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不要逼迫“鸟人”陈茂国们拿起火炮抗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1日 转载)
    
    来源:南方报网
     (博讯 boxun.com)

    
    对温和抗议强拆行为的审判,是否会使拆迁与反拆迁的对抗走向暴力化?千万不要逼迫“鸟人”陈茂国们拿起火炮。
    
    重庆市奉节县老人陈茂国,因不满强拆补偿,在一棵十多米的大树上的搭建窝棚,吃喝拉撒都在上边。有人将“树居”照片发在网络上后,该事件受到网友关注,老人则被称“鸟人”。在媒体调停下,陈茂国三个半月下树,但他旋即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遭当地警方刑拘。该案今天开庭审理,据了解,陈茂国被诉“聚众扰乱交通秩序”将面临刑事处罚。
    
    因为住在树上数月抗议拆迁,就被诉“聚众扰乱交通秩序”或“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乍看起来,有点滑稽,但是据当地政府讲,“证据确凿充分”,“情节严重”。所谓“证据”,就是陈茂国搭建窝棚期间,还在树枝上架设高音喇叭,向村民宣传政策与法律,引起村民前去围观聚集,并发展为堵路。政府称,陈茂国住在树上,其目的就是利用“窝棚之高度”,“视野之广度”,高速公路一施工,他就在上面发送信号,家人就去堵工,而一旦执法部门赶来,陈茂国发送信号指挥家人撤离隐蔽,弄得工程几乎进行不下去。但是,陈茂国对“煽动”村民抵触拆迁的指控,异议很大。他说自己在喇叭上宣传的只是自己房屋拆迁的情况,其他村民聚集堵路,他们的自愿行为。
    
    笔者认为,对陈茂国“聚众”指控难以成立,至少是存在争议。如果他发送信号指挥家人堵工属实,参与的家属到底有多少人?竟然可以称得上“众”?想必,也不会达到百人数百人吧;如果说煽动的对象是指围观的村民,那么“聚众”罪名,也有些牵强。因为正如陈本人的异议,村民如果存在自愿行为,又怎能算是受到陈的“煽动”?如果村民仅仅来看热闹,围观聚集一番,并无过激行为,那么指控“扰乱社会秩序或交通秩序”,未免过于严厉了吧?
    
    该案更具争议的是当地政府食言。陈茂国住在树上引起媒体关注,政府或许感受到压力,于是一位官员曾承诺“下树不抓人”,而且还要为陈茂国体检治病,因为树居数月,老人身体虚弱,多次生病。但是双方达成新的补偿协议之后,陈茂国刚下树,就遭到警方拘留。对于为何食言,当地官员并无任何回应。这首先留下官员失信的口实,如果官员的承诺代表政府,那么也是对政府公信力的伤害。如果政府认为老人“树居”违法,应该在他下树之前强制执法。但这也因此与官员承诺自相矛盾:政府官员怎么可以给“犯罪分子”承诺?相反,如果政府认为他不违法,并且认为应该与其协商解决纠纷,那么在承诺之后又刑拘老人,这又是哪门子道理?怪不得陈茂国的家属表示,对审判“不明就里”。一个简单的案子,通过官员如此承诺,竟然变得扑朔迷离:违法的到底是陈茂国还是承诺的官员?这个承诺难道没有欺骗的色彩?
    
    陈茂国“树居”实际上是比较温和的行为,从媒体报道看,并未出现暴力行为,没有自焚,也没有像武汉农民杨友德一样使用火炮。据报道,武汉农民杨友德为了反对强制拆迁,自学“阿凡达”,在自己承包的田地里搭了个“炮楼”,自制火炮两次打退试图进入自己“领地”的拆迁队。“火炮”虽为自制,威力虽然有限,但毕竟使杨友德的行动蒙上了暴力的色彩,冲突的性质虽然没有成都女子唐福珍自焚惨烈,但是对立的烈度却骤然上升,因为被拆迁人已经使用武力对抗。
    
    我们最为担心的是,对温和抗议强拆行为的审判,是否会变相逼迫拆迁与反拆迁的对抗走向暴力化。当地官员对陈茂国食言,可以称之为欺骗,同时,“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的指控又缺乏充分依据,这使陈茂国的审判蒙上一层阴影。既然温和对抗面临欺骗与压制,那么不如用火炮轰走拆拆者来得干脆、有效。如此可怕的诱导,为拆迁者,尤其是地方政府发出警告:千万不要逼迫“鸟人”陈茂国们拿起火炮。
    
    “鸟人”、“火炮”等一出出拆迁闹剧,凸显了权利保障的民意焦虑。媒体及大众首先将该类新闻娱乐化,让人感觉很有趣很好玩,借以吸引眼球,通过围观,试图改变失衡的权力-权利天平。网络吵闹狂欢背后,是当事人束手无策的窘境、愤怒的情绪,还有以网友为代表的民意,对权利保障的深深忧虑焦灼。今年1月29日,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正式向公众公开征求意见。虽然该条例的只限于国有土地上的拆迁,并不涉及农村集体土地上拆迁,更不包括农村土地征收,但是公众的热情期待,远远超过了条例本身,毋宁说,他们是将条例视为对抗非法拆迁的武器。但是,拆迁新规征求社会意见之际,“火炮”、“鸟人”的闹剧并未落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