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陕西山川林业“9.13”惨案剖析(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沉思
    
    陕西山川林业“9.13”惨案剖析
    
    陕西山川林业“9.13”惨案剖析


    
    陕西山川林业“9.13”惨案剖析


    
    陕西山川林业“9.13”惨案剖析


    
    陕西山川林业“9.13”惨案剖析


    
    陕西山川林业“9.13”惨案剖析


    
    
     图片说明:4月20日至22日陕西山川林业“非法吸存”案一审,数百名投资人聚集在西安市中院门外。
    
     未来的历史一定会证明,始于2007年9月13日的陕西山川林业被毁案,是现代中国改革发展史上的重大悲剧,是政府行政混乱的最典型写照,是司法腐败的极好案例。9月13日上午还在正常运营的陕西山川林业公司,下午突然被西安公安局以“西安市政府工作组”的名义非法进驻,给好端端的一个民营企业带来了灭顶之灾。本文试图剖析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供大家共同分析与参考。
    
    
     一、有罪推定山川林业“非吸罪”的源头
    
     2007年是陕西山川林业及其投资人的悲剧之年。因为闻名全国的内蒙万里公司、北京亿霖公司已经被强权掀翻了。要想拿下找不到诈骗和传销证据的山川公司,总得有个罪名吧?
    
     陕西省西安市公检法官员的手上倒是有一个貌似“合情合理合法”的依据,那就是2007年1月8日下发的中国国务院办公厅的《国务院关于同意建立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批复》( 国函[2007]4号)。该《批复》说:“银监会:你会《关于审定印发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和工作机制的请示》(银监字[2006]183号)收悉。现批复如下:同意建立由银监会牵头的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请按照国务院有关文件精神认真组织开展工作”。而这“联席会议”是由十八部委组成的,其中有公安部、高级检察院、高级法院、林业局等,而牵头的是银监会。此批复同时还下发了《联席会议制度》和《部际联席会议工作机制》。国务院办公厅又在2007年7月25号又下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依法惩处非法集资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办发明电〔2007〕34号)。由此看来,西安市公检法这柄尚方宝剑可谓锋利无比啊!这些显然是拍死陕西山川林业公司的重磅炸弹。在他们看来,山川林业你死定了,这如此大的来头,先把你给监视起来、继而用“非吸”罪名逮捕你,绝对错不到哪里去。
    
    
     二、用《批复》、《通知》打压林业民企之我见
    
     一些业内人士通过各种分析,早就对银监会从行业的一己私利出发,企图全面否定和推翻党中央和国务院大力倡导的“托管造林与合作造林”这一利国利民英明政策的无耻行径提出了强烈的质疑和不满。可笔者的问题是:若上述《批复》和《通知》的重点是专指民间投资合作造林的投资行为非法的话,那么,直接由公检法来牵头不是更符合职责分工吗?为什么要由银监会来牵头呢?原来,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投资主体的多元化,直接动摇了国有商业银行一家独大的霸主地位。突然大量的非国有资本开始流向了私营和民营企业,特别是那些有生命力、发展潜力巨大、可持续发展的民营企业。陕西山川林业作为可持续发展的低碳企业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当然笔者并不否认确有从事非法集资的企业和机构,目前遍及全国各地的所谓投资有限公司、科技担保公司之类就是例子)。另一方面,银监系统为了与“国际金融接轨”,2006年1月发文规定“新建制股份银行必须有外资参股”,致使我国的城市商业银行均被外资参股,造成了数万亿的巨额财富“借”到了国外,从而使银监会可控制的资本捉襟见肘。怎么办呢?只有向老百姓要。于是,便产生了银监会要控制民间资本,把流向民营企业的民间资金控制住,截回来,重新鼓起国有商业银行腰包的思路;于是,银监会就向国务院打了报告,描述了社会上的“非法集资凸显”等等之类的“充分理由”;于是,上述《批复》和《通知》先后出笼了;于是,原本受到党中央和国务院政策支持、具有良好发展前景且发展神速的民营造林公司便成了“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首选目标和对象。
    
    
     三、错位的行政官文
    
     如果上述分析有一定道理的话,笔者认为:《批复》和《通知》就是一个典型的“行政错位”的官文。我们先来看看银监会的主要职责:“制定有关银行业金融机构监管的规章制度和办法,起草有关的法律和行政法规,提出制定和修改建议;审批银行业金融机构及分支机构的设立、变更、终止及其业务范围;对银行业金融机构实行现场和非现场监管,依法对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审查银行业金融机构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负责统一编制全国银行数据、报表,并且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予以公布;会同有关部门提出存款类金融机构紧急风险处置的意见和建议;负责国有重点银行业金融机构监事会的日常管理工作;承办国务院交办的其他事项”。 由此可以看出,银监会的工作对象是“金融机构”,而且是“指导性、政策性”的工作。而这么一个专司管理银行业金融业的国务院下属行业主管部门,却要越过其法定的职责范围,对民营造林公司这样一类非金融机构,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2003年《九号文件》(即: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和国务院2004年《20号文件》(即: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精神所进行的筹、融资行为全盘否定,显然是极不正常的令人匪夷难思的越权行政行为。
    
     再来看看国务院办公厅的主要工作职责:“国务院办公厅是协助国务院领导同志处理国务院日常工作的机构。其主要职责有:1.负责国务院会议的准备工作,协助国务院领导同志组织会议决定事项的实施。2.协助国务院领导同志组织起草或审核以国务院、国务院办公厅名义发布的公文。3.研究国务院各部门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请示国务院的问题,提出审核意见,报国务院领导同志审批。4.根据国务院领导同志的指示,对国务院部门间出现的争议问题提出处理意见,报国务院领导同志决定。5.督促检查国务院各部门和地方人民政府对国务院公文、会议决定事项及国务院领导同志有关指示的执行落实情况并跟踪调研,及时向国务院领导同志报告。6.协助国务院领导同志组织处理需由国务院直接处理的突发事件和重大事故。7.处理群众来信、接待群众来访,及时向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同志报告来信来访中提出的重要建议和反映的重要问题,办理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同志交办的有关信访事项。8.根据国务院领导同志的指示,组织专题调查研究,及时反映情况、提出建议。9.负责国务院值班工作,及时向国务院领导同志报告重要情况,协助处理各部门和各地区向国务院反映的重要问题。10.做好行政事务工作,为国务院领导同志服务。11.办理国务院领导同志交办的其他事项”。从通篇职责范围来看,国务院办公厅是对国务院领导人负责的,对银监会的《关于审定印发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和工作机制的请示》的批复理应由国务院领导人批示,笔者非常怀疑哪个领导会批示呢?如果没有国务院领导的亲笔批示,那么笔者斗胆推测:《批复》很有可能是一个错位和越位的官文。甚至于有可能是在酒桌上产生的糊涂官文。如若不信,且看接下来的分析。
    
    
     四、《批复》和《通知》直接否定了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刚刚发布不久的相关政策文件
    
     《批复》与《通知》的核心内容剑指“非法集资”。如果把它用来整治陕西山川林业公司,显然与2003年6月25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 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即:中发[2003]9号文件)和国务院2004年7月26日自己所发的《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即:国发〔2004〕20号文件)相抵触。是与党中央、国务院墨迹未干的英明文件公然唱反调的。因为《中共中央 国务院 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和《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给出了陕西山川林业等全国一大批造林企业具体业务的合法性、可能性和发展方向;《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又再次明白无误地给出了民营造林企业通过民间渠道筹措造林资金的通行证。给了陕西山川林业等民营造林企业大干一场的极其难得的政策机遇和历史机遇。
    
     就植树造林的重要性,9号文件说:“加强生态建设,维护生态安全,是二十一世纪人类面临的共同主题,也是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迫切要求我国林业有一个大转变。随着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社会对加快林业发展、改善生态状况的要求越来越迫切,林业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突出。林业不仅要满足社会对木材等林产品的多样化需求,更要满足改善生态状况、保障国土生态安全的需要,生态需求已成为社会对林业的第一需求。”
    
     就植树造林参与者和组织方式,9号文件说:“放手发展非公有制林业。国家鼓励各种社会主体跨所有制、跨行业、跨地区投资发展林业。凡有能力的农户、城镇居民、科技人员、私营企业主、外国投资者、企事业单位和机关团体的干部职工等,都可单独或合伙参与林业开发,从事林业建设。”;“鼓励打破行政区域界限,按照自愿互利原则,采取联合、兼并、股份制等形式组建跨地区的林场和苗圃联合体,实现规模经营,降低经营成本,提高经济效益。”
    
     就造林的资金来源,9号文件说:“有关金融机构对个人造林育林,要适当放宽贷款条件,扩大面向农户和林业职工的小额信贷和联保贷款。林业经营者可依法以林木抵押申请银行贷款。鼓励林业企业上市融资。”
    
     但是,众所周知,由于各种原因,民营企业的贷款之路是非常艰难的(2008年4月曾有统计资料显示:民营企业全国一共有550万家,而从银行贷到钱的不到100万家,仅占不到18%)。于是,陕西山川公司在贷款无望、万般无奈的情况之下,根据上述的两个文件精神,采用了从民间融资合作造林的方式。而《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指出陕西山川林业等民营造林企业的资金筹措方式完全符合相关政策规定精神的、因而无疑是合法的。
    
     就投资环境,《决定》说:“按照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要求,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确立企业在投资活动中的主体地位,规范政府投资行为,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营造有利于各类投资主体公平、有序竞争的市场环境,促进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和有效配置,优化投资结构,提高投资效益,推动经济协调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对于企业不使用政府投资建设的项目,一律不再实行审批制,区别不同情况实行核准制和备案制。”
    
     就投资资金来源,《决定》说:“鼓励社会投资。放宽社会资本的投资领域,允许社会资本进入法律法规未禁入的基础设施、公用事业及其他行业和领域”、“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以独资、合资、合作、联营、项目融资等方式,参与经营性的公益事业、基础设施项目建设。”、“进一步拓宽企业投资项目的融资渠道。允许各类企业以股权融资方式筹集投资资金,逐步建立起多种募集方式相互补充的多层次资本市场。”
    
     根据《中共中央 国务院 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和《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可知,陕西山川林业公司等民营造林企业紧跟党中央、国务院文件精神吸收民间资金,不花国家一分钱植树造林、绿化祖国、拯救地球、造福子孙不但无罪,而且还立了大功。
    
     据此,笔者认为,如果说《批复》和《通知》针对山川林业等民营造林企业,显然是极其错误的。至少是用错了地方。另外,作为十八部委的任何一个部门,从政体上看都是党中央、国务院的下属机构,是“枪”。在中发(2003 )9号文件和国发〔2004〕20号文件没有被中共中央、国务院宣布作废、取消或修改之前,任何单位和部门都无权否定,更无权公然违反、另搞一套!因此,以贯彻《批复》和《通知》精神为名打击山川林业等民营造林企业显然是有悖常识、常理的,是非法的,有“枪”指挥“党’的政治嫌疑!
    
    
     五、地方政府扭曲的政绩观为越权行政推波助澜
    
     笔者以为,现在的政府官员有一种扭曲的政绩观,干什么事都是一阵风,比如说前几年,上边叫搞植树造林,于是乎大会小会、各种场合,采取一切手段大肆宣传鼓动群众造林,造的越多,自然政绩就越大,陕西山川公司正是在这种氛围中迅速发展壮大,同时也给当时在任的省市地方官员的脸上贴足了金子,为他们个人的升迁铺就了通天之路。
    
     后来,风云突变,“上边”把前几年风行祖国大地的吸收民间资金合作托管造林定性为“非法集资”,于是乎“下边”马上就翻脸不认账,把他们曾经做过的事一概只字不提,把责任一股脑儿推给民营造林公司和广大投资群众。他们错误地认为:现在“上边”让查处“非法集资”,当然是“查处的越多,政绩就越大”了,不管你老百姓的感受如何,只要能给我的头上增添政绩的光彩,哪管百姓的死活?要不,全国查处的“非法集资案”,陕西一个省竟然就占到了63%,你说怪也不怪?!是陕西人民“太愚昧”——爱“上当受骗”?是陕西地方政府执法严格、不徇私情?还是在打击在“非法集资”方面,“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有滥杀无辜的左倾扩大化倾向?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深思和反省。
    
     司法的宗旨本应是“打击犯罪,保护人民”,可是,你们查处山川等民营造林公司,却既未“打击犯罪”,更未“保护人民”。而是打击了想干一番大事业的好人,伤害了数以百万计的爱党爱国、积极响应党号召、投身植树造林绿化祖国伟大事业的广大人民群众,因而激起广大人民群众的强烈不满、无比愤怒与激烈反抗尽管是在政府某些人的预料之外,却是在情理之中。
    
    
     六、司法腐败为错误行政火上浇油,起到了打手的作用
    
     从理论上说,司法本来应当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但令人十分遗憾的是,这道防线已然崩溃。由于体制的原因,在各级政法委统管下的公检法三家并不独立,司法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严格依法行事,而是察言观色,看着政府官员的脸色办事,政府让办谁就办谁,谁权大听谁的。西安公检法唯权,唯上的表现极为突出。“法比天大”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实际情况却是“权比法大”。要不,国务院信访办304号接访员怎么会愤然说道“如果依法办事,哪有这么多烂事?!”
    
     公安部门的利益驱动,是查处经济案件的原动力。有知情人士说,查处一个经济犯罪案件,有百分之三十的罚没款奖给了公安机关,百分之七十上交地方财政。但这只是指有帐可查的罚没款。那么,那些不开收据、无帐可查的罚没款自然就落到了办案者的私人口袋里了。再加上在“涉案资产”拍卖等环节上的巨大利益诱惑。在当今这个“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时代,有经济利益驱动,谁还能不死劲地去查呢,当然是查处的越多越好、查处得越重越好啊。既有政绩又有钱图,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呢?
    
     在这种情况下,冤假错案层出不穷,当然也就是见怪不怪的常事了。
    
     但是,必须看到,这种情况如果任其发展泛滥下去,必将破坏人民大众对法律的的信仰、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将会使党和政府的公信力逐步在人民群众心中丧失殆尽,必将激起越来越多的更大的民愤,造成社会的不稳以至引发社会的动荡,破坏社会赖以维系的民众基础,是极其危险的。
    
    
     七、究竟谁是流氓?
    
     早在2008年,西安市公安局内就有不少当权人士多次说道:“朝鲜是个流氓国家,山川林业与北朝鲜合作开采铁矿,是同流氓合作。”西安市公安局某些当权者如此污蔑一个与中国保持着长期友好合作的、唇齿相依、患难与共的战友加兄弟的友邻国家,而且是一直被联合国承认的合法主权国家,其语调竟然同帝国主义反动派如出一辙,实在令人费解。在此,人们不禁要问:他们究竟意欲何为?
    
     下面,还是让我们通过几个简单的事实,看看到底谁是流氓吧:
    
     1. 西安市公安局在有了上述《批复》和《通知》之后如获至宝,他们以为啃山川林业这块唐僧肉的机会终于来到了。据传,西安市公安局长丁健在2007年9月13日进驻山川公司的当天,就向公司总经理周萍开口要6000万元;周萍没有满足他们要求。于是,9月14日,周萍就被监视居住失去了人身自由,至今已整整两年零八个月了。
    
     2. “ 9.13专案组”进驻山川公司当日,有40多投资客户没有拿到一分钱返还款,而公安却“拿走了”200多万元;以后,公安又把公司的卖树钱拿走了200多万元。过了2008年“五一”节,公安还把公司一季度朝鲜铁矿盈利款拿走了580多万元。“9.13”工作组在山川公司办案又花去了300多万元。连拿带花,公安已用去1300多万了。谢XX带到上海去的近两千万元人民币也被无理查抄,且未计入本案查抄的总金额。至今山川公司有一亿多资金“下落不明”,就是在这段时间里,被公安查来查去,拿来拿去,花来花去搞没有的。2007年10月29日下午,公司被封帐时账面上有两大笔钱已明显在册--------一是到帐前进账的合同(主要是铁矿)巨款,另一笔是公司早已准备好的年底前给客户的返还款,公安只公布2007年12月底公司账面有248.2万元是远远不足的,为什么不公布2007年9月13日“进驻”及2007年10月29日“封账”这两个时间点上公司账面上的资金数呢?因为2007年10月29日公司被公安查封之后,表面上其资金在公安的“严密控制”之下,实际上完全处于无序的流窜状态,只有西安公安心里最清楚。为了欲盖弥彰,他们才仅仅公布了2007年底(12月31日)前公司账面上的存留资金,但在自10月29日封账之后至12月31日长达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公司账户里的资金流出到底有多少?都流到哪里去了呢?这不是给人们留下了极大的想象空间吗?
    
     3. 西安市公安局“进驻”山川公司后,陆续把公司几百名员工的所有银行账户资金冻结,甚至连多年的退休工资也一起被冻结;然后一个一个地抓人,当犯人看管;一个一个地罚款,十几万、几十万的罚,甚至上百万的罚;交钱就出去,不交钱就关着,一个月、两个月、半年的关着,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时限。
    
     首先被抓、被关的是公司市场部业务部长和经理。抓进去后不让同家人见面,还说是“监视居住”。岁末年关,让关起来的人退出所谓“非法收入”,退了钱就可回家过年。迫使很多家庭东借西凑交钱保家人回来过年。公安这次春节撒网抓人追缴,喜获上千万元,还是照旧不打收条。没交钱的,一直被关到2008年5月12日地震时候也没放出来。地震来时,公安都跑到外边逃命去了,却把协警(临时工)和业务员锁在临时监所里,任你叫喊就是没有人来。有的砸坏门窗,逃了出来;有的直到震感消失,还被死死地锁在屋里,直到交钱了事(依旧不打收条!)。
    
     4. 那些办案人员甚至说:“我们不管什么中央文件不文件,我们只认法律条文”。当然,他们所说的“法律条文”自然就是指他们要把山川公司整垮,把山川林业的资金搞到手的“法律条文”了。
    
     5.西安市公、检、法三家在西安市政法委的“统一协调”下,公然违反现行法律程序,按“有罪推定”这个早已被我国司法界所摈弃的、落后的、过时的思维方式,采取“先定罪,后找证据”的错误逻辑,违反常理和常规,先入为主地非法办案,自然激起了广大山川林业投资人的强烈不满。他们上访了、请愿了、告政府了,他们上街了,示威静坐了,到西安市政府门前抗议了,要求政府高官出来接见了。
    
     西安市公安局害怕“东窗事发”,不但自己出面,而且不惜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行政资源和社会资源,不惜浪费巨大的人力和财力,采取围、追、堵、截维权群众的方式来“维稳”。对那些他们认为是维权重点人物、带头人物及活跃分子的白发老人恫吓、威胁,甚至堵在家门口,不让出门参与维权活动,肆意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还采取跟踪、盯梢。窃听电话、监控网络等方法,24小时全天候地监控他们的各种维权活动、破坏公民依法享有的通信自由权。更有甚者,他们还强行指派户口所在地的区政府、街道办、社区的领导人和工作人员及这些老人原工作单位的领导与之谈话,或明或暗地口头警告这些老人,“如果继续闹下去”会影响他们子女或亲属的工作(让他们下岗,砸掉他们的饭碗)。而对于另外一些人则采取拉拢、腐蚀的方法,或者把他们生拉硬扯到外地去“考察”、“旅游”,吃喝玩乐一切费用政府全包,或者把他们拉到宾馆去(实际上是要看死他们)包吃包住打麻将,并告诉他们:“输了算政府的,赢了是他们的” ;甚至不惜花钱雇小姐陪她们“玩”,不惜以色相为诱饵,陷他们于不仁不义之地,企图钓他们上钩,然后伺机收拾之(当然他们所用的费用是我们山川林业人的血汗)。可是,谁能想到,这些为了真理、为了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而将生死置之于度外的老人们却一个个都是“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铮铮铁汉,他们不吃软硬兼施这一套,出来后照样维权不止,令官方十分无奈,甚至胆寒。
    
     6. 在2010年4月20日——22日的首次开庭审理中,公诉人不敢拿出那些所谓的“报案人材料”。整个庭审除了检方之外,看不到一个原告(“报案人”)出庭。20日刚一开庭,那位急于想把山川林业拍死的主审法官董琳董大人,便对着站在台下的每一个被告人,先发制人地咆哮着问:“你认罪吗?”。这有失常理、常规,违背法律程序的不合逻辑的第一问,激起了在旁听席上就座的所有50位山川公司合法投资人代表及16位辩护人的强烈不满与极大愤慨。这开庭第一问,不仅令人笑掉大牙,更令人感到毛骨耸然,杀之气十足。明白无误地向世人展示了西安市中级法院法官携法自重、蛮横霸道、蛮不讲理、目无法纪、淫威十足的不可一世的不良形象。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诸如此类的大量事例,无一再清楚不过地说明了谁是真正的政治流氓?一位资深的离休革命老干部讲得好:西安公检法的某些官员就是文强第二。他们所指挥的那些打手们的所作所为,与重庆司法腐败案件中的那些贪官别无二致。他们为什么如此大胆的搞流氓司法,肯定有巨大的利益诱惑在其中,一定蕴藏着惊人的贪腐事件。西安市公安局把有严重腐败问题的副局长王XX降级后,异地调离到远离西安市中心的阎良区任职(任该区公安分局局长),实际上是对他的保护,从而将腐败案件隐藏下来,这不能不让人感到疑点重重啊!当然也不排除西安司法整治山川林业是唯上行为,有更复杂的政治斗争为背景。
    
     八、为什么要说是“9.13惨案”呢?
    
     陕西山川林业案涉及到的都是与人民的财产、生命及政府公信力有关的问题。
    
     1.由于山川林业公司的资金在长达四个年头的时间里长期被冻结,林地管理人员因拿不到工资无法养家糊口相继离去,同样是由于没有钱进行必要的养护及生产作业。有生命的林地很多都荒芜了。有些树木甚至被偷伐盗伐了。不少林地由于自2007年9月13日公司被查处、资金被冻结以来长期拖欠对方租地款,由于有“公司欠费违约在先”,很多林地已被对方强行收回。林地资产缩水严重,直至现在,仍在一天天地不断缩水。投资人的合法财产不断流失,损失惨重。
    
     2. 山川林业公司每头价值近万元的秦川牛病死饿死近半。养牛场和养兔场由于没有钱喂养(资金被冻结!),牛、兔死亡、损失惨重。由于资金不知去向或被查封,没有运作资金,而不得不把尚存活的,要交配繁殖的动物强行“分居” 。一些员工被迫离开了摇摇欲坠的山川林业。可留下来的人员,工资无从解决,只好卖掉牛、兔维持日常开销,经济损失实在难以估量。
    
     3. 公司与朝鲜合作开发的徳贤铁矿二期工程,由于资金被冻结,无法按合同约定如期投入后续资金,还将面临着付出高昂的违约金及高额的合同违约罚款。
    
     4. 部分家庭当初对公司的资金投入未经全家人共同商议确定。突然遭此厄运,不能按时返款而造成家庭矛盾凸现,家庭不和,吵架、打闹、甚至离婚致使家庭解体、妻离子散等悲剧不断涌现。
    
     5. 自从“查处公司”至今四个年头以来,由于心绪难平、且每天面临着惨重的经济损失的折磨,承受着常人难以体会的巨大的精神压力,想不通,而又无法抗争。在本来就体弱多病的情况下,天天盼望着自己的投资款回来治病、买房、给后代成家等等。但盼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失望。由于悲愤、焦虑过度、气急交加,且又无钱医治。至今,已有近40位投资老人相继含冤含恨离开了这个令人生恶、极端不公、无正义可言的是非之地。这难道不是21世纪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人间悲剧吗?
    
     6. 如果山川林业的运作方式在沿海发达地区,早就见到利国利民的双赢效果了。可光环满满,荣誉照人的山川林业的高管们,只能隔着冷冰冰的牢狱,想象着在秦川大地上“再造一个山川秀美”了。
    
    
     7. 更为惨重的是,非法查处山川,使本届西安市政府在广大投资人民群众中的公信力丧失殆尽,直接破坏了陕西省西安市、咸阳市、渭南市及河南省洛阳市等有山川投资客户群体存在的地方的安定团结,人为地造成了社会的不稳定、不和谐。恐怕西安市“最具幸福感城市”的荣誉也难以保住了。
    
    
     古语云:“载舟之水,可以覆舟”,又云;“人心向背决定着政权的存亡”。
    
     希望引起执政者的足够重视,改变憋足的“维稳”思路与方式,不要“扬汤止沸”,而要“釜底抽薪”。认真总结反思一下,找出破坏社会“和谐、稳定”的主因,从源头、从根子上彻底解决问题,真正做到“让人民满意”才是。
    
     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生前一再嘱咐过共产党的干部和人民政府的各级官员:“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正”。又说:“只要我们为人民的利益坚持好的,为人民的利益改正错的,我们的事业就一定会兴旺发达、无往而不胜。”
    
     若西安市政府敢于直面问题,不回避矛盾,有错必纠,知错必改,解决人民群众所关切的问题,取得人民的同情与谅解,何愁社会“不和谐、不稳定”呢?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川林业“非法吸存”案十大迷惑求解
  • 西安市中院宣判前何不听听6亿元山川林业投资人的意见(图)
  • 证据不足 事实不清 山川林业“非法吸存”大案择日宣判(图)
  • 陕西山川林业“非法吸存”大案首次庭审正在进行中
  • “山川林业”投资人连续到西安市政府集会抗议(图)
  • 17000投资人质疑陕西山川林业“非法吸存”大案首次庭审
  • 6亿元投资者追问陕西山川林业“非法吸存”案真相(视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