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让“六四”重新进入中华民族的文化记忆/秦孟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30日 转载)
——许允仁《中华民族的高峰体验和创伤记忆》解读之一

     “六四”21周年纪念日前夕,以一种颇受震撼的心境,我通读了许允仁《中华民族的高峰体验和创伤记忆》一文。在这篇用对话体写成的长文中,许允仁以参与者的直接的集体记忆作为基础,对影响了当代中国命运的“六四”事件,作了全面和深入的解读。
     今年的纪念日的情形,似乎和去年(包括往年)略有不同,也许是因为21周年不像20周年那样是一个整数的纪念日;也许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作为一个政治事件的现实影响力的递减,往年“六四”纪念日前,围绕着强制遗忘和纪念控诉,在政府和相关人士之间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今年似乎稍有缓解。“六四”作为现实政治事件敏感性的减弱,恰恰为它作为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进入整个民族清晰的文化记忆提供了某种契机和可能。 (博讯 boxun.com)

     正如许允仁指出的,“六四”是中国当代史上特别重大的事件,理性客观地梳理“六四”事件的起因和后果,将为深入理解当代中国的各种经济、政治和文化现象提供钥匙,相反,通过强迫遗忘,将“六四”事件屏蔽在整个民族的文化记忆之外,将阻止当代中国人的清醒的自我意识的形成和精神的生长。
     但是,所有了解心理症患者的人格特征的人都知道,遗忘是一种由于创伤导致的强迫性的心理机制。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心理症患者并非是自己想要遗忘,而是不得不遗忘,因为,他没有足够强大的精神力量去直面自己所遭遇的创伤,一旦让如此惨痛的创伤性经历进入自己明亮的意识,他的整个人格就会分裂和崩溃。
     所以,心理症患者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强迫性地切除了有可能摧毁自己完整人格的创伤性体验。然而,就如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所揭示的那样,这些被强迫遗忘的创伤体验,并没有真的完全从心灵中消失,它只是被自我从意识的领域压抑到潜意识的领域。而正是这种强迫性的遗忘,在压抑住危险的心理能量,防止其冲毁自我的人格的同时,也使这些心理能量死死地偏执在已被压入潜意识的创伤性体验上。这样自我的人格也就失去了开放地吸纳新的经验,从而使自己不断生长的能力。
     “六四”对整个中华民族,包括对执政党来说,就是这么一种造成了严重的精神危机的创伤性体验。我们看到,执政党以一种完全类似于心理症的焦虑与恐惧,压抑着一切关于“六四”的回忆和言说,因为,一旦让它们进入意识,那么,党的意识形态:党对自己是什么,世界是什么的解释,就会全面崩溃。另外,我们看到,执政党在竭力阻止关于“六四”的一切进入社会意识的同时,它自己的全部心理能量却死死地执着在“六四”的经验上。
    正是由于害怕党国会在像“六四”一样形成了广场效应的群众运动中解体,执政党以一种神经质的方式,致力于将一切自由的表达和自由的结社消灭在萌芽状态,同样,也是“六四”的经验,使党不再相信任何自由的对话,而是完全依凭一种单边的暴力强制来维系社会秩序。“六四”使党失去了在学习自由和民主中成长的能力,在精神上变得越来越神经过敏和越来越没有能力接受和面对真实。而党的心理症的加剧,又导致了被它完全操控的整个社会的全面的精神危机。
     那么,如何才能治愈由于“六四”事件给中华民族带来的巨大的精神创伤呢?我们知道,精神分析的治疗方法就是,让心理症患者通过回忆,将以往被压入潜意识的体验,重新回到明亮的意识之中,以此同时,原先执着于创伤性体验的心理能量也就会解脱出来。
    但是,回忆又不是简单的记忆,假如仅仅只是让原先的创伤性体验,原封不动地进入意识之中,那么,创伤还是创伤,自我的人格就依然还是无法接纳它。一种真正具有疗救性的回忆是,它在保留了过去的创伤性体验的全部现象的同时,又赋予这些现象某种新的理解,这种理解能将过去无法接受的事实和价值纳入一个新的人格之中。
     许允仁《高峰体验和创伤记忆》一文中对“六四”的解读,正是这种带有疗救性的回忆的尝试。“六四”悲剧的发生,是由于各种价值之间无法调和的冲突引起的。但是,这种尖锐的冲突是在1980年代的情形下,是基于当时朝野双方(执政者和知识分子)的理解形成的。20多年之后,许允仁试图在更为广阔的知识背景和政治经验下,对导致“六四”悲剧的价值冲突,在一种新的视域下加以重新领会。
     也许,正是出于这种考虑,文章采取了对话体的形式,整个文章首先通过直接经历过事件的X、Y、H三人关于“六四”的起因、过程和特征的交谈作为辅垫,接着主要是在Y和X的争论中层层展开。
     在我看来,Y代表了现实政治的逻辑,代表了手握权柄的执政者所必须捍卫的那些价值,以及从这一视域中所看到的各种政治现象之间的客观的因果联系;而X则试图守卫人性的和精神的价值,特别作为它们在政治领域体现的宪政民主主义的价值观。
     在Y的论述中,我们看到了,现实政治的逻辑,在1980年代末的特定情形下,究竟是如何转变为(或者说沦落为)威权政治的逻辑,最后导致了武力镇压的发生。通过Y,文章没有简单地站在抗议者的立场上,以道德主义的方式,控诉执政者的杀人之罪,而是揭示出了“六四” 镇压复杂的内涵和后果。指出了“六四” 镇压,在终止了部分前瞻者的严肃的政治民主化要求的同时,也终止群众运动中的革命激情,它是极权体制向威权体制转型过程中的标志性事件。
     通过Y的论述,文章揭示出了某些长期以来,站在情感主义立场上的控诉者所不愿意去深究的真实。他坦率地揭示出,从现实政治的逻辑来看,在“六四” 事件中,有些地方邓小平比赵紫阳有着更深沉的和更冷静的洞察力。他指出了赵紫阳提出的“权威主义”,绝不可能通过自由对话的方式让人民自动接受。
     许允仁评论道:“历史的吊诡在于,赵紫阳所倡导的“权威主义”,恰恰是在他自己被罢免,他所竭力阻止的开枪镇压发生之后,才真正地确立起来。正是通过向亿万人民展示了自己敢于杀人的坚定的统治意志,邓小平和共产党才借助恐惧的力量,再次重建起自己在10年的改革开放和自由化运动中被逐渐削弱和瓦解的政治权威……”
     接着文章又通过X揭示了长期以来被执政者所遮蔽的那些真实,即由于接受了威权体制,整个民族所付出的惨痛代价。许允仁通过X评论道:
    “六四镇压和此后的清洗运动,是党对它感到越来越难以驾驭的民族所作的一次阉割手术,整个民族中在精神上最敏感、最活跃、最倔犟、最不安分的部分被割除了,抛弃在荒野中,而留下来的失去了精神的肉身,则开始痴肥地长膘。”
     “回顾现代政治史,我们看到,这是这个极权主义政党征服中华民族的过程中,多少年就会来一次的一系列阉割手术中的最近的一次。从反右的“敌前总指挥”,到“六四”镇压和清洗的主导者,可以说,在邓小平丰富复杂的政治生涯中,所扮演的引人注目的角色之一,就是从事这样的阉割手术的,胆大心细,技艺高超的外科医生,他能够精准地辨别出为了保持党对整个民族的有效控制,它的机体上的哪些部分必须割除,哪些组织则可以保留,然后,抓住有利时机,冷静果断地加以快速割除。”
     文章的最后,作者还引用了德国作家,1999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君特•格拉斯在《锡皮鼓》中所创造的奥斯卡这个象征。许允仁指出,由于“六四”镇压给中华民族带来的重伤巨创,这个民族20年前在“六四”的枪声中,像奥斯卡一样在精神上突然停止了生长。
     记得卡尔•雅士贝尔斯说过,真理是分崩离析的。通过3个当事者的祛除了任何禁忌和压抑的自由争辩,作者试图向我们展示“六四”事件中的分崩离析的真实。通过带有疗救性的回忆,许允仁希望将导致“六四”悲剧的各种价值之间的尖锐冲突,以一种无蔽的方式,重新引入到我们的意识之中。并且希望在一种理性和真诚的争辩中,这些冲突中的价值能够找到各自的边界和在现实中的共处之道,从而使中华民族在精神上重新恢复自由的生长。
     我们无法精确地判断,作者究竟在何种程度上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中华民族的高峰体验和创伤记忆》一文,无疑是众多谈论和评价“六四”的文章中,内容最为丰富和深邃的文本之一。它包含了“六四” 事件的全部要素。通过对这些对话的阅读,不仅仅能更好地理解,我们为什么会走进当前这种被称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威权模式,同时,还可以感受到一种能够启示我们走出这种模式,从“六四”的创伤和执着中解脱出来的精神力量。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戒严部队六四屠杀的动力/纽约新闻评论员
  • 共产党跳楼富士康才不跳楼---兼谈八九六四大屠杀若发生在1926年/赖宇鑫
  • “六四”和九一八是华人哀悼的日子/赵景洲
  • 21年专制阴影下的抗争:记六四受难者齐志勇/侯文豹
  • 被六四枪杀腰斩的三十年改革
  • 雷火丰:“六四”二十一周年,让我们再出发
  • “六四”——我们不会忘记/任君平
  • 暴政与报复:从六四大屠杀到幼儿园大屠杀
  • 赵紫阳六四说“邓掌舵”是出于好心
  • 冯崇义:六四以來的中國自由主義陣營
  • 当年东德官员为什么没有效法北京”六四“方案
  • 浦东新区区长暗示北京应平反六四/唐汉清
  • 胡启立参与1989年六四事件/李扬
  • 六四事件已经发生二十年了,什么支撑方政站起来?/曹长青
  • 六四镇压与新疆事件/郭保胜
  • 澳大利亚成立六四之友俱乐部
  • “六四暴徒”的作案动机
  • “六四”的记忆/孙丽
  • 评《首知联:季羡林与“六四”大屠杀》/古川
  • 車宏年:“六四”二十一周年隨想(图)
  • “六四”前夕西安一批异议、维权人士遭“喝茶”
  • 六四临近,四川民运人士刘贤斌被传唤
  • 六四临近,呼吁关注刘晓波和胡佳等良心犯
  • 吴敬琏六四后曾上书批判赵紫阳:有許多重大失誤(图)
  • 田纪云對邓小平的子女說:六四必須平反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因中美对话被限制人身自由
  • 六四临近,范子良再被装摄像头监控(图)
  • 孙文广:六四判死缓 段练昨结婚 (图)
  • 朱廓亮:“六四风波”21年来中国贪官增长7倍
  • 贵州十多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禁纪念六四
  • “六四”临近,贵州多位人权捍卫者遭非法传唤
  • 王丹号召“六四”网聚年轻网民反馈踊跃
  • 天安门廣場商店售六四光碟(图)
  • 前著名六四学运领袖柴玲受洗成为基督徒(图)
  • 王丹评中共藉世博巩固政权倡议六四推特网聚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与外界失去联系 左小环被警方带走
  • 温家宝文悼胡耀邦 为胡与六四脱钩(图)
  • 中南海三代核心内情:另一“太上皇”陈云赞军队六四镇压
  •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