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恩宠:俞正声禁止我参加世博会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8日 转载)
    作者:郑恩宠 文章来源:维权网
    
     6月13日上午十时许,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北站派出所警员到我家向我口头传达二件事: (博讯 boxun.com)

    
    1、闸北公安分局国宝处史金荣通知,经请示明确告知,以俞正声为书记中共上海市委决定不准我参观上海世博会。
    
    2、原定于7月起批准我到上海社保中心,申请今年9月起领取养老金事宜还得等待上级通知。
    
    我以自身一个真实案例与各界交流,俞正声们这些高官,也有无赖性与流氓性真实的一面。
    
    附:
    
    台湾《中国时报》2010年6月10日孔杰荣专栏的一文,孔杰荣另一名是柯恩,参照本人《美国教授到我家》以及维权网发表的《六四感怀》。
    
    每天都有几十万的游客涌入上海世博会,但曾经是律师的郑恩宠却被禁止离开他的上海公寓。自从2006年6月他服刑期满获释后,他的家就一直是他的监狱。
    
    十二位看守,包括穿制服的员警、便衣公安和他们雇的帮手,24小时轮流在郑恩宠公寓的前门警卫室、大楼门口和走廊站岗。特意设置的监视摄影机,保证这周围没人能逃离员警的监控。已经是花甲之年的郑恩宠,不能离开住所,除非员警传唤他。从2006年至今,他已经被传唤至少77次了,有5台机算机被没收。他基本上不能上网,电话有时无法接通,就算接通也会被监听。他的妻子被允许每天去市场,但都有人跟踪。在“敏感”时期,员警不允许其妻子外出的时候,他们还会代郑家购物!郑恩宠有个还在读书的女儿,几年前当局明白告诉郑家她在中国没有前途,后来她逃到了美国。
    
    几乎所有试图访问郑家的记者和外国人都会被拦下来,我们其中一人四年前曾试图拜访他,也被员警阻止。但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在5月29日我们成功见到了郑(虽然前一天的拜访未能如愿)。我们是最近十七个月以来,第一次见到他的外国人。
    
    5月28日,我们在大楼门口被便衣员警拦下。他紧张地用封锁线拦住门口,叫我们离开,并喊了另外一位看守。当我们问,为什么不能见郑恩宠,那个员警咕哝着说,“今天那层楼有点事”,后来又说“今天公安局有点事”。他们就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当我们不断追问关押郑恩宠有何法律根据时,他们变得很不高兴,说这不关我们的事。过了一会儿,他们告诉我们明天十点再来,这才结束了对峙。
    
    次日上午,虽然我们没有报什么希望,但是决定再去一次。刚开始,新的一批看守叫我们离开。但是我们不肯走,坚持要见郑恩宠,员警可能是担心万一有负面报导,会影响世博会,于是记录了我们美国和台湾的旅行证件资料,又请示了上级后,终于允许我们进去。
    
    郑恩宠夫妇,以及住在同一层楼、郑妻的弟弟,给我们热情的欢迎。我们这次来访使郑为之一振,他激动地谈起他的事业和不幸遭遇。文化大革命期间,他在红卫兵派系内斗中选错了边,随后被流放到乡下,十一年后才回到城市做一些工厂和政府的工作。1985年他开始学法律,两年后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1994年,当他开始代理主张住宅被非法拆迁的被害人时,官方开始拖延他律师执照按规定的年审。在2001年上海司法局干脆拒绝续延其律师执照。
    
    但是,郑恩宠依然继续为拆迁户提供咨询。在他揭发了一起重大房地产丑闻,牵涉到一位有名的上海大亨,以及中共高层和他们家人的腐败行径后,郑在2003年5月被羁押,最后以“为境外(在美国纽约的非政府组织“中国人权”)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被定罪。虽然政府号称郑提供的“国家秘密”是一起大规模抗议的事件,以及“内部”政府杂志一篇关于拆迁案件的报导,但显然的,对郑的追诉是当局对其举发房地产丑闻的报复。法院判处郑恩宠有期徒刑3年、释放后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2006年6月,当郑恩宠刑期满获释,他的非法软禁立即开始,现在依然看不出软禁有结束的迹象。政府甚至没有找任何理由来正当化对他的软禁。尽管中国正在进行一些立法和制度性的改革,现实中却没有任何救济手段可以还郑自由。简单地说,中国政府怕郑恩宠。如果他得到了自由,他无疑会写的更多、说的更多、做的更多。
    
    比起“被失踪”的前律师高智晟,郑恩宠幸运一些。他也不比像他的辩护律师郭国汀一样被迫出走他乡。但是比起许多依然可以出门上街的“维权律师”们(虽然天天被骚扰,也不被准许执业),郑恩宠受的限制更多。活跃的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被长期关押,将于今年秋天被释放,此后他是否也会遭遇相同的非法监禁?
    
    我们离开郑恩宠家的时候,他送我们到走廊,那里有两个看守坐在沙发上。在他们旁边放着一本《圣经》,看起来很不协调。跟许多“维权律师”一样,郑恩宠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向我们解释:“我给他们这本《圣经》读,否则他们呆在这里这么长时间太无聊了”。他说:“这是我的信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