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奴隶主们的“严打”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博讯有消息说,中国公安部6月13日部署为期7个月的严打,6月14日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被警方非法骚扰、拘押,15日北京NGO活跃人士苏雨桐被警方非法抄家、拘押,同时热心于救助访民的刘德军被从家中带走并遭暴力殴打……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也以《北京“严打”开始 端午节先对维权人士下手》为题,揭露警方半夜对刘德军进行抄家和绑架,用板凳等物品殴打他,之后又用车将其带到京郊山中丢弃,扔掉了他的手机,威胁他若回北京就会要了他的命……
    
    原来这就是“严打”。这是典型的执法犯法,是赤色恐怖的进一步扩张和蔓延。维权人士竟成了所谓“严打”第一波暴力冲击的目标,这让我想到艾因·兰德所说的那句话:“这是人类历史上由野蛮力量控制的最黑暗的时代。”
    
    在中国人的惯性思维中,“严打”往往等同“打黑”。执法犯法,这里面所折射出的社会黑暗,莫过于此。带有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执法犯法,给社会安全感所造成的破坏,莫过于此。这种病态“严打”的本身,首先就该严打。
    
    党国“严打”的矛头指向的不是打击犯罪,不是有效捍卫国人的合法权益,而是“先对维权人士下手”,这也符合伪“和谐社会”的一贯做法,暴政要的就是百姓不辨菽麦不主张权利,甘于受压迫,受凌辱,受杀戮,受掠夺……
    
    这个新型的奴隶社会有了奴隶主们的嗜血成性,也就有了这般病态“严打”的开端。在这7个月的“严打”中,中国的维权人士将更加举步维艰,中国冤民将更加走投无路,杀害我孩子的凶手也还将逍遥法外……这是可以想见的。
    
    维权律师倪玉兰以及热心于救助访民的刘德军等人首当其冲,成了“严打”对象,盖因他们受社会良知驱使,其所作所为对奴隶主奴役民众造成不同程度的阻碍,使其奴役得不能更加得心应手,就此遭到奴隶主们“严打”报复。
    
    这种打着“严打”幌子,以暴力为主要表现形式的群体性报复,不但是在公然向相关国际公约和国家律法宣战,而且是在公然向人类社会的良知宣战,向普世价值宣战……政坛群丑甜美表述的后面,再次默许了这样的耳光响亮。
    
    海外同时有传媒报道说,著名艺术家艾未未表示:“事情是这样的不可思议,我们原道开车60公里去寻一个被国保在深夜中甩出去的手机,找到它静静的呆在深山道旁一片草丛深处的乱石中。要下雨了。”是啊,“要下雨了”。
    
    面对奴隶主们的“严打”,面对令人发指的暴行,不只天公要泪如雨下,相关国际公约和国家律法也得黯然垂泪,整个人类社会都得黯然垂泪!法西斯主义的新变种在一个名叫中国的村落内肆无忌惮至此,全人类为暴政而蒙羞!
    
    写于2010年6月17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433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廖祖笙:一边丧尽天良一边表演仁爱
  • 廖祖笙:胡温在日本面前国格沦丧
  • 廖祖笙:胡锦涛的海外巡演“成果”
  • 廖祖笙:“影帝”温家宝又赴河南演出(图)
  • 廖祖笙:工潮蔓延势所必然
  • 廖祖笙:不要成为末世极权的殉葬品
  • 廖祖笙:官逼民反何时了?
  • 廖祖笙:胡锦涛“带来地动山摇”
  • 廖祖笙:请温家宝进铁笼与狗同住
  • 廖祖笙:从共产党到“共抢党”
  • 廖祖笙:李鹏日记应该是真实的
  • 廖祖笙:“六四”与你息息相关
  • 廖祖笙:杀警察,杀妇孺,杀法官……
  • 廖祖笙:两国首脑辞职凸显共党无耻
  • 廖祖笙:救救“病危”的胡锦涛
  • 廖祖笙:“胡温腥政”播种仇恨
  • 廖祖笙:全总马后炮和空炮齐放
  • 廖祖笙:同时自杀的还有共产党
  • 廖祖笙:扭曲的国格、党格和人格
  • 廖祖笙: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
  •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