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我们不会忘记/任君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6日 来稿)
    
    每到五月下旬,离“六.一”越来越近,我的心情就越压抑。
     被三聚氰胺将结石(4毫米以下被称为结晶)的孩子们,你们体内的毒素被清除了吗?“六.一”你们是否已经恢复健康,在亲人的陪伴下用笑声度过你们的节日? (博讯 boxun.com)

    被豆腐渣教学楼毁掉生命或健康的学子们,那些凶手是否伏法?看着央视的节目‘幸存的单父单母们欢乐地重组家庭’, “六.一”你们真的忘记了这些孩子?
    特别是2010年,那些倒在疯狂的复仇者刀下的孩子们,你们承受了本不应该你们承受的,“六.一”了,你们和你们的家人将如何度过?
    特别是,21年我们从未忘记的“六.四”,那么多年轻的生命葬送在刽子手的履带下、枪口下,死后一直被定性为暴徒,而且不让人们提及,至今仍有人因此而锒铛入狱。21年要求平反的呼声一直没有停歇,可是,执政者一直掩耳盗铃地装聋作哑不予回答,反而刻意地掩盖、封锁,妄图用时间冲刷掉其罪恶的痕迹。
    这么多年我和不同的人谈论过“六.四”,还没听到否定“六.四”的声音。
    去年,一位友人问道:“你们认为应不应该呼吁给‘六.四’平反?”
    有人说:“没用,他们不会给‘六.四’平反。”
    有人说:“必须要求他们给‘六.四’平反。”
    是的,没有多少人有敢于承认错误,更何况是“六.四”这不一般的错误。人们私下交谈,至今我没有听到否定“六.四”的话语。
    可是,现实的残酷,使人们仿佛喝了孟婆的忘魂汤,沉迷在眼前。
    80后,90后的年轻人没有忘记“六.四”,我们70后,60后,50后……的人们更不会忘。大家携起手来为洗刷这中华民族的耻辱而努力。
    现在,我们先在纸上寄上我们的哀思……
    早日为“六.四”!
    早日让刽子手上断头台!
    早日让因“六.四”而被迫逃离国土的人们回家!
    早日清除那些侵入中华民族的毒瘤!
    
    任君平
    2010年5月26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暴政与报复:从六四大屠杀到幼儿园大屠杀
  • 赵紫阳六四说“邓掌舵”是出于好心
  • 冯崇义:六四以來的中國自由主義陣營
  • 当年东德官员为什么没有效法北京”六四“方案
  • 浦东新区区长暗示北京应平反六四/唐汉清
  • 胡启立参与1989年六四事件/李扬
  • 六四事件已经发生二十年了,什么支撑方政站起来?/曹长青
  • 六四镇压与新疆事件/郭保胜
  • 澳大利亚成立六四之友俱乐部
  • “六四暴徒”的作案动机
  • “六四”的记忆/孙丽
  • 评《首知联:季羡林与“六四”大屠杀》/古川
  • 邀请六四事件受害者上访/田晓明
  • 季羡林与“六四”大屠杀/首知联
  • 共軍血腥鎮壓維民的新疆七五事件是北京六四事件的翻版/張英
  • 新疆大屠杀案——中共2009年的“六四”屠城
  • 关于六四“坦克人”(Tank Man)的疑惑/六月血
  • 上海冤民张翠平:“党的生日”与“八九六四”
  • 八万“六四”血卡留学生们在哪里?/詹望
  • 吴敬琏六四后曾上书批判赵紫阳:有許多重大失誤(图)
  • 田纪云對邓小平的子女說:六四必須平反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因中美对话被限制人身自由
  • 六四临近,范子良再被装摄像头监控(图)
  • 孙文广:六四判死缓 段练昨结婚 (图)
  • 朱廓亮:“六四风波”21年来中国贪官增长7倍
  • 贵州十多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禁纪念六四
  • “六四”临近,贵州多位人权捍卫者遭非法传唤
  • 王丹号召“六四”网聚年轻网民反馈踊跃
  • 天安门廣場商店售六四光碟(图)
  • 前著名六四学运领袖柴玲受洗成为基督徒(图)
  • 王丹评中共藉世博巩固政权倡议六四推特网聚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与外界失去联系 左小环被警方带走
  • 温家宝文悼胡耀邦 为胡与六四脱钩(图)
  • 中南海三代核心内情:另一“太上皇”陈云赞军队六四镇压
  • “六四”后被判重刑的梁强给国民党中央的公开信
  • 各地扫墓悼六四祭杨佳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软禁
  • 刘贤斌、陈云飞为“六四”烈士扫墓
  • “六四”伤残者、基督徒齐志勇被阻止参加敬拜(图)
  •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