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朝鲜郑大世的眼泪正是中国知识/马庆云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8日 转载)
    
    看到郑大世唱那首赞扬金正日的朝鲜国歌泪流满面的时候,我也哭了。朝鲜队用自己的顽强与拼搏证明了他们的存在。就在他们上场的前一刻,我还不屑地说,让巴西队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极端专制国家里出来的球队,让这个不允许直播世界杯的金正日看看自己的球队是怎么被日的。也许是这个专制头子金正日正在朝鲜的官邸里看着这十几个男人,他们踢地异常卖命,不得不让大家重新定位这只球队。
     (博讯 boxun.com)

    朝鲜球员郑大世唱朝鲜国歌流泪,从理性的角度上讲并不值得赞扬,不过是在极端专制的国度里被完全洗脑的典型罢了。但他确实让很多中国人流泪,因为我们的历史与朝鲜何其相似,我们也唱过《东方红》的,要把这“国歌” 唱到世界上去的。几十年前的我们,也不是把体育简单地看为体育,而是在体育比赛上寄托了太多的民族感情,一场比赛关乎一个民族的尊严。处于三流甚至不入流的世界国度,往往会有更大的这种歇斯底里的寄托,比如朝鲜,比如当年的我们。
    
    当年的我们,当铁榔头最后的致命一击的时候,也是国人痛哭的。那时候的国歌,早已经不在是对某个党派或者某个专制的个人的歌颂,而转化为一种民族的精神,对民族近乎疯狂的热爱。处于劣势的民族,更有向上走的精神意志,这种长期被世界民众所看不上的民族,压制着要奋发图强的精神内髓。
    
    我想,郑大世的流泪,是对自己国家的一种热爱,不能简单地解释为专制头子金正日正在朝鲜的官邸里注视他们才造出来的一种作秀。能够有机会走出国门的朝鲜队员,一定知道国外的情形要比国内好的多,满不是专制头子金正日所宣传的那样。当他们喝着别的球队喝剩下的矿泉水的时候,他们会感觉到自己这个民族物质上的虚弱,当他们还穿着别国赠送的球衣的时候,他们也会顿起苍凉。这也便就是中国的当年。所以那个时候的我们,在体育上会出成绩,一种歇斯底里的成绩。
    
    这些球员也许并不会想国家之所以积贫积弱的真正原因,但作为球员,他们知道,只有玩命地踢球,才是对民族精神的最大振奋,越是弱国越有这种振奋的渴求。我们会看到朝鲜的今天,是金正日这个专制头子一手造成的,我们会高一个层次再来审视朝鲜队员的流泪,但我们这个民族也无法超脱流泪精神的内核,因为我们也依旧贫弱。
    
    有球迷说送国足到朝鲜去训练,有人调侃说,那地方没有歌厅,会把国足们憋死。我的朋友王宝森说,自从北京的天上人间被查封之后,国足们就没有输过一场球。这些都不是简单的玩笑,而是一个民族无奈下的冷嘲热讽,是什么造成我们的无奈?朝鲜队的眼泪,最能感动我们这个国家的民众。
    
    我想,那首在世界杯上唱起来的朝鲜国歌,已经不能简单地看成是对专制头子金正日的歌颂,而是作为一种象征符号,成为一个民族团结向上的歌曲语言的精神寄托,让他们流泪的不是金正日,而是要振兴这个积贫积弱民族的精神意志。我们虽然比朝鲜站地高了一些,能够更全面更辩证地俯视朝鲜队的爱国是什么,但我们却丢失了甚至是自我抛弃了那种对国家振兴与民族富强的爱。
    
    当一个弱国逐渐的成为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大国的时候,我们也便要丢失了当初对祖国积贫积弱命运痛彻心扉的关注。我和赵增普说,国足们已经提前进入了共人民产的时刻,在它们身上根本不在携带当初的国家振兴与民族富强的精神内髓,他们能想到的只有怎样把人民的产共为自己的。这便是中国最大的现状。我们丢失了当初的那种虽然原始蒙昧但却真诚质朴的爱国精神,尤其在那些身处高位的人身上丢失了。
    
    对一个民族整体振兴的渴望变成对自身争权夺势的热衷,这其中,有多少遗忘,又有多少愚民?我又想到热爱的问题。或许,我们对自己这个民族最需要的不是热爱,而是冷爱。郑大世到世界杯上来唱一首泪流满面的国歌,并不能改变朝鲜民族饭都吃不上的悲惨命运,也不能改变金正日依旧“金主席吃红烧肉是党委开会决定”的严正现实,热爱中虽然积极,但却盲目,不会对现实起到丝毫的积极地作用。
    
    我又想到冷爱。对自己这个民族看似冷冰冰地审视,甚至是把手术刀直愣愣地扎在这个民族的患处,让这个民族中尚在蒙昧状态的人们反感、咒骂……这些人是怀着对民族最大的爱的。我们这个民族尚且因为自身积贫积弱的现实而无法生起美国民族一样的对整个人类的爱的,我们只爱着我们自己这个民族,思考着自己这个民族升起来的路径问题,虽然相对狭小,但终究是脚踏实地。
    
    郑大世的一次流泪,让中国的许多人跟着哭了,但我们不妨看看,热爱远不如冷爱来的更对这个民族切合实际的。郑大世把热爱的眼泪流在脸上,中国当下的知识分子把冷爱的眼泪流在心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