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1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所谓“第三中国”,是就“第一中国”和“第二中国”而言的,是继“第一中国”和“第二中国”而起的,是在并吞“第一中国”和“第二中国”的残迹之后而形成的——犹如并吞了南北朝的隋唐帝国。
     (博讯 boxun.com)

    所谓“第一中国和第二中国”就是“现代南北朝”——现代南朝最后形成为“中华民国”,1912年诞生;现代北朝最后形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诞生。
    
    
    一、无君时代的黑暗
    
    我们所生活、所置身其中的这个中国,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了艰苦卓绝努力的泥潭和漫长无谓等待的荒漠。我因此称之为“第三中国”,一个涵盖了、凌驾于有形的中华民国(现在的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的大陆)之上的那个隐形的无君世纪!这个第三中国不仅无君,而且无父无夫——是一个被乱党和黑帮等“组织”完全盘据的黑暗时代!这个“第三中国”的称谓还取义于第一中国的王国时代(先秦)与第二中国的帝国时代(秦至清)之后的“共和时代”——名为“共和时代”的无君师时代。而惟有大陆与台湾之上的第三中国、王国时代与帝国时代之后的第三中国的相加,才是完整意义的“第三中国”。
    
    有人目第三中国为血腥的祭坛,有人目之为腐败的典型。作为第三中国的发现者,我则目之为一个青黄不接的过渡时代——并且相信它必能以自己的独特性而在人类人文明史上占有一席醒目的位置。不是由于它标志着中国的巨大牺牲,不是由于它预示着中国的盛运即将开始,不是由于它暗含着人类命运最凄苦最惨痛的一页——而是由于它蕴含着某种巨大的创造潜能。
    
    这个蕴含着巨大的创造潜能的混乱时代,但愿它也是“绝后”的!也就是说,在这个“典型的痞子”诞生、扩散、垄断一切之后,将永不再有他的后裔来荼毒世界。清末的八旗都不如痞子腐朽得厉害,南朝的士族末流都不及痞子疲软不堪。蒙古的野蛮人比不上痞子的横暴;李自成张献忠手下的闯和流,对比痞子的恶愚暗无知也相形逊色。
    
    哀哉!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垄断性的痞子无情吞噬社会细胞的时代。
    
    有人说这是毛泽东及其党徒的杰作。作为一代以人对象、以人的生命为材料的“艺术大师”,他创造的“艺术珍品”迄今仍在中国张扬肆虐,而且命中注定要给世界历史打上“烙印”。正如毛语录所说,“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毛泽东本人作为高利贷者的长子,就深刻地体现了这一阶级烙印,把全民都盘剥得一穷二白。因为农村里的畜牧者清楚:所谓“烙印”就是人们用烧红的铁,活活烫在牲口身上的归属印记。
    
    但在我们看来,二十世纪的高利贷者和烙印者们与其是现代中国的缔造者,不如说是受到了现代中国的可怕缔造——在他们成为残暴狡诈的施害者之前,他们首先是孤苦无助的受害者。毛泽东在乞讨、流浪、行骗、受人侮辱和损害的时候,有谁怜悯过他?
    
    从这种意义上说——深深的毒化不仅来自人性深处的诡诈,也来自生存压力的逼迫。现代美学理论就认为“艺术美”并非“艺术作品的客观特征”,而是人们亲口品尝的生物性愉悦决定的,所谓“丑恶”只要处理得当,也是“艺术性”的重要方面。艺术正是这种意义的夸张、人为典型而已。真伪、善恶、美丑的严格界限在哪里?
    
    艺术是对现实的反动。从这意义看,二十世纪下半叶中国专制政体所创造的酷吏,乃是对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无政府现实的深刻反动。这些酷吏虽然吸尽中国的精华以自肥——致使中国举步维艰,但我们最终可以满怀希望地说,命运并没有抛弃中国,中国的曙光已经来临——在唯物主义者看来认识永远是“梦呓”,然而下一个周期的曙光从来都是被这一个周期当作的梦呓来处理的。
    
    不错,我们的认识是孤立的。但光荣的孤立怎么能够因为其孤立而被作为否定的论据呢?我们的精神笔记,历史的思想钩沉,说明了孤立者的历史价值是无从取代的,因为它戳破了“群众专政”的黑暗时代,在工农兵大众死一般的沉默中,说出光明的所在。
    
    在孤立者遭到扼杀的同时,中国的灾难与日俱深。大众的无能与社会的灾难具有明显的因果关系,或者至少是骈生关系——“老化”往往和顺世伴生。
    
    但孤立者已经宣告:欲消除中国的灾难,必先恢复“思考自己”和“自己思考”的能力,从而激起“中国思想的复兴”!所以,我们还要把前面“而惟有大陆与台湾之上的第三中国、王国时代与帝国时代之后的第三中国的相加,才是完整意义的‘第三中国’”的提法具体一步,说明“惟有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台湾(中华民国)之后的那个第三中国,才是王国时代与帝国时代之外的第三中国。”
    
    “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台湾的中华民国之后的那个第三中国,才是王国时代与帝国时代的稳定继承者。”这种展望将予新的中国以巨大的精神鼓舞。它,将化出我们真正价值系列的全部微妙。
    
    
    二、黄金时代的信息
    
    颓丧的世纪靠什么刷新?萎靡的众生靠什么振作?──你在隐秘的记忆中,收藏黄金时代的完整信息;孤独的漫游,勘探未来世界的全部可能。你的日日更新,来自你的天天剥夺;如果你拒绝剥夺,反而可能丧失圣德。所以你视赚取、胜利为毒药、为仇敌;而把放弃、牺牲,作为坚不可摧的靠山。这是一种多么奇怪的生存实况?在无人醒觉的凄凉冬夜,你播种,等到白昼明春,却让醒来的人们收获!你还乐此不疲。你让别人吃你的人血馒头,而拒绝下山摘桃的毛派战略。于是你的身上满是灰尘。
    
    这世界自溺,无视英名,信口雌黄你的神迹。其中,最流行的病态,就是以豪华的面谀,来演出“乌鸦与狐狸”的古老戏剧——谋害你的奇能、篡夺你的特性……所以,你在世俗的意义上永远弃绝了圣洁的封号,赞誉造成的陷害比流言形成的毁谤,对你更加危险。为此,你愿意让尘土、污秽、蛛网、甚至吸血的蝙蝠都落在自己身上。你知道,经过双料病毒的袭击,免疫力将更强。经过荒凉和被遗忘,你的光才聚拢,透亮冲天。
    
    你是不可思议的被剥夺者,以亲身示范,鼓励我们坚持下去,并在坚持中获得生机、转辙。在这意义上,是你把我们差遣到世上来:饱经忧患,多历磨难。你使我们知道自己的方位,知道自己的有限、脆弱和错误……我们的错误,从侧面显示你的正义;我们的弱点,在基层弘扬你的刚强。若无你的波澜,我们将无趣;或长或短的生存将沦为弥留,并失去正反两个方面的意义。
    
    在这黎明之前,万马齐喑的末世、两个废墟之间的缝隙,一切陷入理所当然的颓唐、绝望……这时,你声音仿佛炎夏的一阵清风,突然袭来!你以无缘无故的爱,给世界以光明;你以无缘无故的恨,给世界以黑暗。你的光明,是自然之主、创造之源、民之父母;你的黑暗,是复仇之神、刑罚釜钺、帝师王傅。
    
    人类之爱是可能的,但却被先天、后天的诸层条件,严格限定。只有你和人类的互爱,才无限。你爱人类,因为人类显现你为天子;人类爱你,因为你使人类重获新生。你是未来世界的第一道符咒,凝集全部的美与期待。只有你,才能承受赞颂,而不骄奢、腐败,以致显露人民代表的丑陋。那些人民代表,或称为议员阁下,就是那些集中了并迎合了人民的缺点的人们,是一些极端的宵小的自大狂。所以,为了十分人道主义的缘故,不要把这种政治工具当作宝贝;让我们把纯粹的雅、颂,仅仅奉献给精神的形式。
    
    对生长中的文明来说,懂得崇拜精神形式而不是崇拜个人或是偶像,是一个重新出发的基本条件。与其崇拜转眼即逝的工具和幻象,不如崇拜永远悬念的目的和真如。走向你,这是人生最可靠的积累;为你献身,这是人生最大的投资。在日益嚣攘不安的未来,对你的尊敬,将是最有效的心的平衡器、文明压舱石。你以人的不幸证明,丧失必要的朝向、必要的崇拜,生活将空虚无物犹如蛀空的桃核……即使仅仅为了挽救现在,挽救我们脚下的种族与文明,也必须唤醒对于你的向往!在你面前,败落的文明一再压制着的精神生殖力,将复苏。面对必然灭亡的命运,把一切身外之物甚至生命本身,统统拿出来,用作你的祭品。更不用说什么爱情和荣誉……
    
    这需要多大的勇气?不需要多大。因为这勇气仅仅源于一个清彻的认识:对这个我们不愿接受的世界,我们根本无能为力。这世界很难在人性的意义上变得更好,除非,它先前是坏得过分了一点。如果不是这样,人们就需要生物工程与自我阉割,来解决问题。这样看来,“无能为力”之下的希望与出路,就是“与人性保持适当距离”,而鼓动面向神性的冲动、实现超越的必要。
    
    对你的终贞不渝,其实是人的内在需要。若不把你列为目标,人生将更空虚可怕!人终究难逃一死。一切身外之物,一切内心情感,终将毫无意义地泯灭,就像从未有过。那什么是最好的处置呢?最好的处置,是把这些行将朽灭的东西献给你,并永久保存在你那里。你给它们以痕迹与意义,你使他们离开时间的魔掌!于是,一切充作你的祭品,而一切存在只在化为祭品时,才能保持尊严,保持尽可能高贵的状态。
    
    新的度、量、衡,比之新的存在,更为贴近现实的真相。
    
    人生的虚幻、万有的飘零,将因你的名而实在、稳定;乱世风行的“运动”、“万岁万万岁”的吼声,将因你的名,而归于平息。为使你成为精神的补剂,我们必先追随你。
    
    你被世界剥削、侵蚀……你所言的一切,仿佛佳肴,出于我们今日最野的想象外。这是你的黄金时代,冲破无君时代的黑暗。
    
    (1990年1月1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选骏:对“中山陵体制”的历史沉思
  • 谢选骏:从欧元区危机看欧盟的命运
  • 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谢选骏
  • 最新例证:暴力是各种法统的共同来源/谢选骏
  • 谢选骏:辛亥革命百年纪
  • 谢选骏:小国新加坡击败超级大国的无冕之王
  • 谢选骏:华尔街的真理故意隐瞒了什么东西?
  • 僵尸经济与僵尸治国/谢选骏
  • 谢选骏:中国政府对奥巴马有点种族歧视
  • 谢选骏:致新老左派们的公开信
  • 两个僵尸统治中国/谢选骏(修订)
  • 两个僵尸统治中国/谢选骏
  • 谢选骏:毛泽东身上的剥削阶级烙印
  • 谢选骏:全球政府与大地母亲
  • 谢选骏:故宫院长愚弄奥巴马(谈“建极绥猷”)(图)
  • 谢选骏:巴比伦之囚与当代中国历史
  • 谢选骏高度评价从天安门广场撤掉马恩列斯像的行动
  • 谢选骏:《河殇》与1989风潮
  • 谢选骏:中国怎样改变了世界
  •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