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举报袁腾飞犯“思想罪” 是言论自由?/肖雪慧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0日 转载)
    肖雪慧更多文章请看肖雪慧专栏
    近来,袁腾飞成了舆论热点。我是从微博博友发的视频看到他一些讲课片段的。我认为,任何叩问、 恢复历史真相的努力, 都值得尊重,不过从看到的片段,并不欣赏他的表达方式,有些夸张的、不严谨的、情绪化的表达, 即使所说为真,都会伤害可信度。我认识一批在中学教国文和历史的青年朋友,他们采取的 方法是 培养学生怀疑、追问能力 , 激发 学生 寻求真相的热情,这也许 比讲出一大串跟书本结论不同的东西更有利学生心智成长。 所以,视频看了也就过了,没太在意。不过,后来的事态却引人注意。
     (博讯 boxun.com)

    14 日,南方都市报发表一则题目为《 “最牛历史老师”袁腾飞被校方处分 》的 报道,有一段文字披露了被处分缘由:
    
    5 月 9 日 ,一封编号为“ Q2010050900026 ”的投诉信件出现在了北京海淀区群众事务呼叫中心的网站上,投诉称,曾上过百家讲坛的北京海淀教师进修学校高级教师袁腾飞的言论在网上风传,其被学生誉为 “史上最牛历史老师”。袁腾飞看历史“是唯心主义的、更是反动的、有害的。是否定深入人心的社会主义历史。满腹经纶说的却是未经考证的野史。”“有关部门、上级单位是否对此人缺乏应有的监管?党组织是否缺乏对此人的党性教育?学历史的目的是知文化、以历谏今,我不明白他如此否定中国共产党、否定中国教育制度、否定中国政府对学生了解中国文化、发展我国社会有什么好处?”“他的行为是否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作为一个党员,是否没有起码的党性?希望有关部门重视起来。尽快给予社会一个满意的答复。”
    
    据该篇报道透露, 袁 腾飞已被责令检查、警诫谈话、批评教育。
    
    后来知道,这封举报信有个很耸动的标题: 《有没有人管管历史老师袁腾飞》 ,而 作者 ,跟我看到这条消息时的猜想的一样:未署名。
    
    举报思想罪的行为在这里从来就土壤深厚,但*革结束后,逐渐声名狼藉,干的人虽多,也许如今越来越多,却已经不上台面。而这封信让人觉着,这种行径堂而皇之重现江湖了。当日,我发了一条 微博 :
    
    “ 告密者大展拳脚: 5 月 9 日,一封编号 Q2010050900026 的投诉信件出现在海淀区群众事务呼叫中心网站,指袁腾飞的历史观 ‘ 反动、有害。否定深入人心的社会主义历史。 ’‘ 是否对此人缺乏应有的监管?如此否定中国共产党、否定中国教育制度、否定中国政府,,,有什么好处? ’ 其行为 ‘ 是否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 ’”
    
    这条微博,是举报信的浓缩。我自己仅开头一句话:“告密者大展拳脚”。未提及言论自由。
    
    有评论说这是言论自由。于是评论往复中,“什么是言论自由”这个问题出来了,而焦点就是:写这封举报信是否属于言论自由。
    
    言论自由是最重要的公民权利之一。对于什么是言论自由、它的意义、界限,应该通过正常讨论达成共识。可是,一个言论极度受权力干涉的地方,这种讨论很缺乏。不过,微博中你来我往,不经意间有了这么一场争论。虽然微博的字数限制使这个问题不易说清,而且转发过程中也经常产生理解上的歧义,但无论如何,争论是有利于对这个问题的思考的。
    
    一,从众多评论中选出“言论自由”争论部分共分享 :
    
    (为方便阅读和减少字数,我这条微博的原始内容及后来的相关回复用粉色标出)
    
    告密者大展拳脚: 5 月 9 日,一封编号 Q2010050900026 的投诉信件出现在海淀区群众事务呼叫中心网站,指袁腾飞的历史观 “ 反动、有害。否定深入人心的社会主义历史。 ”“ 是否对此人缺乏应有的监管?如此否定中国共产党、否定中国教育制度、否定中国政府,,,有什么好处? ” 其行为 “ 是否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 ”( 5 月 14 日 10:04 )
    
    CrazyInDark 我觉得这也是此人言论自由。。。而且这也不算“高密”吧。。。我也很不喜欢袁腾飞的言论。。。 (5 月 14 日 10:16)
    
    回复: 无论喜不喜欢袁腾飞言论,躲在黑暗角落,向权力机构写信举报思想罪,这叫言论自由?! (5 月 14 日 11:42)
    
    CrazyInDark: 当然叫言论自由。如果这真是哪个极品同志写出来而不是杜撰出来的话。 (5 月 14 日 13:41)
    
    回复: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这样 运用“言论自由” 。不过,能把向当局打小报告、陷人入罪说成言论自由,还是离远一点的好! (5 月 14 日 16:22)
    
    里宁 : 举报者当然也应享有言论自由,站在他的立场举报袁腾飞捍卫他自己的价值观,错就错在有关部门作出的决定,实际上就是让自己喜欢的言论有表达的空间,而封杀自己不喜欢的言论,这就违背了言论自由的原则。而有司是没有权力决定言论正确与否的,更无权打压。 (5 月 14 日 16:35)
    
    回复 : 没人说举报者不该有言论自由。问题在于向当局写信指控一个人犯思想罪的告密行径是不是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是一种公开言说的权利,而不是私下议论,更不是给权力机构写信要求查处某人的言论。此人认为谁反动,如果公开表达,旁人再不喜欢,也是他的言论自由。 (5 月 14 日 17:16)
    
    里宁 : 私下言说也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你可以不屑于这种行为,但他却有这个权利,而他并不具备让人闭嘴的权力,所以他的自由并没有妨害任何人。该谴责的是有关部门,他们滥用权力,涉嫌违宪。 (5 月 14 日 17:26)
    
    里宁 : 从我个人来讲,我也很不喜欢这种行为,但我们不能只从立场出发,凭个人好恶来简单判断,否则,我们和他们还有什么区别。 (5 月 14 日 17:42)
    
    回复 : 言论自由之(指)公开言说的权利,是基本常识。如果私下言说也叫言论自由,那么中国就根本不存在缺乏言论自由问题。 (5 月 14 日 17:50)
    
    再回复: 这不是根据个人好恶判断。我已经说过,无论此人持什么观点,再不喜欢,他都有表达权利,可以跟他所不喜欢观点作公开平等的辩论。这一点,伏尔泰有过很经典的表达。建议你先了解一下什么是言论自由。 (5 月 14 日 17:54)
    
    里宁 : 今天我就普及一下常识。所谓言论自由,指人们拥有私下或公开发表任何意见的权利,它不受非法侵害,不受恶法管制。不知是我缺乏常识还是谁。 (5 月 14 日 18:02)
    
    回复 : 补充一点。向权力告密者,大都不具备要人闭嘴的权力。但告密者是要借助权力要人闭嘴。而按你这里的说法,将不存在告密。而且如果告密叫言论自由,对被告方来说,告密者是看不见摸不着,根本没有辩驳机会,这公正吗? (5 月 14 日 18:03)
    
    里宁 : 这当然不公平,当然不道德,但我们讨论的是私下言说属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如果私下的都不能保障,请问一下,还会有公开的言论自由吗? (5 月 14 日 18:08)
    
    里宁 : 举报不管是公开或是私下,当然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至于有没有辩驳机会,属于程序正义问题,和言论自由无关,在一个专制国家,永远都有告密者,和我的说法没有一点矛盾之处。有点逻辑好不好? (5 月 14 日 18:27)
    
    回复 : 第一,建议你查一下世界人权宣言对言论自由的界定;第二,如果私下举报是言论自由,那么,这种自由中国从不缺乏。比如,武则天时代发明了铜匦投书,那些利用铜匦投书陷人入狱、并使其死于非命的人就已经享有了很充分的言论自由,只是,他们的表达是许多人永远闭嘴、而且丧命! (5 月 14 日 19:45)
    
    里宁 : 你的逻辑非常混乱,并且充满道德优越感,言论自由天然就包含了公开和私下的,正确和错误的。我多次重申我个人十分反感这种行为,但它依然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钳制言论自由的是公权力,不是举报者。 (5 月 14 日 20:10)
    
    xivynook 回复 @ 里宁 : 举报是一个法律行为,本身并不属于言论的范畴,只有把举报信发布出来,才可以认为是一种言论,所以举报本身不涉及言论自由的问题;袁腾飞被举报的授课内容已经公开,可以推知“有关部门”已经知悉,所以举报者也不能算是告密。以上判断都是抽离价值观和现实背景之后做出的。 (5 月 14 日 20:27)
    
    xivynook 回复 @ 里宁别急,我还没说完:鉴于现实的政治环境,举报者在明知有关部门可能利用举报信对袁腾飞加以行政惩罚的情况下,通过举报行为使袁腾飞的言论自由和固有权利受到侵害,这种行为在现实中实质是一种恶意陷害,也破坏了言论自由的保障条件,即不得因言获罪,所以举报者的这一行为在道德上是低劣的。 (5 月 14 日 20:41)
    
    里宁回复 @ivynook: 我们争论的焦点主要是:私下言说属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你提到的法律层面,是我之前没考虑到的,而举报者的品行地球人都知道。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我们不能一面追求言论自由,一面用道德大棒打压其它言论。但你的观点也让我受益。 (5 月 14 日 21:02)
    
    xivynook 回复 @ 里宁 : 言论自由作为基本人权之一,是与公权力禁止、强制个人发表观点相对应的,言论自由也是一种消极自由。自由主义者尊重对方言论自由,但并不意味着不能批驳对方的观点,谴责对方的道德动机、甚至谩骂也是在言论自由框架以内的,当然也承担诽谤侮辱的法律后果。例外情形是公权力不享有控诉被诽谤 (5 月 14 日 21:23)
    
    里宁 回复 @xivynook :完全赞同,补充一点,自由主义者要遵循平等原则,即我有说话的权利,你也有。我充分表达了我的观点,我也让你充分表达。通俗一点就是不止我可以骂你,你当然也可以骂我。 (5 月 14 日 21:34)
    
    二,几点简要说明和补充
    
    14 日微博上断断续续作了几条回复,虽然对这个问题意犹未尽,而且太少的字数条件下表达不完整、也说不清楚,但有别的活要干,搁下了。现在再就我个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做一些补充。
    
    言论自由 , 作为人 最基本最重要的 权利,是 通过 无论 口头、 书面 或 别的 手段进行交流的自由。 这是 一个跟思想、信仰自由是联系在一起的政治学概念。 世界人权宣言 第 19 条 则这样表述言论自由 : “ 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同国界 发表、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 ”
    
    其中,至少有两个要点:第一,并非 但凡说出的话就叫言论,言论 指有 某种思想内容 或主张 。我国汉语词典把“言论”解释为“ 关于政治和一般公共事务的议论 ”,也包含了这层意思。诸如“吃饭了”“今天 天气好 ”等是闲聊、说话,而不是发表言论。第二,“言论自由”是一种交流的自由。 言论 ——无论对错, 只有公开表达出来,可以争论、交流 、对话、分享,才有意义。私下里 的议论 , 或写进日记、写成文章、写成书里的思想,不管 多么 深刻 ,如果 没有 公开表达的空间,而只能悄悄说,或者写出来只能压抽屉而不能问世,那么,这言论就不是自由的。换个说法:这种条件下,人尚未 享有言论自由,或者,言论自由受到了专横打压。
    
    所以, 区分言论自由的有无或多少,不是看人们私底下能说什么,而在于能不能公开言说,有多大公开言说的空间。缺乏言论自由的社会, 致命问题之一,是因为缺乏交流 而使 人们彼此在精神上处于被分割状态。无论私下说了什么,都改变不了 人们精神上被分割、孤立的 现实。
    
    至于 写 举报信的 人 , 当然 跟其他所有人一样, 应该有言论自由,我的几段微博不仅从未否认这一点,而且说得很明白。但另一个意思同样很明白:有言论自由,不等于写信举报 属于言论自由 范畴 。向权力机构写信举报他人的思想言论, 不仅不具有言论自由所内含的交流意义,而且 意在干涉、阻断 自由交流。事实上,这种举动矛头直指的就是言论自由这一基本人权。 言论自由,本身就包括言论不受 权力 干涉的自由 —— 法律规定 的情况 除外 ,比如公共场所喊“失火”造成恐慌 。
    
    关于举报信属于什么行为,我很赞成 xivynook 的说法:是一个法律行为,不属于言论自由范畴。而我,对举报思想有一比:跟武则天时代的“铜匦投书”或各朝代、特别清代和后清时代特务政治 时期的同类事没有分别 。 这正如只能私底下进行的种种议论 , 其实 跟周厉王时代的 道路以目、跟腹诽 并 无本质差别 。
    
    最后就 xivynook 的一个判断表达一点异议。 xivynook 认为 袁腾飞 的言论已经在网上 公开 , 举报不算告密 。在我看来, 互联网时代 已 不同于过去, 只要有条件,谁都 可以通过博客等形式表达,但海量的内容,使 很多为 当局 忌讳的言论不一定进入 有关部门视野 ,这就催生了一种新的告密方式,一些无论自愿的或受雇的,去搜索、举报。 这种情况下,告密,不一定非得像前互联网时代,把私人谈话或私人日记里的东西拿去举报。现在已经可以网上搜索言论。最近偶尔登陆自己的一个博客时发现,相当一批先前一直显示的文章现在 不能显示 了 ,原来, 是 “被举报了”。 那么, 我用这部分文章跟网友进行交流的权利 已经遭遇了粗暴践踏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该禁的禁不了,不该禁的说禁就禁了/肖雪慧
  • 多样文化与普世价值/肖雪慧
  • 肖雪慧:拿“国家形象”说事,别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 江郎才尽张艺谋--我看奥运会开幕式/肖雪慧
  • 肖雪慧:替本群体代言的人该去压力集团而非人大、政协
  • 肖雪慧:倒立着“看”现实
  • 肖雪慧:我们需要怎样的精英
  • 知识时代的挑战vs大学的传统价值/肖雪慧
  • 肖雪慧:这里的“选举”静悄悄
  • 肖雪慧:他留下了一个思想宝库—纪念何家栋先生
  • 肖雪慧:彻底背离民主化潮流的大学走向
  • 肖雪慧:倒霉的哈里王子
  • 肖雪慧:夏霖、浦志强联手为地震义工辩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