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腾飞成名之累/张鸣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1日 转载)
    编者按:刚在百度搜索此文显示:对不起,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或者已被删除!
    一个人骤然成名,相伴而来的往往是麻烦。像袁腾飞这样,以一介中学教师的身份,骤得大名,当然更躲不过去。轻则质疑说他抄袭,说他轻薄,说他随意。重磅的则打上门去,兴师问罪,据说,还有人以全中国人民的名义,打算把他告到官里去。
     (博讯 boxun.com)

    其实,在北京的中学生圈子里,袁腾飞早就小有名气。“最牛历史老师”这个头衔是学生给封的,而且他讲课的视频,早就在网上流传。事实上,固然是百家讲坛放大了袁腾飞的名声,但百家讲坛也是因为袁早先的名声请的他。说实在的,我对百家讲坛有点成见,因为它的内容过于单一,不够百家,而且强调通俗有点过了头,他们要袁腾飞讲的,在我看来也是他众多视频中比较没劲的两宋部分。但放大了袁腾飞,对于现今中学历史教学,还是有正面作用。
    
    作为一个大学教文科的老师,我最头痛的,莫过于学生的头脑僵化,根本不懂得质疑。无疑,这样的学生离创新性人才距离最远。我知道,这是因为我们的中小学教育,基本上是一个标准答案式的。无论文理都是讲授标准答案,从来不鼓励学生质疑。教出来的学生善于解题,善于背诵,接受,接受,再接受。显然,这样的学生,对于所学的任何一个学科,都没有真正的兴趣,历史尤甚。因为历史在中学算副科,加上历史教学教条、机械,成天让学生记忆那些事件、人物、年代,以及各个事件的意义、价值。说不好听的,整个教科书的框架就很有问题,对历史的叙述,有意造假处比比皆是。这样的中学教育,能出来一个袁腾飞,把历史讲得这样生动、好玩,还能根据自己的思考,部分地还原了一些历史的真相,有什么不好呢?我们都知道学习也好,创造也好,关键是要有兴趣,一个能激发学生兴趣的老师,无论如何都是好老师。
    
    对袁腾飞的非议,大体上有三种情况,一是觉得袁腾飞的讲授,有知识性的错误,有些地方断语下得过于绝对,还有人嫌袁腾飞讲得浅,觉得没什么水平。其次,则是觉得袁腾飞的讲授,脱离了教科书,撇开了大纲,不合乎规范,会误人子弟、耽误人家高考。其实,袁腾飞自己也承认,他是中学教师,不是研究者,职业性质决定他面铺得很广,很多地方浅尝辄止,有人指出他的错处,对他是个帮助。在我看来,讲课跟研究出书不一样,难免会有随意的地方,有时候也会因记忆有误出现差错。只要课大体不差而且讲得生动,能引起学生的共鸣,激发学生进一步学习的兴趣,就足够了。至于担心学生会听了他的讲课越出范围,耽误高考,事实证明也是杞人之忧——他教过的学生,历史成绩不差。
    
    当然,最可怕的是来自某网站的抨击。这种抨击已经超出了教学和学术讨论的范围,变成了人身攻击和无理纠缠。在21世纪,如果因为有人跟另一些人的观点不一致,就可以聚众打上门去,大兴问罪之师,扰乱人家的教学秩序,那么,某网站公然为已经被历史决议判定为“动乱”和“浩劫”的“文革”张目翻案,那么众多“文革”受害者是不是就可以到你们的网站声讨呢?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朔谈袁腾飞:我听了都想抽丫一大嘴巴(图)
  • 袁腾飞与沈浩波的官司/杨支柱
  • 袁腾飞与“乌有之乡”/应学俊
  • 袁腾飞的社会效应/布丁
  • 举报袁腾飞犯“思想罪” 是言论自由?/肖雪慧
  • 袁腾飞的公开信:不论是开除、拘禁、、躲猫猫,我都会平静面对
  • 人大网友:抓捕袁腾飞的可能是安全部
  • 袁腾飞,你知错吗?/西风独自凉
  • 袁腾飞被处分,究竟是谁的悲哀?/萧疏
  • 当权派给了袁腾飞言论自由/柳鲲鹏(图)
  • 汪宛夫:袁腾飞和沈浩波谁更无耻
  • 袁腾飞评论毛泽东/陈凯
  • 袁腾飞《两宋风云》序/钱文忠
  • 袁腾飞抄袭与历史虚热/吕绍刚
  • 究竟是谁向政府部门投诉袁腾飞“反动”?(图)
  • 北京警方明确表示:没有抓捕袁腾飞(图)
  • 教育部门调查袁腾飞事件 最牛历史老师被令检查
  • 袁腾飞让政府神经紧张 下令对教师严厉监管
  • 袁腾飞回应“歪曲新中国历史”质疑(图)
  • 最牛历史老师袁腾飞被中共特务机关背铐发声明:“我一切都好”
  • 最牛历史教师袁腾飞敏感话题遭封杀(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