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托起自己、坚守正义,用你我的行动来翻转六四----新西兰“六.四”21周年研讨会上的发言/伊娃(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2日 来稿)
    托起自己、坚守正义,用你我的行动来翻转六四----新西兰“六.四”21周年研讨会上的发言/伊娃
    
    托起自己、坚守正义,用你我的行动来翻转六四----新西兰“六.四”21周年研讨会上的发言/伊娃


    
    【作者:伊娃】
    
    我怀着沉重悲愤的心情,来参加“中华民主联络会”在《新报》编辑部举办的这个“六.四”21周年研讨会,也很欣慰能够见到这么多仍然继续关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同胞和朋友们。请允许我从回国观感谈起。
    
    一
    回国对国情的感受:最近我因家人病重回国,在国内两个月的耳闻目睹,使我感到国内状况越发严重地恶化了!因时间有限,仅提及几点:
    
    1,野蛮拆迁是国内百姓面对的最大侵犯。政府与黑社会相勾结明目张胆的使用暴力,将人打伤致残极其普遍。可怜的百姓气极无奈点火自焚,竟被地方政府定性为暴力抗法。拆迁自焚已经发生在江苏、成都、东海、上海等省市。当地官员们竟然公开发话:“死了也白死!”在近三年发生的八起拆迁自焚和活埋案中,的确无一名地方首长受到问责和追究。
    
    2,飞涨的房价使民怨沸腾!年轻人感叹“前辈们抛头颅洒热血的为我们打下的江山,每平米均价超过了2万5。”政府口口声声高喊抑制止房价,可他们恰恰是最大的获益集团。
    
    3,四月中青海玉树发生强震,其损失大于汶川(国家公布的汶川大地震损失是8400多个亿)。政府之前封锁灾情预测、之后黄金抢救时间无为。这都不说,仅看官方公布的救灾拨款就令你心绪难平!当局规定:地震中每丧失一名亲人,其家庭可获8000元人民币抚恤金;当地居民每天可申请10元人民币的生活费和150元的一次性安家补贴(150元!你就是买塑料布搭个窝棚这点钱也不够啊)。中央在震后向玉树发放了两亿元紧急救灾款,这正好是60周年国庆北京摆放鲜花的费用。中央许诺今后向玉树调拨90亿元的重建基金,就说这90亿能够兑现,相比撑门面的上海世博会已经投入的4000个亿,仅为2%!
    
    4,对访民肆无忌惮的迫害:安徽赴京上访女子被驻京办看管人员暴力强奸、5月辽宁访民在北京南站被保安活活打死。我在北京的住处比邻某地驻京办,气派的大门口日夜停满了警车,都是用来抓捕访民的。20多年来不断升温地公开迫害全国各地走投无路的访民,堵塞了政府容许的最后通道,“繁荣富强的中华”每时每刻制造着千千万万只有死拼的绝望人!
    
    5,对律师的严控打压:今年初中央政法委对全国从业律师开展了“警示教育”,使律师依法执业的权力受到严重的威胁,律师的生存环境呈恶化趋势,那些敢于声张正义的律师不仅被吊销执照甚至被判刑。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6,窒息言论自由:现在国内一切媒体对不同声音的封杀到了不顾脸面、为所欲为的地步。
    
    7,临行前频发的屠童事件举国震惊:在短短不足两个月时间里,中国接连发生了7起针对校园儿童的血腥屠杀,共计死亡19人,伤残63人。
    
    人们在网上呐喊:“这是近期最重大最突出的事件,它太大了!背后的东西太沉重了。行凶的当中有医生,也有教师,这些职业都是养育和扶持生命的,最终他们却反过来对幼小无辜的孩子下手。”
    “为什么是孩子?孩子是这个社会中最弱小、最脆弱的。强者抽刀向弱者,弱者抽刀向更弱者,弱肉强食,这不成丛林社会了?!”
    “从这些恶性事件中看到全社会的绝望感越来越严重了。”
    
    二
    中国为什么会走到今天----源于“六.四”:一位令人敬重的学者(王德邦)回忆道:“记得八九年那场血腥屠杀事件后,就有人跟我说过‘这场屠杀,杀的不仅仅是学生、市民,而是杀的中国对现代文明的追求、杀的中国社会的责任与正义!这场屠杀使中国的价值颠倒、是非错置,从此社会将正气不彰、邪恶横行,中国整体性灾难为期不远了。’这种预见现在为二十年来的历史所明证了。”
    
    六四成为中国现代史的大拐点,中国从此坠入深渊。(以下论述有的来自我所读文章的摘录,借用别人的语言表达我的思想吧)
    
    “六四后,各种形式的屠杀蔓延开来----用权力强奸法律屠杀正义;用权力掠夺财富屠杀公平;用利益阉割学者屠杀良知;用高压钳制媒体屠杀真相;用财富收买商人屠杀诚信;用金钱腐蚀医生屠杀爱心;用谎言培养学生屠杀真理……今天,面临转型的中国,给世界、给历史留下了最怪诞、最堕落的绝版标本。”
    
    “今日每天发生的灾难都是八九六四灾难的延续。今日每天发生的灾难都与六四问题没有得到真正解决有关。”
    
    三
    纪念六四的意义:“六四早已成为一种符号,一种象征。回忆‘六四’、纪念‘六四’虽然有时是痛苦的,但它能打破专制的堡垒、唤醒正义的力量。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共害怕人们纪念‘六四’,而一切爱好自由的人们都纪念‘六四’的原因了。”
    
    “六四是中国当代史上特别重大的事件,客观地梳理六四事件,将为深入理解当代中国经济、政治和文化现象提供钥匙。”
    
    六四,在这个不能忘记的日子里,全世界许多国家每年都有为之举办的纪念活动。
    
    上周我从网上看到香港民众在暴雨中游行,抗议香港警方扣押民主女神像和六四事件浮雕,他们高举标语:“毋忘六四薪火相传平反六四坚持到底!”昨晚,香港再度举办烛光纪念晚会。主办单位支联会估计,今年的参加人数与去年20周年时一样,有15万人。香港警方公布的参加人数,比去年激增了1.8倍。一位年轻人愤然地说:“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因为我们对这个政府很失望。我们没有份儿参与,也没有份儿挑选,唯有向他们幕后的真正权力来源——中央政府跟它说一声:我们受够了!”昨夜与大陆唇齿相依的香港,烛光波涛、气吞山河、同悲同泣、惊天动地!
    
    相比香港同胞21年来的万众一心同仇敌忾,我们新西兰这里简直是个世外桃源。几年来我看到的仅仅是《新报》和《大纪元时报》的坚守。我和家人昨晚参加了六四纪念碑的烛光悼念会,今天我们又来参加报社举办的研讨会。我们来到这里,不仅是追忆哀悼,更重要的是相互鼓励----在今日中国严酷的环境里、在新西兰遗忘冷漠的状况下,如何坚守正义?
    
    四
    坚守的意义:胡平指出:“所谓坚持正义,不能只是消极的洁身自好。如果我们仅仅是不对别人做出不正义的行为,那还是不够的。如果我们在非正义面前保持沉默,那等于是纵容非正义,那本身就是非正义。坚持正义必须是积极的。我们必须用正当的方式去反对和制止非正义。不消说,在今日中国的环境下,坚持正义是相当艰难的,但是我们仍然要坚持,因为应该、因为必须。”
    
    是的,坚守正义是我们肩负的使命。但是每天,面对中共66个亿(美元)对海外媒体的打压收买(这里《936华语广播》的《美国之音》被关闭了,电视转播的台湾的时事评论被取消了),面对比比皆是固守被洗脑、甘愿为中共做喉舌、对祖国同胞置若罔闻的大陆来的父老乡亲们,你会强烈地感到在这海角天涯的新西兰,对抗正义的力量比国内更顽固更强大!在这天堂般的国度里,华人社区却是满目荒芜!为此我常常感到孤独、弱小、被边缘化;常常在苦恼中挣扎;在艰难的探究中思索“我该怎么办?”
    
    中国人有句挂在嘴上的名言:“退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不难,太容易了!但是,我面对的最大障碍却无法克服,那就是自己!退回去享受生活----新西兰壮阔的海滩、明媚的阳光、清新的空气、美好的福利,人生一世如果仅仅是享受生活,对于我等同于做行尸走肉。这是对自己的背叛,这会使我更痛苦!
    
    我的良心受上帝约束。坚守正义,这是我不得不做的人生选择。
    
    当我软弱时我会想到这个时代所熟悉的那些人群:50年代末300多万被划为右派的阶下囚们,在近20年人生最光鲜的时光里,他们经受的不仅是家破人亡还有全社会包括自己骨肉的唾弃,他们坚忍地承受了;那些一夜间失去独生儿女的天安门母亲们,20多年来在政府的无情逼迫和人们的冷漠疏远中恒切地坚守着为人的权力;还有那些至今关押在黑牢里的法轮功学员们,十多年来他们日夜忍受着当今最暴虐的残害,他们却依旧坚守着信仰;与他们相比我所经受的算得了什么呢?
    
    五
    坚守之力量源泉:徐贲在《人以什么理由来记忆》一书中说:“在恶特别猖獗的时代,抗恶是否还有可能?抗恶的最后一道防线应该设立在哪里?最后一道防线就是他自己永不停止的思想。”
    
    因为思想是良知的前提,因此不独立思想则肯定会失去任何抗恶的可能。那就让我们运用自己的心灵去感受这个世界,运用自己的理性来评判这个世界,以“我比痛苦还要强大”的气魄,以骄傲的反抗来积极地生活,在世界的公共生活中体现我们生命的真正存在。
    
    既然这个世界唯一可能的希望在我们自己的身上,那就运用内在的眼睛,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从内部来熟悉自己,稳住自己,掂量自己和托起自己吧。记得哈维尔曾说:“如果你把自己视为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所有奇迹里最伟大的一个,能够分担整个国家和群体的责任,那么你就有期待的理由了。”我相信我们是上帝特别锻造的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做光做盐、做荒原中的劲草、做夜空中的晨星。
    
    六四,让我们在这里相聚,在这里加油;
    六四,让我们从这里出发,用切切实实的行动使明年的今天我们坚守的力量更壮大!
    
    伊娃
    2010.6.4.新西兰
    ===============
    
    资料来源:
    哈维尔:《政治,再见!》
    徐贲:《人以什么理由来记忆》
    穆华黎:《荆棘中的火焰》
    胡平:《大鱼吃小鱼,小鱼吃……》2010.5.21
    余杰:是从“六一”到“六四”,还是从“六四”到“六一”?
    王德邦:“屠童惨案”频发是中国社会整体性危机暴发的表征
    朱欣欣:那场屠杀为何在继续?
    崔卫平、丁东等:知识分子和这个国家的下一代 2010.5.15
    崔卫平:你的腹中有一千道光芒 2010.5.19
    熊焱:回忆的力量加行动的力量 2010.5
    大纪元时报:中共政法委开始打压律师界 2010.5.14
    BBC中文网:“六四”21周年,15万人再现香港晚会
    等等 _(博讯记者:草虾)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静芝:审丑时代与六四“平反”
  • 陈维明“六四”雕塑测试香港“一国两制”/晨光
  • 纪念六四,义不容辞/ 宋萍萍
  • 兰倩:我看六四
  • 陆祀诗歌:悼六四(三首)
  • “六四”21年的中国成了“高压锅”/严家祺
  • 格丘山: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 纪念六四/林泉
  • 冯正虎:毋忘六四,推进政改
  • 纪念“六四”21周年:我推荐《天安门对峙》/王军涛
  • 六四屠杀灾难深重/网而论道
  • 六四:散步纪念明天/陈惠娟 赵景洲 (图)
  • 六四21週年,提出反對民眾使用暴力二原則/張三一言
  • 杨恒均:纪念六四,向中国的知识分子致敬!
  • 望魂台——为“六四”死难者而作/吴嗣瑜
  • 勿忘“六四” 早日释放刘晓波/罗金龙
  • 六四给国人带来了什么/王学勤
  • 廖祖笙:“六四”与你息息相关
  • 王德邦:“六四”二十一年后谈是非
  • 被迫推迟的祭奠——访“六四”难属黄金平
  • 吴仁华发起“寻找六四军人” 吁群起揭秘事件真相
  • 北京南站访民实拍:六四前和六月八日晚(视频)(图)
  • 众网民热议李鹏“六四”日记
  • 视频:六四当天,访民上车去马家楼和访民天安门入口被截
  • 外媒揭秘:六四期间哪些解放军将领抗命
  • 李鹏六四日记的出版价值(图)
  • 封从德:苏联档案解密,六四天安门死3000人(图)
  • 六四前后实拍:天安门伞兵消失,戒备仍严(视频)(图)
  • 孙文广:赵紫阳要走宪政道路——纪念六四21周年
  • 六四21周年西安多位异见人士“被旅游”
  • 北京当年八九参与者纪念“六四”21周年(图)
  • 中共镇压微博六四言论(图)
  • 李鹏六四日记出版, 卸责邓小平,频为自己辩护(图)
  • 李鹏六四日记出版始末 鲍朴出版,要给李鹏版税(图)
  • 蒋彦永为六四拍案而起 温家宝留弦外之音
  • 视频:南站访民喊口号,还唱“共产党好”六四被清空(图)
  • 中国异议人士在被监控中悼念六四
  • 李鹏六四日记力图撇清责任:邓小平拍板戒严
  •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