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凌沧洲:富士康十二跳与收尸时代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7日 转载)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凌沧洲
    
     (博讯 boxun.com)

    
    “地也必露出其中的血。”——《以赛亚书》
    
    
    
    十二个,他们是十二个
    
    再加上一个可以凑成最后的晚餐
    
    这一具具鲜活的青春
    
    从高空坠落,凝成凄凉的缩影
    
    映照五千年盛世的撅起
    
    
    
    地上长满了死尸的庄稼
    
    在四五月春夏之交的黄昏
    
    死神蒙面,手握镰刀
    
    乘着小舟,跨越冥河
    
    来到一个名叫兲朝的地方
    
    发现庄稼壮美肥沃
    
    
    
    快收割啊!雨云就在天边
    
    雷暴也在滚滚而来
    
    这里的年轻人凄凉地绝世
    
    这里的儿童悲惨地被砍杀
    
    这里的白发人哭黑发人
    
    父母皱纹的老脸热泪布满
    
    
    
    这里据说号称天上人间
    
    这里有人仿佛活在地狱
    
    这里的尸首从六十年前就狂种
    
    这里尸首的种子经常发芽
    
    瓢泼的血雨浇灌死亡的大地
    
    啊,哪处村庄和房屋传来悲声
    
    哭泣他们死去的儿童和青年
    
    
    
    收尸的黄昏,可有陌生人
    
    为他的弟兄姊妹悲凉
    
    可有人在黑夜独自辗转难眠
    
    为沉默和懦弱的罪孽忏悔
    
    连死神的镰刀也不忍挥动如风
    
    这多灾多难的尸首园
    
    为什么你们的心比石头更冷酷坚硬
    
    
    
    你要注视你死去弟兄姐妹的脸
    
    你要注视你被砍杀砍伤儿童的眼
    
    你不要装逼回避,只当什么也没发生
    
    在这无边的苦难里,也有你这懦夫的一份
    
    当你苟延残喘活到垂暮之年
    
    尸首躺在某个太平间的角落
    
    死神验明你的正身
    
    也会轻蔑地嘲笑:这是个懦夫
    
    他在大地上死亡频发时不出一声
    
    
    
    收尸时代!这是我们的报应
    
    你的,我的,他的,我们大家的
    
    我们面对谎言和暴行时的沉默
    
    是我们脖子上精美的奴隶项圈
    
    
    
    死神的镰刀,死神的尸袋
    
    收走我们时代每一个夭折的尸体
    
    却无法收走我们时代的苦难
    
    收走我们时代凄凉的泪滴
    
    
    
    直到一场铺天盖地的暴风和雷雨
    
    冲刷这无垠的罪恶和耻辱
    
    
    
    2010-5-27,写于幽州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地狱快车下一站是富士康
  • 凌沧洲:神兽列传之矮锅蛆/矮锅蝇
  • 凌沧洲:听,海中的怪兽在咆哮!
  • 凌沧洲:20年,24小时,一生
  • 凌沧洲:当钞票击打在邓玉娇头顶
  • 凌沧洲:这赴俄女子到底死在什么病?
  • 凌沧洲:北京动物园上空的自由魂魄
  • 凌沧洲:隆重纪念水泊梁山愚人节60周年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两前宣传高官发力李鸿忠抢笔事件意味着什么?
  • 凌沧洲:毒奶复出江湖再战国人颓坯根性
  • 凌沧洲就言论审查向网易提出严正抗议与交涉
  • 凌沧洲谈中国媒体和传统文化
  • 凌沧洲:CCTV“跪伏裸女屁股”设计羞辱了谁?!
  • 凌沧洲:每个有良知的中国士人都应抵制四库全书
  • 中国独立媒体人凌沧洲谈《人民日报》改版
  • 凌沧洲:为了言论自由,必须拍照和抗议!(图)
  • 凌沧洲:连这也禁了?怎一个心虚腿软了得!(多图)(图)
  • 凌沧洲:自由女神妮达—“声音”永不会黯哑
  • 凌沧洲:推实名·设滤网·该嘴巴已被关闭
  • 凌沧洲:邓玉娇——迷离的真相,可疑的自由!
  • 凌沧洲:邓玉娇被心智障碍,高莺莺被精神异常
  • 凌沧洲:闻说中土有"驴巴",令人长忆康雍乾
  • 凌沧洲:二十年来,谁又不是六四的受害者?(图)
  • 凌沧洲:我被十位警察昼夜监控的三天有感
  • 凌沧洲:玉娇案改为防卫过当,真相与正义依然遥远
  • 凌沧洲:他日自由中华路,怒涛岂必属鸱夷?!
  • 凌沧洲:有多少网民的贞操和尊严早已失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