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衰世与盛世
    
    从西周到西晋——第一期中国文明绵延了一千二三百年之久:那儿有着周公的谋略和成康的盛世、诸子的天才和战国的财富、秦汉的威仪和魏晋的玄谈……
    
    社会的活动期和休息期,以百年为一个单位,我们应该吃惊的不是这一“盛衰节奏”的耗时太长,我们只应抱怨自己的生命太短促了。“社会休息期”中的先知先觉,能体察“社会活动期”的繁荣,在对比了自身所处的衰落状态和前人经历的兴盛状态之后,他感到真正的痛苦!他既对当前的文明衰落有鲜血淋漓的痛感,又记得历史上黄金时代的伟大故事。相比之下,他同时代绝大多数人,对此则完全没有知觉。先知的痛苦是芸芸众生无从体会的。
    
    文明衰落时代的先知先觉者也可以有他们独特之快乐的。特别当他们认识到他们的特殊处境时。他们实际上是“一座伟大桥梁的落成典礼中的纯洁牺牲”。
    
    文明衰落的时代,实际上也是从一个文明盛世通往另一个文明盛世的伟大的桥。例如,汉唐之间的魏晋南北朝,就是这样一座桥。而周汉之间的春秋战国就是这样一座桥。这座桥,是一个必不可少的间歇,一个长途跋涉过程的休息站──尽管对在其中生活的人们来说,这里并没有什么休息之可言,而只有可怕的骚乱及残酷的奴役。但是,从文明耕作的角度来说,这何尝不是一个确定的休息呢?野蛮化是文明过程的休息:二十世纪现代中国,就是这样一个文明衰落的、野蛮化的时代。
    
    野蛮化的动力是社会分裂和军事冲突。例如,中华民国兴起于地方势力之间的《临时约法》(七章五十六条),因此也亡于地方势力之间的《临时约法》:国民大会在北洋军阀和北伐军等军事专政的铁拳下无疾而终。而《六法全书》在中国工农红军(后来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扫荡下荡然无存。军事专政的铁拳,后来又发展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巨大吸盘──因为据我们研究,无产阶级专政远比军事铁拳更加无孔不入,而是像海星或乌贼的吸盘那样,游刃有余却能窒息所有人的人命的。而且无产阶级专政一到危急时刻,马上就会诉诸于赤裸裸的军事管制。
    
    ……
    

二、野蛮的中国与文明的中国
    
    “第三中国”将摆脱社会分裂和军事专政,实现“去无产阶级专政化”、“去野蛮化”。
    
    “第三中国”将与野蛮的中国告别,“第三中国”将是文明的中国。
    
    第三中国是第一期中国文明和第二期中国文明的继承者。
    
    “第三中国”是超越了野蛮时代的中国。
    
    “第三中国”是在第一中国(中华民国)和第二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两个野蛮化过程的政治基础上,创建新文明、回馈全世界的中央之国。
    
    第三中国、文明的中国将宣告:“分裂中国的是(中华民国的)第一中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二中国”,这一对难兄难弟只是一个走向“统一中国的第三中国”的中继站。
    
    就此而言,第一中国和第二中国的罪恶可以得到第三中国也就是文明之国的宽囿。虽然在此之前,必要的总结是必不可少的——不仅仅是人间的社会清算,而且是历史的文明总结;不仅仅是悲剧式的清算,而且是喜剧式的总结。
    
    第三中国的出现之所以是“必要的”,是因为两个中国尤其是第二中国——事实上只是“中国传统”在与“现代世界”互相作用时,所产生的一些临时性质的变态反应及其过渡时期的千奇百怪……
    
    回顾1911年的辛亥革命,由于满洲人对中国的入主,导致中国社会中坚的彻底崩溃,在中国,因此无法遂行日本式的自上而下的革命。等级式的君主权威被舞会式的党派淫乱给取代了。但是舞会比朝廷更不灵光。君主可以是空灵的,除了满洲这样的外族入主以外,君主制度只需要满足一个皇室的贪欲。舞会却是一个团伙,麕集了大大小小的暴发户与食尸者。中国需要从狂乱的舞会退出,回归正常的国家生活。
    
    

三、文化意义上的“第三中国”
    
    文化意义上的“第三中国”,是作为第一期中国文明(殷周至秦两汉)和第二期中国文明(南北朝至元明清)的继承者出现的。在很大程度上,它受到欧美文化的影响和刺激而形成,正如第二期中国文明受到印度西域文化的影响和刺激而形成。甚至第一期中国文明,也曾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和刺激而形成壮大……
    
    1、民族,决不仅仅是一个语言单位。所谓“英语民族”、“西班牙语民族”以至所谓“阿拉伯(语)民族”——是一些比“华人”更为松散的存在,甚至只是一些宣传口号。文化共同体,是活生生的、正在创造中的生存共同体——这才是一个民族的标志。在这种意义上,二十世纪末叶的台湾人、香港人、澳门人,和中国大陆人已经不再是一个“民族”,就像奥地利人与德意志人一样。
    
    2、民族,有着不可割的利益、共同经历的灾难和同舟共济的命运。一个民族的内部,本不会有真正的、不可调和的政治对立——因为民族的标志是一种共同的文化背景。一个民族若是容忍内部长期存在导致分裂状态的、不可调和的政治对立状况——它的共同文化背景实际在此之前就已经破碎不堪了。因而这样一个“语言共同体”已不再构成一个真正意义的民族、一个真正完整的文化共同体了。
    
    3、从政治上看,国家比民族更有意义也更有价值。民族,若不能创造文化价值和文化体系;若不能开辟独特的命运——那么它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虚构和“幌子”。在上述的历史时刻——“民族”这个幻影应该让位给有血有肉的国家实体。而这样一个国家实体——应由创造集团所构成的短小精悍和紧密团结的“新民族”来破土建造。新的民族,是“语言民族以内的文化阶层”,它创造的“亚种新文化”,是“新的政治文明”。
    
    4、旧的民族主义已经死亡,因为它只为业经衰颓的“老民族”的事业作宣传、作广告。这种招帖已无新义、而且发霉发绿……旧的民族主义只是保护和维持那样一种历史遗产的防腐手法。这种历史遗产早已丧尽了内在的活力;它们本身不过是早先创造者们光辉活动的一些遗烬。那些创造者们用自己的生命作为燃料、点燃光艳夺目的中国之火……可惜到头来只剩下一堆毫无生气的火劫之后的灰烬和颓瓦。这些灰烬和颓瓦只是遭到征服的“支那人”,却自命为“中国人”,好像自己还算古代征服者的龙种。
    
    5、不要“大汉族主义或汉族沙文主义”,正如不要妄自尊大的“满清余孽”,不要留着长指甲的“老中国人”和“支那人”。在我们看来,“汉人”只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产物,正如“唐人”只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产物。汉人和唐人都已经消失在历史的滚滚烟尘之中了。现在,既然已经没有了“汉族”,因此也就不存在与“汉族”对称的“满蒙回藏”以及其他“少数民族”了——这些从西方输入的“民族概念”并不切合中国的实际,已经流为过时、陈腐甚至有害、虚无。中国的复兴,取决于新的民族概念的建立:正如有一个“英语民族”的存在,也有一个“汉字民族”的存在,这是一个比现行的“华人”更为广泛的概念,它包含了日本人、韩国人、越南人,等。“汉字民族”不是与“满蒙回藏”对称的“汉族”;因为现代意义的汉字民族显然已经外延到了使用汉字的“满蒙回藏”,甚至包括不在现今中国版图之内的“汉字民族”。汉字民族,这在目前还不是一个完整的事实,因为中国大陆本身尚且没有完成“中国一体化”的过程:不仅“少数民族”说着各自的方言,而且“汉人同志”也还说着各自的方言,这在任何一个“现代国家”都是不可思议的怪现象。
    
    6、在新的民族眼光下:只有一个中国及其不可分割的文化阶层;只有一个中国民族及其统率下的、即将彻底同化的全部中国居民;只有日新其德的君子而不是所谓的“英明领袖”一类的人造暴发户和乔装打扮的庸人俗子。日新其德的君子将要消化一切历史遗产,包括十几亿生口构成的历史遗产,切碎、绞拌、杂糅、重新铸造……成为一个新的肌体。
    
    7、从心眼里蔑视一切传统是可以的,但一定要使居民、百姓、甚至许多徒众和高级干部都深信:传统已经得到尊重,以此召唤“为了可尊敬的传统而战”。决不能像毛某之那样妄自尊大、破坏规矩。不可为了浅溥庸俗的“革命”和粗鄙腐败的“夺权”,而蔑视传统;那实际上只是向西方的文化价值表投降、向西方人的种族特征看齐而已,但却不幸永远也达不到那样的标准,因为中国和西方本来就不是一个品种。中国,历来为了超然物我的“君子自强”,勇敢扫除陈腐的“历史因素”和“历史渣滓”。
    
    8、“聚歼历史渣滓”和“提炼历史因素”,本来就是一体两面——其运作于中国,难免要给“反民族的共产主义”和“老民族的三民主义”以双重的强击,从而开出一个“两个中国之上的第三中国”,从而在汉人和唐人的基础上扩延形成新的华人——正如在汉人的基础上形成了唐人那样。这是一场奇特而并不费解的“双重革命”,聚歼和提炼的双向运动。
    
    那么,从我们开始的第三中国,既是文化上的,又是政治上的:它还将由政治上的功业,过渡到文化上的建树。它在文明的历史上能够能绵延多少世代呢?如果按照第一期中国文明的岁月是一千九百五十年来计算(殷朝六百年,周朝八百年,汉朝四百年,晋朝一百五十年),按照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岁月是一千二百年来计算(唐朝三百年,宋朝三百年,元、明、清六百年)——按照一千九百年与一千二百年之间递减七百年来计算,第三期中国文明,少说也可以有五百年的岁月。这是估计到,技术的扩张显然造成了文明的加速。
    

未来是五百年,将属于第三中国。
    
    “第三中国”必将开辟第三期中国文明,并以此告别当前的“野蛮的中国”、“野蛮化时代的中国”。
    
    “第三中国”是文明的中国——它文起八代之衰,抹掉辽、金、元、明、清、太平天国、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耻辱。只有这样,新的汉、唐,才会出现。新的华人,将在第一期中国文明的汉人和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唐人的基础上,承衰起弊,开创第三期中国文明。它所预示的“新的华人”,将是一个庞大的集群:包含了“五十六个民族”甚至全部“汉字民族”在内。
    
    (1982年6月27号晚23时初稿,2010年6月27日凌晨1时修订)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选骏:寻找1968年的中国民主党人
  • 中国人“崇拜毛泽东”还是“崇拜铜臭”?/谢选骏
  • 谢选骏:崔天凯把金正日捧成了秦始皇
  • 苏轼的《 留侯论》是亡国之音/谢选骏
  • “《尚书》中的蒙古语成分”一说,违背历史/谢选骏
  • 谢选骏:中国正在发生一次城市革命
  • 谢选骏1988年论:潜规则
  • 谢选骏: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 谢选骏:对“中山陵体制”的历史沉思
  • 谢选骏:从欧元区危机看欧盟的命运
  • 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谢选骏
  • 最新例证:暴力是各种法统的共同来源/谢选骏
  • 谢选骏:辛亥革命百年纪
  • 谢选骏:小国新加坡击败超级大国的无冕之王
  • 谢选骏:华尔街的真理故意隐瞒了什么东西?
  • 僵尸经济与僵尸治国/谢选骏
  • 谢选骏:中国政府对奥巴马有点种族歧视
  • 谢选骏:致新老左派们的公开信
  • 两个僵尸统治中国/谢选骏(修订)
  •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