想想,吸毒时候的我,根本是另外一个人。有时候我照照镜子,就像是对另外一个人说话似的。
    
      两年后一次吸毒时,被警察发现了,送到强制戒毒所。第一次从戒毒所出来,我觉得自己可以开始重新做人了。家里人还给我安排了一个挺好的工作,就这样,有一整年我没有再碰毒品,而且这些记忆都开始淡忘。有一次我在酒吧里碰上了原来认识的一个“粉友”,聊了几句后他就走了,可是在桌子上留下了一包香烟。
    
      在香烟壳里面,我发现一小块白色的东西。我的头一下子就大了,心开始扑通扑通地狂跳。我抓着那包香烟内心剧烈斗争,最后,我把它扔到了河里,那一刻,我觉得无比轻松。
    
      但这样的情况不止一次地出现,我终究没有抵抗住毒品的诱惑。随着毒瘾越来越大,到后来,我根本就谈不上能有什么快感,只要一天不吸,我的头就像要裂开似的痛,关节好像要脱离身体一样,心脏难受得想把它挖出来。
    
      接着就是第二次被抓。自从我第一次戒毒后,我的父母和妹妹生活变得小心翼翼,我就像埋在家里的定时炸弹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这一次被抓,他们的信心彻底瓦解了。过了一个月,我妹妹结婚,这是我最遗憾的事,不能去参加她的婚礼。
    
      我出来之后才知道,父母离了婚。我觉得我失败得一塌糊涂。我再也不想什么好好做人之类的事情了,我觉得一切都不可挽回,让我吸毒吸死算了。
    
      这是我第三次进戒毒所。我现在的想法开始理智一些,但是我的经历告诉我,我没有办法向谁保证我以后能不能离开毒品。
    
      受访人:罗巧女 28岁 吸毒史:半年 第一次吸毒原因:减肥
    
      没吸毒前,我开过美容院,年收入五万余元。一开始,我是被我最要好的小姐妹骗了才吸上白粉的。这个小姐妹是开饭店的,但那时我并不知道她是吸毒的。
    
      去年8月的一天晚上,我的手机响了,是小姐妹打来的。她说话很急,大体意思是她们找不到地方玩,想到我家借个地方用用。我没细问就答应了她。
    
      当时来我家的是两男两女,到了我家,他们把客厅里的方桌也搬进了我的卧室,还拉上了窗帘。
    
      一切搞定后,其中一个男的从兜里掏出一塑料袋类似奶粉的东西,甩到了方桌上。听他们说这是白粉时,我的心跳开始加速,几乎要跳到喉咙眼了。
    
      也许是小姐妹看到了我的异常,她一边吸,一边回头叫我别紧张,还说这东西隔几天吸一次,不仅不会上瘾,还有减肥作用。
    
      作为女人,谁都想自己身材好。听到这句话,我心动了。于是照着他们的样子,吸了两三口。第一次吸毒,我头马上就晕了,浑身发痒,甚至还莫名其妙地吐了。然后我倒头就睡着了,直到第二天下午才醒来。
    
      起床后,我做的第一件事——称体重。当时看到体重减了两斤,人就很兴奋。
    
      到了第四天,我打电话给小姐妹,知道他们又在吸白粉,我的腿就好像不听使唤了,立马赶了过去……就这样,吸了四五次,我感觉上瘾了。只要一天没吸,就好像自己少做了件事似的,浑身乏力。
    
      去年圣诞节那天,我们又聚在一起,大家打算从第二天开始戒毒。不过,戒之前,有人向我提议不妨尝试一下注射,这种感觉和吸完全是两样的。
    
      这次我没拒绝,是别人帮我注射的。注射完,整个人摇摇欲坠的,感觉的确两样。但我没料到从此之后,我不仅戒不了这玩意,反而更依赖了。
    
      说实话,没吸毒前,我其实并不胖,一米六几的个子,104斤。今年4月,也就是被抓前我称过体重,发现自己前后减了十多斤,但我却再也没有一开始时的兴奋了。
    
      如今到了这地步,后悔是不用说了,我还担心的是,今后出了戒毒所,家人和朋友还会不会相信我。因为吸毒的人是谎话连篇的,我自己就是这样,为了买白粉,向亲戚借钱,说是家里出了事。
    
    
    (人民网温州视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吸毒者之死:给昆明市公安局和检察院的公开信/万延海
  • 明星吸血之害猛于吸毒/范子军
  • 刘哑玲:“中国官员的一些老婆可能患爱滋病、儿子可能吸毒、他可能超级赌鬼”
  • 张兰英:吸毒局长何以能隐藏至今
  • 真相:衙内恶少,吸毒,惯于欺负平民,意外被便装的未执勤的警察打死(供免费采用)
  • 对艺术家吸毒不必上纲上线/西风独自凉
  • 欧阳晨雨:帮助吸毒者吧,但不是送进监狱
  • “成功人士”吸毒数量增加明显
  • 河北登记吸毒人员达8037人 六成多吸食新型毒品
  • 安徽四面“临毒” 吸毒者5年增一万
  • 河北吸毒人员呈低龄化
  • 江西九江吸毒男子持枪冲进公安局救同伙打伤一警员(图)
  • 武汉吸毒男子当街砍死父母 市民围堵
  • 武汉吸毒男当街砍死父母 曾是个孝顺儿子(图)
  • 吸毒男子夺枪向民警射击 民警胸部中弹牺牲
  • 泸州吸毒男子夺枪向民警射击 民警胸部中弹牺牲
  • 吸毒男拒绝盘查并袭警夺枪 搏斗中民警中弹身亡
  • 中国一次性餐盒合格率不到一半 危害如吸毒 (图)
  • 吸毒男子开车撞死人被捕后放火烧交警大队
  • 陪吸小姐?广东夜总会专派小姐陪客吸毒(图)
  • 镇江查吸毒女“意外”查到重庆涉黑要犯
  • 镇江:查吸毒女“意外”查到重庆涉黑要犯
  • 强制戒毒处境恶劣吸毒者宁认贩毒
  • 导演张一白吸毒被拘留14天 在饭店被警察抓获(图)
  • 网友曝光密山市“法官与小姐吸毒”(图)
  • 辽宁阜新官员吸毒淫乱举报者:我怕死得不明不白 (图)
  • 张一白吸毒?“钓鱼执法”的牺牲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