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寻找1968年的中国民主党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4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近日整理早年日记,赫然发现以下内容:
     (博讯 boxun.com)

    第一条
    
     1968年2月6日 星期二 天气 阴
     最近成立“革命委员会”似乎已经成风了,黑龙江、贵州、甘肃、河北、河南、青海、山东、江西、内蒙古、上海、北京、陕西、湖北、天津等十四个省市自治区都已成立了革命委员会,革命委员会之风,一定能刮遍全中国、全世界。江苏省革命委员会也可能在近几个月中成立,只是不知由何人来掌权。这个问题可是各级革命委员会,都必须注意的事啊!
    
    第二条
    
     1968年2月7日 星期三 天气 晴
     今天我看了一份布告,乃是破获了一个“中国民主党”。这个中国民主党是一个“反革命组织”,布告上公布了他的党章,党纲、党员证以及粮票和活动经费。还有一张《雄鸡报》和手枪、手榴弹。上面共有一、二十个人被抓,尽是民主党的骨干分子,还有一个是女的,这批人,除了一个贫下中农以外,全部是地主、富农出身,可见民主党的性质了,它是由一批阶级敌人组成的,他们共有几百人呢!当然,一定有一些反革命组织比他更大、更严密,但他们还是一定会被破获、逮捕的。无产阶级专政万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上文字,出自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之手,不是为了任何宣传目的而写作的,应该说是反映了当时的情况。但相关内容,却不见于现在的网络和有关“文革”的多种著述。日记中之所以要加上“阶级敌人”、“无产阶级专政万岁”这些官腔,是因为不这样做就极其危险。例如我本人就有两次日记遭到销毁的惨痛经验。一次是七个月日记惨遭覆灭的命运,由于其内容记载了1967年下半年文革派系之间的武装冲突,而被家长认为威胁笔者合家的人身安全,因而在1967年12月底“武斗”高潮中遭到销毁。一次是半个多月的日记由于内容记载了“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的场面,而被家长认为威胁笔者合家的人身安全,因而遭到销毁。因此加上官方的口号和结论,是使日记得以幸存下来的基本条件之一。
    
    令人感叹的是,这段珍贵的历史记录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已经淡出于笔者本人的记忆之外,如果不是整理日记,“1968年的中国民主党人”就将消失于滚滚红尘之中了。因此现在我把它公布出来,就避免在此因为偶然的原因而失去这段记忆。能与大家分享,虽然没有人能够支付我的稿费,也不枉费当时记载的辛苦和现在整理的功夫了。
    
    以上的史料记载可以说明: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和1979年的“民主运动”之间,中国大地并不都是左派、毛派的天下,甚至不是共产党的一统天下。右派的活动、民主派的组织,其实是一直“不绝如缕”地存在着,已经成为当代中国一个传统,尽管这个传统经常是浸泡在鲜血之中的。
    
    而目前流行的看法却是,1957年—1979年之间的当时,中国没有民主派的组织活动,只有“极左派的造反组织”。显然,这种看法只是“胜利者的一面之词”。因为现在书写历史的,大部分是“幸存者”和“胜利者”。
    
    “寻找1968年的中国民主党人”有三个积极作用:
    
    1、恢复历史的真实面目;
    
    2、还原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民间的民主运动的连续性;
    
    3、建立未来中国的可能的法统。
    
    我相信,这部分资料虽然不见于目前公开的著述,但在中国公安部的档案中,一定是大量存在的。总有一天,这些档案会被公布出来,以证明上述的事实为真。
    
    在此之前,希望大家都来加入“寻找1968年的中国民主党人”,凭借自己的记忆和手头的材料,利用互联网无远弗届、顺物自然而无容私的特点,把相关的资料打字上网、公诸于世。
    
    1968年的中国民主党人应该还有部分成员存活着,他们的亲属,存活率应该更高,他们的故事一定极为精彩、足以警示后人。
    
    2010年6月24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人“崇拜毛泽东”还是“崇拜铜臭”?/谢选骏
  • 谢选骏:崔天凯把金正日捧成了秦始皇
  • 苏轼的《 留侯论》是亡国之音/谢选骏
  • “《尚书》中的蒙古语成分”一说,违背历史/谢选骏
  • 谢选骏:中国正在发生一次城市革命
  • 谢选骏1988年论:潜规则
  • 谢选骏: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 谢选骏:对“中山陵体制”的历史沉思
  • 谢选骏:从欧元区危机看欧盟的命运
  • 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谢选骏
  • 最新例证:暴力是各种法统的共同来源/谢选骏
  • 谢选骏:辛亥革命百年纪
  • 谢选骏:小国新加坡击败超级大国的无冕之王
  • 谢选骏:华尔街的真理故意隐瞒了什么东西?
  • 僵尸经济与僵尸治国/谢选骏
  • 谢选骏:中国政府对奥巴马有点种族歧视
  • 谢选骏:致新老左派们的公开信
  • 两个僵尸统治中国/谢选骏(修订)
  • 两个僵尸统治中国/谢选骏
  •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