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世博上海:维稳“美好”难结果,儿童二日未见尸!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7日 来稿)
     5月2日,世博会开始次日晚约十点,上海市周浦镇发生不应发生的三条人命坠河事故。该镇的周祝公路公交果园桥与瓦屑站正中的沿公路六灶港河水产队桥上,由于一侧没有栏杆,一辆新电瓶车上桥后,连车带人翻到了河里,车上一对外来民工夫妇与他们的8岁孩子,更由于无人及时施救,全部遇难,其小孩直到第三天的5月4日才被捞起尸体。可以说,这一家人死的太冤,人们义愤填膺,粉粉谴责周浦镇政府失职,并认为该镇领导应当承担此起严重事故的主要责任!
    很明显是抱着对世博“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上海美好了他们才会跟着美好的瞳憬 ,一对安徽与福建人夫妇组成的外来民工家庭,带着好心情,赶在节日前夕的4月30日买了一辆崭新电瓶车,准备逛逛热闹世博、会会朋友老乡,坠河那一天,一家还高高兴兴骑车去和老乡一起喝酒,男人在老乡热情招待下酒多喝了点,撑着要回住处,老婆怕他开不稳车才亲自开车,上桥后,或许见一旁没有栏杆而心慌,或许是老公忽然挣扎偏了车,车轮被滚到了桥沿外。
     周浦,人丁兴旺,市面繁荣,但是建筑与安全设施差异很大,例如,群众反映,镇区有的不久几年前所新建的因众嫌偏僻而门雀稀罗的文艺等现代设施场所,规格可容千人以上,乡村6、70年代当时只供行走、如今改开上汽车的很多交通水泥桥却陈旧、狭窄,不堪负重。就安全护栏规格材料而言,镇领导私用比公众实用相差悬巨(如:规划土地所长家里的大面积围墙与围墙门都用料又宽又壮、而且全是高档不锈钢做的),但水泥桥是简易单边土栏杆,其中全镇各村大多数桥梁甚至没有一根栏杆。这些水泥桥一再发生坠河事件,死过男女青年和老人多人。是镇里没有钱吗?知情人们说:否,他们年年大量卖地,一次次卖几亿元,多的前年一次就卖得了十几二十亿!,不要说安装栏杆,就是再造几倍的坚固新桥也不在话下,群众质疑,或许认为镇区需要面子就不惜工本,乡下死人无足轻重。就可置若罔闻? (博讯 boxun.com)

    
    上海市举行世博会,到处都在粉刷门面,美化市容,强化管理,排查事故隐患,决心办一个美好平安世博。浦东作为重点,更是大张旗鼓 ,规定各级领导为世博维稳第一责任人,各单位招募维稳志愿者,连老太老伯也戴起红袖章,给20元一天参加车站要道、村头路口的守卫与组户巡逻,监控老上访,盘查外地人,声称为保证各自区域不出伤亡、盗窃与影响世博的事故。
    然而偏偏 死人死三人之多的事情发生了,而且没见所有上述有关人员身影。
    据说,其时桥旁边还是有灯光,有行人,公路上来往车辆更还是接连不断的。掉下河以后,有人看到在水中冒出几冒,河对面的人家也发现后打了110,但是,公路及河边上就是没有一辆车停下,也没有一个人跳下河救人,桥对岸住的多是懂水性的渔民,却大多数人没有参加打捞抢救。派出所来人也是一筹莫展,结果用土办法滚钓的办法,把夫妇尸体钓了上来,小孩沉在桥墩一侧,直到第三天才捞起!
    如果志愿者巡逻队在桥头向他们安全宣传,或者提醒他们下车推行,就不会出这样悲惨的事!
    如果这一家三人早点回家,酒不要喝多,甚至绕路,又如果掉进河里后,河岸边水产队的居民、公路上路过的车辆与行人、都下来帮个忙,给冒出水面的人扔根绳子,往手里塞根竹竿,有人马上跳下河捞救…三个人就不会都死去。
    特别令人义愤的是,在这条现在非雨季或汛期,水面河宽仅七、八米,尤其深只在二米多、河床平、河水中无杂草、水流平稳的内河里,一个儿童的尸体居然二天还未捞上来;在捞尸二天里,正是世博开幕,一把手必须亲自值班奔现场、全程处理突发事件的特殊时间,不要说是周浦镇,就连所在村的主要领导都没有亲临的现场完成指挥打捞,并主动找死者亲属慰问,。这种首先于任期内,世博前不好好整修桥梁,加固护拦、确保世博安宁与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严重渎职行为,和缺失人性和抢救组织指挥能力以及体现出效果的低下,没有半点工作责任心等的表现,真让人怀疑,周浦镇不整顿,有没有资格和条件参与世博大会?
    
     2010-5-7早上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世博会哑掉的政治/吴稼祥
  • 上海世博會被外國人恥笑
  • 德媒: 经济危机中奢华的世博秀
  • 《世博》机遇《百姓》遭遇/ 王学勤
  • 人的权利,世博最重要的主题
  • 易艳刚:世博会是治理“城市病”的起点
  • 上海世博成为胡温团派与江泽民派系势力争斗较量的舞台
  • 唐士军:世博、黑车、鬼影,像发黄的老电影
  • 廖祖笙:“世博外交”凸显独裁落寞
  • 透支20年的基建费搞世博,美国馆是中国出钱建/彭玉冰
  • 白峰:让每一个人都成为上海世博会的主人
  • 秦宫非:“上海世博”所制造的“人权灾难”
  • 廖祖笙:所谓上海世博会
  • 大世博 小细节——184天长考在即(图)
  • 世博安保 警惕过度紧张(图)
  • 上海世博二十一世纪的“阿房宫”/陈维健
  • 德国之声:上海世博会制造更多房奴
  • 世博会到底在赚谁的钱/杨恒均
  • 杨恒均:算笔经济账:世博会能赚钱吗?
  • 母亲参观世博被抓,儿子赴纽约加入“麻雀行动”
  • 世博会人流回升爱因斯坦手稿亮相
  • 中国的时代,世博烟火下的悲哀(图)
  • 世博会参访人数锐减官方或采取中国式举措
  • 台湾中央电台:聽!他們說的上海世博不一樣
  • 上海高院负责人:世博拆迁工作进展顺利
  • 世博会否认所谓保留最美五馆(图)
  • 入园人数低预期 世博或将远低于预期目标
  • 世博会开园第五日:入园人数锐减至7.88万人(图)
  • 上海世博会:花一个亿美元帮非洲建展馆
  • 那些在世博开幕当天被劫持的访民
  • 上海秘密邀请如来佛祖为世博会重新“开光”
  • 盘点世博园里可见奢侈品
  • 朱廓亮:上海世博会令胡锦涛人气再输给温家宝
  • 世博会游客数量会远低于预期
  • 世博会游客恐怕会远低于预期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0(图)
  • 看看世博园的国人陋习(图)
  • 江苏贫困县建山寨世博中国馆 称系为提升影响力(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1 (图)
  • 世博会前遭遇“鸿门宴”的温梅勇有话说(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8)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7)
  • 华丽世博开幕下的首例残酷镇压!
  • 访民“世博”主题是:“城市让人生活的更痛苦、更没有尊严”/张翠平
  • 房屋拆迁公告:项目名称“拆迁世博会馆”/上海冤民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6(图)
  • 反对世博会,它限制了我人身自由/高洪明
  • 温梅勇等上海访民致参观世博会嘉宾一封信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4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3)(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二(图)
  • 世博会与告知书 / 毕和英
  • 告世博参观者书/上海维权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九(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8:上海老乡合影留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七(图)
  • 世博将至,又开始忽悠了/上海访民周娟
  • 上海访民郑培培因申请当世博会志愿者被拘留
  • 访民团参加上海世博会声明/刘春宝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六(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5:学生签名声援(图)
  • 张翠平:“世博会”我家遭上门二趟“告知”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4:游客说“太可怕了”(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德国游客捐款支持(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各地来电支持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更多人关注(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九:白宫前传奇的女士(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八:出征华盛顿(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七:警卫赞许、中学生要传单(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六:两位美国学生前来声援(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五:"参加"中领馆推介世博会(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四:美国学生可能来声援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三:《世界日报》记者采访(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遇到西装笔挺的警察(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一:今天初战告捷
  • 紧急关注世博难民沈金宝
  • 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刑事自诉绑架起诉状
  • 紧急关注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
  • 请紧急关注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朱金娣
  • 世博难民再次向中共领导人借贷人民币20万元
  • 世博拆迁是百姓的灾难, 官商的发财/上海部分访民
  • 世博年始,中共违法侵权后还要雪上加霜/上海冤民詹荣妹xxx(图)
  • 上海世博配套工程受害户何茂珍夫妇的遭遇(图)
  • 上海官方自曝世博会丑闻
  • 世博会的阳光照在哪?世博拆迁户鸣不平
  •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