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和九一八是华人哀悼的日子/赵景洲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8日 来稿)
    “八九.六.四”过去二十一年了,想起那一张张照片,一个个镜头,一辆辆坦克碾过那些年轻的肉体时,还美其名曰“平暴部队”, “平暴部队”是每三人一组,背靠背端着新式冲锋枪,面向北京城里要求“铲除官倒、铲除腐败”的手无寸铁、平和静坐抗议的民众。
    
     当时37岁的我,已历经四年的诉讼,错案平反落实了政策后,在县城开了一个《谢政钟表电器维修》去哈市购买钟表电器零件,看见学生在街头宣传反腐败、反官倒、要求李鹏下台、小平辞职,和五四一样的和平理性民主运动。好了伤疤忘了痛的我,不参与政治,一心想的是我的六口之家,上有老、下有小。如何能多赚到钱,弥补打四年官司给家人带来的痛苦!对学生的事不闻不问,不参与,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做我的美梦去了。 (博讯 boxun.com)

    
    几天后部队进京了,戒严了,后来出现开头的一幕幕,从此一个新的名词用尸骨写出来了《六.四》!每年这个日子很多人象(九.一八)一样悲哀,华人失败了,正义解散了,民主泡汤了,游行示威从此违宪地被强权取消了,腐败一天天严重,渗透了党政大大小小的机关,从此公检法司都不讲法了,只讲礼和权了。
    
    91年11月26 日五常工商局连续三次抄了我的《谢政钟表电器维修》,我诉讼11年,得到12个法律文书,均以我败诉告终。我妻离子散,家庭彻底解体了,我成了居无定所的司法难民。从此这个国家政策和法律我都不相信了,我写下了(信谁对):
    信神烧香 净化臭气
    信鬼燎纸 焚落蚊蝇
    信党泪淹 十年诉路
    信法家破 乞讨他乡
    
    我诉讼至今仍未得到合法、公正的赔偿。只不过是2003年4月24日,我在黑龙江省高级法院门前用自焚来结束我十几年的行政诉讼时,省法院把我拉到哈尔滨市第五医院抢救、治疗八个半月,在我40%烧伤,35%取皮创面未能痊愈时,我拄着双拐拖着残身病体来到法院才给判决书,这正是:
    恨 不 六 四 死
    留 作 今 日 羞
    官 贪 道 沦 丧
    公 正 法 难 求
    电 视 黑 变 白
    网 络 难 自 由
    众 怒 军 警 镇
    示 威 抓 带 头
    告 谁 谁 接 访
    监 禁 度 春 秋
    我们这里每年到了9月18日都拉响警笛。我建议有良知的华人《六.四》奏哀乐,让那些所谓的“六.四”暴徒们在天之灵有个安慰。
    
    2010年5月28日星期五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爱国和爱党的根本区别/赵景洲
  • 我的三位兄弟姐妹——揭丑恶、成‘罪犯’/赵景洲
  • 春晚小品教我 你能不能阳光一点/赵景洲
  • 我对王荔蕻收到福建省信访局答复的看法/赵景洲(图)
  • 上访现代化/司法难民 赵景洲
  • 偷牛杀的法律/司法难民、零八宪章签署者——赵景洲(图)
  • 赵景洲:60年大阅兵给我带来的遐想
  • 视频:哈尔滨访民赵景洲作词《多少访民怨声载道》(京剧红灯记曲)
  • 席新柱、王桂兰、赵景洲——被逼走向自焚的冤民!(图)
  • 访民艺术家赵景洲的创新维权(图)
  • 哈尔滨访民赵景洲自编自演“上访铁窗泪”(视频)
  • 三位曾自焚人士赵景洲、王桂兰、王学琴看望席新柱(视频)(图)
  • 司法难民赵景洲给胡锦涛总书记的公开信(图)
  • 《零八宪章》签署人赵景洲被传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