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强拆官员被判刑”的积极意义有多大/李星文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2日 转载)
    
      安徽阜阳的一个土地开发项目中,开发商与业主无法达成补偿协议,双方僵持不下。这场拉锯战,因政府公权力的介入而失衡。业主的房屋被违法强拆,一名业主服毒自杀。事后,授权强拆的颍州区原副区长曹颍章被判刑11年。暴力拆迁事件中,鲜有官员被问罪,此事件被认为是“开先河”之举。
     (博讯 boxun.com)

      面对轰隆而过的推土机和铲车,业主的抗争往往脆弱而渺小。心志不坚的人在恫吓和难言公正的补偿面前早早就束手了,有些血性的人在蜂拥而至的强拆者面前,也未必顶得了多长时间。更有些业主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的代价,也未能阻止他们的家园化为一片废墟。这样的场面多次重复以后,强拆者的气焰日渐嚣张,某些被强拆者的抵抗力度也在升级。国家在想办法消弭这些矛盾和隐患,但那些为巨大的商业利润红了眼的开发商,往往得到偏心眼的地方政府的纵容和护卫,侵害公民物权和损害公平正义的阴谋和阳谋还是不断地得逞。
    
      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安徽阜阳出现了“强拆官员”被判刑的案例,自然引起了当地群众的拍手称快和全国媒体的同声认可。它是对“强拆无药可治论”的有力回击,是对“官商勾结横扫小民”现象的反拨,是对淤积许久的民意的正面疏导,它给那些正在强拆威压中惴惴不安的人增添了勇气和力量。
    
      然而,也不能过分夸大此案对解决强拆问题的积极意义和示范效应,它的出现有很大偶然性。面对突如其来的拆房人员,业主陈少坤选择了喝下农药以死抗争。有勇气作决绝反抗的人本来就不多,而且生命是世界上最可宝贵的东西,这种行为本也不宜提倡。而陈少坤之死让上任不久的阜阳市委书记颇为紧张。这些年来,阜阳几乎每年都有闻名全国的“负面”新闻,正处在修复形象的关键时期。市委书记下令彻查此事,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官员才锒铛入狱。如果没有出现死人的恶性事件,如果不是阜阳有着重塑形象的内在需求,房子会不会拆了也就拆了?这个问题不会再有明确的答案,但从以往种种一拆定乾坤的案例来看,拆了白拆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此案能有今天的结果,还有一个偶然因素在起作用。曹颍章被追究刑责,是因为他犯有滥用职权罪和受赂罪。法庭最终认定的事实是,曹颍章收受了开发商5万元贿赂,然后擅自决定在政府人员依法拆除业主的部分房子时,由开发商派人将另外的房子一并拆除。以此来衡诸于各地发生的大量强拆事件就会发现,本案的“剧情”并无代表性:各地强拆的决定绝大多数都是由上到下的一连串官员集体决定的,而很少有某位官员擅自下令。因而强拆人员在执行过程中非常理直气壮,即使强拆时出了岔子,甚至闹出了命案,由于决策程序的“完整性”和“严密性”,也绝少有个体官员为此而被追究刑事责任。
    
      官员在与开发商打交道时“受人钱财,为人消灾” 虽然不是罕见之事,但曹颍章因为5万元而被揪出来并追究刑责,还是带有相当的偶然性。如同那位“天价烟局长”周久耕,曹颍章的落马并非主动反腐的成果,而是被意外因素牵扯所致。
    
      暴力拆迁祸害百姓,这已经是一个老话题。为开发商的强拆行为撑腰的曹颍章被绳之以法,当会对那些视民众物权如草芥的地方官员形成一定震慑力。国务院办公厅日前下发《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规定,因工作不力引发征地拆迁恶性事件,有关领导和直接责任人将被追究责任。这也是对有恃无恐的强拆者的当头棒喝。然而,如果积弊重重的现行《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不予废除,没有一部能从根本上遏制强拆行为的法律出台,那些既推房又轧人的推土机恐怕还会源源不断地驶出。因而,去旧法而立新法是当务之急,一方面必须确立先补偿后拆迁的原则,切实维护业主的权益,另一方面要严厉打击那些暴力拆迁者,让他们不敢以身试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强拆”到“骗拆”(图)
  • 违法强拆靠国务院《紧急通知》能刹得住?/毕和英
  • 问责“违法强拆”官员请从广平开始
  • 强拆是政府权力的乱码/陈华洋
  • 调动武装力量强拆 中共大罪/黎明
  • 建议把被强拆户遭遇编成芭蕾舞剧——声援“麻雀行动”
  • “麻雀行动”倍受国内被强拆户关注 武汉江汉区市民表示声援
  • 《阿凡达》被解读成抗强拆,美国人想不到
  • 动力警力强拆民居幕后有啥“推手”?
  • 强拆铲车掘党坟墓/杨耕身
  • 强拆,多么冷静,多么冷漠,多么冷血
  • 忍看草民成新鬼 党抓经济强拆迁/陈庆贵
  • 还要多少条人命才能终结强拆
  • 遗产保护 杜绝强拆乱建
  • 以公共利益的名义强拆,是为了公共利益吗?
  • 池墨:叫停强拆的为何是副市长而不是法律
  • 成都强拆投诉中心 谁来保证它的公正性
  • 评:海淀法院集体受贿非法强拆!
  • 《物权法》被当局强拆/舒仕明
  • 河南一处11间民房遭强拆 人在屋里睡瓦房被揭顶
  • 强拆致人死亡 安徽阜阳官员获刑11年
  • 湖南岳阳官员强拆民房并打伤和诱骗村民
  • 北海市白虎头村民高世福反强拆被公安抓捕
  • 问责“违法强拆”官员 行胜于言
  • 郑州女子阻强拆从二楼坠亡 官员回应不属强拆
  • 上海崇明杨莉的父亲猝死,家2年前被强拆
  • 河北“三年大变样” 贫困县十天强拆千户民房(图)
  • 无锡被强拆户借宿村委 一天只吃一碗方便面
  • 无锡滨湖区政府凭临时用地手续强拆百姓祖宅(附视频)(图)
  • 北京强拆 开煤气罐自卫(图)
  • 德國女婿居南通遭非法强拆,是否会上访?/王宁(图)
  • 常州武进强拆酿冲突 国务院紧急通知贯彻难
  • 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紧急通知》挡不住强拆
  • 常州人民家园保卫战最新进展:六户在三小时内被强拆(附视频)(图)
  • 国务院紧急通知:补偿不到位一律不得强拆
  • 两千名群众自发阻止强拆 可歌可泣的常州人民家园保卫战
  • 十天强拆33万平米 河北贫困县的"变样"规划
  • 北京朝阳管庄乡郭家场村强拆视频:警察黑社会到场(图)
  • 山东淄博博山传承百年老企业-吴老大酱园被强拆两年无赔偿/吴雷
  • 福州陈爱菁的公开信:抢劫强拆20多年没有安置
  • 山东有名“吴老大酱园”遭强拆 损失百万
  • 合法私人住宅被强拆/湖北荆州冤民阮积忠
  • 上海闵行区被强拆户的生命得不到保证
  •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图)
  • 上海女婿制造的不和谐因素/上海强拆户王强
  • 东莞茶山镇,强拆林氏祖祠为了啥?
  • 大校飞行员徐桂如:家被强拆后妻儿无家可归多年
  •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 吉林省强拆户瞿超的申诉信(图)
  • 一桩打砸抢非法强拆事件/江苏南通徐汇萍(图)
  • 暴力强拆后说你袭警:给福建省人大一封公开信/残疾人林旭光
  • 辽宁丹东强拆如强盗/张正廷、宋玉洁(原顺达精密未孔过滤器厂董事长)(图)
  • 哈尔滨:强拆后无家可归/唐万凤(图)
  • 谈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在强拆中的违法行为
  • 强拆:上海的“文强”还在猖狂!!!/范桂娟(图)
  • 上海是官吏的天堂,老百姓的地狱——写在强拆两周年忌日/方林娟(图)
  • 成都你为何要将强拆民房进行到底! (图)
  • 强拆逼上绝路——求救信/江苏昆山初三学生陈嘉琦
  • 世界佛教论坛召开 无锡强拆户被限制人身自由
  • 家园面临强拆,访民有家难回
  • 四川大竹县城强拆风波纪实 多名平民无故被抓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再次被上海高检愚弄
  • 杭州九旬老人单耀坤被迫参加强拆听证会(图)
  • 石家庄:合法的房产,土地证房产证齐全被强拆 家破人亡(图)
  • 野蛮强拆玩起了猫和老鼠的拖延游戏!
  • 屡遭强拆迫迁,成都民营企业家倾家荡产无家可归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保定热电厂张慕春控诉强拆
  • 原国民党起义人员陈祖荣的房子被强拆
  • 保定电厂强拆百户职工住房谋暴利利用暴力非法手段致使职工流离失所(图)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图)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一个正在抗击非典的医生她的住房正面临强拆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