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厚泽的确是胡耀邦的股肱要员/周炯然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8日 转载)
     说朱厚泽是胡耀邦的“思想同道”是有依据的,比较了解他的人基本上都会认同。朱厚泽的确是胡耀邦的股肱要员,知识界一些思想解放、主张政治改革的不同年龄段的人士是胡耀邦的朋友,也是朱厚泽的朋友。朱厚泽经常参加当时一些思想活跃的、民间发起组织的研讨会,不仅发表言论,而且在知识界、思想界和高层之间发挥了中介、沟通的作用。
    
     先看一看这位刚刚过世的老人留下的思想闪光: (博讯 boxun.com)

    
    朱厚泽在1986年8月11日《人民日报》发表《关于思想文化问题的几点思考》一文,文中说: “对于跟我们原来的想法不太一致的思想观点,是不是可以采取宽容一点的态度;对待有不同意见的同志是不是可以宽厚一点;整个空气、环境是不是可以搞得宽松、有弹性一点。完全钢性的东西是比较容易断裂的,它不能抗冲击。”
    
    “三宽”的提法,具有强烈的针对性,朱厚泽先生本人对待周围的人、对待朋友、对待部下,身体力行了“三宽”。但是令人遗憾的是,他的主张没过几年,就被自上而下地反其道而行之了。直到今天,中国政治生活当中不依然是紧有余而宽不足吗?
    
    朱厚泽在胡耀邦辞职后而卸任,在中国政治舞台上被边缘化,但是其关注与思考更加活跃、更加深刻。
    
    1999年,朱厚泽在《方法》杂志发表著名的《以社会为主义,为社会而主义》一文,指出:“20世纪的世界历史证明:靠单一的国有经济,不行。一切交给国家政府去包办,不行。社会主义者,以社会为主义,为社会而主义。不要把国家主义误认为社会主义,进而去崇拜那个国家主义。……这是一个全面的、普遍的回归社会时代。回归社会,就是社会的问题主要由社会自身去解决,也就是由各种类型和各个层次的社会群体自己去解决,而不是由国家包办。”
    
    这是一种极有针对性的深刻见解,触到了中国问题的根本。中国皇权主义是一种古代版本的“国家主义”,朕即国家,垄断社会,严重制约了社会的开放、和谐与活力。而国家主义问题至今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并且在“社会主义”的旗帜下继续垄断社会,社会的低质、扭曲与断裂,均与此密切相关。仅此可以看出,朱厚泽先生留下的思想遗产是弥足珍贵的。
    
      2008年,中国大地关于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观”的争论方兴未艾,朱厚泽先生鲜明地宣称:“一些人站出来,要对普世价值观加以讨伐、加以批判。我们官方的最高学术研究机构的领导人,也在正式的院报上发话了,也在批普世价值。……为这件事,我们一些老同志一起议论过。大家的意见完全一致,在这个问题上,不能有丝毫让步,就是要旗帜鲜明!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30年了,从某种意义上讲,改革开放就是回归人类文明的共同大道!回归历史!回归常识!回归人类共同价值!想离开这个东西另搞一套,搞出来是什么结果,我们过去的历史已经完全证明了。”
    
    2008 年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朱厚泽先生推出具有很大影响的《关于近现代中国路径选择的思考》一文,文中指出:“我们回顾一下这二十多年,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生产力有了很大的发展。它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呢?简单一句话就叫:解除市场禁锢。”
    
    文中谈到文化问题时指出:“要想解决我国的文化问题,以求思想活跃,文化繁荣,学术发展,实际上就是一句话:解除思想文化禁锢。”
    
    这真是鞭譬入理。中国思想界、理论界、文化界、教育界、科技界以及政界,总是用光鲜亮丽、冠冕堂皇的话语进行着“与时俱进”的种种包装,一些体制内的、包括改革开放以后进入体制的官员化学者为此煞费苦心,其实都在回避和遮掩着一个实质的问题:中国需要解除思想禁锢!
    
    在该文中谈到“民主法治国家”,朱厚泽认为:“民主法治的国家制度不是没有缺陷的制度,但是比较各种制度,它比较有弹性,抗冲击,易于进行更新、发展和完善。高度集权、高度刚性的集权制度有它的好处,但是从长期看靠不住。”
    
    其实,靠得住与靠不住,关键看从什么视角来看待。当权力和利益纠葛在一起的时候,当人民利益、民族前途、子孙后代的福祉都被抛弃的时候,就一定会认为只有集权刚性的制度“靠得住”。仅此可见,朱厚泽先生的胸襟,是坦荡无私的。
    
    朱厚泽先生还对于“公民社会”有着理性向往,他说:“社会的治理也要从专政、统治、管治、强制、限制的思路转变过来,实行企业自主、公民自治、国家和各种社会组织合作共治,否则是搞不下去的,我们在这个方面有非常痛苦的教训。”
    
    人民群众是“公民”还是“私奴”?当人民群众是“私奴”的时候,就只剩下“刁民”和“顺民”。不管社会主义如何定义,都一定是尊重社会、保护社会、开放社会、充分保障社会自治的主义,钳制宰制强制下的“社会主义”没有公民,只能是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专制主义。朱厚泽先生的思考和公开宣称,是极为难能可贵的。
    
       “人最根本的就是人的思维,发展就是自由。”——朱厚泽先生的话从哲学层面、政治层面触到终极价值,堪称至理名言。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在于人以自觉意识掌控自我,即人的思维的自由发展导致人成为万物之灵。人类发展历史上一切文明成果均是思维自由的产物,人类发展历史上一切停滞、倒退、分裂的内在原因均在于暴力和组织对于思维自由的禁锢、压抑,以及对于思维成果的扭曲利用。用人的自由、包括思想自由为代价而谋求所谓“国家”发展和经济增长的“硬道理”是一种欺骗和诡道。“发展就是自由”的声音,总有一天会被历史用种种方式所告诫。
    
    朱厚泽先生的声音,也是受到种种限制的,这并不奇怪。他在2009年3月,曾经为纪念纪念胡耀邦而再次撰文,但无以发表。文中旗帜鲜明、痛心疾首地写道:“不搞政治体制改革、光搞经济体制不行。经济体制改革有两条路线,一个是富民的,一个是富官的。现在名义上是搞国家富强,实际是压榨老百姓。我们看得出来,确实是有两种不同的政策。应当承认,国家这些年来,经济确有发展,但一边是政府大量提取资金,政府行政费用大幅增长,同时产生大量腐败,另外一边老百姓应该得到的实惠没有得到,而且贫富差距在拉大。这不仅表现在政治体制改革不搞,而且在经济建设里边究竟是按什么路线搞?都很值得研究。事实上,不搞政治改革,经济改革势必走到邪路上去,本来想富民,结果富了当官的。权力没有制约,就要利用市场为自己捞好处嘛!”
    
    这些话,切中时弊,多么清醒、多么深刻,对于如何看待当今中国,如何看待“改革之死”,如何看待“辉煌的中国世纪”……,无异于警世恒言。
    
    毕竟是党内人士,朱厚泽对中国共产党的评价与告诫是这样的:
    
      “历史是一面镜子。不要掩盖自己的过失。坦荡真诚地改正错误,终会有光明的前程。”
    
    关于“制度优越性”,朱厚泽公正贴切地戳穿谜团:
    
      “我们经常说,我们这个制度的优越性就是“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这句话是对的。但是,它同时也可以集中力量办错事,还可以集中力量办坏事。而这些错事、坏事谁也纠正不了。” “20世纪高度集权的国家,想用人类理性设计的计划经济制度(实际上是行政命令经济制度)来替代原有的制度,反映到社会问题上,就是国家吃掉社会。作为人群聚集的社会,如果没有自身公民社会的发育,要支撑经济稳定持续的发展和文化持续的繁荣创新,要使整个国家机器能够比较稳定,都办不到。”
    
    关于教育,朱厚泽认为:
    
      “我们很长一段时间忽视人文精神的教育,只把知识当作一种功利来学,培养了一批手艺匠人,而且知识面非常窄,这是非常危险的。人最根本的就是人的思维,发展就是自由。”
    
    ……
    
    本人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曾经有两次见过朱厚泽先生,但没有过交谈。其中一次是一次规模较大的研讨会,会下和朱厚泽先生打照面时,他对我点点头,很友好地笑了笑,我当时很年轻,刚刚发了言,大概是他对我发言的一种鼓励吧。后来20多年缘悭一面。然而,朱先生的思想言论经常给我以启发。
    
    我常常想,中共出了个朱厚泽,这是怎样一种现象?
    
    这样独立思考、思想深邃、胸襟坦荡的人物,曾经担任中宣部部长,甚至一时名列“储君”。或许,是一种令人费解的奇观。但认真想一想,也并不荒诞。因为,这种现象说明,思想的力量是不可阻挡的。
    
    长眠于九泉的朱厚泽先生或许停止了思考,但他的灵魂依然熠熠闪光,像一面镜子,尤其映照中国体制内大大小小的官员,告诉他们,人格,该怎样无愧于历史和人民。
    
    (博讯14日稿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厚泽作古/徐庆全
  • 再也没有机会向朱厚泽老先生道歉了/王光泽
  • 中国需要提倡宽容的文化精神/朱厚泽
  • “三宽部长”朱厚泽:任期最短的中宣部部长(图)
  • 朱厚泽卜告诡异 胡温消失独留习近平
  • 送别朱厚泽 胡启立罕见露面一言不发(图)
  • 送别三宽部长朱厚泽,理论界大聚会(图)
  •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
  • 朱厚泽去世迄今中国媒体未见报道
  • 王兆国看望病中朱厚泽,习近平李源潮将送花圈(图)
  • 胡锦涛和中宣部理当高规格悼念朱厚泽(图)
  • “三宽”中宣部长朱厚泽辞世 自由80年代成绝响
  • 悼念朱厚泽先生活动安排
  • 朱厚泽:全面改革的宣言书
  • 原中宣部長朱厚泽2002年的一次訪問/蘇寶蘭 (图)
  • 開明的中宣部長朱厚泽去世,生前呼唤阳光政治(图)
  • 朱厚泽先生今晨去世
  • 仁心厚泽永留人间——朱厚泽先生逝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