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伊利夏提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6日 来稿)
     上个月底,朋友从纽约打来电话说:“伊利夏提,王乐泉叫你们给骂跑了”!我说:“是啊,走了王屠夫,来了张善人”。朋友说:“这位张大人,从简历上看,还挺有知识的,不像王乐泉是个恶棍. 这张春贤很开放。先别骂他了,给他点机会看看”。我知道朋友是好心,是关心我们维吾尔人。 但我心里知道,不管是王乐泉,还是张春贤;都是中共统治机器中的一个螺丝钉;有的顺滑,有的粗糙,但本质上都是中共奴才;一个笑里藏刀,一个虎视眈眈;但都要吃人。同宗同族的王白克力,胡尔肯江都不能指望,还能指望一个侵略政权的异族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是天方夜谭,白日做梦。
    
     王乐泉的走也不是我们国外的维吾尔人骂跑的。 王乐泉——王屠夫是由东土耳其斯坦人民用生命和鲜血驱逐出去的!7.5事件中,维吾尔年轻人用鲜血染红了乌鲁木齐的街道;这血腥味儿让中共统治着们感到窒息,也让王屠夫窒息!为此中共赶紧调走王屠夫,派来了这位张大“善人”。 (博讯 boxun.com)

    
     王乐泉的滚回中国不代表他就此可以一走了之!王乐泉他血债累累,总有一天我们会和他进行清算的!不是不报,时机未到。我相信正义最终将战胜邪恶。不管是由上天惩罚,还是有维吾尔人惩罚,王乐泉最终会得到应有的惩罚!我确信,失去儿女维吾尔母亲们的诅咒,将使王乐泉终生不得安宁,最终烂死在恐怖的孤独中。
    
     现在,王乐泉已经成了过世的古董,我相信除了维吾尔人在仇恨中不会忘记这位屠夫。汉人会很快忘了他,中共几十年的目的性失意教育,使得汉人对历史只有选择性记忆。致以中共政权的官僚,会很快将这位王屠夫扫入历史垃圾堆待处理!他得已进入中共的政治局,只是个意外而已。现在的职位只是象征性的,过渡阶段的虚设。过不了几年中共会像扔破布一样,将王屠夫扫地出门。
    
     当初,王乐泉是因为在山东混不下去了,才被发配到东土耳其斯坦的。当时中共要实现省级干部专业化,知识化,年轻化,政治化。王屠夫既无知识,又无专业,年龄又大;只有政治上一条是符合的。所以被筛选出了中国政坛,来到了东土耳其斯坦。如不是宋汉良的突然消失,王乐泉是绝无出头之日的,更无机会入中共政治局。王乐泉靠屠杀维吾尔仁人志士,靠恐怖残暴统治东土耳其斯坦各族人民而进入中共政治局。这是中共法西斯政权对屠杀者,对暴政,暴力的奖赏。
    
     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当年在担任西藏自治区书记时,也因屠杀藏人有功获奖赏进京。人们不应该忘记1989年拉萨藏人和平示威反对中共暴政时,胡锦涛头戴钢盔,身着军服的典型暴力崇拜者照片。中共几代领导人对暴力的崇拜,早已是中共的官员明白了暴力可以使他们的仕途历程缩短。所以中共的官员喜欢暴力,崇拜暴力。没有暴力,他们会制造暴力,以便请功邀赏。
    
     张春贤上任伊始,中共的喉舌,网络五毛党徒们开始开足马力宣传张的开放形象。中国境内境外的中共喉舌媒体大造声势,称中共要改选更张民族政策,要采取怀柔政策。一部分不明真相,不太了解中共的人们,或装不理解的人们也跟着鼓噪。真地以为会有什么大的改变,天真地认为中共要改良从善了。
    
     但张的第一次高调亮相选在侵略政权武警部队,慰问一个在几个月前,就敢对手无寸铁的维吾尔民众开枪的流氓军警部队。证明了他和他的前任一样是暴力的崇拜者,撕破了他假斯文的虚伪面具。这一亮相足以表明他已经选择了以暴力恐怖统治来制造功绩,为他的快速升迁创造捷径。
    在中共的历史上只有王屠夫因为残杀维吾尔年轻人,在东土耳其斯坦实行恐怖暴力统治有功而得以入政治局,这会启发张“善人”更强烈的官欲。他也会仿效其主子胡锦涛,学习他的师哥王屠夫。为了尽快进入政治局,他会很快制造一些“恐怖案例”,会在维吾尔人的苦难日历上加几个惨案日。
    
     对张的到来报希望的人,都忽略了一个根本的问题。东土耳其斯坦是东土耳其斯坦人民的,不是中国的,更不是中共的!只要不是东土耳其斯坦人民自主选出来的官员,只要是侵略政权安排的官员;不管他是都么地开放,都么的会作秀;心里考虑的只是他个人的利于,个人的官场仕途;考虑的是中国及中共侵略政权的利益。张春贤的开放, 我敢肯定是对更多汉人移民的开放,是对中国更快掠夺东土耳其斯坦的开放,是对兵团掠夺东土耳其斯坦资源的更大的开放;这种开放实际上一直就存在!只是王屠夫只对自己山东老乡们开放得多了点,让其他中国省份掠夺的少了点,引起一部分中共官员的不满罢了。要说有区别,就这点区别而已!
    
     我们见识过了太多中共开放官员,都是作秀而已。你如当真,就是在帮将你卖了的人数钱。当年朱镕基上台,答记者问时得豪言壮语;也曾让笔者激动万分过,也寄希望过朱镕基似的开放官员们会不会改变中共对暴力的崇拜;改变社会的不公正,改变对东土耳其斯坦人民的歧视政策。 但当我看到朱镕基最后只改变了自己及家人的地位,捞足了名声;然后如丧家之犬退出了政治舞台。我知道寄希望与别人是无法改变自己的,是一种愚蠢。知道了只有自强,自立,东土耳其斯坦人民才有出路!知道了只有摆脱中国的殖民统治,东土耳其斯坦人民才有会有希望。
    
     今天的张春贤,是中共体制内的一个官员,他代表的是中共这个世界上最大恐怖组织,他还是中共邪恶政权强行安排给东土耳其斯坦人民的殖民官员,他还是王屠夫——一个双手沾满维吾尔人鲜血的王乐泉的师兄师弟;指望他的到来会改变维吾尔人的状况不仅是幼稚,简直就是无知!
    
     这一次,中共为了宣传张大“善人”,撕下了他的那块儿破烂不堪的遮羞布!
    
     如果仅是一个王屠夫的走就能改变东土耳其斯坦的局势,说明中共的统治是一个典型的各自为政的独裁统治系统。所谓的“维吾尔自治区”是假的!证明了所谓的“维吾尔自治区”实际上是中共汉人书记的殖民独裁统治!自治区”政府是是虚设,是婊子立的牌坊而已!我指责王白克力为维奸奴才是正确的。 “王白克力,胡阿肯江们是可有可无的的傀儡!中共的喉舌媒体已经为王白克里选好了他可能的归宿,中国国家民委主任;一个为本民族所唾弃的,无家可归的,丧家的维奸,藏奸奴才们专设的职位!
    
     这再一次证明,对中共的官员们而言,中国的《宪法》是一张废纸,卫生纸不如。官员们现在进步了,他们可是不会用印有字的纸擦屁股,他们怕得癌症!中国《宪法》大概对中国广大农村民众来说还可能有用,还可以当卫生纸用!因为老百姓也知道中国的《宪法》是一张废纸!而老百姓在这一“光荣,伟大”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下,穷得买不起卫生纸。
    
     根据《宪法》规定,自治区第一把手应该是自治区政府主席,而不是党委书记。也就是说王白克力应该是改变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的第一人。可是中国的媒体这次赤裸裸地跳出来称王屠夫,“铁腕统治”东土耳其斯坦16年;称其为“新疆王”(宪法规定共产党也要在宪法允许的法律范围内进行活动)。根本就没有把王白克力,胡尔肯江们放在眼里。这些奴才们连块儿破布都不是,连哈巴狗的地位都没有给!呜呼哀哉,可怜,真是可怜!这就是当狗的结果,到头来连块儿啃剩的骨头都舍不得丢给你!
    
     纵观中国对东土耳其斯坦的统治历史,中国政府不停地在玩这种送走屠夫,任命“善人”的游戏。随着这游戏地进行,汉人移民人数在成几何数增长;我们的处境在变得越来越危险,而汉人统治者在变得越来越嚣张!我们的信仰,我们的文化,我们的语言文字在濒临灭亡!更危险的是,维吾尔人作为一个民族的存在都处在危急中!
    
     国民党政府时期,盛世才的暴力恐怖统治,杀人如麻;激起了东土耳其斯坦人民的独立建国暴动。东土耳其斯坦人民通过浴血奋战建立了近代第二个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见势不妙的中国国民党政府送来了了张致中——张大“善人”。张致中得彬彬有礼及苏俄的假承诺蒙蔽了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的谈判代表 。
    
     阿合买提江等东土耳其斯坦代表最后在苏俄各种强压下;放弃了东土耳其斯坦代表身份 ,以地方政府代表身份做到谈判桌上签署了所谓“新疆和平停战协定”;葬送了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葬送了东土耳其斯坦人民的胜利果实,葬送了人民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自由和独立;为今天维吾尔人民的苦难埋下了祸根!
    
     后来共产党代替了国民党政府,继续其在东土耳其斯坦的殖民暴力统治。当王屠夫——王震在牧区的残暴激起了东土耳其斯坦人民此起彼伏的争取自由,独立;反对中共暴力统治起义。中共很快将王震调走,送来了老狐狸——王恩茂。
    
     王恩茂典型一笑面虎,拉拢腐蚀了一部分维吾尔人中的意志不坚定分子,帮其主子中共再一次赢得了暂时的稳定。然后就是一波又一波的运动,挑逗大家互相斗,用一派去制衡另一派。挑逗维吾尔人中的流氓无赖奴才们去斗维吾尔的中流砥柱——知识分子,前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领导人,反对中共殖民侵略的维吾尔仁人志士。
    
     今天,这戏又要重演了。中国在不停地重复这种政治伎俩;维吾尔人在争取自由,独立的苦难历史中,在不停地重演这受骗上当的历史悲剧!不,历史不能再重演了!醒一醒吧,维吾尔人;睁开眼吧,维吾尔人!维吾尔人的问题只能是在一个独立,自由的东土耳其斯坦建立之后得到彻底的解决! _(博讯记者:胡狼)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