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海世博会与文革博物馆/欧阳南山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2日 转载)
    
    眼下,上海世博会正以雷霆万钧之势向我们走来。它承载着大国梦想,裹挟着复兴的希望,一步步向我们逼近。当局为此殚精竭虑,兴师动众,举一国之力,非办成成功胜利超越他国之博览会誓不罢休。如同当年北京奥运,上海世博会注定又将成为诠释崛起强大中国之最好演示舞台。
     (博讯 boxun.com)

    据说,世博会曾经在西方世界红火一时,凡举办之国,莫不扬其国威,壮其声势,给举办国带来数不尽的种种好处。遗憾的是当年这些玩意风靡欧美诸国,大陆中国却深陷文革泥潭,经济濒临崩溃,无暇顾及,无力涉足,闻所未闻。而今,终于轮到复兴之中国扬眉吐气,也有机会有实力举办世博会,向世人展示中国之伟大光荣正确。故在此千载难逢之历史机遇面前,中国无论如何也要风光体面的,以社会主义集中全国财力办大事的优势,办好这一届世博会。中国办世博会,绝不会象一些欧美国家那样,表示出一丁半点小家子气,不会心疼纳税人的钱财,不会显示出穷酸相和吝啬气,一定要让国际友好人士通过世博会知道当今中国已经富裕得遍地流金淌银,甚至让他们产生畏惧和敬意——崛起的中国再也不是百年前积贫积弱挨打落后的国家了!
    
    所有这些思维都隐含了这样的潜台词——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不动摇的社会主义中国,不屑于西方资本主义腐朽没落那一套民主自由价值观,同样可以取得当今资本主义强国所达到甚而超越的经济和社会繁荣的高度。因此中国一定要把西方世界不太当回事的世博会办得无比风光无比热闹无比盛大,套用一句政治术语就是要站在讲政治的高度来看待上海世博会,世博会本身可以不重要,但通过世博会向全世界证明和炫耀却非常重要。明白这一点,我们就会对上海世博会举国关注,备受瞩目可以理解了。
    
    如同一个人长期以来穷惯了,穷怕了,当他一夜之间暴富以后,必然要想方设法拼命的不择手段的用大量金钱去洗刷过去的贫困和羞辱,证明他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能够与富人们平起平坐,不再受到富人们的白眼和歧视。当今中国恰恰就是这样一种状态。至于怎样向富人证明自己,是否计算成本与回报,所有的投入是否值得,是否怎样检讨以前成为穷人的原因,怎样避免重新回到贫穷和落后的过去等等,中国就顾不得这么多了。
    
    由上海世博会说起过去,不由得让人倏然想起巴金老人提议的修建文革博物馆。两者与上海,与一个“博”字都有关联。
    
    巴金老人被誉为中国难得的说真话的作家,鉴于巴金个人在文革中所受到的磨难,以及巴金对文革超越个人得失的深刻反思,巴金老人早在1986年,距文革发生20年后就在其《随想录》中提出建立文革博物馆的建议。生活在上海的巴金老人对文革的反思没有停留在个人恩怨上,没有仅仅作为受害者一味的对他人控诉,而是把自己也放在了忏悔之列,把自己在文革中放弃了生命的自由精神和人文理想,甘愿在极权的威迫下做帮凶做奴隶等等都纳入了反思的范围。正是在这种反思基础上,巴金老人对国人的健忘感到痛心疾首,对可能再度发生文革悲剧忧心如焚,因此大声呼吁社会,不要忘记过去的灾难,不要忘记过去的伤痛。一定要通过有效而切实的形式,让国人对这场整个人类都极其罕见的世纪浩劫刻骨铭心永志不忘,而建立文革博物馆则是实现这种愿望的最好方式。但无不遗憾的是,巴金老人的提议没有引起当局丝毫关注和响应。巴金老人关于建立文革博物馆的动议彷佛一阵风吹过,如同平静的池塘吹起一圈涟漪之后,又很快回复到从前的寂静。即使从1983年到2003年巴金还头戴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官衔,还不只是一个作家,他所发出的声音依然显得那么微弱和无人搭理。
    
    为什么巴金老人关于修建文革博物馆的动议得不到官方的认可并付诸实施?而在国外早已呈现式微的世博会却得到官方不遗余力的倡导和举国实践?两者间的差别究竟在哪里?对于文革的评价,从官方到民间都取得了高度一致的共识,没有人怀疑,没有人否认,那是一场惨绝人寰的世纪大劫难,在整个浩劫中,上至国家主席刘少奇和一大批国家领导人,下至专家学者教授和普通群众,没有一个人是那场灾难的幸免者。即使毛泽东作为发起人,他同样受到文革的打击,接二连三的接班人包括妻子都无情的背叛他,使得他最后成为孤家寡人,在疾病和痛苦中郁郁寡欢离开人世。对文革给整个人类造成的历史大悲剧大灾难的揭露和反思,用罄竹难书来形容一点不为过。既然如此,巴金老人的建议为何得不到有关方面的回应?如果从经费上考虑,在中国几个主要城市修建几座文革博物馆所需资金多,还是倾一国之力举办世博会所需资金更多?当然,有人只算经济账,说是世博会或许会让中国赚个盆满钵满。一个是会,一个是馆。前者热闹一时,风光一时,炫耀一时,就连耗费巨资修建起来的场馆还要拆掉,而后者作为国家和民族耻辱的永久的纪念,不仅让当代国人没齿不忘,还会让子子孙孙伫立博物馆内,时常唤起国人永久的记忆,以避免可怕的相同的灾难再度降临。两者相比,孰是孰非,当是一目了然。结论是如此的明晰,可是为什么诺大个国家,十几亿国人,偏偏就心里明白却没有行动呢?
    
    或许有人会不以为然,甚至心怀不轨:为什么总是与以前过不去?为什么老是揪住历史不放?一切不都过去了吗?现在的一切不都非常美好吗?为什么老要沉湎在过去的苦难中耿耿于怀?为什么非得唤起人们的仇恨?难道还要鞭尸还要掘坟?如果有这样的思维,无疑是不敢不愿面对过去,甘愿抽去记忆,成为失忆者。要么是鸵鸟,要么是别有用心,居心叵测。
    
    针对巴金老人的提议时间段,我们不妨回忆一下,巴金老人关于修建文革博物馆有着多么迫切的现实意义。1986年,巴金老人在其《随想录》中提出这一设想后,不到三年时间,中国这块曾经浸透了专制极权,饱尝没有民主法制之痛的苦难大地上,就再一次重复上演了文革中权力机构的不正常更迭的悲剧!1989年赵紫阳作为党的总书记,既没有经过党的政治局会议程序,也没有经过人大代表会的正常罢免程序,仅凭老人政治(严重的沿袭毛泽东当年文革整肃刘少奇的恶劣陋习),就将其罢黜,非法软禁。不但不给予赵紫阳普通党员申诉的权利,也不给其一个公民应有的人身自由权利。虽然从大面积全国轰轰烈烈的形式上看,文革没有了生存的土壤,但在共产党的高层核心里,依然不脱窠臼的全盘继承了毛泽东文革时期无法无天的治国思路,沿袭了文革时期的典型人治思维。
    
    接下来的近二十年时间里,尽管中国的JDP保持了领先的骄人成绩,但在国民政治生活方面,文革的阴影可谓无处不在,无时不在。不论是监狱中囚犯各种离奇古怪的死法让人一头雾水,还是对《零八宪章》作者刘晓波的粗暴判刑;不管是对四川大地震中死于豆腐渣学校建筑中的孩童生命的漠视,还是毒奶粉,黑窑奴工,以及跨省追捕等,都无不无声的提醒人们,文革的阴魂远远没有自动散去,建立一个现代化的法制中国,与文革彻底告别,该有多么漫长遥远的道路等待人们去跋涉去跨越。
    
    放眼当今社会诸多丑陋现象,有多少让人匪夷所思的离奇事件发生,有多少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现象,依然与文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言蔽之,当今社会里,因为金钱的膨胀,因为权贵们的利益不容更改,因为人们普遍丧失了最基本的价值和道德判断能力,衍生出人性的扭曲,没有了起码的文明准则,美丑不分,善恶不辩,一切都唯利是图,一切都急功近利,所有这些都是十年文革造成的价值紊乱的严重后遗症所致。正如一句俗语所言,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要剜除十年文革浩劫给人们心灵深处带来的危害,绝不是一两天能够做得到的。
    
    面对如此任重道远的任务,我们如同一个不曾发生过十年文革的健忘民族,闭口不谈文革的后遗症如何治疗,更是讳莫如深的不允许人们谈论文革,更莫说按照巴金老人的建议,修建看得见摸得着的文革博物馆,让世世代代,子子孙孙刻骨铭心的将文革永远记住,并阻止其以任何形式在实生活中哪怕是局部范围的死灰复燃。(比如重庆的不厚先生,又是新塑毛泽东塑像,又是运动方式打黑,又是唱红歌发红色短信等)
    
    一个是足以炫耀自己盛世辉煌的上海世博会(其实六十年来,任何时候都是辉煌加伟大,哪怕是饿死数千万百姓每也依然),证明其统治的合法化;一个是揭伤疤式的令当局对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谨小慎微,不再为所欲为的文革博物馆修建。两者之间的掂量,足以考量出当局的取舍与执迷不悟,也足以让每一个国民窥探其中的奥秘所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世博会7000万参观人次的背后/楚有才
  • 上海世博会也在展览中国人的素质
  • 真实的世博——本质性的断想/徐歌
  • 上海世博能赚多少钱/李贵宝
  • 世博会将会为未来留下一些什么/闾丘露薇
  • 刘逸明:上海世博会无法撑起崛起的大国形象
  • 为什么说上海世博会必将被证明是个国际笑话?/无忧
  • 上海世博会顶多是一堆瓜分钱财、劳民伤财的面子工程/吴杰
  • 上海世博会对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启示‎
  • 海归亲历: 世博会的上海/郁申树
  • 世博上海:维稳“美好”难结果,儿童二日未见尸!
  • 世博会哑掉的政治/吴稼祥
  • 上海世博會被外國人恥笑
  • 德媒: 经济危机中奢华的世博秀
  • 《世博》机遇《百姓》遭遇/ 王学勤
  • 人的权利,世博最重要的主题
  • 易艳刚:世博会是治理“城市病”的起点
  • 上海世博成为胡温团派与江泽民派系势力争斗较量的舞台
  • 唐士军:世博、黑车、鬼影,像发黄的老电影
  • 世博会人气低迷 各地纷纷组团撑场面(图)
  • 冷锋:世博会,只是看上去很美
  • 政府建议公费游上海以挽救世博人气
  • 质疑世博局:中国馆预约券发放不公平
  • 世博园7天接诊2198人 500人受外伤系个人原因
  • 紧急关注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图)
  • 世博首个非洲国家馆日昨日举行 (图)
  • 世博安保:搜爆仪首次出现反应 警察吓坏了
  • 世博副局长否认永久保留五个最美场馆
  • 据传世博场馆拆除后1/3用于商业开发
  • 世博放风:潜在观众逾4000万
  • 上海世博前夕的冯正虎日记
  • 红朝下的罪恶-世博难民的血泪控诉:《上海骷髅地》
  • 因考察世博会被遣返的河南信阳郜华勤拘留所自缢
  • 上海世博局官员谈世博开幕为何参访人数不足/上海徐毅
  • 费钱世博会影响城市“出行难”
  • 世博“高潮秀”吸引李岚清吴仪观看 8分钟耗资1亿元(图)
  • 一周聚焦:校园惨案接连不断,上海世博制造人权灾难
  • 杨天水狱中绝食与世博会同步:进入第七天(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6(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5(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3(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2(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1 (图)
  • 世博会前遭遇“鸿门宴”的温梅勇有话说(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8)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7)
  • 华丽世博开幕下的首例残酷镇压!
  • 访民“世博”主题是:“城市让人生活的更痛苦、更没有尊严”/张翠平
  • 房屋拆迁公告:项目名称“拆迁世博会馆”/上海冤民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6(图)
  • 反对世博会,它限制了我人身自由/高洪明
  • 温梅勇等上海访民致参观世博会嘉宾一封信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4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3)(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二(图)
  • 世博会与告知书 / 毕和英
  • 告世博参观者书/上海维权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九(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8:上海老乡合影留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七(图)
  • 世博将至,又开始忽悠了/上海访民周娟
  • 上海访民郑培培因申请当世博会志愿者被拘留
  • 访民团参加上海世博会声明/刘春宝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六(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5:学生签名声援(图)
  • 张翠平:“世博会”我家遭上门二趟“告知”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4:游客说“太可怕了”(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德国游客捐款支持(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各地来电支持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更多人关注(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九:白宫前传奇的女士(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八:出征华盛顿(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七:警卫赞许、中学生要传单(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六:两位美国学生前来声援(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五:"参加"中领馆推介世博会(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四:美国学生可能来声援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三:《世界日报》记者采访(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遇到西装笔挺的警察(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一:今天初战告捷
  • 紧急关注世博难民沈金宝
  • 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刑事自诉绑架起诉状
  • 紧急关注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
  • 请紧急关注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朱金娣
  • 世博难民再次向中共领导人借贷人民币20万元
  • 世博拆迁是百姓的灾难, 官商的发财/上海部分访民
  • 世博年始,中共违法侵权后还要雪上加霜/上海冤民詹荣妹xxx(图)
  • 上海世博配套工程受害户何茂珍夫妇的遭遇(图)
  • 上海官方自曝世博会丑闻
  • 世博会的阳光照在哪?世博拆迁户鸣不平
  •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