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迅雷:与其扫黄不如打黑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9日 转载)
    
      “扫黄”容易,还是“打黑”容易?这应该是一个答案非常简单的问题,简单问题的背后有着天差地别。
       “扫黄”太容易不过了,扫的人没有任何道德与法律的难题,对许多夜总会、歌舞厅、理发店之类的,尽管一路扫去就是;“打黑”可不那么容易,重庆打黑容易否?比较一下“黄”与“ 黑”两者背后的力量,就明白“打黑”的不容易。 (博讯 boxun.com)

      新闻说,北京市公安局新任局长傅政华,把扫黄当作上任后的第一把火(5月18日《南方都市报》)。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傅局长这个第一把火,就烧得很聪明。这是既有有声势、也最为安全的“第一把火”。如果傅政华局长选择“打黑”作为第一把火,诸位请想想,那是如何的情形?
      我们知道,“打黑”是重要的反腐败,重庆打黑因此就揪出了文强等等官场的“保护伞”。但是,“扫黄”能揪出啥玩意呢?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小姐,二类是嫖客。真正的打黑,最终要打到充当保护伞的官员,而扫黄呢?报道说,5月11日夜,数十警察突然清查北京东三环外的“天上人间”夜总会——这个有着“京城第一选美场”之称的夜总会,已不仅仅是娱乐场所,而是一种“尊贵身份”的象征。谁都明白,各地声名显赫的夜总会,总有非常的“背景”,京城这次敢动“天上人间”,或许也有新官上任的“非同一般”吧,我想知道,“天上人间”背后究竟有没有“保护伞”,没有就说没有,有的话要告诉公众。
      但我还是认为,“扫黄”容易“打黑”难。在此,我想问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黄、赌、毒”为害更烈,还是“黑、赌、毒”为害更烈?你瞧,动词“扫”与“打”差不多,而说那“颜色”的“黄”与“黑”,都是对社会现象的概括;而相比于“打黑”,“扫黄”还真是一个“软柿子”,好捏。所以,公众恐怕对“扫黄”不以为然,而对“打黑”另眼相看。你有真本事,就应该先去打黑,而不是去扫黄。或许,你说你那地儿没有“黑”只有 “黄”,那么,算我说岔了。
      “黑”与“黄”,究竟有多大区别?“黑”是有某种特定条件的,而“黄”则是大众化的,关注过现实社会心理学的人都知道,一到发工资的日子,一些地方就会迎来“涉黄”的“佳节”。无论你承认与否,“黄”其实是扫不尽的。只要有人类在,就有“黄”存在。有的“黄”似乎还黄得很有“文化”。批评家朱大可,曾经讲述了在上海文化圈流传很广的一件趣事:在上海的一次“扫黄行动”中,警方从某妓女的手袋里查出了三件物品——口红、避孕套和《文化苦旅》。朱大可认为这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文化苦旅》与口红、避孕套一样是“日用消费品”。是的,《文化苦旅》成了点缀生活的“文化口红”,并且还是规避道德病毒的“文化避孕套”。但是,不会有“官场苦旅”之类的在扫黑中被发现。
      所谓的“黄”或者“黑”,其背后若有保护伞,当然是权力,而权力要来保护“黑”与“黄”,其力度是大大的不一样的。扫黄本不是问题,把扫黄当成“烧火”的政绩,恐怕就成了问题。我以为,这样的 “新官上任三把火”,还不如“新官上任三瓢水”。
      最后我要说的是:“黄”主要来自民间,“黑”往往关乎官场,这是问题不同的侧面,应该看到其中的区别。徐迅雷:与其扫黄不如打黑
    发布时间:2010-05-19 08:42
    网友评论 条 点击查看 进入论坛
    来源: 荆楚网
    
     * 联想中国彪悍的小y 不只是传说
     * 武汉卡通人物向市民征集反馈意见
     * 连心家园辛酸却温暖的组织
     * 交通违法者大曝光部分车辆违法多达50起
    
      “扫黄”容易,还是“打黑”容易?这应该是一个答案非常简单的问题,简单问题的背后有着天差地别。
      “扫黄”太容易不过了,扫的人没有任何道德与法律的难题,对许多夜总会、歌舞厅、理发店之类的,尽管一路扫去就是;“打黑”可不那么容易,重庆打黑容易否?比较一下“黄”与“ 黑”两者背后的力量,就明白“打黑”的不容易。
      新闻说,北京市公安局新任局长傅政华,把扫黄当作上任后的第一把火(5月18日《南方都市报》)。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傅局长这个第一把火,就烧得很聪明。这是既有有声势、也最为安全的“第一把火”。如果傅政华局长选择“打黑”作为第一把火,诸位请想想,那是如何的情形?
      我们知道,“打黑”是重要的反腐败,重庆打黑因此就揪出了文强等等官场的“保护伞”。但是,“扫黄”能揪出啥玩意呢?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小姐,二类是嫖客。真正的打黑,最终要打到充当保护伞的官员,而扫黄呢?报道说,5月11日夜,数十警察突然清查北京东三环外的“天上人间”夜总会——这个有着“京城第一选美场”之称的夜总会,已不仅仅是娱乐场所,而是一种“尊贵身份”的象征。谁都明白,各地声名显赫的夜总会,总有非常的“背景”,京城这次敢动“天上人间”,或许也有新官上任的“非同一般”吧,我想知道,“天上人间”背后究竟有没有“保护伞”,没有就说没有,有的话要告诉公众。
      但我还是认为,“扫黄”容易“打黑”难。在此,我想问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黄、赌、毒”为害更烈,还是“黑、赌、毒”为害更烈?你瞧,动词“扫”与“打”差不多,而说那“颜色”的“黄”与“黑”,都是对社会现象的概括;而相比于“打黑”,“扫黄”还真是一个“软柿子”,好捏。所以,公众恐怕对“扫黄”不以为然,而对“打黑”另眼相看。你有真本事,就应该先去打黑,而不是去扫黄。或许,你说你那地儿没有“黑”只有 “黄”,那么,算我说岔了。
      “黑”与“黄”,究竟有多大区别?“黑”是有某种特定条件的,而“黄”则是大众化的,关注过现实社会心理学的人都知道,一到发工资的日子,一些地方就会迎来“涉黄”的“佳节”。无论你承认与否,“黄”其实是扫不尽的。只要有人类在,就有“黄”存在。有的“黄”似乎还黄得很有“文化”。批评家朱大可,曾经讲述了在上海文化圈流传很广的一件趣事:在上海的一次“扫黄行动”中,警方从某妓女的手袋里查出了三件物品——口红、避孕套和《文化苦旅》。朱大可认为这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文化苦旅》与口红、避孕套一样是“日用消费品”。是的,《文化苦旅》成了点缀生活的“文化口红”,并且还是规避道德病毒的“文化避孕套”。但是,不会有“官场苦旅”之类的在扫黑中被发现。
      所谓的“黄”或者“黑”,其背后若有保护伞,当然是权力,而权力要来保护“黑”与“黄”,其力度是大大的不一样的。扫黄本不是问题,把扫黄当成“烧火”的政绩,恐怕就成了问题。我以为,这样的 “新官上任三把火”,还不如“新官上任三瓢水”。
      最后我要说的是:“黄”主要来自民间,“黑”往往关乎官场,这是问题不同的侧面,应该看到其中的区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网络扫黄抓“小”放“大”后患无穷/张樊
  • 讨论:中国的网络扫黄及网络审查
  • 刘水:手机扫黄与言论自由
  • 嘘,严肃点,李毅中扫黄呢!/王攀
  • 巴东警方出局,恩施州扫黄,湖北公安厅督办
  • 扫黄,我们的“小姐”也是人!/杨小云
  • 听“小姐”说扫黄:警察比客人难以忍受 (图)
  • 清明祭扫黄花岗,因“维权”被盘查(图)
  • 吉林市扫黄打非以打击政治非法出版物为重点
  • 沈阳“运动执法”扫黄
  • 探秘“扫黄打非”办: 工作繁重 机构有望做实(图)
  • 中国突然“短信扫黄”民众强烈质疑意图(图)
  • 小熊:网民声援人大教授抗议政府扫黄扫到老百姓床上
  • 中国原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复出扫黄打非
  • 手机扫黄 广东重装上阵:力切利益链 依法处置违规运营商(图)
  • 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布8起手机涉黄案
  • 小姐及嫖客全裸 四川疑似扫黄视频再引争议/图(图)
  • 向国内外有良心良知的中国同胞诉告云南西双版纳州“扫黄打非办”
  • 郑州最牛最大规模突击扫黄 :公布小姐裸照 (图)
  • 深圳市长王荣:扫黄不利地方稳定和经济发展
  • 中国政府历次扫黄打非中消灭的影响力网站
  • 中国被指借网络扫黄清除异议网站
  • 中国整治网站“扫黄为次打非为主”
  • 广州扫黄风暴已扫掉至少五名派出所领导
  • 张鸣:扫黄不能扫到百姓的床上
  • 目击合肥警察“扫黄”(图)
  • 一个公安干警的扫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