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高兴:从六四惨案到杀童惨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30日 转载)
    
    (一)黑猫白猫——六四惨案和杀童惨案的共同哲学精神
     (博讯 boxun.com)

    一连串杀童案件接踵发生以后,在江苏泰兴,有一家幼儿园挂出横幅:“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右转是政府”,当时曾有上万群众涌上街头抗议,他们打出的标语是:“杀贪官光荣,杀孩子狗熊!”最近一段时期,全国人心惶惶,议论风起,在每一个城市的街头巷尾,乃至在那些穷乡僻壤,十三亿中国人的心态大体上是和泰兴民众一样的。
    
    这些恶性事件之所以引发全国热议,令舆论鼎沸,是因为行恶的歹徒本属弱势群体,他们的生存困境虽然令人同情,但他们与两年前的杨佳不同,他们的屠刀不是砍向强势的冤头债主,而是砍向比自己更弱势的儿童群体。
    
    当国人都在谴责歹徒行凶的不义和不耻时,大约很少有人会想到,这一连串的杀童惨案,与21年前的六四惨案,两者具有不为人注意的潜在逻辑上的联系,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杀童案是天理对六四问题的某种报应!
    
    最近不到两个月连续发生的6、7起杀童惨案,先后夺去了二十多个无辜儿童的幼小生命,而21年前的六四惨案,一个凌晨就夺去了数百甚至数千个无辜的生命。无论就杀人的数量、手段、性质,还是其危害,后者都是前者所无法比拟的。墨子早就说过,“杀一人谓之不义,必有一死罪矣;杀十人,十重不义,必有十死罪矣;杀百人,百重不义,必有百死罪矣”,这是人人都知晓的道理。当一个人挥刀砍向无辜的儿童的时候,凶手虽则也是这个人吃人体制下的蒙冤受屈者,而国人皆曰丧尽天良而当杀,但是,当一个军队的坦克碾向成群血肉之躯,枪弹射向无数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以后,却屡屡被誉为“没有当年的断然措施,就没有今天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
    
    我相信,那些借儿童的生命来发泄自己心中无处可以发泄的怨愤的凶手,他们大约事前事后都不知道(或不曾想到)这种高超的杀人理由,如果他们知道或想到了,一定会反问对其咬牙切齿的十三亿同胞:“既然为了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可以杀无辜的学生和市民,那么我为了发泄无处可以发泄的心中怨愤,为什么就不能杀无辜的儿童?既然军队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群体可以用机枪和坦克残杀无辜的学生和民众,我这个蒙冤的弱者为什么就不能用砍刀和铁锤来杀害无辜的儿童?两种罪恶,看似毫不相干,其实都浸透着同一种哲学精神:不管黑猫白猫,能逮住老鼠的就是好猫。
    
    (二)“北京综合症”——六四以后形成的附强压弱的心理文化
    
    杀童案与其他行凶杀人案不同的是,当凶手遭遇体制性的不公平,生存陷于困境时,其泄愤的矛头不是指向在这个体制下受益的强势群体,更不是指向造成他们所遭遇的诸多不公平的体制本身,而是指向了另一个与自己的苦难和冤屈毫不相关却唯一可以欺负的比自己更弱的群体。自己受了欺负而又无力报复,就将报复的对象转向比自己更弱者,这种既弱且愚的复仇心态令人想到了我们的祖上阿Q,阿Q在挨了假洋鬼子的哭丧棒以后,就拿小尼姑嫩红的脸颊来出气:“和尚动得,为什么我动不得?”
    
    六四惨案发生21年来,阿Q的心态又有了新的表现形式。六四惨案刚过的一段时间,绝大多数中国人都相信在文革中广为传播的毛泽东的那句话:“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都没有好下场!”以为六四事件不过是76年四五事件的重演,不出两年三年就会翻过来,因而,受害者虽然死的死,入狱的入狱,但他们得到了自己同胞的普遍同情。可是,上帝给中国人安排的命运是我们永远无法预知的,六四惨案居然至今21年岿然不动!于是,多年以来,我们不断听到的是转而对当年请愿学生的指责,什么学生闹事搅乱了社会秩序,影响了生产和生活,阻塞了交通,妨碍了我做生意,等等,甚至有人认为是学生的请愿逼得政府为了维持稳定,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他们 认为六四镇压带来了经济的发展和繁荣。多年以来,我曾经多次听到过一些人对八九民运的“反思”,例如有人指责学生是用不民主的方法来追求民主,责怪学生当时不该得罪了邓小平,甚至有人认为学生的请愿活动反而打断了中国的民主进程。还有人设想,如果当年赵紫阳同意戒严,甚至只要同意到宣布戒严的大会上坐一下,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总书记职务,然后像邓小平在毛泽东死后搞改革开放一样,也可以在邓小平死后搞政治改革。这些议论,名为反思,实为对无助的六四受害者的指责。八九民运不是不可以反思,但是,在正义没有得到伸张、罪犯没有得到惩办以前,这些所谓反思令人想起一个镜头:凶手用刀砍了人,众人围观,因慑于凶手手中的屠刀而沉默不语,这时来了个西装革履的绅士,指责被砍者不该拌嘴滋事,阻塞了交通,影响了公共秩序。
    
    受害的弱者既然翻不了身,那就干脆站在加害的强者一方,找出受害者的种种不是之处,以博得加害的强者的欢心,这是一种附强压弱的文化传统,鲁迅早就说过,中国人喜欢向失败者扔几块石子,以表示自己属于胜利者一方。这种心理状态经常表现在对待访民问题上,在现行的体制下,不断有受了冤屈的访民涌向京城上访,就有北大心理学专家孙东东教授站出来,指责绝大多数访民心理不正常,这是最为典型的附强压弱心理。孙东东之类的知识精英附强压弱当然不是“行凶”,砍杀儿童的凶手也不是“附强”,但两者在“压弱”或“欺弱”这一点上却是相同的。更为严重的是,一旦整个社会都弥漫着附强压弱的风气,那些受欺凌的弱者就得不到心理关怀,他们很可能因此而将无处发泄的怨愤或仇恨发向更弱的无辜者,最近的一系列杀童惨案就是这样发生的。
    
    有报道称,泰州的那个杀童凶手是个老访民,经常到当地政府上访,但没有人会理睬他。他的行凶杀童,不仅与他的正当诉求(要求收回自己出租的房子)得不到解决有关,而且其中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的上访行为得不到周围群众的同情,他不仅吃了亏,而且吃了亏还得不到别人的同情。在任何社会里,都会有人遭遇不公平,但只有在我们这个社会里,遭受了不公平还得不到众人的同情,这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可悲和可怕之处。
    
    有一种心理疾病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指的是受害人在长期被劫持的状态下,会产生对绑匪的依赖心理和真心感激之情。而六四事件以后,许多人在天长日久的恐怖高压和无可奈何之下,却产生了对受害者的埋怨甚至歧视情绪,这也是一种心理疾病,这种心理疾病或许可以叫“北京综合症”。六四21年来,在恐怖的威压和感官的诱惑之下,“北京综合症”已经蔓延到对待访民的态度等诸多问题上,成为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附强压弱的心理文化。显然,时下这种附强压弱的社会风气,正是肇始于国人在六四问题上的心态,在很大程度上,是六四惨案21年来公平和正义得不到伸张,罪恶得不到惩罚的结果。
    
    (三)杀童惨案——六四以后我们自己造的“业”
    
    人们常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话原则上并没有错,但它并不准确。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就一个民族或国家的整体而言,而不是就个人而言。如果就个人来说,我们常常看到,为善者或得恶报,而为恶者反得善报,所谓“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 六四惨案21年来我们看到的社会现实正是这种情况。但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作为天道,却会在一个民族或国家的整体上得到应验。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杀童案,受害的并不仅仅是几十个儿童和他们的家长,而是我们整个民族,因为这种没有特定指向的凶杀行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潜在的受害者,而同时我们每一个人又都是潜在的行凶者。因此,一系列杀童惨案,可以说是我们这个正义和良知完全泯灭的社会的自我报应,是六四惨案21年来我们自己造的“业”。
    
    按照佛学的说法,我们每做一件事情,不论行善还是行恶,都是在“造业”,而我们所造下的所有的“业”,都是永远不会消失的,这种“业”如果遇到某种外来的机缘,它就会产生某种或好或坏的结果,这就是“因果报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机未到,时机一到,一切都报。只是,有的“业”在短时期内就碰到了机缘,于是短时期内就有了报应,这就是通常所说的“现世报”。而有些“业”要在经历几世几劫以后才能碰到机缘,因而要等到几世几劫以后才能有报应,这就是“下世”、“后世”、“后后世”产生的因果报应。我相信,这种说法不是迷信,而是事物之间极其复杂的因果关系,这种因果关系并不是贯穿于同一个人的不同时期,而通常贯穿于不同时期的不同个人之间——这正如张三养的蜜蜂使李四的果树受益,而王五办的化工厂污染了水源,使周围的居民都深受其害一样,用佛教的语言来说,这叫做“共业”——一个民族甚至整个人类,是作为一个整体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的。
    
    既然我们整个民族乃至全人类是“共业”的,那么,为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利益,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戒恶行善,形成一种人人讲求公正、公平、正义和仁爱的社会环境,这才能够建成一个真正和谐的社会。
    
    2010年5月25日凌晨
    
    (首发于《民主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让“六四”重新进入中华民族的文化记忆/秦孟和
  • 戒严部队六四屠杀的动力/纽约新闻评论员
  • 共产党跳楼富士康才不跳楼---兼谈八九六四大屠杀若发生在1926年/赖宇鑫
  • “六四”和九一八是华人哀悼的日子/赵景洲
  • 21年专制阴影下的抗争:记六四受难者齐志勇/侯文豹
  • 被六四枪杀腰斩的三十年改革
  • 雷火丰:“六四”二十一周年,让我们再出发
  • “六四”——我们不会忘记/任君平
  • 暴政与报复:从六四大屠杀到幼儿园大屠杀
  • 赵紫阳六四说“邓掌舵”是出于好心
  • 冯崇义:六四以來的中國自由主義陣營
  • 当年东德官员为什么没有效法北京”六四“方案
  • 浦东新区区长暗示北京应平反六四/唐汉清
  • 胡启立参与1989年六四事件/李扬
  • 六四事件已经发生二十年了,什么支撑方政站起来?/曹长青
  • 六四镇压与新疆事件/郭保胜
  • 澳大利亚成立六四之友俱乐部
  • “六四暴徒”的作案动机
  • “六四”的记忆/孙丽
  • 孙文广:济南聚会纪念六四21周年(图)
  • 車宏年:“六四”二十一周年隨想(图)
  • “六四”前夕西安一批异议、维权人士遭“喝茶”
  • 六四临近,四川民运人士刘贤斌被传唤
  • 六四临近,呼吁关注刘晓波和胡佳等良心犯
  • 吴敬琏六四后曾上书批判赵紫阳:有許多重大失誤(图)
  • 田纪云對邓小平的子女說:六四必須平反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因中美对话被限制人身自由
  • 六四临近,范子良再被装摄像头监控(图)
  • 孙文广:六四判死缓 段练昨结婚 (图)
  • 朱廓亮:“六四风波”21年来中国贪官增长7倍
  • 贵州十多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禁纪念六四
  • “六四”临近,贵州多位人权捍卫者遭非法传唤
  • 王丹号召“六四”网聚年轻网民反馈踊跃
  • 天安门廣場商店售六四光碟(图)
  • 前著名六四学运领袖柴玲受洗成为基督徒(图)
  • 王丹评中共藉世博巩固政权倡议六四推特网聚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与外界失去联系 左小环被警方带走
  • 温家宝文悼胡耀邦 为胡与六四脱钩(图)
  •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