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调动武装力量强拆 中共大罪/黎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8日 转载)
     4月29日上午,在河南郏县,交警、防暴警、协警、武警及城管队伍,一起出现在北大街,场面十分雷人。不知内情者,猜测该县可能发生了严重骚乱事件,其实,这里没发生任何险情,也没见到任何危险分子的影子。这次调动武装力量和城管武力,目的很单纯,他们仅仅是为了强行拆迁一条500米长的小街。
    
     不同意拆迁的居民纷纷爬上屋顶,把自己的生命当作“要挟”武装力量的“筹码”,和该县地方武装对峙,任凭拆迁方发起一轮又一轮的“攻势”。强拆的队伍,是开着救护车去的,据此看来,他们本有付出被伤代价的决心,也可能打算救治被他们打伤的居民。还好,其间有六、七个妇女和男子被防暴警强行拖离现场,但警察城管联队并没开火,也没强攻民房实施抓捕。这可能算是临场手下留情吧,要不,抗拒拆迁和围观的居民再多,也不够这队虎狼威武之师收拾的,一旦冲锋令发出,那时候出不出人命,谁也当不了家了。不过,道理应该这样讲:尽管尚未酿成流血事件,但命令出警强拆的决策者,至此其罪错业已铸成。 (博讯 boxun.com)

    
    我不否认这种事通常都和钱的数额有关。拆迁的一方坚持补偿款不会增加,而被拆迁的一方坚持认为钱太少、不合算。双方协商不果,于是形成僵持局面,而这局面就让政府和官员不能容忍。可是,搞拆迁,搞开发,任谁说这都是经济活动,不管给开发项目加上什么堂而皇之的名号,赋予其多么重要、伟大的意义,无论如何也总不能视其为“平叛行动”或军事行动、治安行动。这是做生意,必须讲协商,讲契约,允许讨价还价。否则,政府犯得“欺行霸市”这条罪还是轻的——谈不拢就动武,就动用国家武装力量逼迫原来的“商业伙伴”就范,这算干什么?这是什么人、什么势力的作为呢?
    
    政府一翻脸,老子现在不是试图说服“该迁户”的商人了,老子现在是警察,是暴力!如此,什么生意、任何市场都可以霸完了事,只有暴利,没有赔本一说;而对面的人们都是“肉票”,不存在政府的商业对象。
    
    权力通吃,通吃过程中如果不愉快、不顺利,即命令武装力量介入。我们要问,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经济建设、项目开发?我们还要问:这是一种什么形态的权力、一种什么样的世态?
    
    被拆迁户并非坚拒搬出他们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但是政府这次的拆迁主要存在两个问题。一是补偿的标准过低,北大街早已是郏县县城规划区,再按照原先集体土地的标准进行补偿,显然说不过去;二是在拆迁中政府采取了“各个击破”的方式,一家一家地做工作,而不是张榜公告做到公开透明,这样就存在很多猫腻。况且,政府还有一个让人费解的举措,即:拆迁的居民户数是69户,却被虚报成了138户。
    
    被拆迁户没有漫天要价,他们的理由和要求完全合理合法。他们不是不怕政府和警察,只是,面对越拆越穷的前景,他们更感恐惧和不堪。是拆迁后的“穷困恐惧”,逼迫着他们生发了对峙警队的勇气。中国老百姓本是由衷怕官、怕警察的,凡是不怕的时候,都是由于遭遇了另一种可怕的东西。行文至此,我不由想到那个刚被处以极刑的“郑屠刀”,此人穷愁潦倒的开端,即起于多年前的一次“穷拆”。由此,他冬住客厅、夏睡阳台,始终没有自己的立锥之地。谁能断言南平的那些无辜儿童的命运,和郑一刀家那一次的拆迁过程没有某种关联呢?或许有关吧,而这种或然实在事关重大。
    
    拆迁不透明,还对群众质疑不屑一顾。政府这一方,断定以低成本拿下拆迁区很有必要,并且认定为此值得出动警力,甚至值得为此付出伤亡的代价。相对货币的交易支付,警队和(无论哪一方的)伤亡的这种“人本”,可以降低经济成本;而使用警队和付出伤亡代价,就相当于使用低成本的商业工具。至此,武装力量,即蜕变为“经济机器”和官商家丁。
    
    由于开发商和地方政府拥有进攻性武力做后盾,中国城乡强拆过程中的悲剧层出不穷。这种现象,揭示了官员和商家、权力与公众权利的真实关系。“拳头才是硬道理”的理念,通过如此诸般的“权力示范”,深入国民心理;武装力量频频出动的巨大效应,不断对大家灌输“不必讲理讲法、也无理无法可讲”的现实法则。对此可悲的现实,乐观者,非愚即奸。
    
    任何单位、任何个人以暴力、胁迫手段实施搬迁,均属非法;而调动武装力量实施强拆,不仅违反民法、行政法,还危害社会安全,属于具有“颠覆”性质的公共安全事件——这一断言,总有一天会成为社会共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建议把被强拆户遭遇编成芭蕾舞剧——声援“麻雀行动”
  • “麻雀行动”倍受国内被强拆户关注 武汉江汉区市民表示声援
  • 《阿凡达》被解读成抗强拆,美国人想不到
  • 动力警力强拆民居幕后有啥“推手”?
  • 强拆铲车掘党坟墓/杨耕身
  • 强拆,多么冷静,多么冷漠,多么冷血
  • 忍看草民成新鬼 党抓经济强拆迁/陈庆贵
  • 还要多少条人命才能终结强拆
  • 遗产保护 杜绝强拆乱建
  • 以公共利益的名义强拆,是为了公共利益吗?
  • 池墨:叫停强拆的为何是副市长而不是法律
  • 成都强拆投诉中心 谁来保证它的公正性
  • 评:海淀法院集体受贿非法强拆!
  • 《物权法》被当局强拆/舒仕明
  • 强拆频现暴力对抗 如何让拆迁户放下"燃烧瓶"?
  • 强拆死人:法律面对尊严---公平的烤问/普人
  • 800年历史的古村落遭强拆:广州郭朗共和国土地上的悲惨世界/妙觉慈智
  • 中国的农民有没说理的地方?天津宝坻区政府无任何手续强拆民宅
  • 武汉顺天泰开发商借防火整改为名 行强拆民房之实
  • 武汉拆迁户堵路抗议强拆
  • 武汉重型机床厂数户居民遭强拆 拆迁户今讨说法
  • 政商勾结,上海市“市级保护历史文物单位”建业里遭遇强拆(图)
  • 河北邢台强拆命案续:司机被指受命碾人
  • 北京朝阳管庄乡塔营村实拍:因博讯报道未强拆(视频)(图)
  • 维权业户被抓尚未释放,强拆又致业主死亡
  • “朝阳管庄乡周六要强拆”续:怕见光,没拆?
  • 河南开发商将住户拖出房强拆 /图(图)
  • 记者、维权人士注意:朝阳管庄乡周六要强拆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十)——被逼投湖自尽的黄浦区被强拆户裘美丽(图)
  • 杭州村民王水根房屋被强拆,原地搭棚继续维权抗争(图)
  • 老北京们愤怒了:示威抗议政府强拆(图)
  • 视频:南宁曾小初、韦秀珍夫妇24年开荒建房强拆捣毁
  • 快讯:北京朝阳管庄乡塔营村正非法强拆(图)
  • 北京朝阳管庄乡塔营村正面临非法强拆
  • 无锡暴力强拆逼出新中国“江姐”(图)
  • 郑州强拆中学校长受伤学生集体请愿拆迁照旧
  • 郑州学校被政府强拆续:政府坚拒放人
  • 各地强拆综合:陵水县、乌鲁木齐、兰州、南京、济南、青岛、宁波、长沙(图)
  • 福州陈爱菁的公开信:抢劫强拆20多年没有安置
  • 山东有名“吴老大酱园”遭强拆 损失百万
  • 合法私人住宅被强拆/湖北荆州冤民阮积忠
  • 上海闵行区被强拆户的生命得不到保证
  •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图)
  • 上海女婿制造的不和谐因素/上海强拆户王强
  • 东莞茶山镇,强拆林氏祖祠为了啥?
  • 大校飞行员徐桂如:家被强拆后妻儿无家可归多年
  •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 吉林省强拆户瞿超的申诉信(图)
  • 一桩打砸抢非法强拆事件/江苏南通徐汇萍(图)
  • 暴力强拆后说你袭警:给福建省人大一封公开信/残疾人林旭光
  • 辽宁丹东强拆如强盗/张正廷、宋玉洁(原顺达精密未孔过滤器厂董事长)(图)
  • 哈尔滨:强拆后无家可归/唐万凤(图)
  • 谈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在强拆中的违法行为
  • 强拆:上海的“文强”还在猖狂!!!/范桂娟(图)
  • 上海是官吏的天堂,老百姓的地狱——写在强拆两周年忌日/方林娟(图)
  • 成都你为何要将强拆民房进行到底! (图)
  • 强拆逼上绝路——求救信/江苏昆山初三学生陈嘉琦
  • 世界佛教论坛召开 无锡强拆户被限制人身自由
  • 家园面临强拆,访民有家难回
  • 四川大竹县城强拆风波纪实 多名平民无故被抓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再次被上海高检愚弄
  • 杭州九旬老人单耀坤被迫参加强拆听证会(图)
  • 石家庄:合法的房产,土地证房产证齐全被强拆 家破人亡(图)
  • 野蛮强拆玩起了猫和老鼠的拖延游戏!
  • 屡遭强拆迫迁,成都民营企业家倾家荡产无家可归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保定热电厂张慕春控诉强拆
  • 原国民党起义人员陈祖荣的房子被强拆
  • 保定电厂强拆百户职工住房谋暴利利用暴力非法手段致使职工流离失所(图)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图)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一个正在抗击非典的医生她的住房正面临强拆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