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1年专制阴影下的抗争:记六四受难者齐志勇/侯文豹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8日 转载)
    侯文豹更多文章请看侯文豹专栏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作者:侯文豹
    
    再过些日子,曾经举世震惊的八九“六四”暴力镇压纪念日就要到了,近年来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一位看上去很普通很平凡的国人——北京的齐志勇先生。八九“六四”前的那个夜晚,刚下夜班的他在街上被自称为保家卫国的解放军子弟兵的子弹击穿了左腿,主动脉都没了,差点被送进太平间,在医生的抢救下,最终造成左腿高位截肢!就要满整整21年了,暴力镇压后的21年什么概念呀,是充满暴力与阴影的21年,其中痛苦唯有齐志勇最清楚了。他不止一次的向我诉说过这充满着专制高压和暴力阴影的日子。
    
    齐志勇说:那个枪声大作的暴力镇压之夜给了他终生难忘的伤痛与苦楚。从那个悲惨的夜晚以后,齐志勇就从此完全的被非正常的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从此,他就由一个原本正常的男人变为了一个失去了左腿的残疾人;从此,他失去了自己的工作;从此,他就步入了苦难的深渊!“六四”后的最初,因为他拒绝了北京有关部门对其"意外事故致残"的定性,并且勇敢的向国际媒体证实了"6.4"暴力镇压真相的存在,便因此遭到了无休止的报复。相关机构不给他办理残疾人证明以及属于残疾人的各种福利保障。并拒绝给他"最低生活保障"。再后来,他用来艰难维持生活的小卖店也被北京市的有关部门以"整顿市容"为名而取缔。不得已他申请开办一个废品收购站,但是却屡屡遭到其辖区派出所所长的嘲讽、刁难和拒绝。全家挤在宣武区右内大街39号的一个十多平米的简易楼里,现年29岁的儿子因为没有条件,经济窘迫,仅仅读了初中就失学了,只能在外租房,靠打零工生活,小女儿霁霁还在上小学。更为致命的是,因为"6.4"受枪击致残截肢时,因为输血感染了丙肝病毒,而治疗丙型肝炎的注射药剂费用高昂,一针就需要数百到近千元人民币。另外,由于多年以来的遭受迫害,齐志勇近年又罹患糖尿病与脑血栓,屡屡因病发被迫住进医院。常年的要负担那沉重的医疗费用,更由于有关部门的因素,他的妻子──路士英女士数次被打零工的单位"辞退"。
    
    特别是在2005年9月27日晚上发生了被多名不明身分暴徒殴打的事情,使他的生活彻底地陷入了困境。当日晚9点,在接完某工作同志的电话后,齐志勇的妻子出外倒垃圾,往返不过数分钟的时间,齐志勇和他四岁女儿在房间里,此时作为基督教徒的齐志勇在翻查圣经。就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四个汉子从其妻没有锁的门闯进来。没有多余的话,没有碰家具和齐志勇的女儿,他们径直把齐拉倒在地面上,就用拳用脚踢打他的脸,踩他的胸腹和腿。对齐的质问他们不做任何回答,只是反复说一句话:要你闭嘴,要你闭嘴,听见没有!然后迅速撤离,以至于齐妻回来后看到的只是遍体鳞伤的齐志勇。齐不仅满脸是伤,腿部多处瘀血,而且被打折一根肋骨。由于被猛烈的殴打,伤势严重,不得不在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花费了将近万元的医疗费,再次造成了沉重的生活负担。
    
    与此同时,专制带来的苦难却造就了一位不寻常的勇者!天主教圣徒德蕾莎修女曾说过:我们都是平凡的生命。但当我们用爱去做每一件事情的时候,生命就不平凡了,伟大而有意义!齐志勇先生在六四天安门暴力镇压中被枪击致残一条腿以后,一直秉承着爱心在持续不断的做着一些看上去很小但却不平凡的事情。齐志勇说过:是八九“六四”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六四后,他拒绝了当局拿10万元伤残补助金封口的交易,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的下岗大潮时期,齐志勇所在的北京建工集团同意他买断工龄,但公司的一位领导找他谈话表示:“申请书上不能写六四…”齐志勇明确表示"我的伤残就是六四造成的历史事实,怎么能不提呢!但单位的人强调说“根据上级指示,如果写意外事故造成的左腿高位截肢,可以给10万块钱,别的下岗职工每人给7万块钱。”齐志勇态度坚决:“我绝不同意此条件!”单位最后告诉他“你的事情不属于工伤,属于国家大事,我们做不了主"”就这样,直至今天,齐志勇每月只能领取300多元的退职工资。齐志勇多次表示:“我要对得起六四,对得起自己的良知,这不是我个人的事,而是民族的重任。10万、20万也买不断我的心。我不能给六四学运撒上丝毫污点,因为我是大屠杀的幸存者,齐志勇说:“八九.六四的枪声把我打醒了,打得我知道谁是敌人了,或者是说谁是真正的刽子手了。八九.六四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一个全新的生命,是镇压的枪声拯救了我,从我的灵魂我知道、看到并认识到了专制的丑陋嘴脸,让专制独裁从历史舞台上彻底的退出去是我的最大期待与愿望。”
    
    20年来,持续不断的向外界揭露八九六四暴力镇压的真相,一直勇敢的向当局发声,要求当局为六四正名,并且与胡佳一起热情的帮助很多需要向外界发出呼声的上访民众,2007年12月份,协同胡佳给在北京长期上访又很困苦的访民分送新购买的棉军大衣。 每年他都要接受几十次的采访,用他自己来做六四暴力镇压的活证。就是因为他坚持向外界发出关于六四真相、抨击当局黑暗,并且要求当局政治改革的声音,每年都要被当局画地为牢的非法拘禁、被强制旅游、被恐吓。近年更邪乎,因为当局的恐惧过多,导致了敏感日子也越来越多,赵紫阳祭日敏感、两会敏感、清明敏感、五一敏感、五四敏感、六四敏感、七一敏感、党代会敏感、十一敏感、元旦敏感、奥运敏感、国庆敏感、人权官员来访敏感、布什来访敏感、克林顿来访敏感、小布什来访敏感、美国国务卿来访敏感,如此算来,每次敏感点被画地为牢一周,全年算下来就超出两个月。为了秉承做人的良知,二十年多来,齐志勇承受了太多的苦难,但他表示:坚持说出真相是他的责任,会一直坚持到底!并坚信中国人民一定能够迎来公平与正义的那一天!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哭了——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侯文豹
  • 请立即降半旗为5.12地震遇难者致哀!/侯文豹
  • 换一种思维看问题——关于汪洋现象/侯文豹
  • 捍卫自由表达权坚决支持章诒和女士/侯文豹
  • 中国教育乱收费为何屡禁不止?/侯文豹
  • 致天水先生!/侯文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