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水均益:希腊债务危机是出什么戏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7日 转载)
    
    CCTV《环球视线》2010年5月10日播出:希腊债务危机是出什么戏?以下为节目实录
     (博讯 boxun.com)

    主持人 水均益:
    
      欧洲是西方戏剧的发源地,而戏剧当中最富有冲突性的悲喜剧又起源于希腊。
    
      最近几个月,希腊国内的债务危机在欧洲上演了一出亦悲亦喜的戏。由于担心没钱还债、国家破产,希腊国内数月来一直笼罩在愁云惨雾之下。昨天,欧盟27国财政部长经过艰苦磋商,同意设立总金额达到7500亿欧元的救助机制。这对希腊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在整个欧洲这出戏并未落幕,有人说这是一出悬疑剧,也许在希腊之后还会出现另外一个被债务压垮的国家。也有人说这是一出战争戏,因为诞生11年的欧元面临着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挑战,一场欧元保卫战已经打响。
    
      首先让我们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这7500亿欧元的钱到底是从谁的口袋里面掏出来的。
    
    
    
      (播放短片)
    
      解说:
    
      这套救助机制由三部分组成,其中4400亿欧元由欧元区国家以政府间协议的形式提供,另有600亿欧元将由欧盟委员会从金融市场上筹集。此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将提供2500亿欧元。
    
      欧盟委员会负责经济和货币事务的委员奥利·雷恩,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套机制将有助于维护整个欧元区的金融稳定。他还表示,这表明欧盟捍卫欧元的决心。
    
      自希腊债务危机以来,由于欧元区各国领导人在是否应当救助希腊,以及如何救助希腊的问题上一直难以达成一致,导致希腊债务危机越演越烈。近期,市场上还出现了希腊债务危机可能蔓延到其他欧元区成员国,并且危及整个欧元区的恐慌情绪。
    
      面对这种局面,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范龙佩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都表示,将不惜一切代价,采取一切可能手段维护欧元区的稳定。
    
    
    
      水均益:
    
      有关这个话题,今天除了特约评论员宋晓军之外,我们还请来了《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先生,应该说宋先生在这个领域是绝对的专家。
    
      首先解读我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有零有整是7500亿欧元,我记得前一阵很多媒体一直说,希腊大概需要1000多亿欧元来救助它,为什么这次变成 7500亿,这个数从哪儿来的,怎么算出来的?
    
      正在评论 7500亿欧元,杯水车薪还是绰绰有余?
    
    
    
      宋鸿兵 环球财经研究院院长:
    
      由于我们的信息掌握可能跟国际金融市场不太对称,实际上在我看来,它主要源于欧洲中央银行在2009年6月做了一次比较的大操作,在那次操作中,实际上欧洲中央银行利用了一个长期再贷款的操作,向欧洲金融体系大概提供了6000多亿欧元的流动性。作为抵押品,当时很多金融机构为了套利,主要拿希腊、西班牙、葡萄牙三过短期、一年期的国债进行抵押,把钱借出来。它支付的成本往往是1%,甚至比1%还要低。
    
      作为一年期的计划,到今年7月1日到期,如果任何情况不发生变化,他们把短期的钱借到之后,用于投资这三个国家十年期的长期国债。当时的收益率大概是4%,如果一切不发生变化,到今年7月1日应该拿到3%左右的无风险收益,所以大量金融机构参与进去。
    
      现在我们看到整个的安排都比较理想,但是到了今年3、4月份风云突变。首先,穆迪等国际金融评级机构把这几个国家的信用普遍往下调,导致它的国债价格下降,收益率上升,这样就把很多机构套在那个地方了,如果到期根据兑换的话他们会严重亏损。这两笔数,就是这6000亿欧洲中央银行放出的短期流动性,再加上1100亿拯救希腊的数,加在一起刚好是7500多亿欧元的规模。
    
    
    
      水均益:
    
      这么说起来,欧盟这次拿出7500亿救希腊,是多拿了一点,还是说对希腊来讲这7500亿刚刚够,够吗?
    
    
    
      宋鸿兵:
    
      实际上,现在的问题不是希腊国债的问题,现在是希腊、西班牙、葡萄牙三者绑在一起,如果现在欧盟什么都不做,从现在到7月1日之前7个星期左右的时间,这三个国家主权信用的国债市场都会崩盘。因为这些机构如果持有到期就会严重亏损,所幸在到期之前就会狂抛这三个国家的债券,所以这三个国家的债券就会出现雪崩。这个时候将会动摇整个欧元体系的根基,这场危机实际上已经关系到欧元的生死存亡了,这也是为什么近期美国金融市场、欧洲股票市场都连续出现大幅度的调整,其实跟这个事情密切相关。
    
    
    
      水均益:
    
      也就是说,实际上这7500亿对欧盟来讲救的是欧元?
    
    
    
      宋鸿兵:
    
      对。很多人以为救的是希腊,其实在拯救计划中间已经明确提到,在未来几个月中间,如果其他欧洲国家出现类似希腊问题,它也可以用这个钱。在我看来,实际上它已经暗指了西班牙和葡萄牙。
    
    
    
      水均益:
    
      但是在整个这次危机的话,如果您说这是一个欧元危机的话,在整个危机当中现在希腊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咱们说难听点儿,如果希腊垮了会怎么样呢?
    
    
    
      正在评论 希腊债务危机让欧洲提心吊胆
    
    
    
      宋鸿兵:
    
      希腊如果出现问题,实际上紧接着就是西班牙、葡萄牙,这三者是绑在一起的。你可以把希腊理解成一个引爆点,它一旦出现违约或者出现重大问题,西班牙、葡萄牙、希腊三者一起出现大规模的问题之后,整个欧元体系就将发生重大危机,这三个国家的国债会狂跌,这个时候整个欧元的基础就受到了严重动摇。这就是为什么欧盟这些欧盟领导人会连夜,赶在周末一定要把这个方案达成,已经时间已经不多了,只有7个星期的时间。
    
    
    
      水均益:
    
      宋先生怎么看这次酝酿了这么长时间的希腊危机,希腊到底出什么事儿?
    
    
    
      宋晓军:
    
      今天英国《金融时报》有一篇文章开头是这么些的,说整个7500亿是一个绝望之时的绝望之举。也就是说,病不是一天得下的,无论是希腊还是葡萄牙、西班牙,甚至还说到意大利,再往前辐射到法国,就是欧洲整个这样一个问题,它的财政赤字永远大于它的GDP。
    
      而且按照原来欧盟给它的1100亿这样一个比例的救助,实际上它的整个债务赤字要远远超过安全线,也就是说透支花钱。1999年欧元成立之后大家说伙在一块吃饭,把钱凑一批吃饭。最后这几家狂吃,远远超过分配给他的那份份额,而且是长期的积累。像希腊是3000多亿的债务,除了希腊以外,这些不干活的,简单地说,英国经济学家有一个(说法),一个大齿轮转,德国在养欧洲,亚洲是中国在转,就是整个欧洲只有德国人老实在那干活、干制造业,养着一帮古老的文明国家,养着这帮不干活、晒太阳、唱文艺腔的这些人。那你怎么办?这是它自己本身结构性问题,当然希腊是这几个环里面最脆弱的,比如希腊是63岁退休,德国是67岁退休。也就是说,67岁退休的老老头,要养希腊63岁的小老头,你还有那么多的休假,还有那么多的补助,财政有很多转移支付,去给他的很多公共开支补助。现在就是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也不能不是一天就能解决的,大家勒勒裤腰带,减薪金、减养老金。
    
    
    
      水均益:
    
      你说的这个数字还是保守一点。我这儿还有一个资料说希腊是高福利国家,掏空了希腊国库,陷入了丁吃卯粮的境地,希腊公务员占人口的10%,一年可以拿14个月的工资,一个码头工人一个月工资就是3000到1万欧元,而且40岁他就可以退休了。
    
    
    
      宋晓军:
    
      对。
    
    
    
      水均益:
    
      比如你说的,对辛辛苦苦67岁才退休的德国码头工人来讲,这不就把整个俄罗斯拖垮了吗?
    
    
    
      正在评论 透支未来,希腊陷入“债务门”
    
    
    
      宋晓军:
    
      所以俄罗斯这次阅兵才向西方、向北约示好,他希望跟德国的资金通过波兰,包括卡钦斯基去世他也做得很好,卡廷事件。我这儿有资源,他希望德国人跟我合作,别养着你们欧洲的那帮懒人了。
    
    
    
      水均益:
    
      对,鸿兵先生再给我们解读一下,现在这样一个局面下,这7500亿您估计是很快就能到位吗?
    
    
    
      宋鸿兵:
    
      应该这么讲,现在欧洲中央银行保卫欧元的决心是非常强大的,包括欧盟。
    
    
    
      水均益:
    
      因为不保卫就完蛋。
    
    
    
      专家观点 7500亿是欧洲央行三道防线的第一道
    
    
    
      宋鸿兵:
    
      就完蛋,所以说现在存在着一个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
    
      我认为,他们现在摆出了三道防线来进行欧元保卫战。第一道防线就是我们看到的7500亿欧元,其中有4400亿实际上是以政府保证贷款提供的,还有600多亿属于金融市场募集,另外2500亿压镇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的后备军。这构成了第一道防线,如果第一道防线挡不住。
    
    
    
      水均益:
    
      第二道呢?
    
    
    
      宋鸿兵:
    
      第二道防线它用的是,包括跟美联储进行货币互换,包括它的长期再贷款项目的再度启动,实际上要把以前的债务进行滚动,这个构成了第二道防线。实际上,某种意义上,如果欧元问题足够严重,欧洲中央银行有可能比这些烂资产,临时挪到美国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
    
    
    
      水均益:
    
      第三道呢?
    
    
    
      宋鸿兵:
    
      第三道就是,最后实在不行,欧洲中央银行只有挽起袖子自己干,直接到市场上去购买这些国家的国债和一切可以买到的债券,大量释放流动性。
    
    
    
      水均益:
    
      那这问题就更麻烦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