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败坏的公权力的拳头打淫秽/叶山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0日 转载)
    
    猎奇者请扭头,这里只谈论淫秽,没有真淫秽存在,怀着某些动机入此处者可能会感到失望的。
     (博讯 boxun.com)

    据说社会(含网络)打击“淫秽色情”取得辉煌战果,这当然很值得大书特书一番。
    
    世风日下,道德滑坡,法律界人士及时呼吁:完善、健全法制。这种类似“亡羊补牢”般的热心,不失为某种良策。至于是以提高道德为主,辅以“法”之规范;还是以“完善、健全法制”为目标,提高道德修养为辅,那是另外一回事了。主、辅位置的不同,取决于对法律或道德重要性的认识不同。
    
    司法的基础在尺度,没有“尺度”也就无所谓司法,只是施权而已。淫秽色情恰恰模糊的正是“法”之尺度。
    
    从一部“红楼梦”中,有人看到儒、有人看到雅、有人看到淫、有人看到泪、、、谁给“红楼梦”做“司法”鉴定?文学界?艺术界?性学界?司法界?还是干脆由权力说了算?
    
    人有七情六欲,食色性也,似乎已成某种定论。社会打击“淫秽色情”当然有必要,这是勿庸置疑的。在实施打击前,也许需框定某种尺度:何谓淫秽色情。裸体为色情?性为淫秽?性教育是色情?还是淫秽?谁给“淫秽色情”做司法鉴定?艺术界?性学界?医学界?司法界?还是权力说了算?司法(鉴定)“尺度”模糊,可能对“淫秽色情”产生难以名状之感。一边是打击淫秽色情战果辉煌,一边是未婚先孕队伍壮大,性教育(缺乏?)寸步难行。社会究竟想取得何种成果?法之“尺度”模糊,照样取得辉煌战果,是司法的光荣,还是权力的胜利,这只能请专家、学者、有识之士定夺了。
    
    二地分居看“淫秽色情”片聊以自慰,涉嫌违法;包“二奶”、“三奶”金屋藏娇,请自律,反正“法”管不着。一方只是“看看”而已,未必有真实行动;另一方有真实行动,早已超出“看看”范畴;一方“法”不容情;另一方“法”外开恩。法律有时真的很神奇。
    
    难以名状的淫秽色情,也许早已有了司法定论,于是才可能有:战果辉煌。
    
    淫秽色情也许败坏社会风气,需要动用公权力坚决打击;假、冒、伪、劣猖獗,虚假、夸大广告泛滥、、、败坏社会诚信,公权力的拳头请别放在口袋里,该出手时请出手。虚假、夸大广告泛滥,假冒伪劣猖獗,最大的受害方是国家与社会,杜绝虚假、夸大广告,杜绝假冒伪劣,国家与社会理当是主力,而不该个人成主流。社会诚信未必比社会风气次要,社会丧失诚信的程度,和公众对政府丧失信心的程度成正比。社会诚信是某种底线,突破了某种社会底线,和谐也许只是子虚乌有,动乱可能会加剧。
    
    维护社会某种底线,公权力很难以“有所为,有所不为”搪塞;维护社会某种底线的“有所为”或“有所不为”,最终收获的成果必然会有所不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公权力黑化 中南海出租/赵光瑞
  • 暴力血拆频繁上演,公权力和民众却在不断沦陷(图)
  • 精神病成了地方公权力打手 还有什么不可以/白云生
  • 牟传珩:刺向公权力的剔骨刀 ——辽宁拆迁血案再启示
  • 牟传珩:为公权力枪口下的冤魂鸣笛/贵州省安顺市关岭枪杀案
  • 她们已经难逃——文强公权力肆虐之下 女明星也很可怜
  • 腐败寄生于过度扩张的国家公权力
  • 国家公权力的缺位之处必然是暴力和私刑/寒竹
  • 固始“公选”,更像是对公权力的集体分赃王石川/
  • “公权力”滥用仅因应对金融危机这么简单吗/龚忠智
  • 郭永丰:腐败分子不可怕,怕的是他们手中的公权力
  • 范冠峰:“中国式奢侈”之风的罪魁祸首是公权力滥用
  • 限制考生姓名字数的实质:滥用公权力
  • 制约公权力、敬重生命,以避免人权灾难一再重演/《维权网》声明
  • 市场与公权力关系的再探讨/陈敏昭
  • 公权力扼杀朝阳产业——电动自行车的行业维权及公民维权/张耀杰
  • 公权力不能用来反狗/拔剑白云天
  • 何清涟:争取私权利的维权活动与要求公权力的民主化运动
  • 刘相文:无辜者被公权力流氓了30多年来、死不认账、丧尽天良
  • 86.5%受访者忧虑新富家族联姻“公权力”
  • 刘晓波的律师指北京市中级法院滥用公权力/中国人权
  • 三鹿集团破产 “公权力的安排”
  • 中国公民力量渐强监督政府公权力
  • 从范美忠遭遇公权力非法对待和"道德绑架"谈起
  • 陕西汉中:人大代表指挥公权力机关残酷打击批评他的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