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恒均:纪念六四,向中国的知识分子致敬!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眼中的“知识分子”就是我的小学和中学老师。后来知道了“知识分子”有两个不同的含义。一个是指多上了几天学、多读了几本书的有“知识”的人。另一个是指那些关心社会与个人,常常惦记着国家和民族前途的读书人。后者多了点思想、良心与勇气。到了国外,才发现大多数国家好像根本就没有一个叫“知识分子”的阶层。现代文明国家里,各行各业里都是由有“知识”的人在挑大梁,而且,没有上过学的,就没有“知识”吗?再说,有良心、有思想、有勇气的人,也不一定是知识分子啊。
     (博讯 boxun.com)

    在中国,“知识分子”一词使用的频率是非常高的。在我高中毕业以前的中国,“知识分子”几乎就等同于“犯罪团伙”,直到今天,讽刺、批评和攻击知识分子还依然是一种时髦。有人代表农民(他们往往早就不是农民)指责知识分子对农民关心不够,有人代表工人(他们现在显然也不是工人了)谴责知识分子思想落后,有人代表拆迁户而责怪知识分子不去为他们维权……
    
    但谁是知识分子呢?谁都可以是知识分子,谁都可以声明他不是知识分子。所以,“知识分子”就成了一个大粪桶似的东西。以前当权者要整你,就说你是“知识分子”,把你弄得死去活来;现在一些自以为代表工人农民的所谓“普罗大众”不高兴了,也可以把你说成是胆小鬼与依附权贵的“知识分子”,攻击甚至辱骂一通。
    
    在中国,批评和辱骂知识分子是绝对政治正确的,可以赢得不少掌声,相反,你不能说农民愚昧才受欺负,工人懒惰应该下岗,农民工不进血汗工厂就无法生存下去……当然,能够把知识分子批评得入木三分的,大多都是知识分子。
    
    据说,知识分子的责任就是批评,但问题是,在我们国家,知识分子的责任变成了“被批评”。没有群体不能被批评,但有些批评让人觉得,仿佛当今中国的一切错都是知识分子造成的。这个国家好像是知识分子们建立和操作的,国人的苦难是他们一手造成的。难道不清楚,过去一百年特别是六十多年,知识分子其实是真正的弱势?
    
    我的不安正是从这里开始的。而我的不安变成惭愧则是和前不久自己做的一个小统计有关。那是在我有系统地阅读了一些有关中外知识分子的历史记录与传记后,对照古今中外的知识分子的遭遇所做的一个统计:过去一百多年,特别是过去六七十年里,中国坐牢、杀头和自杀的知识分子比例竟然高出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个历史时期,甚至包括欧洲黑暗的中世纪。而在这之前,我一直被误导到拥有了这样的感觉:人家外国的知识分子才是充满勇气与良心的,我们中国的:胆小怕事、犬儒、依附权贵……
    
    我的统计当然不那么学术,但有心人不妨自己去整理一下历史资料。做完这个统计后,我还建议你再做一个计算:在过去一百年中,在中国社会各个阶层和群体中,有哪一个比中国的知识分子为这个国家、民族和个体的自由而遭受如此深的苦难,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这一切当然不能只归咎于政府与当权者的邪恶,在邪恶的政权下,苟延残喘、像狗一样生活的个体与族群多的是,相比而言,中国的“儒”——知识分子——反而是最有良心与勇敢的一群人,他们成群结队的被投进监狱,他们一批一批地被屠杀——古代中国如此,而过去一个世纪,却达到了高峰。
    
    相比世界各国,各个历史时期,中国知识分子在过去一百年尤其是过去70年里面对的政治与社会环境之恶劣,几乎是无与伦比的。他们不但是统治者折磨的对象——这在很多国家出现过,包括前苏联等,却也是广大的愚民和暴徒们羞辱的出气筒——这一点在其他国家还真不多见。有多少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正是被他们关心和热爱的“民众”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的?你可以说,这是被统治者误导,“民众”是无辜和不明真相的,可是,被误导的愚昧毕竟也是愚昧啊。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国家,是不是也可以说,有什么样的民众,就会有什么样的知识分子?当今中国的现状,难道不正是当权者把知识分子当成玩物,一些人把攻击知识分子当成时髦的直接结果?
    
    只要做一个中外古今的简单比较,你会发现,在世界上最恶劣的生存环境中,中国的知识分子们并没有退缩,他们不吸取教训,他们一次一次站起来发声,爬起来抗争,始终痴心不改。我可以不夸张地说,中国知识分子为了真理和正义而伤亡的比例,甚至超过了上个世纪里各国士兵的阵亡率……
    
    当人们用“忧国忧民”来定义与要求“知识分子”的时候,也不应该忘记,知识分子也是人,有血有人,有家有室,在这个恶劣的环境中,他们同农民、工人以及所有其他群体一样,应该先保证自己的生存权。而自从1942年后的中国知识分子,恰恰是生存权受到最大威胁的群体。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不只是用来要求和约束知识分子的座右铭。然而,看看中国知识分子的血泪历史,我们却可以说,世界上还真没有比中国知识分子更配享受这句赞誉的。
    
    每次阅读中国知识分子的苦难经历的时候,我就想起那句刻在二战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上的话……
    
    1942年的延安整风,一位写杂文的王实味因为几篇文章和黑板报而被抓起来,折磨了几年,每天把他像狗一样拖出来下跪检讨做反面教材,最后还是被枪毙了。当时大多数人认为那是农民翻身得解放的必要条件,他们不但什么也不说,还欢呼清楚了革命队伍中的知识分子……
    
    1957年被投入监狱的胡风,还有一百多万的右派分子,死的死,残的残,妻离子散……群众依然是“不明真相”,而毛泽东开始清算右派的时候,就是以一篇《工人说话了》,打着人民的旗帜开始的……
    
    再到以大革知识分子命的文化大革命,中国知识分子几乎全军覆灭,仅仅计算不忍揭露同伴,不忍说瞎话,而含恨自杀的知识分子人数,就可能超过了世界其他国家有记录的知识分子自杀的总数……那时的“我们”,却纷纷和“知识分子”脱离干系,紧紧围绕在毛主席周围,甚至那么多人都成了迫害知识分子的帮凶,至今竟然还有那么多愚民在怀念以残害知识与知识分子为主的文革……
    
    还有那一年发生的事件,当知识分子与青年学生行动起来的时候,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动……那么多背井离乡至今有国不能归、有家不能回的知识分子,“非知识分子们”(如果存在知识分子分子这个阶层的话)为他们做了些什么?至今为止,给了他们多少同情与支持?
    
    这之后,动不动就有被开除或者因言获罪投入监狱的也大多是中国的知识分子……请问,古今中外,还有哪一个民族的知识分子,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为了履行知识分子的责任和义务而遭受如此大的磨难,可他们依然前赴后继?如果真有一个叫“知识分子”的阶层,那么中国的知识分子阶层绝对是对得起民族与民众的。
    
    在这个国家的大多数时间里,知识分子在受苦受难时,另外的阶层要就是保持了沉默,要就是成了帮凶,可是,只要当我们对现状不满,感觉到自己利益受损的时候,我们却想到了“知识分子”,我们讽刺、嘲笑甚至辱骂他们不为国家、民族与民众站出来……
    
    当今天任何一个人质问中国知识分子为这个国家做了什么的时候,他应该先问一句:这个国家对知识分子做过了什么;当我们质问知识分子们为“民众”做了什么贡献的时候,我们同样应该问一句:这个国家的“民众”是否知道知识分子已经为他们做过了什么?以及,他们对知识分子们都做了些什么?
    
    我的祖祖辈辈是农民,父亲读了一点书,哥哥姐姐终于跳了农门,挤进了小县城中国工人阶级的行列。我考上大学,成为国家干部(公务员),穿过军警装,经过商,但都和“知识分子”不沾边。然而,当我的人生走过了一半,人间的路走了这么长的时候,我渐渐被中国的知识分子们感染,他们的思想与行动启蒙了我。
    
    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想提醒大家,不要延续毛泽东建立的以糟蹋知识和知识分子为本的体制。中国的知识分子——至少在过去六十年里,比任何群体都更对得起民族与国家。
    
    今天,我把自己最崇高的敬意献给所有的中国知识分子,献给为独立思想和理想献身的知识分子,献给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知识分子,献给在各行各业,发挥自己的才能,为推动国家进步与改善民众生活而默默工作的知识分子们……
    

杨恒均 2010年5月35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中国人为什么不遵守游戏规则?
  • 杨恒均四论民主:贿选的本质是官员贿赂民众
  • 杨恒均:富士康有错,但“国家”与“社会”在哪里?
  • 杨恒均二论民主:民主与“面包”的关系
  • 一论民主:民主的优点与缺点/杨恒均
  • 响应总理号召,我对杀童案的看法 /杨恒均
  • 10000只青蛙上街与300人下跪的启示/杨恒均
  • 世博会到底在赚谁的钱/杨恒均
  • 杨恒均:算笔经济账:世博会能赚钱吗?
  • 杨恒均:上海世博能否推出中国价值观?
  • 领馆不组织爱国了,海外同胞怎么办/杨恒均
  • 杨恒均两篇引起争议的谈论“宽容”的博文
  •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熊飞骏
  • 杨恒均:香港的自由与法治靠什么来维系?
  • 杨恒均:为何当今的专制国家只有70年的寿命?
  • 杨恒均:和董建华一起学习温总理的讲话
  • 网友杨恒均点评网友温家宝答网友问
  • 杨恒均:响应温总号召,做一名有尊严的中国人!
  • 从“法治”与“制度”的高度审视重庆打黑/杨恒均
  • 港大惊现“民主小贩”杨恒均演讲的雷人广告(图)
  • 杨恒均:普世价值难产,中国特色阵痛
  • 杨恒均: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图)
  • 杨恒均:在CCTV和CNN上检阅国庆大阅兵有感
  • 杨恒均:谁是共和国的敌人?(图)
  • 封网、封锁消息迫使乌市民众走上街头/杨恒均
  • 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们的神话是如何破灭的?/杨恒均
  • 杨恒均:广州比欧洲安全吗?(图)
  • 杨恒均: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图)
  • 杨恒均: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 杨恒均: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 德国之声邀请杨恒均讨论互联网与中国人权
  • 杨恒均:谈谈应该如何面对假间谍和真特务
  • 专访杨恒均:你是不是在鼓吹暴力?
  •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冯崇义、杨恒均
  • 杨恒均: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图)
  • 中国大陆博主网友评论杨恒均博客
  • 杨恒均:生日这天见证一自杀农民工获救(图)
  •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杨恒均(图)
  •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 杨恒均:看《蜗居》有感,我们都是精神上的二奶
  • 杨恒均: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 公民万岁——兼答李悔之与杨恒均先生
  • 杨恒均:你的富裕,是共和国的耻辱!
  •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 杨恒均: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 致陆克文总理公开信:你哥哥歧视中国人/杨恒均
  • 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杨恒均
  • 杨恒均:我的朋友许志永
  • 杨恒均: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 杨恒均: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 杨恒均: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图)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