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农民因上访获罪案折射权力有恃无恐症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4日 转载)
    
    来源:人民网
     (博讯 boxun.com)

    
      一个老农民,拿着一纸法院判决,不断上访,反映村里占了他的土地。他想不到的是,同一家法院,如今判决他“敲诈勒索政府”有期徒刑三年。这样离奇的事,发生在山西省吕梁市临县。——关于老农民马继文的这个现实版故事,经媒体报道后,当然地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与深思。
    
      需要略加交代的还有两个细节。其一,马继文拿着的“一纸法院判决”不是指这回判他三年有期徒刑的判决,而是同一法院同一审判长在2000年判他因土地被占而胜诉的判决书;其二,这回判他三年的理由是他拿了政府在“(政府和他)双方达成协议”基础上的钱,共有7500元,于是,这个马继文就成了关于他的第二次判决中“敲诈政府”一案的主角。
    
      有论者说此案匪夷所思。的确如此。一个老农民,如何能够“敲诈政府”而得手?可能吗?这里的政府,指的是临县的兔坂镇镇政府。是一级政权管理机关,怎么被敲诈得逞的呢?马继文老农民有这个本事吗?常识告诉人们,这个结论有些蹊跷有些荒唐。政府被老农民眼睁睁地敲走7500元,政府真的是吃素的,是软柿子?笑话一个。而这里的关键便是,什么是“敲诈勒索”?按照法律规定,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马继文“使用威胁和要挟”了吗?他像我们常在影视剧中看到的那些歹徒般所作所为了吗?没有。此其一。其二,他“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了吗?有关报道表明,这个马继文,因土地被强占10年,仅农作物总损失就达16万多元。他马继文怎么“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敲诈”了。其三,7500元钱是什么钱?同样来自媒体的报道,这是马继文与镇政府“达成协议,保证过年前不去上访”而“当场领取的钱款”。——这才是症结,此钱乃“不上访钱”。天知道,马继文老汉怎么想得到这钱就成了“敲诈勒索”的证据了呢。
    
      通过这么一剖析,情况清楚了。一、马继文老想上访。二、镇政府不想让他老上访。三、双方就“拿钱息访”达成协议。四、马因此而成了“敲诈勒索政府”被一审判三年。
    
      八字衙门朝南开,“搅理”“惯访”抓起来。这才是核心所在。
    
      这里的关键是:一些地方一些人的权力有恃无恐。
    
    
    
    
      在一些手握权柄者看来,权力是不能被质疑的,权力是不能被“挑战”的。在权力面前,你只能乖乖地服从它、臣服它,俯首帖耳,逆来顺受,有时候还得“打碎门牙肚里咽”。在权力面前,你不能老是“搅理”,不能老嚷嚷要“上访”、“告状”。你告谁咧?你这是在告政府。于是便有了“马继文保证过年前不去上访”的“双方达成协议”。这也是一些地方一些官员“截访”的“思路”。反过来,你若再纠缠,再上访,再告状,对不起,忍耐是有限度的。这不,老农民马继文就“祸自‘访’上起,罪自‘访’上来”了。这就是真相。
    
      让人警惕的恰是这两年时有“同类案子”出现,此前,河北邯郸市魏县农民张建军,也曾于去年7月因类似“故事”被当地法院判处“敲诈政府罪”。另据媒体称,在过去的两年里,已经有多位沧州农民因“敲诈政府”而获罪。我们不禁想问:这种案例,真的会成为一个“趋势”吗?法律何在?公理何在?公平正义何在?
    
      又是一个常识:政府的权力是人民给的,或者再直截些,政权是官员为人民看管的。中央和中央政府从来十分强调这一点。同时,十分强调不能以权谋私,这个私,包括个人、小团体,当然也包括小团体的面子等等。而绝不能权力自肥、权力自大,不能有权则有恃无恐,想干什么干什么。而这个“敲诈政府”罪名就是一个极为可怕的思路:不光让你无处说理,而且让你因访获罪。可怕!
    
      我们且拭目以待此事进展。
    
      我们更要睁大眼睛盯着那些膨胀的权力,无羁的权力,甚至是找茬、制造名义整人整民的权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把手”的权力到底该多大/罗修云
  • 王子峤:权力机关擅长兵法令上访成悲剧
  • 暴力血拆频繁上演,公权力和民众却在不断沦陷(图)
  • 权力对于百姓利益的剥夺已经疯狂/季建民
  • 没公民权力的发展/顾海兵
  • 权力不讲理独裁难自觉/李英锋
  • 绝对权力之下,不服从者皆为精神病/王琳
  • 以敬畏之心待权是基本的权力伦理/朱四倍
  • 高智晟“被出声”——江胡权力争夺的表现
  • 警惕武汉市发改委主任权力期权化/段暄
  • 精神病成了地方公权力打手 还有什么不可以/白云生
  • 牟传珩:刺向公权力的剔骨刀 ——辽宁拆迁血案再启示
  • 楼市政府权力的再分配/任志强
  • 权力的两副面孔:神圣貌与狰狞相/张绪山
  • 滥用的权力是“看守所死亡事件系列”的凶手
  • 面子、血缘、权力/宋圭武
  • 是周洋太贪心,还是权力太随意?/严辉文
  • 与500女人有染的不是王成而是权力
  • 上访与自焚是对权力的最大与最后的宽容/严少雄
  • 国安部局长:密切关注网络动态,严防卷入权力斗争/博讯独家
  • 刘巍: 权力泛滥公民
  • 王乐泉去职民众揭丑庆祝官员调动牵涉权力再分配
  • 上访精神病 权力精神病/曾震亚
  • 要怎样跪倒在铲车之前?这是权力的快感
  • 贪污腐败是由于权力过大
  • 株洲原县委书记权力失控 滋生卖官潜规则
  • 刘相文:无辜者被公权力流氓了30多年来、死不认账、丧尽天良
  • 86.5%受访者忧虑新富家族联姻“公权力”
  • 杜光:抗议滥用权力剥夺集会自由的违宪行径
  • 中共18大权力之争胶着 薄熙来背水一战
  • 胡锦涛江泽民权力斗争白热胡摆了江一道(图)
  • 官二代易滋生怀疑 社会互信和权力公信力丧失
  • “要求部门公开预算”是人大的硬权力
  • 薄熙来造成的尴尬北京权力斗争白热化
  • 维权网报告:国家权力对生育人权的制度性侵犯
  • 张朝阳:对政府权力的限制和对公平性的追根问底
  • 政协最大权力是话语权与张东荪的反对票
  • 刘晓波的律师指北京市中级法院滥用公权力/中国人权
  • 比假拘留证更悲哀的是权力对潜规则的迷信
  • 权力“被山寨”缘于“权力山寨化”
  • 陕西汉中:人大代表指挥公权力机关残酷打击批评他的人!
  •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三)/—— 揭露、举报马桥镇联工村村支书陆顺芳家族利用权力贪污、洗钱
  • 集体世袭与“权力场”/杨继绳
  • 质问乡党委,谁给你权力挪用我们的公积金?
  • 执法队长索贿被拒 利用权力疯狂报复
  • 权力强奸法律——贪赃枉法的警察竟逍遥法外
  •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 我们不是被终生剥夺一切权力的囚犯
  • 卫君宇:是谁给了警察强奸的权力?
  •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