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腾飞:孩子们为何不爱上历史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1日 转载)
    
    《看历史》
     (博讯 boxun.com)

    
    
    让袁腾飞一夜成名的恰恰是那些渴望了解更多历史真相或细节的普通观众。人们之所以如此关注历史,是因为它一直是个稀缺品。
    
    海淀教师进修学校历史教研室,办公桌前的袁腾飞温和而淡定。“我是你们杂志的忠实读者,从第一次看到它到现在期期都买,从没落下过。”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采访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历史教师,充其量也就是个历史传播者罢了。”然而,作为一个历史传播者,他的迅速走红,却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对此,就连袁腾飞自己也“想不明白”。
    
    ■ 为保饭碗逼出袁式风格
    
    1994年,初登讲台,面对几十个小自己五六岁的高一学生,袁腾飞发现自己完全变了一个人——不仅笨嘴笨舌,而且只能“照本宣科”。事实上,由于高考的压力,他也不敢逾越雷池半步,以免被学生和家长们指责“误人子弟”。十分窘迫地熬了半年之后,袁腾飞主动要求转到初中任课。
    
    站在16年后的今天来看,这无疑是一件影响深远的事情。否则,今天的袁腾飞很可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初中历史不是中考科目,因此,教学压力也比高中阶段小了很多。满以为教初中学生不过是“小菜一碟”的袁腾飞很快就发现,初中历史课不是那么好教的。学生非常反感袁老师一本正经的“政治宣教”,他们要么写其他学科的作业,要么私下嬉笑打闹,整个课堂乱作一团。不巧的是,袁腾飞上课的教室又靠近校长办公室。他担心,长此以往,自己的饭碗恐怕不保。
    
    是需要改变了。但是,该怎么改变?内容还是形式?袁腾飞一时也没想太明白。他念大学时就喜欢读非专业的闲书,又比较善于讲故事(北京话叫做能侃),于是便试着把枯燥的课本知识丰富起来变成一个个鲜活生动的历史故事。没想到这一改变很快就受到了学生们的欢迎,袁腾飞也渐渐确定了自己的讲课风格。
    
    此时的袁腾飞或许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一不留意竟然回到了中断已久的历史叙事传统上来。事实上,中国史学曾经有着数千年的叙事传统,从《尚书》到《春秋》,从《史记》到《清史稿》都以叙事见长。正如宋代史学家郑樵评价《史记》所言:“使百代之下,史官不能易其法,学者不能舍其书”。然而,近代以来,尤其是梁启超发表《新史学》后近百年来,“史论本位”日趋成为中国史学的主流价值观,从而使史学与既有的叙事本位传统渐行渐远。
    
    好在,当袁腾飞在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读书的时候,“史学危机”已经成为学术界的共识。部分史学家借鉴中国古代史学和当代西方史学的叙事传统,陆续推出了一些以叙事为本位的史学著作或翻译作品。大学时代的袁腾飞并不喜欢专业课老师的陈词滥调。他常常一个人跑到文科阅览室,埋头翻阅自己喜欢的图书,这里面既有古代的史学经典,也有新史学的著作。
    
    后来,新史学著作层出不穷,而袁腾飞的阅读习惯也很好地保留了下来,这一切使得他与传统的中学历史教学渐行渐远。
    
    ■ 抉择
    
    教完一轮初中以后,袁腾飞重新回到了高中的讲台。三年前的问题又一次横在袁腾飞面前:是照本宣科应对高考,还是还原历史培养学生的史学素养?
    
    从逻辑上讲,学生具备良好的史学素养自然能够取得好的考试成绩。但是,此时的历史教材仍然以史论为本位,确切地说,是以历史唯物主义为本位,完全不是袁腾飞所理解的以还原历史为旨归的叙事史学。
    
    受困扰的又何止是袁腾飞一个人?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长期实行“一纲一本、编审合一、高度统一”的教科书制度。全国只有一套课程计划、一套教材。从1998年起,上海在为期十年的“一期教改”结束后,启动了“二期教改”,以上海师范大学苏智良为首的历史编写组以竞标方式,获得了“二期课改”历史教材的编写权,历时八年完成这套中学历史教材的编写。然而,这套根据上海市中小学(幼儿园)课程教材改革委员会制定的课程方案和《上海市中学历史课程标准(征求意见稿)》编写的历史教材,被一些学者和机构批评为“淡化意识形态”。最后,这套通过了上海“课改办”的审查,试用3年,并在上海全面正式投入使用一年的教材,在2006年被上海市教委停止使用。这一事件背后,是中学历史教材改革举步维艰的缩影。
    
    不过,从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高考命题不再考察所谓性质、意义等纯粹意识形态的问题。这也松开了袁腾飞的手脚。
    
    于是,虽然历史课经常在学生最不喜欢的课程中高居榜首,但袁腾飞的课堂却是另一景象。
    
    按学生们的说法,袁腾飞讲起课来如行云流水,酣畅淋漓,时而嬉笑怒骂,时而慷慨悲歌。最吸引学生的则是他冷不丁冒出的惊人之语,或幽默诙谐,或热辣尖锐,与正统史观出入较大。喜欢的学生认为“鞭辟入里,入木三分”,反感者则视为“胡说八道,信口开河”。
    
    尽管袁腾飞的教学存在着巨大的争议,但他展现给学生的是一个个鲜活的历史人物,一幕幕动人的历史故事,还有他独特的历史视角。如此生动的历史课堂无疑激发了学生对历史的兴趣,有不少学生因为听袁腾飞的课,最终报考了历史专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战争,不能从历史课本上走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