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棋生: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9日 转载)
    江棋生更多文章请看江棋生专栏
    今年1月30日,病重住院的朱厚泽先生对所谓“中国模式”提出了有力的诘问:“低人权、低工资、低地价及剥削农民和农民工,高污染、高排碳、高能耗的经济模式,是不是可持续发展(的模式)?真的是各国可学习的吗?‘经右政左’的道路能和谐、稳定、可持续地走下去吗?” 那天,厚泽先生并没有给出自己的看法,但我相信,他心中的答案是不言自明的。
     (博讯 boxun.com)

    厚泽先生语中的“低人权”,是通过横向比较得到的结论。与朝鲜相比,中国不是低人权而是高人权。但与民主国家和民主转轨国家相比,中国则是茫茫一片人权洼地。
    
    中国人权洼地中,有一块洼地叫做普选权洼地。近62年来,中国大陆民众无权普选乡长、县长,更甭提市长、省长和国家主席了;无权普选市、省人大代表,更甭提全国人大代表了。1979年以后,允许普通选民一人一票直选的,只是乡镇人大代表和区县人大代表。而在这两项选举中,更是通过不准竞选、“协商确定正式候选人”等制度化安排,以保证从源头上“选出”来的乡镇人大代表和区县人大代表,在总体上与官方保持高度一致。然后,再由区县人大代表去“选”市人大代表,后者再“选”省人大代表,最后由省人大代表“选”出所谓的全国人大代表——要知道,其中的大多数,乃是党政官员。
    
    62年来中国大陆普选权洼地的超稳定存在,是我们民族的一大悲哀和耻辱。62年中的极权时代,根本不存在人大代表的任何直接选举。62年中的后极权时代初期,刚刚开放乡镇和区县人大代表直选时,绝大多数选民被愚民政策深度忽悠,上面叫选谁就选谁,不管自己对那些“正式候选人”压根儿不熟悉、不认识,也怀着自豪的使命感,虔诚地投出自己“神圣的”赞成票,真心地配合组织完成选举这一光荣任务。那时没有贿选,无须作假,也绝无不圆满之虞:亲自投票率和当选得票率起码都在98%以上,并且的确是实打实点人头点出来的。当然,点出来的当选者,其实不是民意代表,只是党意代表、官意代表而已。
    
    慢慢地,这种选举的“神圣性”开始淡隐、褪色,越来越多的选民悟出这种选举不过是官方下的一个套,自己去投票并不是真的行使选举权,而只是去配合官方假戏假唱而已。因此,这种选举的亲自投票率和当选得票率逐步下降,现在已经远逊于朝鲜(里面还有居住模式变化等因素)。但是迄今为止,总还有超过半数的参选选民,对自己不熟悉、不认识、更谈不上信得过的“正式候选人”投下赞成票。不能排除这些选民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仍然“被忽悠”的,即真的还以为自己的那一票可是“神圣”的。但是,可以肯定其中已有不少人明知这种选举就是“假戏”,却还去配合着“假唱”,以糊弄或对付的心态投下“神圣的一票”。他们给自己找的理由是:
    
    总是个事儿,不投不能了么;
    按名单顺序选排在前面的人,省事;
    反正是走过场,快点过去得了;
    别人都那么投,我去较真,管用吗?
    …………
    
    这些以糊弄方式搞定投票的选民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选举日后才个把月光景,他们就连自己选的是谁都记不起来了;并且再也想不起要去见、事实上也很难见到自己“选”出来的“人大代表”了。
    
    至此我们可以明白,这已经不是“被忽悠” 的悲哀了,而是选民们“识时务”地与忽悠者共舞,开始悲哀地忽悠自己、忽悠老外、忽悠历史了。现在,这种人权洼地的存在,除了主要归咎于特权统治者的罪恶外,还应问责于民众的响应和配合。
    
    至此我们可以明白,要使人权洼地隆起来,中国民间事实上有一种可取、可行的主动选择,那就是,民众撤除对于假选举的响应和配合。这就是说,对挂在榜上的那些自己几天前还是不熟悉、不了解、甚至没听说过名字的“正式候选人”,对那些喜欢以唯上为宗旨的“正式候选人”,对那些不敢说真话,只会“握手、拍手、举手”的“正式候选人”,……一句话,对那些自己信不过的“正式候选人”,选民应负责任地投下自己神圣的弃权票或反对票。
    
    我把这种公民行为称为“公民不配合”:不配合、不成全后极权统治者忽悠把戏的上演。公民不配合并不违反任何现行法律,因而它算不上“公民不服从”。根据《正义论》一书作者约翰•罗尔斯所下的、现已成为共识的定义,“公民不服从”是指:公开的,非暴力的,既出于良知又属于政治性的违法行为,往往旨在带来政府的法律或政策的改变。而这里的“公民不配合”则是指:公开的,非暴力的,既出于良知又属于政治性的合法行为,往往旨在带来政府的法律或政策的改变。
    
    践行公民不服从,就得准备当良心犯,理性承担相应的后果,坦然面对法律的惩处。而相比于违法的公民不服从,践行合法的公民不配合,则风险要小得多,安全性要大得多,因而在当下中国,可行性也大得多。一点也不开玩笑,对稍有勇气且权利意识上又开了窍的人来说,践行一下公民不配合,简直可以说是举手之劳。然而,这种公民不配合的威力和意义却断断不可小觑。试想,当局所瞩意、所安排、所内定的“正式候选人”,由于得不到选民的亲睐和背书而成不了合法的“民意代表”,官方怎么办?抓耳挠腮后再重选一次。但选民们成竹在胸,要尊严不要忽悠,继续不配合,不给面子。官方还能怎么着?于是,我们将见证中国大地上从未出现过的一幅人权奇迹:在一次次民求官、民告官中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的普通选民,在现实生活中痛感无奈、无助、无力的普通选民,当作为无权者的他们,作为弱势群体的他们,拿定主意、面带微笑地走到投票箱前,合法地、较真地、四两拨千斤似地运用了一下手中的力量,就会使这片人权洼地出现第一次实质性地隆起,并为下一步的再隆起打下坚实的基础。
    
    什么是人权洼地下一步的再隆起?就是迫使当局不得不假戏真唱,在乡镇和区县人大代表选举中开放竞选,废除“协商确定”等黑箱操作,从而选民们能真正行使自己的选举权,遍地开花似地选出象姚立法和吕邦列那样真正的民意代表。事实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当多数选民还在麻木地忽悠自己、把手中的选票惯性地投给官方安排的“正式候选人”的时候,尽管难能可贵的独立候选人姚立法们手持宪法,不屈不挠,屡败屡战,他们的成功冒头也只能是个小概率事件,而且极难为继。
    
    有人会说,公民不配合除了可能迫使当局假戏真唱外,难道不会使当局恼羞成怒,暗中下令伪造足够的赞成票,违法“制造”出“人大代表”来吗?或者,竟干脆公开停演“区县人大代表直选”这出假戏?的确,公民不配合如果能够成功实施,则必定会使当局面临一个空前严峻的两难选择:要么从良,要么赤裸裸地为恶。我的看法是,从良固属不易,但赤裸裸地为恶恐怕更为尴尬和不堪。而在我看来最为重要的是,不论当局会作何选择,民间都没有理由再继续参与忽悠、配合忽悠、成全忽悠了。
    
    眼下,香港民众正在奋力争取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和2020年立法会普选的实现。大陆民众现在展开公民不配合,从而使普选权这块人权洼地慢慢隆起,这正好是与行动中的香港民众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而放眼海峡东岸之台湾,那里早已隆起的普选权高地正独领风骚,笑傲江湖。还是那句老话: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我认为,对当今大陆民众来说,献给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纪念日的最好礼物之一,就是开始编织公民不配合这张权利之网。我乐观地相信,这张网是结得起来的,终止假选举这条鱼,是打得到的。
    
    公民不配合的展开,是我所能想到的一件绝不轰轰烈烈,但却切实可行的旷世事功。而缔建这一事功的进程,正好是一种表明大陆民众不再指望特权者恩赐、不再等待救世主出现的进程,一种公民个人驱离悲哀、洗刷耻辱的进程;服膺内在良知、申张社会正义的进程;提升做人尊严、书写崭新历史的进程。
    
    2010年6月28日
    于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6月29日播出)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棋生: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 江棋生:众推墙才倒
  • 江棋生: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 江棋生: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 89-09的沉思——从江棋生、莫之许、王光良遭遇北京警方传唤所想到的
  • 江棋生:没有多党制何来新型民主/DW
  • 江棋生:希望当局不要在刘晓波的事情上再犯混(图)
  • 江棋生:穿越电子柏林墙
  • 江棋生: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 江棋生先生,祝你生日快乐! 高洪明
  • 江棋生: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 江棋生: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 江棋生: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 江棋生: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 江棋生: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 江棋生:写在“两会”前夕
  • 江棋生:庸医马克思
  • 江棋生:一吐为快迎新年
  • 江棋生: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 江棋生: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 江棋生: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 江棋生: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 江棋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 江棋生: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 江棋生六四报告出炉 香港各界续就六四抗议
  • 江棋生再次被抄家和传唤 港支联发起“民主风筝行动”
  • 北京消息:江棋生已回到家中
  • 北京作家江棋生今晚再次遭遇抄家、传唤
  • 北京作家江棋生今晚再次遭遇抄家、传唤(图)
  • 江棋生因零八宪章被传唤 中国国内笔会成员压力增加
  • 江棋生: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 中国独立笔会副会长异议作家江棋生被传唤抄家
  • 张祖桦江棋生谈《零八宪章》和刘晓波的处境
  • 江棋生: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 江棋生: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