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与总理交流也“安排”?/闵良臣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2日 转载)
     最近从上海中医药大学图书馆和图书情报中心联合主办的网站上看到一篇图文并茂的报道,题为《温家宝北大说穿假交流,五四新旧再思考》。文章告诉我们,国家领导人到“五四”运动发源地北大慰问是多年传统,今年“五四”青年节,温家宝总理当天莅临北大,先后视察学生义务工作的情况、到图书馆与学生互动对话,以及在食堂与学生共进午餐。温家宝总理在一个半小时的对话会上突然说:“我这次来就交代过学校,不要刻意安排,我一来就把学生关在楼里不让出来。”他转向正欲解释的北大校长周其凤说:“不是说你。”温家宝继续说:“以前我经常遇见这种情况,坐在我身边的学生,我一问,不是学生会主席就是其他的学生领导。不用说,肯定是安排的。”这番话博得全场的笑声和鼓掌。也赢得了互联网舆论的关注和议论。(见:http://lib.shutcm.edu.cn/news/html/3744.htm)
    
       这让我又联想起去年11月中旬,奥巴马来我国访问在上海演讲时,那几个所谓与美国总统“自由对话”的大学生,尽管我们官方没有公布他们的身份,但网上曝出,他们有的是共青团大学委员会领导,有的是学院团委书记,还有的干脆就是学生党支部副书记,总之,“都是党和国家信得过的学生干部”。不用说,这显然都是学校或相关部门有意安排的。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安排,事到如今,大约已经是公开的秘密,甚至可以说,地球人都知道。 (博讯 boxun.com)

    
      不过,毕竟也还是有让人搞不明白的,比如,对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的总统,我们可以说为了这为了那,找一些政治觉悟高、组织信得过的人去“应对”,也许还有理由可拉,可为何把这种“手段”竟也用到了自己国家领导人甚至用到了国家总理身上呢?
    
      当然,在指定的几家政府官方网站的正式报道中,是没有这些细节的。可参加“交流”的学生那么多,毕竟还是有“好事者”。不过这样一来,就让自己有点糊涂了。一个社会再怎么造假成风,在自己国家领导人面前也还是应该有所收敛吧。现在这样做,岂不是正好印证了多年前那段民谣:“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再说,都是北大学生,受的又都是一样的教育,面对自己国家的总理,就是提出一些不合时宜的观点,甚至说出一些社会的“阴暗面”,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在一个有着五四光荣传统的北大这样“安排”,一旦假象被说穿,其“负面影响”恐怕要比不安排坏得多吧。
    
      曾在媒体上不止一次地看到,我们有些地方政府的官员有时发牢骚,说有些“不明真相的群众”总喜欢相信传言,相信“小道消息”,而不相信政府发布的东西。说起来,这确实不应该。但话回来,我们有些地方政府的官员是否也有值得反省的地方呢?比如,传言或是小道消息之所以有那么大的诱惑力或说有那么大的市场,是否与我们长期的这种“安排”有关?如果群众发现新闻“内幕”与小道消息更接近而与政府发布的东西相差较大,你又如何去埋怨群众的政治觉悟不高呢?
    
      这一点,我们从韩寒最近在他博客中说的有些话里也能得到印证。韩寒在博客中说:“我接受过一些采访,外媒和内媒是不一样的,虽然他们有的时候可能会问出一样的问题,我给出一样的答案,但是最后见报的内容也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不一样呢,这就是我们在报道时往往也作了“安排”。
    
      面对本国总理,为什么也要做“安排”,思来想去,只能归结为还是只想让总理听“好听的”,让总理高兴。除此之外,你说北大领导有多大的企图,估计也不符合实际。可让我感到可怕的是,现在跟总理“交流”的都是选拔出来的,不用说,这些学生将来都是政府重点培养的对象,再说白一点,这些“都是党和国家信得过的学生干部”,将来自然也都会是“革命的接班人”。然而,这些人的这种“亲身经历”让他们“懂得”的不是如何实事求是,而是如何“安排”如何造假。那么,这些学生干部将来走出北大,踏上工作岗位以至步入政坛坐上领导位置后,自然也就一边喜欢用这种“安排”来迎接自己的上级,一边也身不由己地享用下级用这种“安排”来迎接自己。
    
      想一想,我们国家真是这样的“将来”,那该是多么可怕啊。
    (博讯17日稿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全国妇联权益部(主任蒋月娥)是干什么的/闵良臣
  • “灵丹妙药”:多党制不是,一党制更不是/闵良臣
  • “流感”来自哪里/闵良臣
  • 无产有产都过“节”/闵良臣
  • 拿什么证明我们坚持过真理/闵良臣
  • 闵良臣:萨达姆在中国的“粉丝”戒
  • “中国农民自杀率高”的结论是什么?/闵良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