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湖北艾滋镇显示河南血祸二度传播后果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2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
    
     河南艾滋病疫情严重,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但河南的艾滋病疫情究竟蔓延到哪些地区,蔓延到什么程度,这一问题至今还没有公开的答案。香港的《凤凰周刊》报道显示,湖北大冶市今年发现的艾滋病镇金牛镇的疫情就是河南血祸二度传播的结果。金牛镇一些农民上世纪九十年代曾到河南卖血,最近几年,镇上不断有人死亡,感染艾滋病毒的有上百人。记者邀请河南血液安全博客作者孙亚先生和河南曾从事艾滋病孤儿救助活动的赵先生就此进行讨论 (博讯 boxun.com)

    
    记者:湖北金牛镇艾滋病村的问题首先请问孙亚先生,你看这个是不是暴露出河南的艾滋病病毒二度传播的后果现在开始显现了呢?
    
    孙亚先生:因为在中国艾滋病的传播突出的一个特色就是通过血液传播。因为它里面有个巨大的利益链在里头。输血传播途径有两种途径,一个就是那种商业在那种单采浆站,它就采集血浆用来制造生物用品;另外一个呢就是临床用血,这是一个整个巨大的需求。最初有偿的那种供血,所以说这中间产生了一系列的疾病,实际上在95年之前,我们国家在采供血包括临床用血上包括丙型肝炎就非常非常严重。这个情况国家并没有告知民众,那么同样艾滋病这个问题也存在这个问题。93年大概有个统计,大概在全国在23个省份这种献血的人群中间都发现有,但是可能数量不是很多。这以后大概到95年的时候,河北、山西就已经大量发现了。实际上卫生部就命令这些省份都停了。在这种情况下河南的血液制品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中国各地的献血者特别是那些流动的献血者他都跑到河南来了。
    
    记者:据说这些人员有一个流动性的问题。
    
    孙亚先生:说实在的如果是当地的、本地固定的献血者,那么他所传播的疾病是本土的,那么后来河南又被关闭了。又把人员赶到了周边的省份象安徽、山东、湖北这些。
    
    记者:那么赵先生你怎么看待这些问题?你对湖北发现新的艾滋病村追其根源跟河南有关这个是不是感到吃惊呢?
    
    赵先生:我刚才听到孙老师介绍的情况,我觉得他分析得很有道理。因为这个卖血的人群的一个流动性我觉得是存在的。但我觉得当前主要的问题是什么?这个血液问题一出现之后,我觉得我们当局和政府应该面对这个问题,把这个问题比如说用一个什么样的办法给解决。比如说赔偿、比如说这些感染者的治疗等等生活问题,如果能够把这个问题给解决,我觉得这个很有意义。
    
    记者:上海复旦大学也有一个报告呢,说是河南血液危机的传播已经到达周围的湖北、山西、安徽,甚至远至云南、贵州、广西。到现在为止,孙亚先生你看河南这个病毒二度传播的整个真相有没有完全地被披露出来?《凤凰周刊》也报道说现在很多地方还处在一种蒙昧的状态。
    
    孙亚先生:基本上是这样的。为什么是这样说呢,因为刚才赵先生也提到了我们在出现这个问题的时候,实际上政府就想做什么事情呢?那捂盖,盖不住了就把丧事变成喜事办。它并没有真正地去消除这个影响。你比如说如果中央政府它对这个事情有所反思、有所承认、有所道歉,它把这个责任承担下来了,那么底下各级地方政府包括卫生部门、医院、血站它才能丢下包袱,它才能顺藤摸瓜去查找这些可能存在的这些感染者。那么今天政府不担这个责任,那么有谁来承担?就由底下来承担。实际上这个责任很巨大,底下人是承担不起怎么办?它就准备隐瞒嘛。我们国家很多事情大家都知道那么回事儿,大家谁…, 说不好听的你没有本事,你没有瞒住那就是你的问题。你比如说三鹿奶粉,大家都加,就三鹿加多了,它出事儿了,那个奶粉事件就叫三鹿奶粉事件。那么山西黑砖窑事件。我在河南省,我知道河南省我们郑州地区就非常非常严重。那么河北、安徽、山东这些地方我也去了。但是恰恰山西省它没有捂住,那就变成山西黑煤窑了。我们就存在着这样一种悲哀。那么艾滋病问题同样是,河南省政府没有捂住,那都说是河南省了。其他的省,那大家的责任就推下去了。然后既然中央政府不能够承担这种责任,那么底下一层层的就是这么捂啊、盖的。
    
    记者:赵先生你怎么看孙先生的观点呢?
    
    赵先生:我觉得它这个问题是这样的,如果我们能够正确的看待这个问题,我们今天讨论那些湖北的艾滋病是不是从河南传过去的,我们还在这里探讨。如果我们的当局能够正确面对这个艾滋病的问题的话,能够很坦然地来面对这个问题,那么这个艾滋病到底是怎么传播的,这个我们马上就可以弄清楚。就是因为我们没有人来为这些艾滋病的传播来负责任,所以说我们今天在这里讨论,我们猜测这些艾滋病到底是不是从河南这些卖血的这些(人中)传过去的?
    
    记者:《凤凰周刊》也在报道,河南艾滋病的二度传播虽然在大陆建了很多数千个抽查站而且每年也进行调查防治,但是传播链并没有完全掌握、切断。那么中国这两年也很重视艾滋病的问题啊,出了新的血液管理办法,还有艾滋病免费治疗这个政策。那么今后呢,孙亚先生,河南艾滋病毒的这个传播链怎么样把它完全的掌握和切断?您觉得最关键的做些什么呢?
    
    孙亚先生:主要是中央政府要承担起一些责任来。你比如说04年的时候象河南它进行了献血源的普查。那实际上大家就说,临床用血的那些授血者,他们实际上也是要进行普查的。因为我们河南我看到有个官方数据,有5000多人是自述输血的传播。那么他自述输血传播,国家有没有去调查到底是不是输血传播呢?这种顺藤摸瓜因为你医疗行为是记录在案的。那么相对的母婴传播呢?而且你看这个传播出去你说这个采供血源没有散播出去,那么实际上我知道河南的我们国家有一些艾滋病流行病学哨点,那么他们在监测那些重点人群比如说暗娼,实际上他们所能发现的感染率非常低,非常低,只有千分之几。这种不足以支持你这种大规模的性传播的这种途径。
    
    记者:《凤凰周刊》它也报道说湖北的这些卖血者从河南回到家乡以后呢,继续导致新一轮感染的远远不止它发现的艾滋村叫金牛镇这样的地方。所以他说去河南卖血的人回到自己的家乡通过血液、性和母婴传播链条究竟传染了多少人不得而知。就不知道。
    
    孙亚先生:对呀。因为我们卖血人群他是普通人群了。他算普通人群他会感染自己的配偶、孩子?
    
    记者:最后请问赵先生你看这个彻底查清以前去河南卖血的人他们这个传播的艾滋病的链条啊,当务之急政府应该做些什么呢?
    
    赵先生:当务之急一个是加强艾滋病的宣传;一个是提倡无偿献血;再一个就是对我们艾滋病反歧视的一个教育。我们要把艾滋病跟性病…,它虽然是有关联的,但是这个艾滋病不等于是性病。或者说得了艾滋病就是行为不检点的人。当然,我们国家如果能够正确面对这个问题的话,对这些输血感染者进行赔偿,我觉得这个是最理想的。 (博讯记者:韩洁)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专家称中国管制互联网对艾滋病防治教育不利
  • 连鹏:全球艾滋病危机已经结束了吗?
  • 专家希望中国加强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
  • 后SARS时代中国大陆艾滋病议题/张明新
  • 从“艾滋女事件”看警察权的行止
  • 副处以上咋成艾滋病高危人群/程江河
  • 赵高峰:艾滋病孤儿心里没有阳光家园
  • 艾滋病特效药会在中国率先问世/严少雄
  • 把农村和街镇纳入防治艾滋病的一个重要新领域
  • 应加大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经费投入/武圣奇
  • 艾滋病女人卖淫到底该怨谁?/刘君
  • 刘逸明: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 潘一丁:麦道夫现象和艾滋病
  • 中国人需要怎样去遏制艾滋病
  • 妙觉慈智:关于常坤菩萨发起的国际艾滋日的空腹静心运动的祝福诗文
  • 缅怀一些人----为中国青年艾滋病网络三周年而作/ 常坤
  • 妙觉慈智: 至诚恳请主席和总理菩萨慈悲特赦无辜服刑的商丘艾滋病人的一封公开信
  • 中国人必须接受艾滋病检查:不要把同胞当敌人/萧义
  • 大家一起来反对可怕的《口岸艾滋病防治管理办法》
  • 海南启动艾滋全球基金 目标暗娼感染小于1%
  • 湖南艾滋病感染者1437例 超五成系性接触感染
  • 艾滋村血祸不绝 湖北艾滋镇不断死人内幕/邓飞
  • 艾滋村血祸不断百人感染 湖北不断死人内幕(图)
  • 关于印发灵宝市2010年艾滋病性病防治工作意见的通知
  • 女子患艾滋卖淫 被判传播性病罪
  • 全国各地疑似艾滋“不明病毒”感染人群的求救信
  • 中国不再限制患艾滋或性病外国人入境
  • 湖南新报告艾滋病毒感染者1437例
  • 中国有望取消艾滋病毒携带者入境限制
  • 合肥艾滋女发帖者因诽谤他人被拘8日(图)
  • 河北现翻版“艾滋女” 89名接触者手机被曝光(图)
  • 桂希恩:性传播成大学生艾滋病主因
  • 广东医务人员杨瑞明对疑似艾滋病的报告
  • 艾滋专家孙传正对疑似艾滋病的点评
  • 钟南山:半数国人携结核杆菌 如暴发危害超艾滋
  • 中国惊现疑似艾滋病感染群,国家疾控中心隐瞒回避
  • 中国学校艾滋病防治教育目标难实现
  • 高耀洁:艾滋病患儿和孤儿(三)(图)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