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甲童慈旺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评杜新宇的所谓“达赖集团的民主虚有其表”
    
     笔者今天打开博讯网站时,看到一篇“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的文章,其中有一句话很有意思:“历史学者吴思说:一个说谎的、收益很高、成本很低的历史制度,注定会出现大规模地说谎。他们生产谎言,我们伪装相信”。正因为如此 ,一个名叫杜新宇的传声筒在2010年06月01日《中国民族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达赖集团的民主虚有其表》的文章,勉为其难地迎合其主子中共,妖魔化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愚弄大陆民众。很可惜的是: 由于作者在捕风捉影地贬低丑化流亡社区民主时其典型人物被张冠李戴、弄巧成拙,成了别人的笑柄。 (博讯 boxun.com)

    
     在他的文中说:“没有任何一个民主政府会认同政治迫害和政治暗杀,但这些手段对达赖集团而言都司空见惯。因政见不同而对多杰雄登教派实施宗教迫害,只是达赖集团用迫害手段打击对手的行为中,在国际上影响比较大的例子。达赖集团在打击 政敌上,从来都是无所不用其极。例如,在日本居住的一名藏族学者的作品被认定为批评达赖,本人即遭到被人往脸上泼墨水和吐口水的“待遇”,他的女儿因为在 “流亡政府”中任职,直接被扣为人质。以噶举派十六世大宝法王和拉卜楞地方势力首领贡唐楚臣为代表的一批流亡藏人,因为不买达赖的账,被达赖集团以停发救 济款、不让这些人的子女进入流亡藏人社区上学等手段进行压迫。上世纪70年代中期,达赖集团甚至派人暗杀了贡唐楚臣。曾经以武装支持达赖的四水六岗军的一 个头目理塘阿塔,后来与达赖政见不合,达赖的得力骨干桑东即亲自组织200多人,砸了四水六岗组织设在新德里的总部,并纵火焚毁了理塘阿塔的私人住宅。”这真是捕风捉影,牛头不对马嘴,纯属歪曲事实的谎言。
    
    事实上,杜新宇所指的“在日本居住的一名藏族学者的作品被认定为批评达赖”与;“本人即遭到被人往脸上泼墨水和吐口水的“待遇”,他的女儿因为在 “流亡政府”中任职,直接被扣为人质。”是毫无相干的俩件事。事情的真相是:(1)1988年居住在日本的藏族学者康萨 催真格桑出版了一部藏文版的《古代印度的宗教源流史》〈 On th History Of the Buddhist Doctrine in India 〉第一券:在这本书的最后一页(309页)内,作者后语中,写了这么一句油诗:被笔者翻译成中文的大意是,“在雪域藏文里,细说古代宗教源流史唯有他自己。真正的学者及能人不在世的今天,善于骗人的被称之为大师。”[ ] 这句话,招徕了当年与他同学的一些人的嫉妒和不满。他们认为,他的这一番话的用意在诋毁宗教大师,抬高他自己,真是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于是这些人合伙把它告到西藏流亡议会。但是,西藏流亡社会是尊重言论自由的民主制,经过一番辩论后,这事不了了之。1996年在达兰萨拉附近建立西藏密宗上经院的大殿落成开光典礼后,达赖喇嘛尊者向该寺的僧众及流亡设社区的各级主要负责任,以及广大僧俗民众传授无上密乘灌顶时,不仅晋见了康萨催镇格桑等一行人, 还在大众面前达赖喇嘛尊者鼓励他继续客观地研究古代印度的宗教源流及西藏宗教史。当时笔者也在场。因此,从事发的那天起始终没有发生杜新宇所说的情况。
    
     至于杜信誉所指的“本人即遭到被人往脸上泼墨水和吐口水的“待遇”,他的女儿因为在 “流亡政府”中任职,直接被扣为人质。”实际上不是康萨 催镇格桑, 而是另有其人。笔者不仿如实道来。
     〔2〕这件事,发生在1990年7月31日达兰萨拉流亡政府所在地职工宿舍居住的一位名叫得结的家庭。得结的父亲名叫阿咯俊则,曾经是一位反抗中共的藏人代表。他流亡到印度后,开始在印度南部藏人定居点安家,依靠买卖玉米来维持生计。后来他与流亡社区的合作社合伙办了一个玉米加工厂,刚开始生意比较好。但好景不长。玉米丰收之年买不到好价钱,存到库房时,由于天气过热与潮湿容易腐蚀。这样连续几年下来导致加工厂倒闭,还欠了一屁股债。为了还债与社区合作社发生矛盾,矛盾越闹越大,最后处于绝境的境况下阿咯俊则一走了之。
     他回到了西藏境内,他的情况不比流亡社区好。刚开始中共西藏自治区统战部把他当作收买拉拢的对象,以高规格的待遇接待他,吃住都自治区宾馆。由于阿咯俊则不懂中共的用心,在区统战部的主持下,在人大及政协委员们讲述了他长期流亡在外,现回归“祖国”的感想时,说了这么几句话:“我在流亡期间,每天向三宝祈祷三件事。第一,尽快实现西藏独立。这一点,看来没有希望。第二,回到家乡。现在如愿以偿了。第三,佛法兴隆。这一点,现在国家执行宗教自由政策,也算如愿以偿了。”他的这些话,正合中共政治宣传的口味。于是中共的御用媒体把他的话经过加工后,在一段时间内,利用一切宣传工具反复进行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
     这一下好了,所有的藏人对他怒目而视。连他的亲姐姐也不让他看望,骂他是败家子。中共给他按排的住所, 藏人举了个外号叫“投降新房”。他早晚到八角街散步时,总有人吐口水、递眼色,甚至还有人骂藏奸。真可谓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样的日子他实在过不下去。找居委会没人理,找统战部蜿言托词。总之,被利用之后,没人搭理的感觉。一辈子吃尽苦头的一个老人一肚子怨言,无处伸冤。孤独寂寞,想来想去,还是自己的骨肉儿女靠得住。于是找统战部的有关人士死皮赖脸地要求办理出国手续,终于又回到印度流亡藏人社区与自己的女儿团趣。
     来到达兰萨拉不久,由于中共在对外广播宣传中经常引用他的话来诬陷流亡社区及尊者,导致了流亡藏人的不满。刚好阿咯俊则到达她女儿家不久的一天,也就是1990年7月31日的上午9时半左右,在达兰萨拉流亡政府所在地职工宿舍居住的一位名叫得结的家门口,来了一群(大约30多名)中老年妇女,吵吵嚷嚷,叫阿咯俊则出来说明一些问题。当时得结出门对她们说;她父亲不住在他的家里,而是搬到离这不远的一家印度旅馆里,尽管得结说了实话,可这些妇女还是不相信偏要进去看一看。结果,进去一后果真不在家。此时,得结怕出问题向西藏政府的安全部门及印度警察打了电话,要求他们来保护她父亲。
     大约一个小时后,在俩名安全人员的倍同下阿咯俊则来到安全部的门口时,这群妇女不听安全人员的劝阻,一拥而上把他团团围住。质问他为什么投共犯变 ?为什么说尊者是“披着羊皮的狼”?可他一再否人、再三强调,他没有说,是中共的传媒编造的。可是没有用,太晚了。妇女们向他吐口水、骂藏奸,其中一名叫郡则的大约50 多岁刚从西藏到印度探亲的妇女,不知从哪里弄来铝锅底被烧成黑的炉灰拿来往阿咯俊则的脸上抹去。这时印度警察的到来 ,这才驱散了那群妇女。把被围困的阿咯俊则在安全人员的看护下送到女儿家歇息。当时笔者亲眼目睹了事情的整个过程。事情发生后,是流亡政府帮阿咯俊则一家人办理迁移到澳洲的一切签证手续。因为他的女婿是流亡政府驻澳州办事处的秘书。根本没有发生杜新余所说“他的女儿因为在“流亡政府”中任职,直接被扣为人质。”的情况。
    一些失去理智群众的过激行为与流亡社区的民主扯不上什么关系。这与中共统治下的西藏境内文化革命为主的历届政治批斗运动中,戴高帽子,脸上涂黑红颜色,吐口水,游街示众,甚至毒打成残。相比较,正所谓小巫见大巫。不足为奇。
    需 要说明的是;杜新余在东洴西凑、以一概全的所谓“以噶举派十六世大宝法王和拉卜楞地方势力首领贡唐楚臣为代表的一批流亡藏人,因为不买达赖的账,被达赖集团以停发救 济款、不让这些人的子女进入流亡藏人社区上学等手段进行压迫。上世纪70年代中期,达赖集团甚至派人暗杀了贡唐楚臣。曾经以武装支持达赖的四水六岗军的一 个头目理塘阿塔,后来与达赖政见不合,达赖的得力骨干桑东即亲自组织200多人,砸了四水六岗组织设在新德里的总部,并纵火焚毁了理塘阿塔的私人住宅。”这些诬陷,全是为了妖魔化达赖喇嘛尊者及诽谤诋毁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制,蓄意制造的谎言。不值一驳。
     至于杜新宇的“没有任何一个民主政府会认同政治迫害和政治暗杀,但这些手段对达赖集团而言都司空见惯。因政见不同而对多杰雄登教派实施宗教迫害,只是达赖集团用迫害手段打击对手的行为中,在国际上影响比较大的例子。达赖集团在打击 政敌上,从来都是无所不用其极”。他的这一说词,简直印证了一句西藏格言;“最会掩盖自己的人,最会说别人”。自中共起事至今,因政见不同而对付自己党内同志的政治迫害和政治暗杀,举世闻名,已有残遭杀害成千上万,嫌少吗?远的不说。2008年3月西藏全区发生藏人和平情愿时, 张庆黎以屠杀政策,镇压西藏人和平情愿。不久,北京民间组织“公盟”,因深入调查西藏问题、向中共高层客观反映当地实情,温和而恳切地希望中南海调整治藏治疆政策,不料,竟于2009年7月新疆事件后,惨遭胡锦涛为首的中共报复:“公盟”被查抄,负责人许志永被捕下狱。这样的例子多的不胜枚举,本文限于篇幅不再一一例举。总之,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对付政见不同采举政治迫害和政治暗杀的举世公认的独裁政党。因此,中共及其御用工具没有资格谈论政治迫害和政治暗杀的言论, 更没有资格对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说三道四。
    习惯了以党专制的独裁政权的中共及其传声筒,把官方与民间组织混为一谈,还厚颜无耻地嘲笑西藏流亡社区的投票率,来预估2011年的(首席部长及议员)大选的结局。 真可谓杞人忧天,人讥狗讽。就算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制不是完美无缺, 但总比一党专制独裁的所谓差额选举、一手包办、黑箱作业不知强多少倍。回想中共十七大的所谓差额选举政治局九名常委,以及号称“几千万党员,上万名群英围绕中共中央”的党总书记的候选人只有胡锦涛一人的情况相比,只有十几万多一点的流亡藏人里面,明年选举首席部长的候选人目前 登记在册的就有21 人,可算是享受真正民主政治不分党派、公平竞争的待遇。这与身在中共一党专制独裁的一个明智的公民来讲,可谓求之不得的梦想吗?为此,强做解人,以中共“代言人”自居的杜新宇此时此刻有什么感受?於印北达然萨拉2010/6/21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我对西藏流亡政府官员的看法开始变了” 和“ 感到伤痕里撒一把盐一样的难受”文章的读后感
  • 西藏流亡政府为何称阿沛·阿旺晋美是民族尊严的守护者
  • 对诋毁西藏流亡政府文章的评论:造假和说谎终究被揭穿的/单曾
  • 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谈“大西藏”
  • 陈维健: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 寒竹:评《西藏流亡人宪章》中的血缘主义
  • 西藏流亡政府对第九轮藏中会谈不抱希望
  • 西藏流亡政府回应北京当局关于“达赖喇嘛并不代表西藏人民”的宣传
  • 西藏流亡政府称中共应注意西藏自治诉求界线
  • 西藏流亡政府内讧 “总理”桑东仁波切请辞 (图)
  • 新华社与西藏流亡政府消息出入大:青藏骚乱藏人与警方冲突
  • 西藏流亡政府回应温家宝讲话
  • 西藏流亡政府呼吁停止拉萨镇压
  • 芦笛:北京为何妖魔化西藏流亡政府?
  • 西藏流亡政府首席噶伦谈“大西藏”问题
  • 视频:西藏流亡政府很简朴——议会议长谈话
  • 西藏流亡政府向联合国控诉北京酷刑
  • 西藏流亡政府议会将审议前途决议 (图)
  • 西藏流亡政府吁中国交代藏人下落
  • 西藏流亡政府将评估对华谈判 调整对华政策
  • 西藏流亡政府称未来能否促成谈判全在中共手中
  • 西藏流亡政府称被捕藏人已陆续失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