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赵昕:骗徒冒充我,为诈骗刘正有鸣冤的四川访民的钱财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赵昕更多文章请看赵昕专栏
    刘正有更多文章请看刘正有专栏
     概要:如果中国的每个地市都有一个正直无畏、勇敢追求自由民主人权宪政普世价值的维权义士刘正有姚立法,如果中国的每个县城都有一个广受民众爱戴、真正人民代表、舆论领袖刘正有吕邦烈,那么中国的民间正义力量就具备了普遍性,民间也自然孵化出合法代理人,封从德兄担忧缺失的机长们也有了着落,中国人民也大可不必对劫机犯无可奈何,起码多了可选择的替代性力量! (博讯 boxun.com)
    
     我被冒充诈骗为刘正有鸣冤的四川访民钱财
    
     2010年5月23日早8:30,我正和家人准备出门去教会礼拜,却突然接到一直在锲而不舍地为我的好友、著名维权人士刘正有鸣冤的自贡访民老李的电话。他又像之前数十次电话中一样,跟我念叨:“赵先生,自贡公安还是不放刘正有、胡玉兰啊,已经半年多了,到底该怎么办啊,能不能请海外媒体到自贡采访,请律师再来施加压力?”我只好再一次安慰他,因急着出门草草挂断了电话。
     没想到,老李又一次打来了电话,问我前一天有没有用137开头的电话给他打过电话,我诧异地回答说:“没有啊!”
     老李立即告诉我:“昨天有个人冒充你用137开头的手机给我打电话,说13001116454的电话不安全,以后就换成这个137的手机和我保持联系了,以后就不用再打1300的手机了。另外,这个冒充你的人说,他最近手头不便,为了帮刘正有伸冤找记者,急着用钱,要我把1000元汇给他所给的账户上。”
     我大吃一惊,立即告诉老李,我绝对没有给他打过这样的电话,也没有换这用了近16年的宝贝手机号码(有八九六四情节的国内朋友几乎都有一个带“89/64/54”这样的号码,虽然费用贵却舍不得换掉,只为了不能忘却的记忆),更没有向他要求过汇钱,也从来没有向任何访民索取过财物,更没有接受过任何访民的财物。维权人士即便在维权过程中有所破费,也绝大多数是自掏腰包,甚至连支付一些律师的车旅费,都是因着怜悯受难的兄弟,自己掏钱支付的。这不,“被失踪”的高智晟律师曾义务为重庆著名民运人士许万平打官司没被受理,还欠着我剩下的两千车旅费没退给我呢。
     在老李保证绝不给那个冒充我的“假赵昕”汇款之后,我才和他挂断电话。
    
     “被时代”也是权利意识集体觉醒的标志之一
    
     细细思量,这年头,咱们中国的屁民们“被XX”这样的荒唐事情也太多了,已经有媒体敏锐地把这个荒谬世代命名为“被时代”。远的不说,近来流行的“被冒充上学”、“被就业”、“被自愿”、“被统计”、“被增长”、“被代表”、“被就业”、“被自杀”、“被小康”、“被喝水死”、“被躲猫猫死”、“被杀人”等等等等,“被”字真是红极一时。聊举几个例证如下:
     被代表:去年7月31日上午9时至12时,洛阳市举行城市供水价格改革调整听证会。据悉,此次洛阳城市水价上涨超40%,而本次听证会18名听证代表中,仅1人反对涨价。可悲的是,许多时候听证会成了一些人实现自身利益的遮羞布。
     被就业:去年7月12日,西北政法大学2009届毕业生赵冬冬以“酱里合酱”的网名,在国内某知名论坛上发帖,称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学校就与西安一家公司签订了就业协议书,而他连这家公司听都没听说过。
    
     被自杀:2008年3月,曾多次进京举报原阜阳市颍泉区区委书记张治安违法占用耕地、修建豪华办公楼“白宫”等问题的举报人李国福,在监狱医院内死亡。检察机关出具的调查结果显示,李属于自缢身亡,但其家属不认可李自杀的结论。
     被小康:2009年2月,江苏省对南通市辖下各县市的小康达标情况进行随机电话民意调查。当地政府要求受访群众熟记事先统一下发的标准答案,如家庭人均年收入农村居民必须回答8500元,城镇居民必须回答16500元。于是,原本在小康达标水平之下的群众,一夜之间就“被小康”了。
     被增长:7月28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称,上半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11.2%,农村居民增8.1%,城乡居民收入增速双双超过了7.1%的GDP增速。然而,上述统计数据“照例”受到一些网民质疑。
     被自愿:据2009年5月《新京报》报道,重庆市铜梁县有学生家长反映,孩子读小学要交9000元“教师节慰问金”。学生家长反映至县教委后,被告知“要退钱就必须退人”。校长在接受采访时称,此费系家长“自愿”缴纳。铜梁县教育局局为了完成各种形式的“指标”,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在“制造繁荣”、“制造和谐”。我们似乎已经生活在一个“被繁荣”、“被和谐”的完美社会中。
     被杀人:这段时间沸沸扬扬的河北农民赵作海就是新一个“被杀人”的典型案例。可怕的还不是赵作海被杀人后蹲了苦牢十一年。更可怕的是,赵作海在漫长高压的洗脑下,甚至连自己杀没杀人都搞不清了,三人成虎之下,赵作海自己也以为真杀人了——直到被杀的那个人突然活着回到了家乡。
     赵昕经历的最荒唐的“被事件”,倒还不是诸如“被喝茶”、“被旅游”、“被失踪”、“被黑客”等等。2007年一个夏天的下午,赵昕正因海淀国保要求“被喝茶”,手机一直在我兜里没有响过。我的妻子因担忧我的安全,便给我打手机。没有想到的是,接我手机的,却是一个自称“赵昕单位同事”的人物,称我出去办事了,手机丢在他那里。我妻子质问他:“赵昕已经因政治原因被失业几年没有上班了,那来的单位同事?!”那哥们哑口无言,干脆直接挂断手机。于是我妻子更加担忧,一直给我打电话,却再也没有人接电话。所幸我很快喝完茶回到家里,妻子一讲我才知道还有“这么奇妙的事儿”。拿出手机和妻子查看,竟然连一个“未接电话”也没有!当然也有比较仁慈的时候,还给你留点线索:一次王丹先生在自由中国论坛上听我说要“潜水”(其实也是“被潜水”),急得说:“别人都可以潜水你不能潜啊!”在论坛上说要给我打电话。于是我就等他电话大半天,手机却一直没有响过。吃晚饭时,我顺手拿起电话一看,才猛然发现手机显示有八十多个未接电话,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海外电话。估计是同道好友王丹坚持不懈的来电,都“幸福地被和谐”了。
    
     其实我“被冒充”打电话,也不是头一次了。在2005年底我在九寨沟“被斗殴”事件中,就发生过一次:在11月18日返回成都的路上,导游小姐和三个东北军官(他们自己介绍)就答应给我写相关证词,并发送到我的[email protected]ail.com、[email protected]的电子邮箱来。为了准确,我还把这两个邮箱用手机短信发到了他们的手机上,他们也先后告诉我已经把证词和当晚的照片发送给我了。但是,接下来这两个邮箱就受到了猛烈攻击,根本进不去,即便我请贵州、武汉、北京的朋友在外地也依然进不去。更加疯狂的是,网特还利用大家都很关心我的有利时机,用我的hotmail邮箱在11月20日发送了病毒邮件,许多朋友都收到此病毒信并受害了。过了十天后,我终于进去了一次,发现根本就没有他们的证词和照片,已经被网特全部删除。于是我又在12月1日,用13540360220的成都手机号给导游打电话,请她再发到另外的Gmail邮箱。可是仅仅在我给她打完电话五分钟后,就有人以13540360220这个号码,以我的身份模仿我的声音给她打电话,告诉她:“刚才又看了一下邮箱,已经收到你写的证词了,写得非常好,不用再发了,谢谢!”可是我根本就没有收到她的证词,也绝对没有再给她打过这个电话!!这个情况是在12月15日,省光大旅行社导游等四人到医院来看望我时,偶然对出来的。这天还对出一个情况:光大旅行社从来就没有任何小姐给我打过任何电话!也就是说,我住院的第二天以光大旅行社职员名义给我打电话了解情况的小姐,也是来历不明的人假冒的!
    
     “被××”实质上描述的是一种“受人摆布”的不自由状态,一种弱势的权利受强势的权力任意玩弄的被动状态。与此同时,“被”字词红极一时,表现出的是公众对个体权利的无奈诉求。这是一种微妙的诉求转变,而公权力却未能明察,一如既往地“在突发事件和敏感问题上缺席、失语、妄语、诳语”,只有等到媒体曝光了或者“网友曝”了,才忙不迭地出来澄清、公开或者叫停。正是在此意义上,“被时代”也是权利意识集体觉醒的标志之一。
    
    3、刘正有的典型示范作用和独特启迪价值
    
     我的好友刘正有先生和他的未婚妻胡玉兰女士,先后于去年11月11日、11月27日“被诈骗”进了自贡看守所,已经半年多了,其实个中原因大家都知道,不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因他长期为民伸冤,从一个失地农民转变成一个无私无畏、坚定勇敢的维权斗士而已。尤其是在他把维权领域扩展到四川地震灾区受害儿童调查方面,更是触犯了当局神经。当朋友问及为什么这个时候要去干这么敏感而且很可能带来危险的事情时,刘正有说,他接到地震灾区死难学生家长的求助,所以明知山有虎,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灾区学生家长孤立无助而不管不顾。尽管朋友再三劝他不要去碰地震的事情,并且还举出我的好友维权先锋黄琦、八九一代的优秀实干家谭作人因为地震调查入狱的例子,但是刘正有还是义无反顾的进行地震调查去了。
    
     可能是刘正有把我的电话留给过自贡访民,在正有和胡玉兰被拘留过,自贡访民给我打电话就一直没有断过。除了老李外,其他访民也多次给我打过电话,其中为了民间正义上访了三十多年的红色后代、“民间信访局”代局长罗世模老先生的一句话让我极为震撼:“我们自贡可以没有市长书记,可是不能没有刘正有啊!没有刘正有,自贡老百姓就更没有公平正义的希望了。”
    
     刘正有先生曾经冒着危险当过我的“公民代理人”,陪我一起到四川茂县应对那极为扑朔迷离的诡局,最后我们哥三一起在高速路口“被失踪”。作为他的好友,虽然目前极为不便,我也得责无旁贷,理当为他俩的冤情尽点力。所以,和他的家人、郑律师张律师以及朋友们沟通,随时了解案情进展,向媒体通报最新情况,请朋友为刘正有夫妻的冤案向人权机构反映情况,都是题中应有之义。
    
     非常惭愧的是,我为此做得还极不够极不理想,以致除了张祖桦、赵岩、张耀杰等等高德大贤自发为刘正有仗义执言之外,大家还很少意识到象刘正有这样的新型农民维权领袖,对于这个弯曲的时代所具有的典型示范作用和独特启迪价值——如果中国的每个地市都有一个正直无畏、勇敢追求自由民主人权宪政普世价值的维权义士刘正有姚立法,如果中国的每个县城都有一个广受民众爱戴、真正人民代表、舆论领袖刘正有吕邦烈,那么中国的民间正义力量就具备了普遍性,民间也自然孵化出合法代理人,封从德兄担忧的机长们也有了着落,中国人民也大可不必对劫机犯无奈,起码多了可选择的替代性力量!为此,我真诚感谢大家对刘正有先生和他的未婚妻胡玉兰女士的关注,也再次呼吁所有关心中国宪政民主进程的海内外朋友们,都伸出援手来,热心帮助中国各地的民间领袖刘正有们!尤其是对致力于打造替代共产党的民间前景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而言,更是责无旁贷的!有才、军涛、书元、天成、文卓等等诸君努力。
    
     对于这次因关心刘正有先生安危而招致的“被冒充诈骗访民钱财”,不管背后隐藏着怎样的阴谋和不可告人目的,我都不屑于去猜测,更无视那些看得见看不见的明枪暗箭。虽然这几年我因尽家庭责任与医治抑郁症,而亏欠了许许多多同道朋友,甚至连我的好友郭飞雄、陈树庆、严正学、杨天水、王荣清、谢长发、谭作人、黄琦、高智晟、胡佳、陈光诚、孙不二、黄晓敏、侯文卓等等的事情也无力管,为此也饱受诟病,辜负了很多朋友们的期望,自己内心也非常愧疚不安。但是,暂时的沉默并不意味着懦弱,圣经彼前2:19(1)说:倘若人为叫良心对得住 神,就忍受冤屈的苦楚,这是可喜爱的。
    
     讨神的喜悦,不讨“自贡恐龙””中国恐龙”的喜悦,是该当的。
    
     2010年5月25日42岁生日为正有文

_(博讯记者:子轩)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0/5/26)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昕痛悼林牧先生诗挽
  • 赵昕:真正的自由之子陈树庆
  • 黑色的八月——为高智晟、赵昕、张鉴康、邓永亮四志士陷狱而作/吕耿松
  • 赵昕:后生可敬,为泛蓝兄弟鼓与呼!
  • 赵昕:后生可敬 为泛蓝的兄弟鼓与呼
  • 赵昕:我该怎么办?
  • 佚名:好汉赵昕
  • 死里逃生的赵昕
  • 赵昕:我们能够为人权卫士陈光诚做点什么
  • “六四悲剧”天天在发生/赵昕
  • 赵昕关于“血溅人间天堂”事件的公开声明(图)
  • 赵昕:这个盲人我们并不认识—思念光诚伟静和他们断奶的婴儿(图)
  • 赵昕:“人间蒸发”的欧阳小戎
  • 赵昕:"中国人权风波"引人深思
  • 赵昕:如何挽救中国和平宪政民主转型事业
  • 赵昕:金子般纯粹的胡佳
  • 赵昕:谁来拯救你,我的共产党员兄弟?
  • 黄琦:赵昕刚与家父通电话 前期报道引起广泛争议
  • 黄琦:《赵昕被警察带走...》居然引起这么多争议
  • 六四二十周年系列:专访赵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