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唐士军:听证,听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1日 转载)
    
    唐士军:听证,听证
     (博讯 boxun.com)

     按照6月7日沪市高院申诉审查庭有关人员电话通知,今天下午,本记者如约及早出发赶往肇嘉浜路上的高院。这是本记者第一次到市高院,根据以往的经验,即使很清楚被告知在“一楼第5调解室”,本记者还是担心“找不着北”,误了14:45的再审......按说,在上海工作生活多年,本记者坐车来来往往,时常路过“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大体方位是知道的;但首次与市高院“零距离接触”,前戏繁琐,真是令人不胜其烦。
    
     14:26,本记者到了市高院。“正门”紧闭不开,只好凭感觉绕到“后门”;“后门”铁栅紧锁,门两边南北方向各站一个保安。我问其中一个保安:门在哪?保安问:有何事?我答:14:45,案件再审。南边保安朝背后更南处一指,喏。仔细一看,啊,这里是市高院外围建筑明显凹陷进去的部分,根本看不出是个门--根据本记者判断,沪上基层法院“门难进、脸难看”,办了不少不得人心的案子;基层法院胡搞,到哪里纠正?按照审级关系,最后还得市高院。可是市高院这再审的“门”,找起来何其不易啊.......
    
     “找到北”拾阶而上,透过玻璃,即见到里面人影重重;进得门去,一堆人正对两位已过安检口的中年妇女严密盘查,安检人员中有一两个警员,其他都是身穿防弹衣、手持警棍、威武雄壮的“保安”。一干人盘查俩农妇样当事人,310033女警员见本记者已将随身带的电脑、材料包放入安检口等待“验明正身”,忙里偷闲说:你什么事?我说:接到通知,14:45,第5调解室。她说,啊,那先过来登记一下。遂报上我名。310033警员即在一本资料上乱翻,一遍遍说怎么没有唐士军啊,另一位女保安(似未着警服)过来帮忙翻找,找来找去,终于找到了......接着,随身带的包通过安检口“验明正身”,本记者本人也在安检人员的支支吾吾下,“伸臂运动”,转过来、转过去,保安手持感光扫描仪在本记者身上身下搜了搜去,搜到了无聊\搜到了无德\也搜到无耻......过了安检,被告知包里的电脑不能带进。没办法,存入安检保险箱。电脑存下,被告知包还得检一次。一检,被问:有U盘是嘛?我一想,不经“人民讨论”即可动用国库采购配备的盾牌、防弹衣、警棍及安检仪器真是先进,不要说“犯罪分子”不好进法院,就是一个小小U盘也别想瞒过法院安检口“猎人的眼睛”,立即答:有。其中一位说拿出来看看,我说:不是已经“看见”了嘛?被告知:不拿出来,我们怎么知道......可见仪器最先进,公权私用的恐惧无时不在--
    
     一种被羞辱的感觉油然而生。因为一堆武装精良的警员非警员盯上我包里的资料U盘,我立即开始翻找给他们证明“没有反华势力”,但一急,就是找不到这个潜藏在包中哪个夹层的U盘。“不好意思,领导要这样,我们也没有办法......不急,慢慢找!”一位开始推卸责任、稳定我心。“领导要怎样就怎样?必须有法律依据!都像你们这样,不成体统!”面对武装精良的他们,本记者的话显然“书生气十足”.......
    
     终于通过入“门”安检,在保安的指引下,本记者从“后门”绕了一圈来到“正门”,拾阶而上进入戒备森严的法院大楼,被保安要求再一次安检......在身穿防弹衣、手持盾牌、警械的保安堆里,本记者再一次通过安检,于14:45之前进入空荡荡的一楼大厅。看着这么豪华的大楼、联想到某些基层法院工作的低效、无德、无良、无耻,监督滞后、监督乏力,一种空前的悲哀和无助油然而生!
    
     再审候审,一直等到15:10,还不见法官下来,被申请人也未见到,且见第5调解室一直在用,本记者很是纳闷,即向申诉审查庭询问,内勤小金老师态度很好,立即答应请法官下来(此前,就我案一二审判决严重违法,本记者已经与市高院院长办公室宋秘书,纪检监察室张老师、黄老师,法宣处李劼处长,审判监督庭蒋浩副庭长,以及立案庭、申诉审查庭庭等多个部门有关负责人联系沟通,请求他们履职,均表示份内工作一定认真办理)--
    
     回想本记者沪上司法现场报道两年之久,再苦再累再辛酸,始终不抛弃、不放弃,本记者的目的就是想看看:国家花很大代价养着这么多的司法部门、这么多的司法人员,老牛拉车、耗时两年,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完成这么小一个案件的查错纠偏?!
    
     可能是接到庭内勤小金老师电话,第5调解室的占用很快结束,几个当事人完事出门。“唐士军,请来!”一个小伙子出门招呼,后知这位正是7日电话通知本记者的书记员王宇。坐定,后来知道姓杨的女法官也未告知本记者被申请人为何不到。问答即刻开始,杨法官主持一问一答,先后持续了近两小时(内容多为一二审“旧调重弹”,显然本记者一百篇质疑文章,再审人员或许连一篇也未读),杨法官略显疲惫,本记者建议法官喝口水休息一下,杨法官说不用......
    
     因为后面还有当事人,杨法官说,本次就到这里结束。17:16,本记者拿到书记员认真完成的笔录一看,啊,上写“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听证笔录”。
    
     原以为是再审,原来是听证啊-- 听证,听证,按照规定,几方参与、彼此问答、互相质询--被申请人不到,“双簧演成独角戏”,申请人在空荡荡的第5调解室,只有听证自己沧桑无助的回音!
    
     签完字交回“听证笔录”,本记者请书记员帮忙复印一份。他说,不能复印......本记者十分惊诧:不能......?书记员低头忙,说,嗯......本记者遂坚持在笔录上注明:请复印一份笔录给申请人.......
    
     从高院出来,电话此起彼伏.......感谢各位良心朋友关注支持。且让我们乐观沪市高院我案再审,期待司法良知最终能够在我们大家的祖国“升起太阳”。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 唐士军 2010.6.10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唐士军:世博、黑车、鬼影,像发黄的老电影
  • 请问陈旭检察长:难道沪高检也想暗使拳头“架土飞机”解决问题? /唐士军
  • 唐士军:推特上这一声声的问怎能无回声?
  • 唐士军:人事?鬼事?旧文今重晒
  • 唐士军:一封私信发出,久未见复何故?
  • 唐士军:致沪市高院立案庭张昌华庭长麦珏副庭长公开信
  • 唐士军:请问韩长赋部长:您身边擅“暗箱操作”者究竟何人?
  • 唐士军:公开向民间社会寻求“一元钱资助”
  • 唐士军:这样的钱处长、颜主任非辞职不可!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十七:沪高检欲向人大申请“用工之日”司法解释/唐士军
  • 唐士军:“信访”是罪?建议从刘庆宁始!
  • 唐士军:对全国“两会”的一个小测试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四:“署发记者证”之困惑/唐士军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三:如果......那么....../唐士军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二:冬寒中,回味沪上司法之冰冷/唐士军
  • 唐士军:致国家农业部韩部长信上午传真到部长办
  • 唐士军:致农业部新任党组书记部长韩长赋公开信
  • 唐士军:就有关法官枉法裁判涉嫌渎职犯罪公开控告书
  • 唐士军:今天打的这几个电话内容速记
  • 最新:沪警方以“秘密”为由拒绝向唐士军记者及律师提供案发录像资料
  • 唐士军:迎世博,谁在忙踩点?谁在忙跟踪?
  • 唐士军:难道是京城律师李政寰“摆平”了沪上法院?
  • 沪律师李洪华状告浙江省府信息公开不作为/唐士军
  • 唐士军:沪市人大信访办邬立群主任开始督办我案
  • 沪上律师李洪华就“四万亿”要求各省府信息公开/唐士军
  • 唐士军:最新动态--农业部领导开始过问我案!
  • 唐士军与农民日报社劳动合同纠纷一案简易读本
  • 唐士军:公开向沪一中院申请“院长接待”
  • 援疆返沪老人楚福燧“肝包虫”是不是职业病?/唐士军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唐士军:沪一中院有“难言之隐”
  • 唐士军:检察院大红印是可以随意盖的吗?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