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红歌》重震 红潮又起象征什么?/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似乎沒有一个国家象中国那样,是一个拥有许多种京剧脸谱元素又杂混着其他元素的社会。
     在北京、上海及中国的每一个城乡,你能无任何障碍地看到过去100年的社会符号: (博讯 boxun.com)

    靠动物肌肉驱动的满蒙游牧部落款式的双轮牛、马车、汉的人力车;靠肌肉推动半机械的链条三轮车;尾部一路喷着呛人的黑烟,引擎比坦克还要震耳欲聋的墨鱼农用车;间插着精致的日本本田、豪华的德国梅兹德斯、粗犷高壮的美国悍马……。展现着一种贫富不一,各行其道的风景。
    
    一群群进城拾荒乞讨,灰头土脸的中原农妇,在城乡每一个垃圾箱和垃圾场来回转悠;那厢証券大厅里,一张张昂起的紧盯红绿大屏的脸,随着数据升降泛出不用的铮亮油光;一片片留着多少家庭记忆?
    多少代五味子故事的旧城小区,被官商一体安排的拖土机,象理发用的电动推子,轰轰铲平;森林般起拨的建筑物格形脚手架上,幻动着一行行苦命的蚁影;云那端是他们夜思梦想的一座座冠带空巢的村庄。
    象征人类最公正、最公平、最透明竞赛的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旗帜和宏大世博会契约,刚扯开铁幕霉烂的臭布,走进中国;那头一批又一批体内有着共产党前辈血统的太子们,用他们老子留下的专制遗产为通行证,在中组部的特别绿色优行通道上,赤裸裸地在全国人民的大眼前,变相公开复辟过去1000年最黑暗最专制的元、明、清皇朝,才有的依血统承继位高权重官职的无耻法统。
    世界每时每秒创新的词汇、字眼包括任何新思维,一进入国际互联网中国屏蔽系统的中央筛选枢纽,都得变成一堆支离破碎,身无完肤的“乱码”;全国的物化在疯狂的膨化。
    人的公民权大脑萎缩没有停止;国家宣传部为膨胀党资收入,各省在每晚19时至21时黄金收视率时档,用扩展人类贪婪本性的国家意识工程--轰隆的红歌、时髦的选秀、诱导一代人求富贪财的相亲、肉麻意淫大中华盛世繁华的名人访谈节目。传递着一系列共产主义唯物论和公有制理论的激烈对撞再革命前的火花。
    他莫非不是一曲曲《红歌》一部部用暴力滔天罪行的掩饰、亿万人亡灵、鲜血为悲剧要素集成《红色文化》悠然诞生、流行过的地方吗?
    
    清未贵族的院落和低矮杂乱的民居;民国时的仿欧小楼和中共大跃进时代的苏式青砖红瓦的筒子楼;文化大革命时期,绝对贫困又是公有制国家不能为不断膨胀的城乡人口,提供一席之地的尴尬下,人民不约而同的抢建、乱建、疯建、扩建的各式稀奇古怪低矮简陋的房子及这个期间,为安置象潮水一样进城的,其原藉几乎都是中国贫苦农村的共产党军人及军人眷属居住,军方和地方为他们快速建盖的简易楼,及还得为这些着军装象走马灯一样进城,进了城脱下军装就不想按原路回去的复员转业军人们建造同样简陋的安置房;有文化革命之后兴建的顶部去平复尖的稍有洋气的建筑;20CN.90Y起,各种现代泒主义亮丽巍巍的建筑群雨笋般出现。告诉现在写历史的人和正在关注中国的人:这一切不仅是典型的中国元素;不仅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结构解读、国民思维酱缸式的集中;也是中国古老专制社会制度,得益于人民不太追求人类普世价值--信仰而升级的赤裸展现。
    同时也是中国红色新可汗们,可以继续无任何实质约束暴富式地执政,得益于共产主义理论上的天敌--西方贪婪的资本经济在中国遍地驱动。
    毋庸讳言,他曾是《红歌》掠过的大地与天空。
    
    建筑是一部固体历史,一部用冰冷石料构建的随时向我们这个动态的世界,不断传递惨痛时代各种政治信息的历史。一部记录过去漫长岁月里,各种主旋律的声歌总谱。
    
    天安门红色墙基上的一个弹痕,与人民币图像叠影在一起的毛泽东纪念堂阴森的走廊?每日19时至20时对十四亿中国人精神大脑进行“洗澡、印染、雕刻、切割”的中央电视台高耸在云霄里的传播大厦顶端,象一把把思想脑外科锋利手术刀的巨型天线杆;上海提篮桥监狱高墙上的一排电网;林昭烈士的一缕枯发;为推翻专制,创建共和英勇就义的黄花岗石坊……不都是一个又一个令历史长歌的路标吗?
    他曾也是一首首连着时代脉搏的《红歌》走过的是处。
    
    《红歌》多么激进的旋律?又多么令人不能追忆!惯性使稍有一点正义心的中国人,难免不受长达近百年的中国悲壮历史电光之辐照。
    20世纪70年代后出生的年轻人,从来没有20世纪初至60年代出生的那几代人身上有经历腥风血雨的骨骼烙印;有印晒泅渡过许多红色激流的印痕。80后.90后这二代人会问:《红歌》究竟是什么?《红色文化》又是怎么会事?
    甚至会问:古今中外屡有解放了的红色奴隶,那么怀念黑色奴隶主闪电一般焰烈的鞭子?
    20CN10.20.30.40年代出生的一部分大陆中国人如酷爱《红歌》是因为他们多少粘到了专制利益及为他们能成为政权的一根鞭子一粒锋利的犬牙而光荣。
    那么20CN50.60年代出生,在几千万同胞因暴政而死亡的专制黑暗年代成长起来的这二代亿万小知识青年,今天己处的半土之君,他们中有不算少的人,兴奋《红歌》。及以薄稀来为楷模的中国所有甲央级、乙省部级、丙直辖市级、丁市县乡级的大大小小太子们,如此着迷《红歌》?
    在中国现今已拥有近几亿贫困无产阶级人口的干柴炸药国情升温下,久违的《红歌》代表人类最残暴的歌词、最龌龊的专制理念、代表中国共产党犯罪进程的《红歌》,代表解放无产阶级大众,一定得用暴力手段铲除一切剥削阶级的《红歌》?代表民族愚昧、奴性、国耻的《红歌》!你重现江湖的如此严重悖时?你别出心裁地吊诡复辟?你又来的是地是时?
    
    20世纪末的一个暑假,一群刚下火车赶到景区的旅游者们,在共产党原根据地---中国江西的井冈山脉红色旅游区一条山道上,透过雨后稀薄的山雾,惊讶地听到“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万众……一心!我们勇敢,我们奋斗!…杀向那帝国主义……”
    这曾是让旧中国天下没有什么财富的贫穷人民,最喜欢歌唱,又最容易根植灵魂的一首歌。
    歌声在绵延起伏群山中许多空旷山谷间轰鸣回荡……云山雾罩的淺色绿林里挑出一面猎猎飞扬的红旗……井冈山的坪子里又走来一支“红军”。
    这是一支由一班行将入土、风烛残年,早已退了休的老共产党人组成的怀旧式赤色“军队”。所幸的是,曾经的民国政府军剿共的枪炮声,早已这里绝了声迹。
    他们穿着事先仿制七十年前中国红军时期的灰色军服,胸部佩着文革时的毛泽东像章,军用挎包里装着毛泽东的书,唱着一首首《长征组歌》,精神气十足地在衣着鲜艳的现代都市游客身边,招摇而过。
    依旧保持这款灰衣、土布、八角帽、红五星装束,登车入城,转车回家。
    
    宇宙间凡有磁性的信息,是会自动吸引同类的。
    信息,任何的信息,如果没有了社会共鸣环境;没有了大众思维共性、情绪共振?她最多是一片击向水面上的石片,最多溅起几缕水花,不会象一把羽毛腾空飞起而消声沉入水底。即使在互联网的世界里也是如此。
    《红色文化》不是20世纪中国独有的东西,当然《红色文化》有连结《黄祸文化》12世纪高地蒙古人征服欧亚时留下的暴政遗产。20世纪以暴政为基础颜料的《红色文化》第三帝国有,俄国和共产党东欧、北越、北朝鲜、古巴有。
    
    今天,当年纳粹德国、红苏联所有的《红色文化》.《红歌》《帝国黑色文化》.《红色艺术》《红色经典宣传》早已寿终正寝,形销魂散。
    如果还有,即已搬进他们民族忏悔耻辱的反思大殿里,成为他们子孙后代,千秋毋忘的一口警钟。
    这些“红玩意”?被转形后,归依了民主普世价值的德俄民族,视为严重龌龊影响心灵圣洁的一堆“秽物”。
    今天,德俄二个民族的一些学者很惊讶?他们当年“红玩意”专制的徒子、徒孙、小学生—公有专制的共产党中国,一个在今天从心脏到身体己经完全资本妖魔化的国家,还以《红玩意》为体制文化的要素性符号,还以耻为乐!大行其道?
    
    谁打开了这只“红盒子”?有人会说:《红色文化》自文革结束,几乎蒙羞长眠了二十年之后,使其重新披星戴日,复辟上阵的另一个强大推手,是那届未经人民选举,由64屠夫、老汗王、下岗官员邓小平任命的中国新一届红色汗王--江泽民。
    
    我们不免从江时代政治年鉴中,解读出这样一个重要的情报:《红色文化》重出江湖,最初不是江泽民本人的建议。尽管他同中共所有元老、次老及习近平、薄稀来之类的太子党都对《红歌》有很深的情结。
    
    《红色文化》重新出笼的真正设计人,是为江泽民思想在理论的源泉上、世俗功利上、运用上,把舵、捉笔、操盘的贴身文化大总管王沪宁。
    
    王沪宁,1990年至2005年中共上海红帮里的核心CPU。进入上海红帮会前,为上海复旦大学法学院院长。
    复辟《红玩意》其中心目的并不是让这种与现实早己脱节单色的《红色文化》,重新颠覆现今的多色文化。那样做,显然会撬动中共统治本已摇晃的基础。而是为江泽民领袖执政地位,移植进一种,即有历史法统承继神经;又有国家体制驱动名正言顺的合法威权之源。用物理语言讲就是:为支撑中共继续执政,在己经很虚空的国家法统基础下,浇铸一套加固防塌的理论梁柱。
    
    这样做,不符合普世公认政治伦理学的价值尺度,是一种极令民主政治、令文明政制蒙垢的僭主政制。
    王沪宁之所以煞费苦心地为江泽民量身定做,这身汗王骨椎连着邓小平、毛泽东,延安、井冈山又回到上海一大遗址的O形红色汗袍,不正好是一个阿Q式最独特又亮丽、自恋、自欺、欺民的圆形光环吗?
    他要用《红色经典》作为江泽民O形王袍后面的一根尾巴。
    
    王沪宁知道:即使民主同人民心智绝缘,天下敬畏威权,不服僭主政治依旧是中华民族文化里的重要元素。如同西方《圣经》中国《史记》《唐史》《元史》《明史》《清史》《民国史》首章均有神权、政权、贵族人权起始承继的法统顺序。间载每一个王的政权来源;每一个王的功业与失败;每一个王的血统与生卒记录。
    王沪宁同上海红帮每一个帮主曾庆红、徐匡迪、陈良宇、吴邦囯、括江泽民都知道,江泽民有四大空白:.一、没有毛泽东、邓小平式的历史威权,这一点同胡锦涛同等。二、江泽民即不是民选的元首,也不是中共体制下靠长年排队、轮候、党内高层集体推认的领袖。三、没有领袖理论。他是一直是一个技术型官僚,从来没有撰写、发行、出版过,就改变中国,推动中国的现成理论书籍。这方面胡锦涛同江泽民又是同一排座位。四、他没有太子党老子---老一代红色可汗的血统。
    用《红色文化》这桶红色涂料粉饰江泽民政权,即一次性粉刷,遂可解决上述四大空白。
    在王沪宁的策划下;江泽民的拍板下;中国的戈培尔—刘云山令中宣部的运用其掌管着全国的宣传机器,亦步亦趋地向全国人民感官能接触到的地方,喷洒《红雾》。
    也向中国执政舞台上,无以计数的体制内受保护的腐败官员身上,喷抹了一层掩饰丑恶贪腐的红色油漆。
    使得这个贪婪庞大的政治红色水蛭生物链,更加胆大,愈加为所欲为地用免受任何媒体监督、人民监察的特权,大肆洗掠、盗窃、占有、受贿、挖掘国家和社会财富。
    《红色文化》遂成为保护这个邪恶专制政权的护身符。遂也成为变不离宗,重新升级的共产党新文化。
     任何事情及物质,都有二极甚至多极现象。如同一枚硬币有其正反二面。王沪宁没有想到推广《红色文化》的核心恶果。
    有东方共产党专制红色血统,不等于拥有欧洲古老的贵族灵魂和绅士道德。
    王沪宁.文革期间初中毕业,留在上海。原本应同所有普通市民子弟一样,上云南江西山造田摘茶,下苏皖龙江乡扶犁种田。
    王颇精明,称病躲过上山下乡运动。其后身体出色结棍。
    文革结束时,在权势安排下,以工农兵学员进上海一所大学学习法语。
    王沪宁留学过美国,精通法语,会英语。熟悉西方政治学尤其精读过马克思《资本论》。是中国知识分子高级犬儒的领军人士。相当于明清皇帝身边的大学士。
    王沪宁绝对没有想到:即然1949年前的《红歌》《红色文化》,对共产党鼓动人民推翻中华民国治时的官僚资本封建社会,起到不可或缺的强大精神驱动作用。那么,《红色文化》《红歌》对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叶共产党统治的官僚资本专制社会,一样有强大精神瓦解力的作用。
    二者不同的地方是:1949年前的蓝色国民党是大力清剿红色共产党的《红色文化》的。“蓝党”视共产党“红歌”对其政权和社会是一种危害。
    而江泽民时代竟然出现:把一首首思想主题,歌句一直定义为颠覆一切官僚资本专制社会的《红歌》《红色文化》,重新由上海红帮,北京红党,推向今天这个充满焦虑、火药、民怨、分裂的社会,对号入座地引向这个由共产党执政的超级官僚资本专制社会。是一种无知产生的臭棋、险棋、死棋。
    有人说:老江,干的好!博士王,多妙的点子。
    《红色文化》很有可能聚变成紫色文化,引爆中国体制内积聚太久的总危机。其己经为中国近二亿人口的80后.90后青年注入了:早期共产党人勇敢革命、血性造反、前赶后继、砍头只当风吹帽的红色驱动。
    
    很快,源于北京,兴于湘赣陕,迅速漫延到全国各地的《红色旅游》《红色文化》《红歌》《红色记忆》形成了一股对现社会制度进行反思与现社会现状予以严肃异议的浪潮。
    
    2007年甫抵渝上任的薄稀来第一件事,就是命令全重庆地区的一千多万人民大唱红歌,并亲临多个大型公场所、重庆卫星电视台带头高唱《红歌》,遂在中国西南掀开了《红色文化》复辟的新运动。
    
    一股炽热的红色信息流,迅速流经湖南江西、陕西;同时一路高歌覆盖北京。
    让北京城里一群七老八十、气若游丝的红色老头和他们身前左右一帮“还是咱们自己的孩子最放心”的太子们欣喜若狂、手舞足蹈、相互传告:哥儿姐儿们!快快行动起来,继承革命前辈开创的红色江山,再奋勇前进。
    
    红歌使得毛泽东孙子毛新宇扛了几年的大校军衔晋升为少将。
    红潮使得北京及全国军部各省位上的“咱们的孩子”太子大员们纷纷加官晋爵。
    胡锦涛以为这样做,即可怀柔一干老臣及老臣的旧部,又可使招纳中国的太子党,成为拱卫红色政权的红色禁卫军。也可以加固他执政的基础。毕竟江泽民还有1949年前的一羽红色经历,其因有个革命元老的叔父江上青,他身上多少还有半个太子党的血统。这二个红色记号,胡锦涛是白板一张。
    
    胡锦涛逐渐看到另一个显然让其头痛的麻烦。随着胡锦涛特予太子党的各个高权重位;随着太子党同时多腿脚踏上海帮、小平帮、毛家帮的船,胡锦涛执政的基干力量的团帮,受到越来越严重的挤压。他似乎依旧没有深度思考过,他现在执政的外挂大脑,号称:昔为江“轴心”后为胡“文胆”的双面鹰王沪宁,先经江泽民之手复辟的《红色文化》。后由胡锦涛续推的《红色宣传》究竟是利大?还是弊大?
    
    这一切并不影响太子党们借杆子上攀,变本加厉。
    2008年起《红色文化》《红歌》《红色回忆》《红色影视剧》尤其是表现中共早期武装革命、解放战争、建国初期的剿匪、反间谍运动的电影电视剧……潮水般灌冲人民大脑,印染民族的思维。
    其炽盛之风,节奏规模,远甚于江时代。
    有人说:中国多走一步,象朝鲜;再走二步,象文革才有的红海洋;如果再向前跨一步,就是21世纪的198964红广场。
    
    2010年伊始,危机四伏灾害乃频的飞雪中国--北京、天津、武汉、上海、长沙、西安等市,又刮起了一次比一次更轰隆隆《红色文化》的沙尘暴。
    人民网、新华网、新浪网、凤凰网、TTCV等,均以不亚于1949年10月1日红歌奏起,领袖登高,人民站起激情兴奋的溢美之词,实况转播、报道由200多名将帅子女组成的《红色将军后代合唱团》在北京表演。
    
    其后一路跟踪报道《红色将军后代合唱团》在全国许多城市进行高分贝高规章的演唱。
    所到之处,地方党政军的达官贵人、文化名流、富豪大款纷纷响掌捧场,中央、省、市、地方的各路红色媒体喧嚣报道:“父辈的歌曲我们唱…”我们来了……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你的光辉思想永远在我心……继承传统,巡唱红歌……
    
    一石击水荡起千环波纹;一道电光开启天下联想;一杆红旗之示范,引得中国大江南北每一城市,都出现民间自发的《红歌团》。
    
    是君在WWW键入“红歌”二字,相关的与扩展有关红色文化和红歌的内容、报道、帖子成千上万。
    黎明太阳初升之时,几乎在中国城市里每一个晨练中的公园,都能听到有人/有一群快临界朝拜马克思的老人们,在高歌红歌甚至高展毛泽东文革时代的忠字舞。
    
    《红歌》真的代表时代吗?同金山屈起,道德泻地,灯红酒绿,欲火泛滥、谎言横行、官腐盗起、贫富殊悬、纲伦皆溃的今日中国比,三十年前在毛泽东时代十分流行的《红歌》,他的出现代表三种坐标:
    1、太子党用大唱《红歌》方式,告天下人:我们是缔结红色中国的共产党血统后代。
    2、人民希望把社会再翻转到1949年后三十年。即人民希望复辟共产血腥暴政。
    3、用主旋律强调红色暴力恐怖的《红歌》声浪,恐吓中国境内拥有近十万亿人民币私有财富的这个新权贵群体,加速移民西方。让祖国更红更穷。让西方越白越富。
    
    我知道,大江南北中这个大唱《红歌》的群体,是一个灵魂心律不齐,绝对踏空了时代,邪善不明,黑白不分,冷酷无情的群体。
    他们中有许多人的家族前辈在1949年至1976年间,被大兴《红歌》下的共产党运动迫害至死。《红歌》是那个时代永久的耻辱。
    
    从善的伦理上讲:被害者家属的后代、亲友应该知道:《红歌》令逝者冤魂不安,后人蒙羞,民族浸耻。这是中华民族在21世纪第一块创新的原罪。
    20世纪有近一亿被共产主义制度迫害至死的亡命,还在《红歌》暴力催命曲的制度下含冤躺着。无数在冥界里,含冤游荡的灵魂,他们需要听到的绝不是歌颂屠夫、羞辱逝者的《红歌》,而是基督教的圣歌和哀乐进行曲。
    
    走遍天下,你问问全世界几千万以色列人中的每一位,他们会在德国及世界任何国家大唱第三帝国纳粹的《黑歌》吗?
    他们会忘记他们600万同胞如何惨死在集中营的机关枪下…瓦斯炉里的万年不去的族耻吗?
    
    在波兰,那一个波兰人及外国人如果敢在卡廷森林里高唱《斯大林之歌》《苏联国歌》,他肯定会被波兰人暴打一顿,再送警察局控告他。
    
    在今天的俄国,几乎沒有一个俄国知识分子,会到古拉格群岛那样的当年共产党劳改营遗址上,高唱前苏联的《党歌》《红歌》。
    
    在台湾,三千多万自由台湾人括1949年前从大陆过去的新台湾人。有谁敢在2.28事件纪念堂高唱国民党《蓝歌》?有谁敢在国父纪念馆前的中正广场高唱共产党的《红歌》?
    
    在印度,同样有谁敢冒犯国家伦理,在甘地纪念堂里大声高唱英国的《王歌》《吾王至上》?
    
    假如美国政府破例邀请中国“著名”的《红色将军后代合唱团》抵美访问,OK?这群由民族内战红色大刽子手们的血统后代组织的团体,敢在纽约自由女神像下;敢在华盛顿广场、百老汇大剧院,在合唱背景配上井冈山叛乱、一路烧杀抢掠的长途逃窜、南泥湾大种鸦片、国共内战、建国初期二次大屠杀、大饥荒及文化大革命的天幕画面的平台上,雄纠纠声壮壮的公演吗?
    
    在中国,竟屡屡出现以元首胡锦涛、重臣刘云山、习近平、薄稀来为楷模,率天下亿万红民大唱革命《红歌》浪急声高的国家主旋律。
    强烈鲜明地导航着一种:永远不忏悔1921---1976红色岁月的滔天大罪;永远高分贝地羞辱从1921--2010八十九年期间,一切为中国人民的民主自由事业及其他们的子孙后代幸福,奋斗牺牲的人和在此期间惨遭专制迫害至死的所有遇难者。也羞辱一切活着的中国人。
    
    《红歌》现象是一种比阿Q式的麻木、无情、愚鲁,更令正义人民厌恶更令人恐怖的一组症兆。一组从一部分民族的骨髓里,透出来的一种肮脏、龌龊、邪恶、无耻、奸诈、冷血的社会现象。
    20世纪1921年代起至1976年止中国陆续诞生《红歌》是个啥玩意?我们得给这罐有着止痛、欺骗、自恋且有兴奋剂的“红药水”依时顺作一个排列。
    
    第一罐《红药水》时代有效期始于1921年至1927年。中有中共建党,组织全国农运、工潮,与国民党合作进行北伐的舞台背景。
    
    第二罐《红药水》政治有效期为1927年至1937年。内有中共武装起义,正式组建叛乱军队,在民国政府军政管理薄弱的地方,组建根据地,进行刷新历代绿林残暴记录的杀戮、抢劫、撕票、绑架、恐吓…1934年底被剿北窜至陕北延安的历史场景。
    
    第三罐《红药物》的适用期是1937年至1945年抗日战争时期,1945年至1949年国共三年血腥内战时期的是时布景。
    
    第四罐《红药水》的特效期从1949年起至1966年,这十七年是铁定的共产党暴政最猖狂、最失控,人民大规模死亡最多、《红歌》频繁出炉的一个时期。中有大镇压、土改、公私合营、人民公社、大跃进、反右、大饥荒的历史舞台真实投影。
    
    第五罐《红药水》高效期为1966年文革爆发至1976年文革因毛泽东病死,其妻江青及三个政治铁杆盟友被捕结束的十年。中有中共党理论基础彻底崩溃、红色文化超级泛滥、亿万国民素质,随着中国传统道德文化一程连一程的解体、《红歌》井喷式出现,盛行中国的历史画面。
    《红歌》即这五罐《红药水》是什么?即:
    把颠覆中国人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宪法民国政府行动,说成革命。
    把几亿贫苦工农说成是民国的奴隶,未来共产党民主自由新中国的主人。
    把民国政府领导的、由中、美、英、苏四国为世界反德日意法西斯联盟的合作下、支付了几百万民国政府军将士生命和千百万人民生命与几千亿财产的悲戚勇敢的抗战胜利,说成是南京和重庆的中国政府,是在延安的共产党中央直接领导下的中央政府,共产党有效法制地盘不及民国中央政府百分之一的延安叛乱的中共政权,才是中国八年抗日的唯一领导;
    把令中华民族生灵涂碳了八年的一场战争浩劫,公然说成是共产党壮大发展的时机;
    将利用苏俄强有力支持,把战后重建、休养生息的人民梦想打的粉碎的国共三年大战,又说成是毫无红苏联主子支持成分的“小米加步枪”的世界奇迹。
    把用武力同联合国对抗后,遭遇严重挫败,囯际制裁的韩战,说成是保家卫国。
    把五十年代初的史无前例大屠杀、人民公社、大跃进、总路线、大饥荒、毁灭国宝文物传统文化、全面镂残人民思维大脑的文化大革命均说成:万紫千红光荣、伟大、正确…一片鶯歌燕舞意气奋发……
    
    有一个历史不容改变的事实,恐怕连包括胡锦涛的共产党中央及所有人不能否认的是:
    20世纪中叶,在大陆的中华民族每一次遇到最黑暗、最悲惨、最残暴的自残中,都紧密伴随着《红歌》的出现。
    《红歌》几乎成为引领中国每一次政治运动发起的号角,每一次腥风血雨的阶级斗争运动的主旋律。又是承启下一次新运动的《红歌》唱片转换器。
    
     大镇压时的几百万前政府军政人员,就是在一首首《红歌》的高奏之下,走向刑场……
     20世纪50年代初,,《红歌》使得中国几亿个刚有了私有土地契证的农民,窃笑自乐了没有几年。《红歌》又逼中国农民把土地,全部送给发证机关的共产党,至今也没得讨回。
     几百万中国知识右派的悲惨经历,大饥荒中几千万因制度造成缺粮活活饿死的中国人,国家象一缸肮脏大酱反复搅拌、折腾了十年的文化大革命中,数不清的凄惨故事,都在《红歌》高歌、伴奏、走过的地方发生。
     如同希特勒时期600万犹太人先后走向死亡;斯大林暴政期间无数斯拉夫人及各族人民大规模死亡前后,都在洪流般澎湃的《黑歌》《红歌》推进下出现的。
    
     记得有人说:文革后一直在痛苦忏悔中挣扎的作家巴金先生,他死前大力呼吁中国人民忏悔,中国文化中要急需植入西方文化中对恶的忏悔元素。
    
    有人称:一个长期没有对罪恶反省、忏悔的民族,甚至莫视同胞任由制度屡屡迫害而依旧嘻嘻哈哈的族群,是这个国家灾难之源,是这个民族高悬积累在社会顶端不流动的,随时会崩塌的历史伤痛与罪恶的堰塞湖。
    
    《红歌》《红色文化》《红色影剧》《红色回忆》象太平洋一团团暖空气,迅速扩现的《红歌团》,五花八门的红玩意元素象国际体育禁用的《类固醇激素》铺天盖地刺激人民的感官。
    播撒着一粒粒红色种子。
     仅仅是一粒种子,假如没有历史的土壤、国情求变的气温、文化正义的营养、民俗大爱的湿度、民族仁义的凝聚力、普世价值的阳光,这关键的六要素,种子是不会发芽成长的。
    毋庸置疑的是:这快要了共产党命的中国六要素,恰恰一样不少地出现在我们的社会中,她甚至还多了一个可怕的酵素---人民深痛恶绝共产党无所不在的腐败。
     其实,种子早于198964己经在大规模,大范围快速发芽了,万分缺憾的是:这关键的六要素中,起码有三个要素还没有完整到位。一场可歌可泣悲壮的民主运动,遂以当局的屠杀镇压而画上句号。
    说的更准确一些,应称画上暂停的符号。他民主的心脏没有死,他自由的灵魂依旧在。
    种子在今天又开始萌芽。中国关键的六要素,加催化质变的酵素,己经完整到位。蜂拥而来的局部社会各种各样的冲突,令当局如坐针毡。
    
    大的西藏事件、新疆事件、瓮安事件等,到小的单车侠,杨正刀、拆迁事件,唐“火焰”等太多的事件,印证《红歌》所咏:“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
    多年强制灌输红教,并通过《红歌》《红色文化》培育的80后.90后体内的红色酵素开始膨化。过去只有在共产党《红色影剧》中才能看到的大规模农潮、工潮惊现在今天的中国。
    一只只看破“红尘中国”的红蜻蜓,从共产党制度敌人的血工厂—富士康产业大厦上,飞扬而下……
    一个又一个不同城乡的被拆迁妇女、老人、壮汉、老妪怀抱自尽用的汽油罐,煤气罐,高悬红旗,朝前来暴力拆迁的政府杂牌军勇敢走去……
    
    《红歌》曾让他们热血沸腾,今天《红歌》元素一样激励他们用生命保护生命最后的一丝尊严。
    一股工潮、农潮在亿万互联网民的声援下,又循着当年北伐的路径,由广东北西二向推经湘、赣、闽、浙,进入长三角……
    先是深圳一些台资厂员工上街抗议;续接广州中山本田汽车组装厂工人罢工……复延至长三角的外资厂工人起事。
    共产党的犬儒学者们总喜欢给每逢危机的大老板以“红色大麻”吸。“没事的好对付!”他们告诉共产党大营里的红色可汗们说:那些年轻的工人们,不过就是想要多几块钱吗?咱们多开几部印钞机就可以了。
    他们又搞错了!试想,这些孩子难道仅仅为了区区几百元钱吗?
    那些可怜且勇的“红蜻蜓”,为了抗议社会严重不公,带着社会残酷具实,同共产党从幼稚园起就一路给他们输送的红色文革价值观,心灵上产生巨大裂口,从中国《红歌》飞扬的高空飞了下去……
    象征什么?又意味什么?
    《红歌》有言:“中国人连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
    当一代又一代人自然知道:一个人和一个群体与生俱来的生命尊严权、不可被剥夺的公民政治产权远远比加薪更珍贵更重要,这便是《红歌》宗旨:压迫人民的红色王朝就快倒塌了!
    
    
    (OFF)
    
    亚笛多星
    2010年6月17日北京时间21时45分.于中国.杭州.钱塘江寓所搁笔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降服伊朗、围猎朝鲜:看美中核心价值的巨大差异/亚笛多星
  • 跃动在上海世博会上的“行为艺术”/亚笛多星
  • 中国外交:凌乱的红帆与航舵相悖的哀叹/亚笛多星
  • 九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百年留学:日俄美在三次改变中国大潮中的影响/亚笛多星
  • 七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二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六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四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一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2009春节晚会有关大陆与台湾的政治相声/亚笛多星
  • 大陆有关台湾的十个政治笑话/亚笛多星
  • 大陆有关台湾的十个政治笑话/亚笛多星
  • 震荡的台湾 民主的伤寒/亚笛多星
  • 由天安门广场的金条评:季羡林的“红卫兵秘书”/亚笛多星
  • 中央允许各省举债能阻止地方财政的破产吗?/亚笛多星
  • 余杰打雷:莫将罪犯当英雄,杨佳可比希特勒 ?/亚笛多星
  • 读曾节明《评陈云一文》有感增补:陈云勤读 邓小平腐化/亚笛多星
  • 由矿难尸体上的红包 听汤若望四百年前对中国人良心的忧言/亚笛多星
  • 三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