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经在阿富汗出现的中国小姐和投机商问题/邱永峥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4日 转载)
     一直很犹豫要不要说这个令我们难以启齿的问题,那就是曾经在阿富汗出现的中国小姐和投机商问题。但随着在阿富汗工作时间越长,越觉得有必要说这个问题,或者说还是说出来心里才会痛快。
     今年2月的首次阿富汗之行时,我和搭挡所接触到的阿富汗人就多次提及“多年前”喀布尔曾经出现的中国小姐问题,然后直接告诉我们:“太影响你们中国人的形象与好感了!”我们当时不算了解情况,只能三言两语岔到别的话题上,但随后我们通过在喀布尔的中国人,阿富汗高层友人,以及其它的知情者,终于知道当年中国小姐最盛的时候有N多人,而且多数是为驻阿欧洲承包商和军人“服务”。一位中国人感慨地说:“一度吧,中国小姐甚至在喀布尔机场可以通过外交官或者其它绿色通道,因为他们有西方军人当后台撑腰!”这最终成为中阿两国之间的事,于是阿内政部发起了一场大规模的“扫黄”运动,将N多中国小姐遣送回国,这才平息了可能引发的更大麻烦。当然,在阿富汗的妓女并非只有中国小姐,甚至有当地的女孩。一位在阿工作一年多的情报官告诉我们:“西方保安公司也向在阿工作的欧洲人提供阿富汗当地的女孩,或者中亚东欧的女孩,一个晚上300至500美元。这是西方安保公司做的另一项‘工作’!”
     然而,不论怎么样,这个“行当”对中国人形象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我们在巴基斯坦部族区采访时,遇到波兰访巴的几个记者。这些家伙在热情给我们名片同时,张嘴的第一个话题居然是“中国小姐”! (博讯 boxun.com)

     幸运的是,现在阿富汗人已经不提“中国小姐了”,因为“事情已经过去,希望不要重演”。
     一位在旅阿8年的大哥还告诉我,另一类影响中国人形象的是“中国商人”,说白了是投机商。这位大哥说,一个黄姓的商人在阿经商经历曲折:第一次是发一批化纤地毯过来,但没想到货在中亚一压就是半年,然后等到夏季只能赔本大甩卖;第二次是做冰棒生意,货又被压在边境半年,面粉和糖都成了石块;后来是好不容易与阿内政部一副部长合作开了一个工厂,结果机器坏了,于是内政部长请中国工程师来看,结果发现这家伙是把不到1万美元的旧机器报价给阿内政部长10万美元!盛怒之下的副部长要逮他入狱,于是中国商人在中秋节这天身穿阿袍化妆出逃,经阿巴边境逃到巴基斯坦一方,迄今不知下落。大哥感慨地说:“大家都以为阿富汗人傻,其实他们什么都明白,只是不说而已,他们有些被中国商人骗怕了。”
     当然,现在的情况确实不一样了,现在能留在阿的中国人是冒险但却极其热情的中国外交官,多数象大哥一样靠辛勤劳作赚钱的,还有就是无数默默帮助阿富汗建基础设施的援阿中国人,只身一人在喀布尔办孔子学院,传播中国文化的太原一所大学的老师。阿富汗普通民众对中国人的好感或者印象的恢复几乎都是他们一点一点赚回来的。
     -迪拜的中国小姐
    -金边夜总会里的中国小姐
    -太平洋岛国的“中国小姐”让我羞愧让我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庇护中国小姐 日本警察被处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