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无拆迁不暴力,无暴力不拆迁/朱晓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8日 转载)
     “没有一次拆迁不是暴力的”。这句话不是要雷人,也不是危言耸听的断言。我写下这句话的意思是,拆迁不仅时常伴随强扒房子、打伤骨肉这样的暴力;不仅偶尔 会有“被自焚”和被自愿“活埋”这样的事故;拆迁而且伴随着,实际上始终伴随着象征暴力、冷暴力、软暴力。这种暴力发生在日常生活的各种时刻:比如某一天 单位领导说,让你放假回家帮助拆迁:“这里的事不用操心,拆完再回来上班”;你的亲人告诉你,“这片地区的拆迁是政府定下来的,肯定要拆!这是不能谈 的。” “某某某,你妈妈叫你回家签协议!”“出门小心点”等等。这些事都是要让你充分感到已经被挤到悬崖的末端,生活面临土崩瓦解,而且你的犹豫和迟缓所招惹的 并不是拆迁办,是你的亲人,因为你正在使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受累,使他们陷入无尽的恐惧。
     我想说这种暴力常态化的背后不是什么人性之恶,而是我们社会当下普遍存在的一种高度的紧张力。这种紧张力出现在社会的很多场域,拆迁则是一种极端状态的体 现。拆迁使导致暴力四溢的张力充分展现。请看一看这片废墟——千万人的往日家园所勾连的几种人便能知其一二。拆迁意味着土地翻番升值,巨额土地出让费只有 走过拆迁才能成为真金白银,地方(土地)财政才能有所保障,因为其他财源都随着这一块的膨胀和易于得手而萎缩了,想想那些诱人的招商引资口号:减免什么税 费等等吧!经过拆迁,地方建设才有资金填补,才能以“发展”的光辉遮掩过失,才会遮过短视的政策对一个地方的长期伤害,传说中的腐败才不会引来搜索的目 光;政绩才能彰显,才有可能在官场角逐中赢得锦标,才能带着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快感越过“到年龄走人”的栅栏。废墟中的资本一端也是如此惊险。只有介入拆 迁,搞定动迁户,以后在招拍挂竞标中这块土地的使用权才会落入你的囊中,才可能会有以几千万资金博取十几亿的总销售额,(你心中有数)这种表面10%的利 润,实则是100%的利润;才会有资本应有的消费需求的接续,小到登山航海这种小嗜好,高尔夫这种业余生活,爱游艇和小三小四,家眷养在外国什么的;大到 代表委员的身份和客串一把电影电视,读点儿国学,"我要做慈善”等等。在即将化为尘埃的家中,动迁户早已被外来的或自找的压力——冷暴力挤压到崩溃的边 缘,有些早已经被悄灭——因为某一小事故,“与拆迁无关!”;你想守住这几十平方米的老房子,但是你只能表达成“要价”,这是当下唯一的正当语言;你认为自己签的协议很聪明:最 先一个跑,然后再兜一个底,虽然明明知道头顶上方有开发商在狞笑。如开头说的,另一边是使人提心吊胆的无尽深渊,因为你害怕被关进旅馆,据说不签字不让出 来,你害怕出门被打,你害怕你的亲人被小鞋穿,你还害怕被指责推高了房价,你也害怕单位领导放你的假,……在这些张力紧扭的角色之外,不能 忘记那些个坐在街道办事处的拆迁办公室里的普通人——直接的暴力实施者。他们是一群本应无辜的基层公务员,他们只是在“问责制度”下进行全职的日常工作 (你们是业余的,当然干不过我们),必须每一个星期都有进展——有某个数目的动迁户在协议上签字,要不然就要“遭到问责”。各种小窍门因此而生:将下水道 堵掉,电线掐断,让煤气出问题,“工人们,将大锤敲得更响点,让他们在家里坐不住!”半夜里朝动迁户家扔几块石头,让他们嚎叫吧,谁让你们害得老子到现在 还下不了班!你叫?我也想嚎叫呢,“这是一个恐怖城市”!
     在这样一个被张力布满的地方,没有暴力倒是不正常的。拆迁中如此的暴力和感天哭地的控诉让人想到杜甫《兵车行》的情景。一千多年前杜甫在这首诗中有句: “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杜甫控诉“武皇开边意未已”,用今天的话可以翻译成 “发展”。杜甫描述的正是这样一种状态:无论是驱赶的人还是被驱赶的人,无不深陷暴力——征和被征,拆和被拆,这正是今日拆迁暴力的写照。 (博讯 boxun.com)

     在拆迁这个关口上,我们距离“有尊严的生活”何其遥远,距离“安史之乱”何其之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