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跃动在上海世博会上的“行为艺术”/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世博会历来都是一部建筑与文化的百科全书。今年在上海开幕的世博会也不例外。为节约写与阅时间,我道明:
     第一, 我不复歌她的气势与宏伟。大家己知:人民币数仟亿真金白银的泻地铸造及精心打造的建筑布局,让本届博览会超越前届,天地生辉。 (博讯 boxun.com)

    第二, 同样作为汉族人的我,极不愿用批判的语言,去描述各素养群体的同胞。因为,烟枪鲁迅、豪爽的柏杨早己在历史烛灯下,用历史的解剖刀把毫无善的人类宗教基因和信仰心灵元素的一个范畴里的中国人,清晰浮雕在当代中外社会学的史料里。栩栩如生地印刻在人民众群的记忆中。当然,师者己逝,世依浮俗。世博应以博大的心怀幽默包容与现代环境硬件、时髦鲜光物化、政宣主旋律形成冲突的凸现某类丑陋族群灵魂,一片狼藉的“行为艺术” 因为,人的品种是多元的。世博巨大空间本身是一个展示文化的场所。
    第三, 时下的正直网友、科班学者括在中南海党政核心圈里曾为队江杨州策言献计今又为胡元首舞文弄墨的大学士王沪宁先生令计划主任全犹为喜欢使用:中国的软文化建设、中国的软实力的重要性…这组题材……这真是一个很焦点化的课题。虽然这些对民主欧洲法学、政治学、人文学、历史学有渊博学问现为最高当局的大学士们,不敢直接昭示世界文明哲学的源头,不敢将这股荡涤一切专制文化泥污的透明圣泉,直接引入中国社会政治的每一个场所括中南海。体制内的他们,倒为人们点出了一个翘首思望的方位:软文化及软文化驱动源泉,其实就是基督教即基督教的核心信仰文化。对本届上海世博会的不断涌现出来的社会热点新闻,我倒是希望,运用欣赏当今世界流行的《行为艺术》方式去静静审视这些“国民风趣表演的花絮”。
    
世博会花絮行为艺术之一:权贵阶层与普通市民的二重唱

    
    中国是全世界最讲政治的国家。中国的特权政治,确没有文明世界健康、平等与秩序的强状骨骼。中国的政治是权贵阶层利益配置的俱乐部,是一种赤裸裸践踏共和文明的可以任意跨越秩序,无视社会正义监督的政治。
    
    本届上海世博会开幕后的不久,中国多家媒体报道:成千上万从天南海北赶来参观的中外宾客及十几万上海本地市民,当他们满怀快乐希望地一到现场,就受到上海博览会组委会的工作人员的“身份甄别的特殊服务”
    看:这厢一组又一组衣着华贵有上方关照的、有条子的、有权重要员带领开道的、有特殊通行票的宾客,在一长路又一大路引胫长望且疲惫不堪久久排队的长龙身边,在万千双焦虑敏锐的眼睛的滚烫扫描下,在黄浦江边同一口为天下生命公平计时转动中的大钟指针下,他们,权贵者、钱柜者及权钱贵的七姑八爷九弟十姐们根本不用排队,就气势轩然,神态威风从容地经特别通道,象踏上了无形滑轮车似的麻溜地优先进入。这是中国官民传统认可回避、肃静、顺从的固有的政治形态。
    
    世博会很大毋须形容。不管是大排长龙进来的普通观众,还是不守正义秩序从特殊通道爬头优先进来的权贵,即然很不平等地进来了,就PASS一次吧!权贵一族多少应该顾忌一下大众舆情和做人应有的廉耻心吧?同遵守秩序的大众一样,是该抬抬尊足,步行地逐个逐个去参观五大洲列国的展馆吧?到了每一个国家馆前,理应象大家一样也排一次队吧?
    
    记者同人们惊叹地看到:这并不是特供优先的句号。下面的特供还多着呢。他们的特殊优先是一条龙的优先享用。他们乘上了一列列配有遮阳布的流线型豪华电动礼宾专用车,兴高彩烈嘻嘻哈哈地标向一个又一个国家馆。他们“挺牛:”用“捷车先达”改写了“捷足先登”四字。
    
    接下进馆也如此。那有排队。排队,这很世俗。排队,很平凡的二个字,从来都是非公民社会里布衣百姓的代义词。对这个权贵群体的物权身份而言是不匹配的。排队的概念即使有?那也只有依稀存储在二、三十年前毛共产计划经济加革命风暴年代的记忆里。
    
    执政者的大学士们一直讲:平等,是共产主义核心理论里的一组不能修正的梁与柱。其过去几十年通过小说、杂文、电影、电视剧默化给铁幕内人民的虚假宣传,产生了铸铁般的公式:平等=延安=共产环境。
    
    史料透露:朱德、贺龙、任弼时等多位将帅、领导人括与中共合作的一些社团高干都曾使用甚至依赖过毒品。毛泽东使用超剂量的神经安眠药。1935年后的延安,中共建立了特供局。他们建党先驱与长征的元老们可随意翻过他们设定给广大军民的纪律与规定。满足生理上的需要。当他的战士百姓,千百万共产军民在极端年代中,过着斯巴达克紧张、清苦、又朴素的生活时。他们可从延安的中央特供局里获得很纯正的鸦片、鸦片枪、香烟、肉类、牛奶、进口药品等。
    据悉,这个特供局今天依旧存在。当然,特供给某些官员的毒品随文革爆发而中止。到的邓小平时代,特供的机构、范围及特供的物品、享受、服务方式都大大扩展了,还上行下效地延伸到中国的军队、部委、各省、市、县。
    上海世博会出现的“权贵与民的行为艺术”也是中国制度下系统特供服务里的一道不必惊讶的政治快餐。他们如果在特供无所不在的中南海堡垒里享用,红墙外的民众见不到也就议不到。当一种政治特权的特供服务,突然大列列地象一道道流动彩车一样,在公共场所中,填充到人民大众的眼睛,特供存在的形态就格外刺目了。愤懑地沉默已经是很克制很包容了。
    面对这个现象和这个群体的“行为艺术”中国记者们使用的新闻语言即斯文又含蓄:用“少数群众有些不理解……”官方媒体确不方便对“特供族”使用专门履盖社会主体普通人民大众那类响当当的“中国严重缺乏软文化……”语句。
    “软文化”一说,似乎成了中国体制内近亿党政人员括有知识犬儒阶层,与中共体制外十三亿人民的一道文化与身份的沟渠。缺乏人性真善美素质的丑陋恶性软文化与中共体制内的这个群体如果讲是绝缘的。本节所提的“世博出现的特供服务”现象正说明:良性的软文化和恶性的软文化,如同政治生物身体里的肿瘤细胞,也有良性病灶恶性病理的生长定律。人类生命科学很早就为社会定义出了一个常识:任何体制内的人,不是神,都也是社会的人。善与恶比较,善与恶的斗争不可能绝缘。特供服务,完全归属于专制恶性软文化之范畴。
    
世博会花絮行为艺术之二:轮椅上的“表演智慧”

    2010年5月27日上海新民网公布了一个大学生致俞正声的一封信,参考原文如下:
    尊敬的俞书记:
    我是上海音乐学院一名应届毕业大学生。5月20日,我参观了2010中国上海世博会。世博园优美的环境、宏伟的场馆建筑、生动有趣的参展内容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在游览世博会的过程中,我也目睹了许多不文明的观博现象。作为一名上海市民和世博会东道主,看到这一切,我感到苦恼和心痛。
    在浦东C片区热门场馆排队等候参观场馆的过程中,手推轮椅的残障人士也在绿色场馆门前排起长队。我发现原本应该遵守的一位残疾人有一位家属陪同的“一人一车”制度却变了味,一辆轮椅车陪同两位甚至三位家属的不在少数,这种“一辆残疾车方便一家人”的不文明观博行为让许多遵守排队秩序的正常参观者产生了不良情绪,我的一位老师曾在世博试运行期间严格遵守一人陪同一车的绿色通道制度,但是为什么在开园后我们却看到那么多不守秩序“蹭吃蹭喝”者?
    还有,有些原本在排队过程中还是身坐轮椅的不便人士进馆之后,竟然立刻起身,大步流星地走到景点前大摆姿势拍起照来,从这些“身手敏捷”的举动来看,一点也没了之前举步维艰、需要轮椅和搀扶的身体不便。
    更有甚者,把轮椅车当成了观博的便捷工具,孙子困了让他在轮椅车上睡觉,家属走累了推他一段路,真不知是谁需要轮椅车?谁才是真正的残障人士和高龄老人?轮椅车他们真的需要吗?还是这仅仅是能不用排队就参观展馆的“不择手段”?我想,这些“假冒”的残障人士借助轮椅车这一观博的便利工具,想要获得不排长队就能进馆参观的狭隘心态,可能就是造成绿色通道前大排长龙的原因。世博园区内的轮椅车资源是有限的,这些人性化的关爱服务是提供给真正需要它的残障人士和高龄老人的,那些无端乱用社会福利资源的唯利是图者已成为倡导市民文明观博理念中的不和谐因素。
    世博会组委会虽然妥善解决了安检、餐饮、用厕等与参观者密切相关的问题,可是,每天世博园区将接待近30万人次的游客,在如此大客流的观博人数面前,每一个参观者都将面临长时间排队进馆难题,如果让越来越多的人钻了为残障人士和老年人提供的快速通道的“空子”之后,那么在世博园区必将出现更多的“残障人士”和“高龄老人”。让遵守秩序、有道德观念的“老实人”真正在世博园区感受到尊重和公平的待遇才是世博会平等、公正、有序的价值体现。
    然而,想要从根本上杜绝类似不文明现象的发生,就要从制度上严格绿色通道的规范制度,市监管部门要以有效的措施遏制不文明行为人人效仿进一步扩大、恶化。在园区内借用轮椅必须出示有效证件或世博园区急救中心的病历卡,证明其确为行动不便。另一方面,宣传媒体部门应加大宣传力度和利用社会舆论效应,让那些假扮的“轮椅人”受到舆论的谴责和社会道德的压力。
    俞书记,我作为上海的一名大学生,我热爱这座城市,我感谢上海世博会给我们每一个普通人带来了一场世界文明的盛宴,正因为如此,我才对不文明的观博行为更为义愤填膺。我想要维护上海这座城市的城市形象,更想要通过此次盛会,向世人展现我国国民素质的提高和软实力的提升。
    各位网友:这封信及这封信所披露的真实的资讯,在中国各省市乃至在台湾、香港、国外产生了一种波澜型深度幽默的上海印象。
    我们应该承认当局的效率。上海官网及主管思想宣传导航的部门,很高明地把人民对世博会期间,各路权贵尽享特供服务的愤懑情绪及观注焦点,迅速顺利地导播到世博会上的轮椅现象上来。
    多家网站对此信的反馈调查是:有约75%以上的网民支持并赞赏这位青年学子的行动。这是一个令政府有些忧虑的现象,让政府及大众看到80后这一代人心灵中,可能具备一种可能比其父辈更深更厚且更新潮的社会正义的责任感。多少改变了舆情埋怨80后的青年,同多少还关注社会政治的50.60.70后的那几代人比,他们对社会政治存有较深冷漠的说法。
    假如此信有一些美中不足的地方即:社会媒体的文胆、笔胆及镜头尤其是这个写信人视觉角度,只能有限扫描并聚焦在权力制度平台以下的社会空间。这是可以理解的。他刚毕业,还年轻。还在寻思就业与饭碗这一组人生必须得解决的大事。这不等于他今后不会地正义政治思维的角度从过去的低角度提高,至少抬高到国家政治的平台上面。同为上海秀才的韩寒己开始这样做了。为什么要象他的上几代知识分子,无骨胆怯而犬儒呢?
    这个没有轮椅领袖,没有轮椅组织,没有同志呼应,也没有宗教人格尊严的“世博行为艺术的临时轮椅党”其无耻丑陋行为被天下各界人士响声批评。
    如果由此出现下列现象奇怪吗?
    1、 上海轮椅族这组概念辞,不仅载入世博会的记录。也将为今后编纂辞书辞海的专家提供新的栏解。
    2、 这组行为表演的轮椅智慧会风行全国吗?会刷新痞戏大班赵本山春晚的《买轮椅与卖拐杖》的小品?
    3、 “上海轮椅艺术”对中国社会真正需要使用轮椅的病人、残疾人、伤者公平善意吗?
    4、 人大是否应制定出一个《关于国人使用轮椅的法规》而上海乃至全国各市是否需要再成立一支《监管轮椅使用的监察大队》
    5、 “世博行为艺术的临时轮椅党”的临时党员们,对暴风雨一般的公义舆论之降临,一定沮丧又委屈.他们认为:甲、满天下四处横行的假货不照样“雨后春笋”吗?乙、全中国每一个城乡经常游窜的“假军医”“假军人”“假医师”“假记者”“假和尚”“假道士”“假乞丐”……我们假一次又怎么啦?丙、看,那些有权有势有钱的权贵在世博会里风风光光地用的是电动会跑的四个轮子。阿拉才用二个手动的小轮子。你们怎么不去使用“民意政治炸弹且用宪法四大自由的B52轰炸机”去阻赫并批评专事盗取中国人民的政治产权的国家盗贼和四轮特权专车上的红色贵族和特权人士?不然,中国轮椅一定会不断涨价。因为州官在放火导航,民众可稍稍点灯。这很正常。如果阿拉象权贵一样进世博用四轮,出世博也用四轮且转的飞快。我们用的着临时扮演一次让天下人鄙视的“临时轮椅党”吗?
    “特供族”同“轮椅党”都是不好的社会里自然产生出的丑陋现象。幽默的讲,二者区别在于:角度不可能互换。
    健步如飞的特供族有豪华车伺候,不会假冒残疾人也不必伪用轮椅。正如用一些红头瘪三小聪明使用残疾人专用工具的轮椅党,对特供族的豪华礼宾专用车别说上乘了。只能看看而己。
    世博会花絮行为艺术之三:世博会惊现义和团幽灵—他大闹在德国馆
    有壮汉在世博会上当众折毁场馆门前鲜花,并把这一朵朵笑盈盈乐嘻嘻的鲜花,当香焦皮一样朝洋人的场馆入口处投掷。
    有群壮汉象粗野叫卖在农村集市上的市侩贩夫那样,用中文指着洋人的脸痛骂:“法西斯…纳粹!纳粹…法西斯”他们显然把洋客人们完全也当成了同骂人者一样的红卫兵老乡了。
    “义和们”真的很勇敢吗?当这些义和大汉们从大闹洋馆的地方出来,看见大批挥汗如雨地步行观光群众中,穿梭一列列乘载着脑满肠肥的人民公仆、达官贵人、裙带亲友时,他们一脸敬畏、肃穆、认命、乖巧仿如奴仆见到贵主贵妇的样儿,真让人觉得是一个中国封建传统文化打造出来的纯正又可鄙的角色。
    权贵的专用通道和专用车,无良者们“大智若愚”的伪轮椅,洪秀全时代粗犷汉子和鲁迅纸上的阿Q现代还原版等等……千流归源地说明二个字:信仰。人类文明进步必须得有的基督教精神信仰。不用信仰与信仰的历史这面巨灯扫射,我们也可知道:激流中国今日普遍存在的谎言代真理,壮妇扮残疾,利欲是信仰,得逞便得意,不计德与义的源头性驱动。
    远古至今,大爱无私的上帝带领世界向善的人,走向彻底清除说谎贪婪暴力原罪的光明彼岸。
    从1921年起至今一贯把说谎当成其造反及统治工具的中国共产党,一直带领人民,走向与人类文明的驱动基督教相反的,更原罪的黑暗方向。中国各地拨起的无数宏伟壮观的建筑物,是一个没有崇高信仰灵魂填充的空壳。其并不能化解太多太多社会丑陋乱象。
    从社会文化对碰现象看:这些轮椅党徒、特供族群、义和新魂、阿Q影子其本身就是社会丑陋文化里的一组颜料,一节乐谱。如果有遗憾那就是:不同身份的他们在世博会的场馆里,在他们有功利而无善恶意识的行为艺术展现过程中,他们不知道世博会本身就是一个由所有观众为演员的社会公共大舞台,同样作为世博观光者的他们,其行为己成为更多观光客眼帘内和记忆中一个啼笑皆非的展品。
    我担忧:当今日社会已经出现了一群体格犍全的人,为一点点不道德的通行方便,而去扮演可怜的残疾人。再下去为再大一点的方便与功利,他们是否会扮演比残疾人而可怜的死人呢?为势利狡诈的更多财物的得到,是否会扮演更滑稽更残暴更无耻的角色呢?
    人的任何行为在特定环境中,都会瘟疫一样迅猛复制,快速感染传播的。特供族的得意、轮椅党的无耻、义和汉粗鲁……这些都是游闪在缺乏宗教约束的中国民众心灵空间的可怕魔火。
    中国近代历史上的几次洪流般的暴乱,括文化大革命,不都是由这个魔火借野蛮人性自私贪婪无耻的风,迅猛引燃的吗?
    罗马的欧洲也曾发生过许多社会暴乱和可怖的瘟疫和自然灾害。但是,二千五百年罗马不朽的文化灵魂,没有因为无数雄伟博览建筑的倒塌及人祸天灾而消失。他至今仍然生存在罗马的遗址每一块石上。象一团永不熄灭的精神原子炉,驱动着人类理性的完善和文明的进步。
    不管出现多少因体制形成的政治及人格的行为艺术。我们还得多予理解。如同我们应该理解:3000年前的希腊、罗马、埃及等域许多个城邦国民家庭己普遍用铅制的公用水管和青铜制的供水系统的配件。出现了高达先进发达的港口、造船、冶金、交通、教育、科学城市大型的公共引水和排污排水系统。而中国历朝城邦及至1910年辛亥前的北京紫禁城,依旧使用古老水井及用人力担水的用水方式。城市规划、城市建设及相关产权才刚起步。是历史和文明的差异。
    今天中国一年的城邦基本建设总投资,相当于几个欧洲。唯缺的是,比物质更重要更急需的心灵文化和社会冲突的化解系统----基督教信仰系统。所以,我寄望今后有更多的文化要素连同国民进步的行为艺术表演,能长久融入上海世博会。
    更希冀上海人民永远别忘了,在近代历史上,上海是全中国受西方基督文明印润最深的城市。也盼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民心中,有一座心灵雄伟的基督教教堂。如君所知:基督教信仰让残疾的信徒变得坚强幸福。让暴力的军团弃剑依主。让乘坐在轮椅上扮演残疾人的壮汉壮妇们,知悔廉耻地离开轮椅,重现本貌或知,神的光,救他们走出迷途。
    那才是人们人性有福、有德、有义、有爱的最大博览。人人知道的平等与荣耀。
    亚笛多星
    (本文完写于2010年5月27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迎接世博会的上海行/喻智官
  • 张秀岩: 支持上海世博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
  • 世博园区不文明现象
  • 迎接世博会的上海行/郁申树
  • 去世博馆丢丑的中国人是中国主流社会的一部分/李太兴
  • 世博,也是一个挑战
  • 中南海已陷入「維穩怪圈」——世博會一片風聲鶴唳/牟传衍
  • 组织部忙乎世博7000万观众目标/陈明
  • 上海世博会不会创造参观人数第一?
  • 上海世博会会不会创造参观人数第一
  • 上海世博有啥可看/郎遥远
  • 上海世博,衰败之兆?
  • 上海世博会与文革博物馆/欧阳南山
  • 上海世博会7000万参观人次的背后/楚有才
  • 上海世博会也在展览中国人的素质
  • 真实的世博——本质性的断想/徐歌
  • 上海世博能赚多少钱/李贵宝
  • 世博会将会为未来留下一些什么/闾丘露薇
  • 刘逸明:上海世博会无法撑起崛起的大国形象
  • 为确保世博现金 今年中共狂印人民币
  • 世博乱象惊人:市民上书痛斥不文明行为(图)
  • 冯正虎:俞正声,让李惠芳、陈启勇回家看世博(图)
  • 小熊:“假紫砂煲”逼胡锦涛立即关闭上海世博
  • 冯正虎:请问俞正声,为什么非法禁止冯正虎参观上海世博会?(图)
  • 希拉里雨中访问世博园 “我和海宝像是来自一个家庭”
  • 上海超35万人冒雨观世博
  • 湖南维权人士彭老爹因世博要被送到精神病院
  • 希拉里和海宝撞衫 带旺上海世博人气(图)
  • 冯正虎又被政府带走还是没看成世博(图)
  • 欲闯关参加世博会冯正虎再受阻
  • 世博中国游客辱骂德人纳粹德国拟撤馆(图)
  • 世博指定日门票贬值炒家巨亏400万
  • 上海世博经历猛烈序曲 多国展馆前斗殴(图)
  • 世博会一则关于妇女“光天化日”汇脱裤解手(图)
  • 手足口病突袭上海 政府保密世博蒙阴影
  • 上海世博访民参观团遭绑架拘禁、劳教等情况续集三(图)
  • 上海世博将举办“旧金山周”
  • 世博园点烟装置频遭摧残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2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1(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0(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8:美国歌唱家支持(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7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6(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5(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3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2(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1(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0(图)
  • 上海警方玩弄法律 世博冤民随时有可能坐牢(图)
  • 我的《世博》遭遇/王学勤(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8(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7(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6(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5(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3(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2(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1 (图)
  • 世博会前遭遇“鸿门宴”的温梅勇有话说(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8)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7)
  • 华丽世博开幕下的首例残酷镇压!
  • 访民“世博”主题是:“城市让人生活的更痛苦、更没有尊严”/张翠平
  • 房屋拆迁公告:项目名称“拆迁世博会馆”/上海冤民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6(图)
  • 反对世博会,它限制了我人身自由/高洪明
  • 温梅勇等上海访民致参观世博会嘉宾一封信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4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3)(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二(图)
  • 世博会与告知书 / 毕和英
  • 告世博参观者书/上海维权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九(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8:上海老乡合影留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七(图)
  • 世博将至,又开始忽悠了/上海访民周娟
  • 上海访民郑培培因申请当世博会志愿者被拘留
  • 访民团参加上海世博会声明/刘春宝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六(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5:学生签名声援(图)
  • 张翠平:“世博会”我家遭上门二趟“告知”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4:游客说“太可怕了”(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德国游客捐款支持(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各地来电支持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更多人关注(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九:白宫前传奇的女士(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八:出征华盛顿(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七:警卫赞许、中学生要传单(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六:两位美国学生前来声援(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五:"参加"中领馆推介世博会(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四:美国学生可能来声援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三:《世界日报》记者采访(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遇到西装笔挺的警察(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一:今天初战告捷
  • 紧急关注世博难民沈金宝
  • 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刑事自诉绑架起诉状
  • 紧急关注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
  • 请紧急关注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朱金娣
  • 世博难民再次向中共领导人借贷人民币20万元
  • 世博拆迁是百姓的灾难, 官商的发财/上海部分访民
  • 世博年始,中共违法侵权后还要雪上加霜/上海冤民詹荣妹xxx(图)
  • 上海世博配套工程受害户何茂珍夫妇的遭遇(图)
  • 上海官方自曝世博会丑闻
  • 世博会的阳光照在哪?世博拆迁户鸣不平
  •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