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山川林业维权代表揭开西安市公安局与民争利层层黑幕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5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陕西山川投资者联合维权组
    
     (以下为陕西山川林业“非法吸存”案首次开庭后,2010年5月5日咸阳维权代表在西安市政府与西安、咸阳、渭南、洛阳的陕西山川公司投资客户维权代表座谈会上的发言) (博讯 boxun.com)

    
    西安市公安局与民争利,检察院、法院办案扑朔迷离!
    
     西安市公检法口径一致都在说陕西山川林业“9.13”案、案情复杂,其实是钱情复杂。6亿多人民币的投资款只用一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盖不住的,所以又衍变出虚增注册资本罪、挪用资金罪和职务侵占罪等,这些都是因钱而引起的,具体说就是由投资款引起的。看起来追办投资款,梳理清投资款的用处、去向、目的是解决案情的关键所在。俗话说:“要想正人,必先正己。”现在,就西安市公安局以“9.13”专案组名义进驻陕西山川林业公司与民争利之事分析一下,就西安市检察院、法院按有罪推定开庭审案,引起各路维权代表在政府召开的座谈会上发言批驳情况整理节录出来,以正视听,达到正本清源的目的。
    
     一、西安市公安局利令智昏,不择手段的侦察办案,弄得山川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黑白颠倒,罪与非罪不清,保护群众利益和坑害群众利益不明,秉公办案还是贪腐办案混淆,伤害了17000多名投资者的感情,侵害了投资者的利益,使广大投资者由怨声载道到义愤填膺,不断口诛笔伐上访,影响了社会和谐与稳定。
    
     与钱有关的事情分8个方面介绍:
    
     1、群众怀疑西安市公安局以“9.13”专案组名义进驻山川公司是与民争利:“树绿了,眼红了,牛肥了,咀馋了,铁矿赚钱了,你们要抢走这个金疙瘩”—这是当时投资群众看到一份报道材料后流行的口头禅。
    
     西安市公安局进驻山川公司前,曾向周萍总经理索要6000万元;周萍不答应,不上道,于是周萍就被监视居住了。2007年10月29日查封山川公司时,有40多明投资者没拿到山川公司给的返还款,不久西安市公安局就拿走200多万元。过后,西安市公安局又把间伐卖树的钱拿走200多万元。2008年“五一”前后,西安公安又把铁矿盈利拿走580万元。西安市公安局办案又花去了300多万元。至今山川公司有一亿多资金下落不明,就是被公安查来查去,拿来拿去,花来花去,搞没有的。2007年10月29日山川公司被封帐时,到底有多少钱被封,不公布;用到什么地方去了,不清楚?群众怀疑公安局给职工盖大楼,资金缺口2.8亿,山川林业下落不明的资金同高楼大厦有什么联系?
    
     2、逮捕山川公司高管,说是保护群众利益不受损失;撒网捕捉公司成百上千的打工者,就是为了榨取更多的油水。
    
     西安市公安局进驻山川公司后,把谢金钊、张启儒由上海押回,先监视居住后逮捕。从他们那里收缴的开发市场所需的2000万元,如果是保护群众利益不受损失,应该对号入座明文公布。
    
     2008年元月起,西安市公安局通过冻结数百名山川公司打工者的银行帐户,有的连退休工资也一并冻结;然后一个一个抓人,当犯人看管,一个一个罚款;交钱就出去,回家过年,不交钱就关着,一个月、两个月、半年的关着,没有法律时限,也没有法律界定标准,罚款还不打收条。这种敛财行为就是榨取更多油水。到2008年11月21日,西安市公安局追缴涉案现金决不是检察院起诉书上说的848万元,涉案合同抵扣260万元,应逐项核实公布。
    
     3、西安市公安局不择手段的强迫合作造林者报案,迫使周萍、常胜勤认罪伏法,承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从而摆脱自己的干系,掩盖办案中贪赃枉法的行为,最后拍死、拍卖山川公司,一了百了。
    
     这里有一段西安市公安局向各分局派出所分片包干布置报案找公司业务员的故事,很值得深思。公安先逼业务员退出在山川公司打工的工资,谁不退,就得报案。业务员惊恐地给同事打电话说:“公安干警找来了,他们领导布置叫无论如何多报案;报少了,弄不倒周萍,公安就糟了”。
    
     4、群众对拍卖山川公司的看法,更是一针见血的指出是捞取更大的油水。
    
     2008年5、6月间,西安市公安局又放出风来要拍卖山川公司,西安市矛排办、信访办、政法委部门也口径一致的喊拍卖。当时公司资产价值17亿元,若要拍卖,最多叫他们卖6-7亿,其它十几亿就暗箱操作了。拍卖6-7亿资产的手续费为10-15%,他们可以拿走1亿多,提成费25%,又可拿近2亿,能给广大林友留下多少,再由他们划定。
    
     5、西安市政府和西安市公安局没有作好民营企业投资海外的保驾护航工作,而是刁难、阻止中朝两国商务谈判,陷国家失信、陷公司违约、陷投资者失望,妄图扼住来之不易的中朝合作开发铁矿项目。
    
     山川公司投资8000万人民币与朝鲜德现铁矿会社开发的项目,是朝鲜领袖金正日批复的、朝鲜贸易省和中国商务部批准的合作项目。合同有效期10年,分二期完成:第一期完成铁精矿30万吨的生产能力,第二期实现50~100万吨的生产能力。山川公司享有在合同期内该矿山产品销售的垄断权;从第二次投产开始,合同可延期五年。中朝双方销售收入按4∶6进行分配。合同约定此项目双方不可转让给第三方;合同履行期完后,山川公司有再投资的优先权。2007年已取得销售利润1097万元。随着国际市场铁矿价格的不断盘升,现在已涨价100%,到2012年的收益和净收益则会增加一倍。山川公司的铁矿是摇钱树和聚宝盆,是公司赖以起死回生的生命线,是广大投资者的希望。
    
     就是这样一个合作双方满意,合作前景看好的项目,由2008年4月起,朝鲜几次来电来函催公司负责人去朝鲜验收一期合作项目,研究二期露天矿扩能改造项目之际,西安市政府和西安市公安局没有作好民营企业海外投资项目的保驾护航工作,而是刁难、阻止商务谈判,妄图扼住来之不易的中朝合作开发的铁矿项目。甚至公司提出在北京、丹东、西安等地由西安政府任选地点、安排时间,在西安市公安局的监控下,由公司担保常胜勤进行规范的商务谈判,也遭拒绝。山川公司投资者提出“担保书”集体签名担保,叫常胜勤、周萍出来主持工作,让公司继续运营,也被冷遇,不予采信。若不是中国驻朝鲜大使馆的斡旋,辽宁省商务厅和丹东市外经贸局的大力支持,中朝合作开发铁矿项目险遭夭折。现在虽然在运营,已步履维艰。
    
     6、西安市政府与西安市公安局砍断了山川公司林浆纸一体化的产业链,毁掉了山川公司与渭南造纸厂所签的租赁合同,使山川公司投资2200万元欲成形的多种经营战略,被活活卡死在摇篮里。投资2200万元,回收多少,损失多少,应单列公布。
    
     7、西安市公安局里办案的“黑手”伸向了咸阳市。2007年9月13日,西安“9、13”专案组进驻山川公司后,外表上风平浪静,林友投资的钱源源不断的涌进,客户返还款按部就班的办理着。但是,西安公安按捺不住这种正常有序的检查工作,他们窥视着动静,摩拳擦掌,等待着时机。
    
     机会终于来了。10月24日,山川公司咸阳客户服务部甲、乙、丙(女)三人来西安办理业务。上午在山川公司总部领完客户返还款,来到总部茶苑,与李副总小作交谈休息后,大约在一点半左右,三人又来到唐延路旺座现代城香港凤凰公司,打印近几日客户交款后未打印的铁矿合同。他们一进办公室,发现很多陌生人面孔,都不说话,走进屋里时,发现总部赫英杰呆座在窗下沙发上,也没说话。这时陌生人开始讲话:“你们找谁?”“你们是干什么的?”“我们是市公安局的,这是证件”。一位公安拿出证件在他们面前一晃,打破了僵局。乙回答:“找李雪,他要结婚,来随礼;咸阳的,没干什么,都是咸阳的。是李雪的朋友,过来看看”。陌生公安追问:“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把包打开,全部打开!身上的东西全部拿出来”!“来哟,过来,到这边来!说,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不老实,收拾他!”这时过来四、五个陌生人,开始拳打脚踢的围向乙。陌生公安接着又说:“蹲下,皮带给他抽了!叫你不老实!”三个人蹲下后,还有一陌生人向蹲下的甲,拿着包在头上晃来晃去,做出往下砸的架势;甲紧紧地抱着头,乖乖地蹲在那里,不语。用了二十多分钟,公安大打出手,抖尽了威风后,知道煞威棒下有了效果,又令三人将所带的物品掏出放在地上。于是一叠叠的人民币、手机等亮了出来。最后还对三人身体进行了搜查,确认没有任何物品后,让三人拿着物品上了车,跟公安走。在车上乙要求公安要给自己家里通电话,被拒绝;要求公安通知家里人,也不同意。车来到西安市西一路唐苑宾馆停下,公安把三人带到二楼,隔离三个地方,开始审问。审问在诱导、恐吓、威胁中进行。公安态度蛮横,语气歇斯底里。每当有人要表达自己的意见时,都被他们打断,并予以耻笑与指责。公安完全把三人当犯罪分子对待;他们三人恍惚中也不知怎么变成天下最不可饶恕的恶人,失去了自由,没有安全保障。看来进了唐苑宾馆,好像到了座山雕的威虎厅,八大金刚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吼叫和狰狞奸笑,令人毛骨悚然。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先说24日当晚,甲丙二人被公安折腾到当晚9点多,饭也不让吃,没收了他俩的钱款和手机,被公安带着驱车向咸阳市开来,晚10点多到咸阳客户服务部后,进屋见丁在办公室工作。公安用脚强行踹开主任办公室,搜出私人笔记本电脑两台,唯有丁的手机破旧、档次低,看了一眼,不要。公安叮嘱丁,明天到西安唐苑宾馆来一趟,顺手拿了他几份合同,丢下甲、丙二人,抱着两台笔记本电脑,满意地离开了咸阳客户服务部,得胜返回西安。这不能不叫我们想起座山雕要吃百鸡宴,派人抓一把的场景。果然,事隔一段日子,西安市公安局下属的临潼、长安甚至兰田等分局常来咸阳滋事。
    
     再说乙,仍扣压在西安唐苑宾馆,直到第二天中午12点前没给用饭;夜间,受了一顿皮肉之苦的乙,胃痛难忍,苦熬盼天明。10月25日中午12点多,乙吃了第一顿饭。饭后,公安来问乙,说:怎么办?交7万元赃款,不然不能回家;不交钱就别想走,把你换个地方关起来,好好考虑吧。乙回答:没有钱。下午3点多(24小时后),公安又拿来一份传讯单让乙签字;之后,又将乙带到另一个房间继续审问:交七万元赃款,你没有可以向别人借。公安再次使用恐吓、威胁的办法,并进一步蒙蔽、诱导地说:别人都交了,都回去了,就剩下你一个人了,你看着办吧!你要起表率作用,带个好头。乙在身心遭催残、人身安全无保障、失去自由又无法求助的惊恐环境中,无柰之下只好打电话求助家人借款伍万元送来赎人。可怜的乙又被公安在唐苑宾馆关了一夜,受尽了囹圄之灾。第三天,10月26日下午3点半,由其哥送来了伍万元交到西安市公安局给的帐号上—456810100019472,才离开了这座威虎厅,得到了自由。当然,乙身上带的19400元现金顺理成章的成了公安的猎物---被扣留了,不打收条。后来甲乙丙三人分别到唐苑宾馆几次,索要被扣留的物品及合同、公司开的收据等,除部分合同,收据允许复印取回外,其余钱物照扣不还,不管你是给投资人的返还款,还是私人财务,咬住了,就别想吐出来。所扣财务未开具任何手续。西安市公安局这次对咸阳出手,受益匪浅,清单如下:笔记本电脑(惠普)两台,摩托罗拉手机一部,长虹V368手机一部;现金82400元,其中客户返还款8400元,林地合同2~3份。
    
     西安市公安局在“9.13”专案组进驻山川公司检查工作其间,还没到10月29日查封山川公司帐号宣布 非法集资的时候,就按奈不住性子,大打出手,搜刮财物。率先拿咸阳客户服务部开刀。虽然首战告捷,硕果累累,尝到了甜头,鼓舞了士气,但所犯下的营私舞弊,以权谋私的罪过也就昭然若揭了。从此,在西安市,公安一场更加激烈、更加旷日持久的”抓人要钱”、“强迫报案”的搜捕行动,也就拉开了大幕。
    
     这次西安市公安局率先对咸阳客户服务部来山川公司总部和管理朝鲜铁矿的香港凤凰公司正常办理业务的工作人员下手,所暴露出来的问题,揭示出西安市“9.13”专案组进驻山川公司的心术不正、动机不纯的真面目,表现在:
    
     (1)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西安市“9.13”专案组进驻山川公司检查工作是面上的事,虎视耽耽盯住朝鲜铁矿才是骨子里的事。10月24日比山川公司10月29日被封帐提前5天下手,锁定了香港凤凰公司——查封,收缴办公物品。
    
     (2)树立了西安市公安局办经济案件,煞威棒下出效果的典范。在财和物面前,西安市公安局用拳打脚踢外加诱导、恐吓、威胁、哄骗逼迫正常工作人员就范,仅用了三天多点时间,就由咸阳客户服务部收缴资金82400元(内有客户返还款8400元)笔记本电脑2台,手机2部,硕果累累。
    
     (3)打破了山川公司不欠客户一分钱的佳话,由于咸阳客户服务部工作人员是到山川公司领取客户返还款并顺路到香港凤凰公司打印近日客户交款后未打印的合同,谁料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西安市公安局截走了钱款,又到咸阳破门而入收缴笔记本电脑,致使客户蒙难,受损,山川公司的声誉也被毁了。
    
     (4)打破了“9.13”专案组最大限度的保护群众利益的神话。西安市公安局明知有客户返还款,还是先占为已有,不开票据,不写收条,树立了巧取豪夺的样板。
    
     (5)撕开了“9.13”专案组入驻山川公司为了“执政为民,执法为民”的面纱,投资者丢掉了对“9.13”专案组的幻想。投资者清楚的看到在山川公司尚未被宣布有罪,业务照常开展的情况下,一只黑手已伸向公司。这只黑手,他要攫取投资者的血汗钱,据为已有;他要把公司员工折腾得六神无主,不能自拔,山川公司的厄运也就开始了。
    
     8.西安市公安局“9.13”专案组,只知道杀鸡取卵,不知道喂鸡下蛋,进驻公司两年半多,把公司搞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失去了元气。
    
     由于“9.13”专案组不懂经济,不熟悉经营管理,不知道公司产品市场经营的关联性,只知道敛财:认为进驻山川公司后把钱集聚起来就是收获,就是最大的政绩,割断公司各产品业务之间的往来就是最好的措施。致使山川公司资产不断流失、损伤、缩水,把一个好端端的,适合西部特点的综合发展的利国利民的山川公司,目前投资者听到林地被毁掉、被侵占、被剥离的消息,看到林地拖欠管护费,拖欠管护人员工资达一年之久的现状,就知道被“9.13”专案组卡住了资金而惨淡经营了。群众看到公司饲养的600多头秦川牛不能扩大发展,只剩321头骨瘦如柴的样子,万余只美国獭兔只剩6000余只而无法繁殖扩大规模,就知道被“9.13”专案组卡住资金,断其粮草后被活生生的扼杀了。本来山川公司靠朝鲜德现铁矿赚来的钱,每月拔50万元,还可维持公司的运转,但是“9.13”专案组硬是卡住,不允许调济串换,才造成林业和养殖业的厄运。
    
     从以上8条事例中,可以看出“9.13”专案组是个败家子工作组,所到之处钱财敛尽,兔衰、牛瘦、树毁、纸废、矿受阻。难怪它没进驻山川公司前,就有公安局的领导说:让山川林业干吧,干的愈大愈好,到时定它个非法经营罪,一网打尽。现在这些人蓄谋已久的心愿快实现了,满意了,高兴了。但是,投资群众不满意,不高兴,不答应。群众要问责西安市政府,叫西安市政府不仅要兑现我们的合同,还要赔偿我们的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失!希望西安市政府和公检法能够审时度势,把“9.13”案办得叫群众顺心、省上安心、中央放心的和谐楷模案。
    
     二.西安市检察院公诉按有罪推定,法院庭审法律天平失衡,引起各路维权代表争先恐后在政府召开的座谈会上发言批驳,打开了“9、13”案开庭公正、公平宣判的大门。
    
     西安市山川林业“9、13”案于2010年4月20日~4月22日由西安市中院开庭审理。庭审三天,宣布休庭择日宣判。西安市政府和检察院、法院为了倾听民意,了解投资者的诉求,召集了各路维权代表参加座谈会,共座谈了八次。会议由西安市委市政府副秘书长、市信访局局长、市信访服务中心主任张同志和市政法委副书记(现任巡视员)陈晓峰主持,邀请市检察院、市法院以及市人大法律委员会的代表参加,西安、咸阳、洛阳、渭南各路维权代表出席,开展了史无前例的大讨论、大争辩。社会上各路维权代表,把积怨已久、激怒已深的投资者的意见和诉求和盘托出,使检查官、主审法官以及人大代表听到在法庭上听不到的声音,看到在法庭上看不到的材料,将会影响法庭的判决向人民满意方面转变。
    
     1、按“合同”兑现,还清广大投资者群众的投资款
    
     维权代表认为:双方签定“合同”是真实、有效、完善、受法律保护的合同。它有公证处的公证,律师的鉴证,完全符合合同法的要求。“合同”不应是起诉书中例举的山川公司的罪证,更不能由检察官宣布无效,谁宣布无效,谁就违法。“合同”是广大投资群众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中发[2003]9号文件和响应“陕西省委省政府关于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的实施意见”的鉴证,是广大投资者响应党、国家和政府号召的光荣证书,是自己的荣耀和骄傲。“合同”体现了“谁造谁有,合造共有,风险共担”的政策在群众心中扎根、开花、结果的夙愿,是党和政府给群众的光环。政府给了山川公司总经理周萍38个光环,只给群众这一个;这一个光环是不能被任意抹掉的。
    
     2、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虚增注册资本罪、挪用资金罪和职务侵占罪,这些罪都是使用法律不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牵强附会的罪名,是莫虚有罪。这些罪往山川公司头上安,就是想在山川公司头上扣屎盆子。
    
     3、法庭辩论,气氛怪异,主审法官明显偏袒公诉方,对辩方的发言给予限制、受到压抑,有失公平、公正,法律的天平失衡。
    
     (1)为了显示大案的特有气氛,法庭将所有涉案被告都带上手铐、脚镣押解进场、出场;庭堂前面有两个端着冲锋枪的法警站岗,毫无表情的呆呆地挺立,目光炯戒着大庭广众。维权代表认为,这些人不是杀人犯,是经济案,大可不必如此威严。古戏窦娥冤,杀她窦娥时,六月天降大雪;今开庭第一天,给周萍带手铐脚镣,天降大雨,老天见冤也流泪了。
    
     (2)主审法官对每一个被告都先发制人的问“你认罪不认罪”?有诱逼问罪之嫌,是统一口径、统一模式下的威胁、压服,有失公道。
    
     (3)法庭给律师团定调,一定要作有罪辩护,压而不服,变成一场闹剧。庭审是地方对中央的审判,是对中央9号文件的审判,而不是对山川公司的审判。这个案子明明是冤假错案,你们下不了台,要重判,给党中央国务院诚信度造成极大的损害。你们错了,及时纠正还来得及,那时还没叫你们赔偿;但拖了两年半了,连公司总经理周萍看了你们照的树的照片,都不承认林地是这样荒凉。现今只能轻判,放周萍出来经营,你们还得一定要支持她。
    
     (4)渭南六百多投资客户,一致认为山川公司是个很好的民营企业,几年内给周萍38个桂冠,也看到山川公司的成绩,“9.13”案是个大冤案。渭南对“9.13”案百思不得其解,周萍给谁带来了危害?危害了谁的利益?法官要为西安市、陕西省的经济发展作出贡献。请全国法律专家来西安开个座谈会,叫市领导都来听听,端正态度,学习法律,改变观念。陈(晓峰)书记,你要讲实话、讲真话,不要叫别有用心的人再折腾了。这个案子是小学生水平,是不是非吸罪就象“1”那样简单,你判成“铁案”,也不得安宁。你给陈市长、孙书记汇报一下,就是青天!董法官,你很年青,前途无量。你不要受某些人左右而有顾虑。五个罪状,老百姓看了一个也不成立,把案子翻过来,成为全国的样板。办案要有良心,要有民心,现在山川公司牛瘦了,兔死了,树荒了,铁矿不得发展,你们要对得起江东父老!
    
     4、公诉检察官引用的法律条文不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纯属鸡蛋里挑骨头。举证不清晰或该举证的不举证,甚至前后矛盾,使人贻笑大方。
    
     (1)检察官虽然有研究生资历,但阅历不深、水平太低,不懂经济和管理。维权代表叫他回炉,换个高水平的出庭公诉。维权代表还要求把检查官请来,同她公开辩论。
    
     (2)“9.13案”的处理,市政府领导的意见和群众的想法差距很大。领导要重治罪,群众认为没罪。周萍为公也好为私也好,搞了林、兔、牛、纸浆厂和铁矿,形成了一个产业链。她一直在做实事、办好实业,办得不错。周萍很有魄力,加上你们政府的宣传和支持,把事业搞起来了。现在你们说她“非吸了,”把她抓起来了。不是没发现她贪,她携款外逃吗?!仅发现她银行存款有5万元,是很清贫的。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依法惩处非法集资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办发明电[2007]34号,检查官用这个《通知》来定周萍的罪,但是这个《通知》管不了2003年、2004年、2005年以前的事。我们投资者是为一个共同目标而努力,走到一起了就是特定人群。我们只叫山川公司托管,不是存款;我们也不是高额回报,因为没有超过24%。周萍集资没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是事实,但通过西安市林业局,西安市发改委向上报了。按“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国发[2004]20号,应是备案制,不需要审批,所以周萍发动社会集资。现在重庆市集资只是叫停,说违规,没说犯法。即使山川公司犯法,你们政府各部门这四、五年干啥去了?你们政府也不作为,在渎职。北京的专家也说不是“非吸罪”,你们怎么不听呢?三天庭审检察官与群众公然对立,把群众推到了对立面。
    
     (3)国务院的行政文件只能说违规,不能说违法,更不是犯罪。我们去银监会咨询,答曰:“我们成立时间晚,谈不上批与不批的问题。我们问:你们为什么说没经你们批准呢?答曰:“公安局叫写的”。
    
     (4)我们是按国发[2003]9号、国发[2004]20号和国发[2005]3号文件的政策和号召下投资山川公司的。公诉方黑白颠倒,先定罪后找罪行,公然把我们投资人说成上当受骗,公诉人就是叫板中央,你们把中央的文件怎么看,说清楚。“9.13”专案组进驻山川公司后,仍在“非吸”,为什么不事先写安民告示告知。政府集资叫违规、叫停;山川公司集资就违法了,我们老百姓心中有杆秤。重判,是可能的,板子想打在老百姓身上,但重判,政府的职能部门,应是第一被告,是政府骗了我们。“非吸罪”是公诉方和律师们辩论的。我们群众辩论几天也没用。把群众当成傻瓜的人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通过这次开庭,我们认识到周萍是一个杰出的带头人,可罪行怎么这么大呀?那些外逃国外的人,哪个不是卷走几十亿、上百亿人民币,而周萍本人仅仅有区区5万存款,还要照顾 18个失学儿童读书。是不是周萍脑子进水了?没有。周萍确实是实实在在办事的人。给她定的罪都不能成立。
    
     (5)三天庭审很吃惊,原来你们说我们不知道山川公司还犯有其它罪。这一庭审,我们放心了,认为没什么。“9.13”决策领导是西安市常务副市长董军和省政法委书记宋洪武,我们要请决策领导参加会,要请自称不把山川查出问题不要官帽的领导参加会,要与他们公开辩论。
    
     1)合同是合法的、公正的。检察官说合同双方对等才是合法的,说投资人没有承担风险,这是不对的。我们投资人也承担了不可抗拒的风险,也承担山川管理的风险。检察官企图否定合同有效,是痴心妄想。
    
     2)山川公司是经政府有关部门批准后才运营的,有合法的手续。周萍在认认真真地执行合同,没晚一天、没少一分钱的兑现合同。
    
     3)1100多人报案是强迫的,是假的。知情后绝大部分投资者已纷纷发表了不报案的声明!
    
     4)30万亩林地是经西安市报陕西省再报中央批的,而且陕西省领导参加过现场会,合过影,讲过话。秦川牛获过科技进步奖。
    
     5)检察官说山川无还款能力,资金链断裂,是主观臆断;还说用后边的钱补前边的钱,也是主观臆断;还有人说迟进几个月,山川公司就会出现问题,更是主观臆断。山川公司有造血功能,山川公司有还款能力。周萍有还款计划,是用林还款;常胜勤是用铁矿还款。山川公司管理是优秀的,财务管理是正规的;否定财务管理是无知的。检察官举证林的成长期是12年,这不对。2007年12月就间伐林地1000亩,出木材500T,卖200万元。大荔县雨霖镇,林被盗伐,卖到山东,得了钱,还是公安侦察破案的,说明山川林地是能创收的。2008年有2万亩林地要间伐,你们为什么不批?山川公司的速生杨是5年成长期,沙地桑是3年即可成材,起诉书说山川公司收入5600万;还说公司流入资金7亿,支出资金6亿,这1亿资金哪去了。新闻发布会上说公司没收入,只有30万房租金,你们根本就没准备好吗?!你们用09年拍的林地照片,全是枯枝败草,你们用点攻面,把屎盆子往山川头上扣,还不认错;你们把录像放出来,叫我们分析研究研究!检察官说,山川公司没有达到10万亩林地,这是由于专案组进了山川公司后,林地不让种树了,停了4个栽植期造成的。专案组把山川公司的经济命脉全部卡住,不仅林地受损,牛若不卡死,可发展到1000多头;兔,是高蛋白、低脂肪的菜篮子工程,皮毛也很值钱,美国高价收购,效益很可观,现在经专案组一搅,美国也终止了合同;纸浆,现国家有60%需要进口,自给40%,是公司产业链上不可缺少的环节,投产后每年可创收1000万元,也被专案组搅黄了。专案组破坏了生产力,给公司造成1亿多经济损失。这个损失,政府是脱离不了干系的,政府必须赔偿。“9.13”案是政府决策失误。政府能给我们兑现合同,我们二话不说。如果做不到,政府必须放水养鱼,叫公司运转,叫周萍出来主持工作,还要给她保驾护航,也要监管她把担子挑起来。否则就不是和谐的西安,幸福指数高的西安,我也不会幸福。我要钱,也要公平,要叫孩子们知道中央文件是正确的。
    
     (6)检察官李琦公诉时先说托管造林是正确的,但后来又说我们投资人没参加管理,前后矛盾。李琦就不知道省委省政府“实施意见”中的“以资代劳”说的就是我们出钱就行,不需要参加管理。
    
     (7)检察官说的虚增注册资本罪,首先2001年的100万,你没反对,不是虚报;2003年是经会计师事务所验资,注册资本变更为1100万;2004年也是会计师事务所验资,增加注册资本2400万,注册资本变为3500万;2005年公司在宝鸡租用的“四荒地”使用权,也是会计师事务所验资评估为3600万,注册资本增至7180万。把公司收的钱,变为注册资金,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就是这么干的,不是山川公司首创。另外周萍是否同会计师事务所串通了吗?你们没举证,就是没串通,就不是虚增,是实增,是合法的。山川公司完全按程序办的,有会计师事务所验资、有工商局颁发的执照,检察官用自己的武断,否定有关国家机关部门的作法,是不对的。
    
     (8)检察官举证山川公司买文物了,犯了职务侵占罪,后来又说人家是用文物抵押欠山川公司的债;武术俱乐部拿了150万捐了个中国武术协会副会长,是增加了山川公司的无形资产,有什么错?公司拿130多万同河南开发燃具,是三个人经手的,还帐都有记录(还50万,还欠83万),怎么说是周萍一个人干的。把公司行为说成个人行为,再说成犯罪(职务侵占罪或挪用资金罪)。这就是有罪推定。
    
     5、我按法律要求谈一下虚增注册资本罪。公司法要求对注册资本,要求必须经法定的验资机构出具证明,就是合法的证明。法定的验资机构是会计事务所和审计事务所。要求:①有法定的验资机构;②要有合法的证明;③要有一年或两年期限,我们认为山川公司注册的程序是合法的,注册资金有100~7180万元,这说明公司是按公司法的要求来做的,每次新增注册资本都有会计事务所验资,验资出具的验资证明是合法的,所以公司注册资本合法,没有虚增。
    
     庭审那天,检查官对“四荒地”的原证明予以否认,律师就问你推翻它有证据吗?检查官按有罪推定,公安局交来你就用,是马大哈,非出错不可。
    
     三、群众看到了希望
    
     通过几天的争辩,西安市张副秘书长表示:
    
     1、政府的意见同群众的想法是一致的。
    
     2、“9.13”案争取最大限度的保护群众利益,最大限度的维护社会稳定,最大限度的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董林法官表示:利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好好研究一下法律,学习有关政策和法规,学习科学发展观,作好独立审判。
    
    
     陕西山川投资者联合维权组
    
     咸阳维权组“法治天下”整理
     2010年6月2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数万民众试目以待陕西山川林业案的公正判决
  • 西安司法和山川林业投资人谁不懂法?(图)
  • 陕西山川林业“9.13”惨案剖析(图)
  • 山川林业“非法吸存”案十大迷惑求解
  • 陕西山川林业人的呐喊:我们要见孙清云书记(图片新闻)(图)
  • 山川林业人的持久战(图片新闻)(图)
  • 西安市中院宣判前何不听听6亿元山川林业投资人的意见(图)
  • 证据不足 事实不清 山川林业“非法吸存”大案择日宣判(图)
  • 陕西山川林业“非法吸存”大案首次庭审正在进行中
  • “山川林业”投资人连续到西安市政府集会抗议(图)
  • 17000投资人质疑陕西山川林业“非法吸存”大案首次庭审
  • 6亿元投资者追问陕西山川林业“非法吸存”案真相(视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