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们不能忘却的1989——纪念《六四》/张子霖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31日 来稿)
     人一生中刻骨的记忆是很多的,感动让人铭记,痛苦让人刻骨。回望也是幸福的,当然是回望那甜蜜感动的时刻,而那些血腥残酷的画面带给我们的是一生无法忘却的梦魇,一生无法走出的痛苦深渊。
    1989年的夏天,炙热的北平被高涨的热情所淹没,人民的口号声,人民的思想,人民的诉求在这个夏天格外的耀眼,格外的鲜艳。这年的北京6月发生了太多值得国人追忆的东西,太多了,那记忆的片段拼凑起来足以是一部史诗巨作。是的,这些历史片段被分割了,被尘封了,被淹没了。那真相直到21年后的今年依然不为整个世人所知,这段历史令我倍感唏嘘,不但对我,更多的是国人。
     这一年6月4日,再次将北平推向世界关注的焦点,一场令全世界震惊的屠杀悄然发生了。坦克的碾压、子弹的穿膛而过在这个时刻变得那么的自然和正常,而且变得是必须的了,屠杀就这么拉开了序幕,当这一屠杀被广播出去后,世界震惊了,悲愤了,中国人、外国人,认识与不认识的都为在屠杀中逝去的人们流泪,这一刻中国人的心是痛的,世界所有有良知的人的心也是痛的。理想的旗帜在血腥镇压下没有倒下,而是继续迎着太阳飘扬,格外绚烂、耀眼。 (博讯 boxun.com)

    这一年我还很小,小的令我至今无法记起那一年的一些事情,哪怕是有趣的事情。是啊,这一年我只有四岁多,但是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在若干年却让我思想转变很大,也影响了我之后的成长方向。依稀记得在我十岁多的时候,常听到父亲及身边的父辈们谈起89年的事件,我也变的好奇,会去追问,在我心里悄然的埋下了这民主的种子。随着自己的长大,我开始有意识的去追寻那一年的事情的真相。在我十七岁那年,很偶然的机会我在网络上接触到了名为《六四真相》的视频资料,我看着看着就哭了,眼泪悄然的滑落,这份悲痛来的那么的悄无声息,却又那么的撞击心灵深处。是啊!在这一刻对我的冲击太大了,以至于我有点无法控制自己激动的情绪。自此以后,我对六四的死难者常怀着缅怀及敬佩之情,他们为民族未来,为民主理想所付出生命的惨痛代价,多么沉重的代价啊!几千个鲜活的生命以这样悲壮的形式离开了,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在自己国家首都,被自己国家的军队屠杀了。这是多么的讽刺,让有良知的国人无法接受,哪怕是二十一年后的今天,甚至在未来更久的时间都不会被忘却,依然会被缅怀,因为我们在心中为这些死难者留下了永远安眠的地方,静静的长睡于我们心灵深处。
     今年距离89年已经过去了二十一年了,整整二十一年,二十一年可以改变很多,也的确改变了太多,传统文化的支离破碎,传统价值的荡然无存,传统道德更被世人踩在脚下,我们的悲哀。但是二十一年的时间没有改变我们对当年死难者的缅怀,没有改变我们对民主理想的追求,我们一直都是执着的,坚强的,该继续前行了… …
     张子霖
     民国九十九年五月三十一日
     于长沙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佘祥林、赵作海案到谢福林——见证冤案诞生/张子霖
  • 张子霖:接受审判的不应是谢福林而是政府
  • 谢福林案开庭在即 望泛蓝成员及友人前往支持/张子霖
  • 持续对谢福林兄弟一案表示关注及再次分析/张子霖
  • 张子霖:对张起因言获罪我不得不说了
  • 对谢福林兄弟一案的关注及分析/张子霖
  • 张子霖监狱被不人道对待 看病须家人付费(图)
  • 呼籲關注中共審訊张子霖案/林偉棠
  • 张子霖开庭日期最新公布 期望友人前去声援
  • 溆浦探望张子霖之行 欲见不能/卓礼
  • 聲援中國泛蓝联盟,要求釋放孙不二、张子霖等人/林伟棠(图)
  • 我所认识的张子霖/余志坚
  • 张子霖就其邮箱被封发表声明
  • 张子霖信箱被封,表示强烈抗议
  • 对谢福林一案不公判决的严正声明/张子霖
  • 张子霖:声援唐荆陵 坚持非暴力精神
  • 回张子霖先生话/贺伟华
  • 从张子霖拘捕证看当局的搞笑和伪诈 (图)
  • 张子霖:纪念「国父诞辰」 被拘留的日子里
  • 张子霖声明:本人没电话借款,谨防上当
  • 张子霖被问话后离开
  • 长沙维权人士张子霖被国保带走
  • 张子霖两年刑满获释 首次对外述说遭迫害经过
  • 中國泛滥联盟成員张子霖刑滿仍未出獄(图)
  • 泛蓝联盟成员张子霖狱中被虐待
  • 山东普通工人公绪军血泪维权路/张子霖(图)
  • 血泪控诉!苍天!我们如何活下去?/ 张子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